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4章 爱上一个魔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来轩辕南是打算直接询问慕容寻梅,有关于王家邪术一事的,但却被独孤梦茴阻止了。

    独孤梦茴和慕容寻梅几次谈话后,觉得慕容寻梅并不是省油的灯,于是改变了主意。

    “听说,凤玲珑给你来了一封书信?”独孤梦茴和轩辕南聊起了最让慕容寻梅忌讳的事情,语气云淡风轻。

    三人已经在石桌前坐定,品着山野清茶,徐徐山风拂过。

    一听到凤玲珑三个字,慕容寻梅立刻身子坐直,眼底闪过一抹警戒。

    凤玲珑又给轩辕南来信了?

    信上内容是什么?

    轩辕南淡淡一笑:“嗯,她想让我和她还有赫连玄玉联手,开启至尊皇境入口。”

    凤玲珑当然没有给轩辕南来信,要让轩辕南乖乖和她还有赫连玄玉联手,她有的是办法逼迫,用不着求轩辕南帮忙。

    所谓书信,不过是轩辕南和独孤梦茴杜撰出来的罢了。

    而轩辕南之所以知道开启至尊皇境入口这件事,自然是九面魔告诉他的。

    慕容寻梅却上当了,她冷笑一声:“凭什么帮她?她已经和赫连玄玉私定终身了。”

    这一点,是轩辕南最介意的事情,慕容寻梅有意提起,意在指责凤玲珑的朝三暮四。

    轩辕南握着茶杯的手一个用力,杯身碎裂,茶渍四溅。

    看见轩辕南脸色阴沉下来,慕容寻梅心里一跳,忙露出小心翼翼的笑容:“轩辕,我不是有意提起这件事的,我只是为你打抱不平……”

    轩辕南很快恢复了淡然自若,他温润一笑:“没关系,都已经过去了。”

    慕容寻梅松了口气,又异想天开地想着或许轩辕南已经忘掉凤玲珑那个贱人了,不禁在心中觉得喜悦。

    独孤梦茴淡淡一瞥慕容寻梅,侧头美目盈盈看向轩辕南:“若是答应帮忙,这倒是个绝佳的反击机会,只可惜你的实力不够。”

    “赫连玄玉已是五阶斗皇,又有圣龙战宠,我失去鬼面人这样一个好帮手,自然无法与他抗衡。”轩辕南眼中闪过浓浓的不甘心,语气激愤。

    “是啊!”独孤梦茴一声轻叹,面纱微微随风摇曳:“可惜了,王家人尽数死于赫连玄玉之手,要不然的话,我倒可以帮你联络王若宇,让他助你一臂之力。”

    王若宇?慕容寻梅心中微微一动。

    “联络他有什么用?简简单单就被赫连玄玉灭了满门,他能帮上我什么忙?”轩辕南故意冷哼了一声,面露不屑。

    独孤梦茴顿时轻笑出声,声音如珠玉落盘:“轩辕南,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要是王若宇还活着,他王家邪术能帮上你的大忙!”

    “哦?”轩辕南面色惊异地看着独孤梦茴:“这话怎么说?”

    独孤梦茴淡淡放下茶杯,眼角微弯:“王家邪术追根溯源来自于魔界,而你现在最缺的就是魔气修炼。如果能用王家邪术,吸食人血提升功力,不出半年你就可以打败赫连玄玉!”

    哼,事情当然不会那么简单。

    轩辕南吸食人血的确可以提升功力,但绝对不可能是赫连玄玉的对手。

    她只会拆散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却绝对不会让她的玄玉哥哥落入危险之中!

    “真的?”轩辕南眼里爆射出希冀精光。

    “我骗你做什么?”独孤梦茴冷笑一声,状似惋惜:“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王家被赫连玄玉灭门,唯一留下一个王公公却又是太监,对王家这些事情一无所知,你怎么可能学会什么王家邪术?”

    轩辕南顿时犹如一盆冷水浇在了头上,面色黯然下来:“也是。”

    于是,两人就没再说话了。

    空气有一瞬间的静寂,沉默无比。

    慕容寻梅看看独孤梦茴,再看看轩辕南,心里一阵琢磨后,笑了出来:“轩辕,独孤姑娘,这王家邪术,我会。”

    独孤梦茴和轩辕南一下子都坐直了,双双用惊诧目光看着慕容寻梅,异口同声:“你说什么?”

    “我说,王家的邪术,我会。”慕容寻梅笑着,脸色有几分得意。

    轩辕南激动了,一把握住了慕容寻梅的手:“真的?”

    慕容寻梅惊了惊,爱极了这种肌肤相亲的感觉,连忙点头:“嗯,当初就是王若宇帮我改头换面的,他教过我王家邪术,但可惜我的体质无法练成。”

    慕容寻梅的体质和风茗玉一样,轩辕南自然清楚。

    “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独孤梦茴美眸中光芒闪动,“慕容小姐,你把这王家邪术教给轩辕南,他的实力就能大大提升了。到时候,在开启至尊皇境入口时,再给凤玲珑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慕容寻梅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轩辕南,注意着他的眼神变化。

    独孤梦茴提到对付凤玲珑,他会不会因此生气?

