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9章 勾起曾经记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的心安只维持了一会儿,在凤玲珑说出神魔灵识那番话之后,他脸色瞬间就变了。

    “不行!我绝不与你分开!”赫连玄玉霸道地扣住凤玲珑的腰身,连她离开丝毫都不许。

    赫连玄玉的脸色,阴寒暴戾,带着绝不容反驳的命令式语气。

    凤玲珑顿觉头疼,这男人的孩子气又犯了。

    她不都说了,那是一年后的事情吗?

    “诸神山你不能……”她试图劝说他,她也不想和他分开啊,但事情总要去做的,谁让她和他彼此的身份存在问题呢?

    “刀山火海我赫连玄玉也要陪你闯!”赫连玄玉语气冷冽,在她唇上落下重重的一吻。

    无论什么事情,都不能再分开他和他家宝贝。

    诸神山踏不进去,他可以守在门口,他才不要去什么至尊皇境,把他家宝贝一个人留在圣灵大陆!

    凤玲珑无奈了,不得已只好暂作妥协:“好吧我们现在不谈这个。”

    本来神魔灵识的意思是她和赫连玄玉分头行动,这样可以节约时间,双方实力也都能提升。

    不然的话,等她那位大神爹爹复苏,一切就都迟了。

    据说,她那位大神爹爹,普天之下三界之中,也只有神魔一个人能与之一战。

    闭关的时候,她还问过神魔灵识:“倘若现在的赫连玄玉、轩辕元祖、包括轩辕元祖所说的那几位万年前旧识,再加上至尊皇境的斗皇圣尊,可否能与我那位大神爹爹一战?”

    神魔灵识嗤笑出声:“你所说的这些所有人,除了斗皇圣尊尚且能挡他千招之外,其他人都不敌他一根手指头!”

    当场凤玲珑就心惊了,那是何等强大的实力啊!

    不过这么说起来的话,赫连玄玉的敌人,也就是至尊皇境那位斗皇圣尊,实力也甩了赫连玄玉几条大街。

    所以她才忍下心头不舍,跟赫连玄玉沟通这件事,希望到时候两人分头行动,各自提升实力。

    不料,这男人孩子气得很,一听说要和她分开,顿时什么话都再听不进去了。

    “不是现在不谈,是一年后也不许谈。”赫连玄玉连连啄着凤玲珑的脸颊,语气既充满霸道深情,又带着一丝可怜兮兮。

    瞬间,凤玲珑的心就软成一滩水了。

    “好好好,我们怎么都不分开。”凤玲珑心里暗暗叹气,她就是没法对这男人卖萌产生任何抵抗力。

    主动抱住他的脖子,凤玲珑腻在他肩头,闻着他身上熟悉的琼花香气。

    其实,她比他更不舍呢!

    只不过,她某些方面比他理智罢了。

    两人紧密地搂抱着,方才的分开话题让气氛重新不那么愉快了。

    这时,兵魍带着大雪回了玄王府。

    “主子,少庄主回来了。”月清尘从头看到尾,不过他早已习惯了,如今连脸红耳赤都不再有了。

    此刻,赫连玄玉和凤玲珑这对连体婴儿才稍稍分开来,双双看向进入正厅的兵魍。

    司空湛也一同进来,对兵魍佩服得五体投地!

    “嫂子,你交的这朋友太给力了!”司空湛哈哈大笑,手舞足蹈:“他竟然把整个圣魍山的魔物全灭了!连轩辕南的魔殿都拆的一毛不剩,你知道吗?”

    凤玲珑挑眉,现在却是不感到意外了。

    兵魍本来就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他对任何人和事物都是冷冰冰的。

    若非和兵魍有那么一点点的交情,她恐怕也要被兵魍列入拒绝往来名单咯!

    “少庄主,辛苦了。”凤玲珑看兵魍风尘仆仆,冰冷的眸中带着一丝疲惫,便含笑冲他点了点头。

    兵魍不会无缘无故出手的,想必针对轩辕南,也还是因为她吧。

    想不到兵魍也很护短呢!

    兵魍定定地看了凤玲珑一会儿,冰冷薄唇淡淡开启:“还好。”

    司空湛一下子跳了起来,打量怪物似的打量着兵魍:“刚刚是你说话吗?”

    兵魍目不斜视,看都不看司空湛一眼。

    在兵魍眼里,向来只有想看的人和不想看的人。

    刚好,司空湛属于兵魍眼中最不想看的人。

    “喂,你明明不是哑巴却装哑巴,好歹我们也有几面之缘嘛!你看我一眼怎么了?”司空湛绕着兵魍打转,企图让兵魍的视线落在他脸上,哪怕一秒也行啊。

    不过,兵魍的视线自我控制能力很好,任司空湛怎么转悠,就是没能让兵魍的视线落在他脸上一秒。

    凤玲珑噗哧笑了,这司空湛,真是一刻不耍宝不耍二都不舒服。

    轻咳一声,她出声阻止了司空湛:“司空湛,你别闹了,少庄主赶路也累了,让少庄主回房休息吧。”

