手机上阅读

第369章 遭遇胁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轩辕南,会好心替你们打开至尊皇境大门?”轩辕元祖唇角邪冷上扬,阴柔五官显得有些邪恶。

    凤玲珑凤眉一蹙,摇头:“当然不会。”

    不过,她也有办法。

    “你有办法?”轩辕元祖眯起双眼。

    凤玲珑淡定地瞧了轩辕元祖片刻,浅浅一笑:“现在还不到说的时候,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谁知道轩辕元祖会不会从中搞破坏,她还是多个心眼儿为好。

    轩辕元祖冷笑了一声,眸子里闪过浓浓不屑。

    她不说,他还不想知道呢!

    双方达成协议后,凤玲珑就让月清尘领轩辕元祖到其他房间疗伤去了。

    赫连玄玉也受了重伤,轩辕元祖一走,凤玲珑立刻就搀扶他上床。

    “在去至尊皇境之前,你乖乖把伤养好。”凤玲珑心疼地摸摸他苍白脸庞,一想到未来会有的更多艰险,她心里微叹。

    赫连玄玉凤眸微眯,瞥了她一眼后,懒洋洋一笑:“要开启至尊皇境,可不是简简单单有我们三人就行了。”

    轩辕南那边,凤玲珑肯定有办法让轩辕南点头,不过,有一个更重要的东西,却是眼下第一大困难。

    “什么意思?”凤玲珑眼里浮起一丝迷惑。

    “月华壁,进入至尊皇境,必须要牺牲月华壁。”赫连玄玉捉住她白皙手腕,在指腹间摩挲。

    牺牲月华壁?凤玲珑诧异望着他,美眸中光芒流动。

    “想要进入至尊皇境,必须将月华壁打造成一把钥匙,由人神魔三界嫡出血脉共同握住这把钥匙,开启至尊皇境入口。”赫连玄玉淡淡一笑。

    凤玲珑蹙眉:“阙宫冷说的?”

    “嗯。”赫连玄玉凝望着她一双光芒流动的美眸,轻笑:“要让萧郎借月华壁,容易;给,难如登天。”

    凤玲珑红唇微微一抿,心里暗暗叹气。

    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一点呢?

    萧郎是个干净透彻的少年,但他却绝对不会把月华壁送人,要不然月华壁也不会到今天才问世了。

    况且月华壁本身就力量无穷,如果萧郎这个主人不给,月华壁也绝对不会接受成为一把钥匙的命运。

    “问题是,我们也不知道月华壁怎么才能打造成一把钥匙吧?”凤玲珑更关心这个问题。

    赫连玄玉淡淡扬眉,邪魅笑着伸出修长手指,轻轻一点她眉间火焰印记:“那就要看你的了。”

    凤玲珑‘呃’了一声,微微后退。

    火焰印记那一块肌肤感觉很奇怪,被人一碰就不舒服。

    神魔灵识也哇哇大叫:“臭小子敢碰触我灵识!”

    凤玲珑忍不住失笑,伸手把赫连玄玉作乱的手给捉住了。

    过了一会儿,神魔灵识才说道:“要进入至尊皇境,的确需要月华壁。不过,这月华壁到底如何才会变为钥匙,恐怕只有月华壁的主人才知道,我感应不到这一点。”

    凤玲珑呆了呆,将神魔灵识的话转达给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倒是一点不担心的样子,摸了摸凤玲珑的脑袋,笑意盎然:“该来的总会来,玲珑用不着太过担心,知道吗?”

    凤玲珑疑惑看着赫连玄玉,总觉得他这话里似乎有话,而且神情高深莫测的。

    正待问个清楚,却见赫连玄玉开始盘膝打坐疗伤了。

    于是,凤玲珑蹑手蹑脚走了出去。

    看着被小圣龙破坏的房门,凤玲珑叫了几个侍卫在门口守着,然后去看小雪狐了。

    小雪狐伤得也挺重的,不过好在它聪明机警,运用地灵气给自己挡了一下。

    不然赫连玄玉那一道掌风,立马就可以让它一命呜呼!

    “小笨蛋,怎么那么傻?”凤玲珑摸着小雪狐软软的毛发,眼里满是心疼。

    小雪狐还很虚弱,但声音却在凤玲珑脑海中响起:“反正主人可以救活我……”

    凤玲珑无奈了:“可是疼还是你自己疼啊!”

    “那我也不能看着主人疼。”小雪狐萌萌地眨了眨眼睛。

    从缔结契约的那一刻起,它的命就不是它自己的了。

    它可以出事,主人却不能。

    凤玲珑心里动容,轻柔摸了摸小雪狐的脑袋:“好了,你还很虚弱,多休息会儿。小圣龙可是担心坏了,现在还在门口趴着呢!”