    对凤玲珑这个风茗玉的转世,他还有余情吗?

    “不错!”轩辕南仍旧没有松开慕容寻梅的手,他俊美面容上闪过浓浓憎恶:“这对狗男女背信弃义,三番四次陷害我,不把他们踩在脚下,我愤怒难平!”

    慕容寻梅仔细看了轩辕南一会儿,露出了放心的笑容:“好,轩辕,我会帮你的。”

    轩辕南的表情在一瞬间又变得温润了,似是被慕容寻梅的话感动了:“寻梅,你对我真好。”

    慕容寻梅羞涩一笑,她爱了他那么多年,不对他好,要对谁好呢?

    清冷山风徐徐,独孤梦茴面纱下的唇角,讽刺地勾了勾。

    几日后,独孤梦茴与轩辕南独处,漫不经心问起了轩辕南:“学成王家邪术后,你会怎么对付慕容寻梅?”

    独孤梦茴丝毫不怀疑,轩辕南一定是恨透了慕容寻梅的。

    要知道,若不是慕容寻梅爱慕轩辕南,对风茗玉嫉妒心作祟,风家以及风茗玉又怎么会有那样凄惨的下场?

    而这一切若没有发生,轩辕南和风茗玉早已大婚。

    凤玲珑若还是那个废物,也就引不起赫连玄玉的注意,她的玄玉哥哥也还是她的,她也不会沦落至此,容貌被毁。

    说起来,慕容寻梅才是一切事情的罪魁祸首!

    不说轩辕南,就是她独孤梦茴,也是恨不能将慕容寻梅五马分尸,凌迟处死的。

    轩辕南眸色一冷,淡淡勾唇:“这与你无关。”

    独孤梦茴目光清冷地看了轩辕南一会儿,面纱微微拂动:“男人,果然都是最狠心的动物。”

    “彼此,彼此。”轩辕南冷冷一笑,淡淡回敬。

    很快,轩辕南就学会了王家邪术。

    慕容寻梅的价值越来越渺小,但在没有完全学会之前,轩辕南依旧耐着性子与慕容寻梅虚与委蛇。

    慕容寻梅度过了这一生中,她自认为最快乐幸福的时光。

    虽然偶尔,她会被噩梦惊醒,发现自己一无所有。

    “这就是我所知道的王家邪术了,轩辕,你可以命那些手下去抓人来供你吸血练功了。”慕容寻梅目光柔情地看着轩辕南。

    轩辕南扬起邪魅笑意:“再没有其他的了?”

    “没有了,王若宇只教了我这么多。”慕容寻梅摇了摇头,当初因为她无法学会,所以王若宇并没有教完。

    “很好。”轩辕南淡淡笑开,面容攸地变得阴冷。

    周身,弥漫开来一股凛冽杀气,还有那阴森冷冽的恐惧气息。

    慕容寻梅的感觉也是十分敏锐,她惊异地看着突然好像变得陌生的轩辕南,不由自主退后了一步:“轩辕,你……”

    “闭嘴!贱人!”轩辕南甩手给了慕容寻梅一个响亮的耳光,面容寒戾到了极点。

    ‘啪’的一声过后,慕容寻梅跌倒在地,脸上浮现深深的五个指印。

    “你……”慕容寻梅震惊地捂脸,看着翻脸无情的轩辕南。

    终于,她明白了。

    轩辕南和独孤梦茴是联手演戏,所有的柔情蜜意,不过是为了骗取王家邪术要领!

    呵呵呵……她真是太蠢了……

    轩辕南一步步朝慕容寻梅走去,居高临下看着头发散落下来的仇人,语气冰冷鄙夷:“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爱我?而就因为你这个贱人,我和茗玉才会分开,茗玉才会爱上别的男人!”

    慕容寻梅脸色一阵惨白,她一直怀疑自己身处梦境,原来她果然是在梦境之中。

    现在,梦醒了。

    轩辕南语气里的恨意与不屑,轻视与鄙夷,让慕容寻梅心中清楚无比……她,绝不会在轩辕南手里有好下场。

    这一刻,慕容寻梅惨笑出声。

    早知如此,她不如就死在司空湛手下了。

    至少,不必承受如此钻心之痛。

    “我不过是你怨恨的一个借口,就算没有我,风茗玉也不是你最爱的,你最爱的,只有名利。”慕容寻梅面色冷静,心中已经萌生死念。

    说完这句话,慕容寻梅起身撞向墙壁。

    一道魔气蹿了出来,紧紧裹住了慕容寻梅的腰身。

    “想死?可没有这么容易。”轩辕南一双幽深的冷眸,紧紧锁住慕容寻梅惨白的脸庞。

    伸手一招,一个已经被凤玲珑的鲜血复活的魔走了进来。

    在轩辕南的命令下,魔化身人形,开始宽衣解带。

    这一刻,慕容寻梅绝望了。

    他不止要她死,还要狠狠地报复她。

    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红肿的脸庞上流了下来,被自己最爱的男人如此对待,还亲眼看着,慕容寻梅的心痛到了极点。

    轩辕南脸上露出残酷的冷笑,翘着二郎腿在一旁欣赏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