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2章 被气疯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心里微微一凛,抿抿唇没答话。

    反正她就算说没有心疼,赫连玄玉也未必会心里舒坦。

    “他像一根刺,卡在我和玲珑的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赫连玄玉轻轻一指挑起她下巴,冷眸与她对视片刻,淡笑着放开,转身扬长而去。

    凤玲珑幽幽叹气,他说的一点也没错。

    发生过的毕竟是发生过的,她唯一能确定的是,她想和赫连玄玉在一起,而不是轩辕南。

    轩辕南对她而言,已经是过去式了。

    但赫连玄玉一定要介意轩辕南,她也无能为力。

    “嫂子,你就不知道哄哄赫连……”司空湛挠头,真不喜欢这两人又陷入冷战中,他们这些旁观者会遭殃的好吗?

    “这种事,我哄也没用。”凤玲珑无奈摇头,转身也回房去了。

    司空湛撇了撇嘴,怎么会没用?她一句话抵别人十句,只是她自己不想哄而已!

    夜深人静,凤玲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神魔灵识淡淡讥笑:“哎哟,放不下人家就去见人家嘛!反正那小子见了你也不能把你怎么着。”

    凤玲珑趴在软绵绵的被子里,眉头紧锁。

    赫连玄玉当然会让着她,可她总归觉得无法解决两人之间存在的根本问题。

    赫连玄玉的恼怒,来自于她和轩辕南所谓的神魔两界联姻约定,以及那个神罚的存在。

    这两件事情不解决,他永远无法心安。

    不过,神魔灵识的话到底触动了凤玲珑的心弦。

    凤玲珑淡淡一笑,起身披衣下床,拉开房门出去。

    刚走出房间,凤玲珑就察觉到一阵异样,侧眼看去,竟见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在草丛里找着什么。

    “谁?”凤玲珑冷喝出声。

    草丛里的身影僵了僵,随后微喘着起了身,视线定定地看向凤玲珑。

    凤玲珑看清对方相貌,心头狠狠一震!

    “轩辕南?”她警戒地朝后退了两步,“你在这里做什么?”

    白天才被兵魍重伤过,这么快又到玄王府来?

    不过,凤玲珑此刻疑惑的是,玄王府那些侍卫跑哪儿去了,怎么轩辕南进入玄王府,会一点动静都没引起。

    轩辕南目光温润地看着凤玲珑,皎洁月光将他的脸庞照得有些惨白,重伤的痕迹还没有消散。

    “玲珑,你送给我的香囊还没有被毁,我在找它。”轩辕南说完,咳嗽了几声,显然十分虚弱。

    凤玲珑心头更加存疑了,轩辕南的实力在重伤后大不如前,潜入玄王府怎么可能不被人发现?

    玄王府那些侍卫都被迷倒了?

    不可能。

    一抹淡怒浮上心头,凤玲珑冰雪聪明,一下子就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冷笑一声,凤玲珑走上前去,破天荒地冲轩辕南一笑:“好,我帮你找。”

    “玲珑!”轩辕南又惊又喜,看着凤玲珑弯腰在草丛中找香囊的身影,脸上浮现一丝浓浓的柔情。

    很快,凤玲珑找到了被她丢掉的香囊。

    凤玲珑的眼光四下一搜索,冷芒微微滑过。

    “找到了。”凤玲珑将香囊递给轩辕南,心下冷笑。

    赫连玄玉想看她会怎么做是吗?

    好,她就做给他看!

    如他所愿!

    “玲珑,谢谢……咳咳……”轩辕南又咳了起来,他倒不是装的,白天兵魍的确把他伤了个够呛。

    若不是九面魔告诉轩辕南,香囊并没有被赫连玄玉所毁,而是被凤玲珑丢弃在了草丛里,轩辕南只怕还在魔症之中。

    本来凤玲珑都下定决心要气死赫连玄玉,把香囊给轩辕南了。

    但在轩辕南伸手接过香囊的那一刻,凤玲珑心里忽然一个激灵!

    她这么做会伤了赫连玄玉的心不说,还会给轩辕南希望,让轩辕南以为她果真对他余情未了?

    蠢,她凤玲珑怎么会做出这样愚蠢的决定?

