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3章 自以为是的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回到玄王府,凤玲珑就关上房门了。

    司空湛在外又道歉又认错的,房门始终紧闭,也没有任何回应传出。

    司空湛沮丧极了,都怪他,心软个什么劲儿嘛!

    早知道事情会出现变故,嫂子会跟他生气,他就是被天下人骂卑鄙也要杀了慕容寻梅啊!

    “凤姑娘怎么了?”风瞿人本来在收拾细软,准备第二天就动身回命都城,听见动静便走了出来询问。

    司空湛语塞片刻,支支吾吾把今晚事情说了一遍,然后一脸沮丧:“都怪我,要不是我一时心软,慕容寻梅也不会被轩辕南救走了。”

    风瞿人冷笑一声,毫不客气地戳司空湛的心脏:“妇人之仁!”

    “你别捅我刀子了行不?”司空湛哀怨地瞪了风瞿人一眼。

    风瞿人持续冷笑:“我不同情你,是因为你对那慕容寻梅根本还有怜香惜玉之心!要不然的话,以你的实力,一掌就可以灭了她。”

    说完,风瞿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司空湛呆在原地,俊美脸庞上一阵心虚。

    好像……是这个样子的。

    因为和慕容寻梅把酒言欢过,加上慕容寻梅长得挺小家碧玉,他确实有几分心软。

    司空湛瞬间欲哭无泪了,瞿人这个混蛋,戳破这层窗户纸,他会更加内疚自责好不好啊?

    “呜呜,嫂子你开门啊,我错了,真的错了哇……”

    此刻,在离轩辕皇城千里之外的一处郊外。

    轩辕南一语不发地将慕容寻梅放在枯叶遍布的地上,以魔气替慕容寻梅疗伤。

    慕容寻梅本来已经是濒死状态,但这会儿得轩辕南救治,却是渐渐恢复了生命力。

    当看清楚面前的俊美男子是谁后,慕容寻梅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

    颤抖着伸手,慕容寻梅想抚上那张令她朝思暮想的俊容:“我……我是在做梦吗?”

    被轩辕南救下的那一刻,慕容寻梅神智已经不甚清楚。

    虽然她听见凤玲珑叫了‘轩辕南’三个字,但她以为那是她死前的妄想。

    想不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深爱的男人,在危急关头救了她。

    这是不是代表,他心里也是有她的?

    轩辕南眸色一闪,躲开了慕容寻梅的碰触。

    他淡淡起身,瞥了慕容寻梅一眼:“你现在已经没有了容身之地,不如跟我回魔界,你意下如何?”

    慕容寻梅捂着受创的胸口,挣扎着强撑起身,目光柔情地看着轩辕南:“我本来就是要去找皇上的啊!”

    轩辕南因她的称呼目光一厉,但瞬间恢复了淡然。

    “叫我名字就行了。”轩辕南淡淡说完,伸手将慕容寻梅肩膀一抓,凌空飞向圣魍山。

    短暂的停留救治,是因为慕容寻梅快不行了。

    而轩辕南,可没那么好心等慕容寻梅伤势痊愈后才赶路。

    一路疾行,慕容寻梅五脏六腑难受到了极点,但她咬牙坚持着,一个苦字也不说。

    能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如此,已经是上天对她的眷顾,她哪里还会言苦?

    几乎飞行了大半夜,轩辕南才拎着慕容寻梅到达了圣魍山,魔界中人暂时的聚集地。

    慕容寻梅惊惧地看着周围青面獠牙的魔物,心里胆颤到了极点,面色也开始发青。

    “怎么?你怕?”轩辕南眼里有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嘲讽,但语气仍是温润如玉。

    慕容寻梅急忙摇头:“不,我不怕。”

    有他在的地方,无论有多可怕,她也会坚强的。

    “那就好。”轩辕南淡淡颔首,指挥一个魔将慕容寻梅带下去:“先带她下去养伤。”

    慕容寻梅一听要和轩辕南分开,什么也顾不得地抓住轩辕南的衣袖,可怜兮兮地看着他:“皇……轩、轩辕南,我想留在你身边……”

    轩辕南淡淡一瞥被抓住的衣袖,慕容寻梅心里一跳,不自觉地便松开了手。

    “来日方长,你先把伤养好。”轩辕南语气淡然,伸手拍了拍慕容寻梅的肩膀。

    这一拍,慕容寻梅心里如灌入了一股蜜糖。

    “好。”慕容寻梅乖乖点头了,她依恋不舍地看了轩辕南一会儿,跟着那个魔下去了。

    轩辕南注视着慕容寻梅离开,眼里划过一抹冷光。

    “果然不出我所料。”一道清冷女声缓缓响起,“若不是你去的及时,恐怕慕容寻梅已经被凤玲珑给杀了。”

    听见这道声音,轩辕南眸色更是冷冽。

    独孤梦茴前些日子来投奔他,被他赶了出去,想不到她竟然从凤玲珑手中拿到了镇魔塔。

    他不得不暂时和独孤梦茴合作,甚至稍稍被她压制着。

    好在独孤梦茴也需要他魔界的力量,倒也不会太过分。

    不过,一旦他找准时机,便会将这个仇狠狠报回去!