    小圣龙和小雪狐早就玩出了感情,看见小雪狐受伤,小圣龙都乖乖的了,不敢再欺负小雪狐了。

    “哼,那条笨龙。”小雪狐顿时就冷哼一声。

    的确很笨……凤玲珑默默在心里附和。

    小雪狐很快睡去了,凤玲珑陪了一会儿,走出门外。

    夜色正浓,晚风徐徐。

    赫连玄玉以斗皇之焰伤敌伤己,需要静心调养,凤玲珑自然没有去打扰。

    今晚,玄王府可谓是伤患重重。

    而谁也没有想到,轩辕元祖这个罪魁祸首,还得到了上宾的待遇,在玄王府里住了下来。

    玄王府侍卫都忿忿不平,凤玲珑心里清楚,但也没有过多解释。

    一个人坐在花园里,凤玲珑完全忽视了身边危险的靠近。

    直到一柄冰冷的利器靠近凤玲珑的脖子,凤玲珑才警觉。

    她快速闪身,但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刀尖在颈侧划了一道血口。

    眼神一厉,凤玲珑一股斗气挥了出去,直接将伤她的利器给吸了过来!

    凤玲珑的血何其珍贵,她当然不会让鲜血随便被人取走。

    “你放心,我并不想取你的血。”黑夜里,来人相貌看不甚清楚,但那声音入耳,凤玲珑却是听得真切。

    是梦仙子!独孤梦茴!

    凤玲珑想到轩辕元祖之前所透露的讯息,定睛仔细一看,见到独孤梦茴脸上蒙着一张纯白微厚的面纱,顿时明白轩辕元祖所言不假。

    独孤梦茴脸上,可能真的被轩辕元祖刻了什么字。

    “独孤梦茴,你不要试图激怒我。”凤玲珑亮出了圣灵王剑,警戒地防备着独孤梦茴。

    这一次,凤玲珑从独孤梦茴身上感觉到了一股不同于往日的感觉。

    若说熟悉与似曾相识,那大概就是魔界的气息。

    凤玲珑微微蹙眉,独孤梦茴身为仙乐台的千金,人人仰慕的九天仙子,应该不屑于与魔为伍吧?

    独孤梦茴仿佛没有听见凤玲珑的警告一样,清冷淡雅地一笑:“其实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风家一百多条灵魂,我帮你收好了。”

    凤玲珑瞳孔攸地一瞠,手里圣灵王剑握紧。

    “不要太感谢我,我也是举手之劳。”独孤梦茴轻笑出声,黑夜中,一双美眸泛着毒辣的光芒:“你现在可以杀了我,不过,那一百多条灵魂,恐怕就要永远处于地狱之中了。”

    ‘唰’!

    凤玲珑面色冷极,圣灵王剑横上了独孤梦茴的脖子。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凤玲珑的语气,没有丝毫温度,如冰天雪地的冷霜。

    独孤梦茴淡淡一笑:“你猜不出吗?魔界对待灵魂的手法。”

    凤玲珑红唇紧抿,握着圣灵王剑的手指泛白。

    如今她对魔界也算了解不少,自然知道独孤梦茴的意思。

    风家那一百多条灵魂,恐怕已经落入魔界之中,日夜受折磨了。

    人死之后,本来灵魂四分五裂,无意识地飘散于天地之间。

    但魔界却有一种秘术,可以利用魔气,将无意识的灵魂重聚,成为一个完整的灵魂。

    “独孤梦茴,你早晚会把自己害死。”凤玲珑淡淡收回圣灵王剑,眸色冷冽。

    “谁死还不一定吧?”独孤梦茴也淡淡一笑。

    凤玲珑懒得再跟她废话,冷声问道:“说吧,你想怎么样?”

    “我的要求很简单,镇魔塔给我。”独孤梦茴眼里泛出一股冷光芒。

    镇魔塔?

    凤玲珑凤眸微微一眯,这独孤梦茴,难道是想扼住魔界的命脉?

    镇魔塔对魔界可是有很大杀伤力的,她原本也打算,利用镇魔塔威胁轩辕南,帮助她和赫连玄玉进入至尊皇境。

    “你跟轩辕南合作了?”凤玲珑觉得,她说‘合作’而不是‘狼狈为奸’,真的是很给独孤梦茴面子了。

    “这你用不着知道。”独孤梦茴眸底深处,闪过深深一抹痛意,她的语气冷冽漠然:“你把镇魔塔交给我,我把风家一百多条灵魂给你,很公平的交易。”

    凤玲珑默然不语,镇魔塔对她来说其实也没太大作用,而看着独孤梦茴和轩辕南窝里反她也高兴。

    只不过……

    “镇魔塔现在不在我手里。”凤玲珑眸色微微一凝,淡笑看向在黑夜中仍然孤冷清傲的独孤梦茴:“这样吧,你明天这个时候再来,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独孤梦茴眼里泛出冷意:“你想设圈套给我?”

    就是知道赫连玄玉受了重伤,司空湛和风瞿人也不在玄王府,她才来找凤玲珑谈交易的。

    “如果我想杀你,现在应该也办得到吧?何必那么麻烦给你设下圈套?”凤玲珑冷笑。

    独孤梦茴顿时沉默了。

    的确,凤玲珑现在的实力高出她不知多少,要想杀她,还用不着设圈套。

    再说了,风家一百多条灵魂还在她手里,她不怕凤玲珑使诈。

    “好,明日此时,我再来找你。”独孤梦茴深深地看了凤玲珑一眼,眸底滑过寒芒,转身便飞身离开。

    凤玲珑噙着一抹似笑非笑,袖中镇魔塔悄然滑至手中,微微握紧。

    她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既可以对付轩辕南,也可以出一口被独孤梦茴胁迫的恶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