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0章 巧设妙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梦茴走后,凤玲珑很快回到了房间。

    “我记得你说过,镇魔塔虽然有镇魔的作用,但只要被黑狗血浇灌,一年之内就会失去镇魔功效,对吧?”凤玲珑把玩着手中镇魔塔,眼里泛出一抹兴味精光。

    四下无人,凤玲珑自然是与神魔灵识对话。

    神魔灵识哈哈一笑:“小丫头,你又想到什么害人的诡计了?”

    凤玲珑无语:“能不能别说的那么难听?”

    “好好好,你想到什么好计策了,快说给我老人家听听。”神魔灵识又是哈哈一笑,他对这丫头真是越来越喜欢了。

    凤玲珑翻转了一下镇魔塔,淡淡浅笑:“很简单,黑狗血浇灌镇魔塔,再让地灵兽喷几口地灵气在镇魔塔中,然后交给独孤梦茴。”

    “咦?”神魔灵识不解了一声,他竟然一时没猜透这丫头的心思。

    “镇魔塔刚开始肯定对魔界中人有用,但地灵气维持不了多久,镇魔塔一旦失效……”凤玲珑眼里闪动着不怀好意的狡黠光芒,美眸灵动,灿若星辰。

    神魔灵识瞬间明白了。

    独孤梦茴要镇魔塔,肯定是为了拿捏轩辕南这些魔界中人的。

    但镇魔塔被凤玲珑做了手脚之后,只在最初有用,而这时候独孤梦茴已经把魔界中人得罪光了。

    待到地灵气消失,魔界中人肯定很快会发现镇魔塔内中乾坤。

    到那时候,独孤梦茴岂不是会被魔界中人拿来泄愤?

    “丫头,你这先抑后扬的计策不错嘛!”神魔灵识十分满意,丫头越聪明,心思越深,他就越放心。

    “过奖了。”凤玲珑笑的一脸谦虚。

    “既然如此,快命人去找黑狗血吧。”神魔灵识语气有几分兴奋,他也很讨厌独孤梦茴,谁让独孤梦茴三番四次害丫头的?

    凤玲珑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很快到外头叫了一名侍卫过来,吩咐下去了。

    一个多时辰后,新鲜的一碗黑狗血被端来了凤玲珑面前。

    凤玲珑刚拿出镇魔塔,准备让那侍卫将黑狗血淋在镇魔塔上,突然一个人影窜了进来!

    “嫂子!我听说玄王府出大事了,到底怎么回事?”司空湛急匆匆的声音传来,随后‘砰’的一声碗碎声音响起。

    侍卫躲闪不及,盛着黑狗血的碗被司空湛碰碎。

    黑狗血洒了司空湛一身,淡青色的袍子被血染红,一股血腥味迅速散开。

    “这是什么?”司空湛嫌恶地拉起衣摆,反正他可以确定不是人血。

    “狗血。”凤玲珑一语双关,神色无奈。

    这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够淡定一点?

    “狗血?”司空湛的声音攸地拔高,他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自己身上,突然叫着跳了起来!

    迅速地三下五除二把衣袍脱了扔得远远的,司空湛英挺脸庞开始泛白,一副快要晕过去的样子。

    凤玲珑本来还挺心疼那碗黑狗血的,但见到司空湛举动神情如此奇怪,不免疑惑:“你怎么了?”

    司空湛嘴唇哆嗦,最后直接倒在了凤玲珑肩上,双腿发软。

    凤玲珑无语,但她可以确定的是司空湛并未伪装。

    奇怪了,她没听说司空湛有晕血症啊?

    风瞿人在门口看见这一幕,微微蹙了蹙眉,大步走过来将司空湛扶过,轻咳一声后对凤玲珑解释:“司空他怕狗。”

    怕狗?凤玲珑眼角微抽,这也是快晕倒的理由?只是一碗狗血而已啊!

    就算怕狗,那也得见到活狗才怕吧?

    “司空小时候被恶狗咬过,浑身是伤,从那之后与狗有关的一切东西他都很畏惧。”风瞿人再度解释。

    “好吧。”凤玲珑点了点头,表示她理解了。

    风瞿人很快将司空湛扶到椅子上坐下,而司空湛精神刚刚好一点,就朝风瞿人撅嘴抱怨:“嫂子身上多好靠啊,你多事把我扶过来干嘛?”

    凤玲珑再度眼角微抽,这家伙真是不懂男女大防啊!

    要不是确定他不是装的,她早就一掌挥开他了。

    风瞿人淡淡一瞥司空湛,语气凉凉:“就不怕赫连看到吃醋,把你剁碎了喂狗?”

    “别!千万别告诉赫连我怕狗的事情。”司空湛顿时一脸恐惧,就算他死了也不要喂狗!

    风瞿人哼了一声,有些鄙视司空湛的没骨气。

    凤玲珑好奇地看着两人:“我正觉得奇怪,怎么你们不在玄王府呢。你们干嘛去了?”