    轩辕南慢慢转身,冷哼了一声:“慕容寻梅,果真习得了王家的邪术精髓?”

    “慕容英彦亲口告诉我的,这还会有假吗?”独孤梦茴扬起一贯的绝美笑容,但一想到脸庞上那个字,她笑容又隐去了。

    纤纤玉指抬起,摸了摸脸庞上的面纱,独孤梦茴心里一阵怨恨。

    凤玲珑的实力越来越强大,身边更是人才济济,她如果再不买兵布阵,以后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她未必肯告诉我。”轩辕南不是很确定地说着,慕容寻梅似乎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独孤梦茴清冷一笑,语气轻蔑:“慕容寻梅对你情根深种,死心塌地,只要你稍微对她态度好上几分,她自然会心甘情愿付出她的一切。”

    “就像你对赫连玄玉一样?”轩辕南讽刺地看了独孤梦茴一眼。

    独孤梦茴面纱下的脸庞瞬间扭曲,一双绝美的眸子也凌厉了起来。

    “当我什么都没说。”轩辕南暗忖独孤梦茴有镇魔塔在手,现在不宜触怒她,便先软了下来。

    独孤梦茴眼神凌厉地盯了轩辕南片刻,终究是因为还想借助魔界的力量而隐忍了一番。

    “慕容寻梅伤势痊愈之后,我就可以向她索要王家邪术精髓了吧?”轩辕南眼里流露出一丝跃跃欲试。

    听独孤梦茴说,王家邪术其实最早来源于魔界,追本溯源和魔界的功法差不多。

    所以,如果能学到王家的邪术,他可以功力大增,甚至是以人血练功。

    “不错。”独孤梦茴语气淡淡,“但你不可心急,记得给慕容寻梅画饼,她也并非一无是处的傻瓜。”

    “这我自然明白。”轩辕南眸子里闪过一丝冷芒。

    能够设下圈套,让风家家主往里钻,又害得风家满门被抄斩,最后还神不知鬼不觉躲进慕容府里,直到现在才真相大白的女人,怎么会是泛泛之辈?

    轩辕南倒是有些没想到,就因为一个女人对他的爱慕,而导致了所有事情的发生。

    自得之余,他也恨透了慕容寻梅。

    因为要不是慕容寻梅的一己私欲,风家家主不会去闯什么禅宗台禁地,他也用不着面临两难选择。

    更不用,亲手将风家,以及他唯一深爱的女人,推向斩首台!

    如果没有发生这一切,风茗玉早已成为他轩辕南的皇后,帝后呈祥,恩爱一生了!

    想到这里,轩辕南眼里迸射出一股浓浓恨意。

    等他学到了王家邪术精髓……哼!

    没过几日,慕容寻梅在魔界中人的精心照顾下伤势痊愈了。

    轩辕南这几日里早晚都会来看慕容寻梅,让慕容寻梅脸上笑开了花。

    这日傍晚时分,轩辕南又来到慕容寻梅所住之地。

    “轩辕,你来了!”慕容寻梅高兴地迎了上去,她的称呼不知不觉已经亲昵之极了。

    “嗯。”轩辕南侧身一让,让出了另外一人。

    这人,自然是蒙着面纱的独孤梦茴了。

    虽然独孤梦茴蒙着面纱,慕容寻梅却眼力过人,一眼就认出了她。

    慕容寻梅脸色微微一变,眉头蹙了起来:“梦仙子?”

    独孤梦茴眼角含着笑意,淡淡点头:“慕容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慕容寻梅到圣魍山魔界地带这么久,也才第一次见到独孤梦茴,不免有几分不解地看向轩辕南:“轩辕,她怎么会在这里?”

    轩辕南伸出手,淡淡一摸慕容寻梅的脑袋,温润如玉一笑:“独孤姑娘已经离开了仙乐台,现在和我们同一战线对抗赫连玄玉他们了。”

    慕容寻梅还不知道独孤梦茴被撵出仙乐台一事,不免有些诧异万分。

    仙乐台如此大的靠山,独孤梦茴说离开就离开了?

    独孤梦茴当然不想让慕容寻梅看扁,立刻冷哼一声:“我爹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和凤玲珑那……竟然会帮凤玲珑。这样的地方,我还不如不待!”

    本来独孤梦茴想骂凤玲珑那个贱人的,但顾忌到轩辕南在场,便临时改口了。

    慕容寻梅一听到凤玲珑的名字,眼底立刻泛过一丝冷意与仇视。

    独孤梦茴看得清楚,唇角顿时微微上扬。

    “独孤姑娘离开得好,轩辕如今是魔界之主,独孤姑娘只要尽心尽力帮助轩辕,他日必定前程无量的。”慕容寻梅俨然以女主人身份自居了,开始拉拢独孤梦茴。

    独孤梦茴看了轩辕南一眼,回眸冲慕容寻梅盈盈一笑:“轩辕南有慕容小姐这样的贤内助,真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呢!”

    “独孤姑娘真会说笑,我和轩辕……不是那样子的。”慕容寻梅脸上立刻浮现一抹晕红,含羞带怯地看了轩辕南一眼。

    轩辕南云淡风轻地笑着,俊美面容翩然淡雅,只有心底,滑过不屑冷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