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1章 轩辕南的改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把凤玲珑抱到榻上,身前衣袍被凤玲珑身躯上的水珠所打湿。

    他随手扯过榻上细软锦缎,整片盖在凤玲珑身上细细摩挲。

    玲珑有致的身躯,除了锁骨处有几分袒露在外,其他地方几乎都被锦缎遮了起来。

    凤玲珑粉粉的脸蛋慢慢恢复了些白皙,这就是他说的给她擦身?

    呃,她还以为有多香辣刺激的场面会出现呢!

    凤玲珑瞅着赫连玄玉,见他凤眸眯起,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俊美容颜上沁着一层细小晶莹的汗珠。

    完美的下巴顺延而来,性感喉结时不时滚动一下,类似于紧张之下的吞咽动作。

    难道,他不敢碰她?

    平时虽然两人时有亲密,但始终隔着衣裳布料,如今她裸裎在他面前,他反倒下不了手?

    凤玲珑仿佛发现了赫连玄玉的一个特大号秘密,玩性大起。

    纤纤食指,爬上了那块性感的喉结,点了两下。

    赫连玄玉眸色攸地一黯,伸手握住凤玲珑作乱的手,性感声音略微嘶哑:“玲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嘎?”凤玲珑不解地眨了眨眼,很快就明白过来。

    碰她会遭遇神罚,然后他宁可遭遇神罚也要碰她?

    “咳,还是算了吧!”她尴尬笑了笑,收回手,把身上微湿的锦缎裹紧,免得刺激了他。

    她想长相厮守,而不是畅快一时。

    再说了,女人头一回可称不上什么畅快。

    “既然不愿,那你还撩拨我?”赫连玄玉轻哼一声,转身给凤玲珑去拿干净的衣裳。

    看着他健硕身躯,宽厚背影,凤玲珑心里甜丝丝的。

    这个狂妄又害羞的男人,是她凤玲珑的,一个人的。

    想想,都觉得骄傲。

    赫连玄玉回到榻前,伸手欲扯开凤玲珑身上的锦缎。

    凤玲珑赶紧用手拉紧,猛烈摇头:“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就好。”

    “我又不会吃了你。”赫连玄玉眸底深处燃起一小簇火苗,看看他也不算吃亏吧?反正早晚是他的女人。

    “换你脱光试试?”凤玲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当然知道他不会乱来,可谁好意思光着身子在别人面前啊!

    赫连玄玉凤眸一眯,开始认真思考这个提议。

    凤玲珑心里一荡,连忙大叫:“好了好了我让你给我穿!”

    比起看他光着身子,她宁可让他看光光。

    这个男人太诱人了有木有,她怕把持不住的人是她。

    “可是我衣袍都被玲珑给弄湿了。”赫连玄玉无辜地耸肩摊手,一副被凤玲珑欺负了的可怜模样。

    凤玲珑眼儿一眯,为什么那个字从赫连玄玉莹润薄唇里逸出,带着异样的撩拨人的感觉?

    等她再回过神来,赫连玄玉已经解开外袍了,露出一片白瓷光滑的胸膛。

    凤玲珑抬眸,微微抽了一口凉气,目不转睛地看着赫连玄玉慢条斯理的动作。

    修长如玉的手指,慢慢滑过里衣,带着魅惑人的风情。

    外袍徐徐散落,里衣也被彻底拉开,漆黑如墨的一头青丝不知何时散落下来,飘逸垂落胸前背后。

    这、这个妖孽……

    凤玲珑惊喘一声,捉紧身上锦缎往后靠去。

    因为,赫连玄玉步步逼近了过来。

    “玲珑的眼神,看得我心里发烫……”赫连玄玉俯下身来,莹润的菱唇和凤玲珑微张的红唇轻轻碰触:“玲珑是不是很喜欢我的身体?”

    死不要脸!

    凤玲珑脸色红了,却在心里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真的很养眼。

    美而不娘,美男的最高境界。

    “要不,摸摸看?”赫连玄玉轻笑,将凤玲珑眼底的羞涩一览无遗。

    他伸出手,准确无误地抓住凤玲珑的手腕,带着她的小手摸索向自己的身躯。

    “不……”一触及那光滑如玉的肌肤,凤玲珑如烫着手般缩了回来,这回连耳根子都红了。

    知道他有一副好身躯,但她从来没有真实地这样摸过,而且是在这样煽情的氛围下。

    “刚刚,玲珑在心里笑话我,对不对?”赫连玄玉凤眸危险地眯了眯,带着一股不容人轻视的霸道。

    凤玲珑讶异抬眸,这才明白,他发觉了之前她的恶质举动根本原因。

    咳咳,所以,他现在是在报复她?

    小气的男人!

    “我是没碰过女人,但男人学起来,还是很快的。”赫连玄玉淡淡一笑,身躯压了上去。

    在凤玲珑抗议之前,薄唇准确无误地朝那微张的红唇攫去。

    噢!她被她自己害死了。

    凤玲珑昏昏沉沉地想着,同样没有衣料阻隔的两副身躯,贴在一起异常地让人无法理智思考。

    火热的感觉来的又快又猛,一个吻勾动天雷地火。

    “赫连!赫连!”正在两人濒临失控之际,门板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捶打声。

    司空湛焦急地喊道:“赫连快点出来!那轩辕南打上门来了,不要命似的!”