    风瞿人闻言就从怀里掏出一个用布包着的东西,递给凤玲珑:“赫连让我们去找这个。”

    凤玲珑一脸疑惑地拆开红布,乍一见到红布里的东西,她怔怔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是当初赫连玄玉亲手雕刻的木像,是属于她的那一个。

    不过,在圣魍山那一次恶斗时,她遗落了这个木像。

    她一直想着有空了便去找回来,没跟赫连玄玉说起这件事。

    想不到,赫连玄玉早就注意到她丢了木像,还特地让风瞿人和司空湛前去把它找回来了。

    “赫连让侍卫转告我们的,据侍卫说,赫连觉得大婚时没有这个,就不算圆满。”风瞿人淡淡说明,眸色也为之动容。

    以前风瞿人会为两人的未来担心,但现在,风瞿人觉得两人都是如此坚定,这份感情谁都撼动不了,他就不是那么担心了。

    “暂时不大婚。”凤玲珑眸色微微一闪,收起了木像。

    “不大婚?”司空湛惊叫,和风瞿人对视了一眼。

    风瞿人却像是早已料到凤玲珑会阻止这件事一样,神色淡然自若。

    “我怎么会让赫连冒着神罚的危险娶我?”凤玲珑浅笑:“总是他为我付出,也是到了我为他付出的时候了。”

    风瞿人听见凤玲珑这句话,脸上闪过一抹欣慰。

    总算,赫连的深情没有被辜负。

    “嫂子,你要怎么为赫连付出?”司空湛抓了抓脑袋,不是很明白凤玲珑这句话的涵义。

    凤玲珑挑眉一笑:“我为赫连反了神界,算不算付出?”

    反了神界?

    司空湛嘴巴微微张了张,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还真是……伟大的理想和目标呢!

    “严格来说,我们命都城就是神界的奴仆。”风瞿人微微摸了摸下巴,神色淡然看着凤玲珑。

    “然后呢?”凤玲珑挑眉看着风瞿人。

    风瞿人沉吟一下,微微一笑:“有需要的地方,命都城随时待命。”

    “我就知道!”凤玲珑噗哧笑了出来,赫连玄玉的好友,又怎么会是缩头乌龟。

    “可是,神界现在不是都沉睡着吗?你跟谁斗啊?”司空湛抓头又挠腮,面色很是紧张。

    凤玲珑淡淡一瞥司空湛,很快把诸神山的事情说了出来。

    包括,轩辕元祖透露的那些讯息。

    司空湛兴奋地一跃而起:“嫂子!这么说的话,三界混战岂不是要开启了?”

    靠!想想都觉得精彩兴奋。

    当然了,如果能把神界那群道貌岸然的家伙拉下马,那就更加精彩,更加让人觉得兴奋了。

    “我们只反神界。”凤玲珑一脸淡然自若。

    神界的神罚规矩,必须破了!

    “知道,知道,你们要洞房花烛夜嘛!神罚不破怎么能圆房?”司空湛满不在乎地一挥手,他但求精彩,才不管目的。

    凤玲珑顿时抚额,耳根子微微一烫。

    好想把这二货给拍出去……

    总算,明白赫连玄玉为什么一直都忍不住了。

    “刚刚那碗黑狗血是怎么回事?”风瞿人倒是注意到凤玲珑手上一直拿着的镇魔塔了。

    凤玲珑这才想起正事,连忙吩咐那侍卫再去取一碗黑狗血来。

    侍卫走后,凤玲珑才对风瞿人解释了她的作为。

    “这位九天仙子,还真是不死心呢。”司空湛啧啧摇头,一直斗,一直输,算不算越挫越勇啊?

    风瞿人脸上漾开一抹笑容:“风家那些灵魂拿回来后,我可以派人送去命都城,永世享受供奉。”

    凤玲珑点点头:“嗯。”

    风家人都是凡人,不比魔界神界中人,肉身当初已经被毁,只剩下灵魂无法复活,不然她也可以损失点鲜血,让他们都复活了。

    还好,命都城的风家有办法让这一百多条灵魂拥有最好的归宿,这样她也用不着牵挂了。

    很快,第二碗黑狗血被端了进来。

    凤玲珑拿出镇魔塔放在桌上,侍卫得令后就将黑狗血直接淋在了镇魔塔之上。

    镇魔塔顿时冒出一股血色轻烟,很快周身就黯淡了颜色。

    凤玲珑又叫来玄王府另外几只地灵兽,地灵兽给镇魔塔里里外外都喷了几股地灵气。

    待地灵气慢慢融合在镇魔塔中之后,整个镇魔塔颜色又光亮起来,和之前看起来没有什么大异。

    “好了。”凤玲珑将镇魔塔清理干净,眸色熠熠生辉。

    现在,就等独孤梦茴明晚来取镇魔塔,而她则拿回风家一百多条灵魂了。

    想到过去风茗玉的种种,凤玲珑眼里迸射出一股赤色火焰。

    当年风家灭门惨案过去了这么久,所有真相也都已经大白,有一个罪魁祸首,是该处理掉了。

    凤玲珑勾起一抹冷笑,风萼眉,慕容寻梅,这一次,你可是逃无可逃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