    司空湛这才停下了绕圈,不甘心地哼了一声。

    兵魍却一直站在原地,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

    凤玲珑只看了兵魍一眼,就隐约明白了兵魍的想法。

    “赫连,你把这些绿晶石拿到我房里去,我送少庄主回房之后就来修炼。”凤玲珑安抚地拍了拍赫连玄玉的肩膀,笑了笑。

    赫连玄玉冷眼瞥了瞥兵魍,沉吟稍许,勉为其难点了点头。

    凤玲珑给了赫连玄玉一个奖励的吻,笑着起身走向了兵魍:“少庄主,请吧。”

    兵魍不发一语地转身,还等凤玲珑走在他前面,他才抬脚跟上。

    “这真是个怪物。”司空湛摸着下巴,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摇摇头。

    月清尘淡淡一笑:“王妃所认识的朋友,有哪一个不是怪物?”

    “……”司空湛瞬间言语不能了。

    似乎……是这么个道理的说。

    赫连玄玉冷冷一哼,不是很高兴地信步回房。

    于是司空湛又看着赫连玄玉的背影,煞有介事地评论:“最近赫连也是越来越大度了,连嫂子都舍得拱手让人了。”

    换做以前,赫连怎么也不会让嫂子去送兵魍回房吧?

    月清尘又是淡淡一声:“主子的大度,只针对王妃的朋友。”

    如果换成是司空湛等人,恐怕就没那么能忍了。

    “……”司空湛脸色大变,菜色满满。

    这个令人讨厌的月清尘!

    司空湛心里啐了一口,哼了一声也转身走了,他决定三天不跟月清尘讲话了!

    月清尘站在原地,高深莫测地扬起一抹深沉笑容。

    此刻,凤玲珑已经将兵魍送回到房间门口。

    “你好好休息,如果有事情可以来找我。”凤玲珑习惯性对兵魍扬起淡淡笑容。

    上一次把他带回玄王府,她也是这么跟他说的。

    但他之后几乎没什么存在感,加上她一直很忙,他也从来没有主动来找过她。

    想不到,他竟闷声不吭地带地灵兽去端了轩辕南的老巢。

    凤玲珑以为兵魍会乖乖回房,于是说完就转身欲走。

    但这一次,她的手腕被拉住了。

    惊讶地转身,凤玲珑不解地看着兵魍:“还有事吗?”

    兵魍一双冰眸一眨不眨地看着凤玲珑,冰冷唇角淡淡抿起,忽然伸出手,往凤玲珑手里塞入了一个东西。

    凤玲珑掌心里一凉,忙低头看去。

    这一看,她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了!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这不是她三世为人唯一一次手工绣吗?

    还记得,当时她被轩辕国先皇明确下旨立为太子妃,按照习俗她得送给轩辕南一个纯手工的信物。

    于是,她一连几天都跟宫女学习刺绣,才绣成了一个香囊,送给了身为太子的轩辕南。

    她早已把这些事情忘了,想不到这些事情却再一次浮现在她眼前。

    “放在密室的,我以为,是宝物。”兵魍看着凤玲珑神色变幻的脸蛋,冰眸一闪,淡淡解释。

    其实兵魍一点都不笨,他早就猜到这是谁绣的了,不然轩辕南不会当宝贝一样藏在密室最隐蔽的盒子里。

    纯粹,不想让轩辕南保留任何属于凤玲珑的东西。

    谁让轩辕南伤了凤玲珑的心?

    轩辕南,不配拥有这香囊。

    于是,兵魍把香囊带了回来,本想占为己有,却最终还是还回到凤玲珑手上。

    凤玲珑抬眸看了看兵魍,淡淡一叹:“谢谢你。”

    想来想去,她也只有这三个字可以说了。

    很多事情,怕是兵魍这种冰冷性格的人也不会明白。

    她抓了香囊在手,抿着唇转身离开。

    兵魍冷冷的视线一直锁着凤玲珑离开的倩影,神色冷然,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凤玲珑一路走回房间,神色有些恍惚。

    她想不到轩辕南会把这个香囊一直保留着,还藏得那么严密,以至于兵魍误认为盒子里装的是宝物而把香囊带了回来给她。

    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总之凤玲珑觉得有些烦躁。

    她当然不可能对轩辕南还有什么感情,顶多只剩下一份追忆。

    只是,她不想让轩辕南和她以前的任何事情,再影响到她和赫连玄玉的感情。

    进房门前,凤玲珑猛然警觉,她手里还握着那个香囊。

    于是,凤玲珑秀眉一蹙,只思忖了一秒,就毫不犹豫地将手中香囊丢入了草丛之中。

    丢掉香囊后,凤玲珑顿觉身心轻松愉悦,这才走进房间内。

    一抬头,赫连玄玉高深莫测的俊美脸庞落入眼帘之中,带着眸中窥视内心的光芒,让凤玲珑心中没来由一悸。

    “过来。”赫连玄玉修长如玉的手掌朝她伸出,天籁般的语气带着丝丝蛊惑人心的力量。

    凤玲珑心头微微一突,有种秘密被抓到的忐忑感。

    她轻咳一声,慢腾腾地朝他挪了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