    赫连玄玉和凤玲珑的眼神攸地清明,双双一见到此刻差点擦枪走火的情景,各自都是愣了愣。

    “还不快点起身?”凤玲珑又羞又恼地瞪着赫连玄玉,这次真是亏大了!

    赫连玄玉轻咳一声,意犹未尽地捏了一把她软细的纤腰,邪魅地笑着退开。

    凤玲珑一见赫连玄玉腰际布料全被她扯开了,春光若隐若现,大窘,连忙别过头看向另一边。

    赫连玄玉浑厚的轻笑声逸出薄唇,若不是轩辕南那家伙又来捣乱,他定要逗弄这小东西多一会儿。

    笑你个头啊!凤玲珑气恼地想着。

    很快,房门传来吱嘎轻响。

    凤玲珑连忙转头一看,赫连玄玉的背影刚好消失在门缝内,顿时轻吁了口气。

    以后,真的不能这样玩火了,她暗暗告诫自己。

    想到司空湛刚刚说的话,凤玲珑神色一凛,也立刻下榻穿上了衣物,匆匆往外走去。

    刚走到外面,就看见兵魍和轩辕南激斗在一起。

    但很显然,轩辕南受了不轻的伤。

    如果换作平时,轩辕南一定会好汉不吃眼前亏,可这一次,轩辕南却像是疯了一样,招招凌厉,仿佛不把兵魍杀了就誓不罢休一样。

    兵魍或许是顾及到凤玲珑和赫连玄玉要与轩辕南联手去至尊皇境一事,所以并未对轩辕南下杀手。

    就算如此,也够轩辕南受的了。

    “怎么回事?他们两个怎么会打起来?”凤玲珑皱眉走到司空湛身边,心中不解。

    兵魍捣毁了圣魍山的魔殿,轩辕南之前就知道了,怎么会过了几天才来找兵魍的晦气?还一副不共戴天之仇的样子。

    “谁知道呢?一进来就叫嚣着让兵魍把东西还给他,又不说是什么东西,莫名其妙的!”司空湛摊了摊手,一脸无奈:“这家伙杀又不能杀,真是讨厌。”

    凤玲珑心里微微一突,一样东西?

    难道是……

    赫连玄玉淡淡地瞥向凤玲珑,凤玲珑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却因为刚刚的火热心跳而不敢与他对视。

    加上,凤玲珑心里清楚,赫连玄玉一定猜测出轩辕南要的东西是什么了。

    兵魍和轩辕南还在激烈地打着,估计兵魍确实烦了,一招狠得过去,直接把轩辕南打趴在地上,口吐鲜血,挣扎了几下也再站不起来,两人的打斗才算告一段落。

    “还……给我!”轩辕南双眸赤红地瞪着兵魍,即使落败重伤,似乎也执着于被兵魍拿走的东西。

    兵魍视线冰冷地瞥了轩辕南一眼,面无表情。

    那淡漠,也只有兵魍才能具有了。

    即使打了一架,兵魍的情绪都没有任何起伏,除了对轩辕南的淡淡不耐。

    “你是想睹物思人?”赫连玄玉慢条斯理上前,双手负在身后,居高临下的看着轩辕南。

    轩辕南恨恨地瞪了赫连玄玉一眼,抿唇不语。

    丝丝鲜血,顺着嘴角淌下,染红了他一身青袍。

    “可惜了,兵魍将香囊拿回来的时候,我就顺手毁了。”赫连玄玉扬起一抹残酷的瑰丽冷笑,毫不留情击碎轩辕南的希望。

    轩辕南脸色一瞬间煞白,眼里的坚持如被砸碎的冰块一样,碎裂开来。

    嘴唇哆嗦了几下,轩辕南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

    过了许久,轩辕南艰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视线扫过赫连玄玉,淡然冷冽。

    然后,视线移到凤玲珑脸上,那晕红透亮的脸蛋,春意盎然的美眸,似乎能够说明什么。

    “玲珑,我知道以前是我错了。我会用这一生来挽回你,至死方休。”轩辕南苦涩一笑,不像是威胁,反倒有种绵绵的虔诚。

    赫连玄玉眼眸一寒,背后的双手不知不觉握成拳。

    若不是最后一丝理智阻止,此刻赫连玄玉已经出手,秒杀了轩辕南!

    轩辕南深深地看了凤玲珑一眼,面色惨然地转身,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凤玲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她静静地站着,决定不插手此事。

    不论轩辕南是真悔过还是假悔过,都和她没什么关系了。

    风茗玉的一生是献给轩辕南的,而凤玲珑的一生,注定了要与赫连玄玉这个男子生死纠缠。

    她决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改变。

    除非,赫连玄玉负了她。

    “心疼了?”赫连玄玉侧目,眸光冷然,语气寒漠如冰。

    凤玲珑眼里的那一丝恻隐,不止是赫连玄玉,司空湛和月清尘都看得很清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