    “轩辕南。”凤玲珑一个急刹车,在轩辕南尚未接过香囊时,飞快地把手缩了回来。

    紧紧握住香囊,凤玲珑冷眼看着面露疑惑的轩辕南,冷冷一笑:“这个东西,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嘶啦’一声,凤玲珑以斗气将香囊扯碎,香囊瞬间四分五裂。

    “玲珑,你……”轩辕南方才的喜悦,被击得粉碎,如同那碎裂开来的香囊。

    凤玲珑淡淡一笑:“无论你是真心悔过也好,假意欺骗也罢,我们之间已经不存在任何可能性了。你放弃吧!”

    说完,凤玲珑转身朝暗处冷喝:“都给我出来!”

    看戏的,也都看够了。

    随着凤玲珑一声冷喝,玄王府侍卫们面色尴尬地从暗处走了出来。

    为首的,自然是月清尘了。

    不过,凤玲珑想见的可不是这些无关紧要的人。

    “你主子呢?”凤玲珑冷冷地看着月清尘,她就不信这事儿和赫连玄玉无关。

    月清尘思忖了一下,觉得凤玲珑似乎误会了什么,但他识趣地没有当众挑明。

    “主子和司空公子在醉月楼。”月清尘很诚实地回答。

    醉月楼?烟花之地?

    好,好得很啊!

    凤玲珑眼里迸射出一股冷意,他心情不好就可以去逛窑子,那她心情不好是不是要找几个面首来安慰安慰?

    此刻,凤玲珑怒火高涨,可想不到司空湛才是罪魁祸首。

    轩辕南蹲在地上,捡地上那些香囊的碎布。

    凤玲珑看也不看轩辕南一眼,直接飞身顿起,朝醉月楼掠去。

    “玲珑,我不会放弃的。”轩辕南抬眸看了一眼半空,嘴角缓缓泛出一丝清冷的淡笑。

    赫连玄玉能够做到的,他轩辕南也可以。

    凤玲珑一脸寒霜地在醉月楼面前落地,只打量一眼后,就冷笑着走了进去。

    赫连玄玉和司空湛并没有订包厢,直接把大厅一角给包下了。

    “怎么样?赫连,心情有没有好一点?”司空湛嘻嘻笑着给赫连玄玉倒酒,浑然不知大祸就快来临。

    “没有。”赫连玄玉凤眸中寒星点点,情绪全然没有半点好转。

    赫连玄玉生的不是凤玲珑的气,而是他自己的气。

    区区一个轩辕南,他犯得着介意吗?就算命定姻缘又如何?人定胜天!

    “那是因为你不喝酒,喝两杯肯定会好的。”司空湛耸了耸肩,赫连的洁癖到现在还是没改啊!

    赫连玄玉嫌恶地瞥了一眼面前酒杯,冷哼了一声。

    要喝酒,玄王府没有吗?

    ‘砰’!

    一声巨响在此刻传来,赫连玄玉眸色微微一冷,司空湛也回过头去看:“谁这么大胆子敢……”

    一句话噎在喉咙里,司空湛脸色变了。

    哇!嫂子这杀气腾腾地,是来抓奸的吗?

    不过,嫂子应该很清楚赫连的为人,绝对不会乱来啊!

    赫连玄玉瞥见司空湛脸色的异样,也侧头一看,顿时微微一怔。

    只见凤玲珑脸色冷冽地朝他走来,眸子里喷着淡淡火焰,很显然是气极的状态。

    难道,她不喜欢他来这种地方?

    赫连玄玉眼里闪过一抹若有所思,上回不知道是谁带他来的,以为她相信他的清白呢!

    虽然之前闹了点小小不愉快,但赫连玄玉也不舍得让自家女人这么生气,便站了起来伸手向她,准备跟她回玄王府。

    凤玲珑一掌拍开了赫连玄玉的手,在他微愕的视线里冷然出声:“赫连玄玉,你想知道我心里怎么想,自己来问我!”

    赫连玄玉凤眸眯了起来,神色淡淡地看着火冒三丈的姑娘,语气淡然:“我需要问你什么?”

    “我最讨厌别人来试探我!”凤玲珑冷傲地扬起下巴。

    “我试探你?”赫连玄玉脸色也冷了,神色略沉,眼底带着一抹寒冽的浅笑。

    “如果不是为了试探,你何必故意让轩辕南进玄王府?如果不是为了试探,你何必故意让他去找那个香囊?”凤玲珑气得双拳握紧。

    她宁可他亲口来问她,她宁可低声下气来哄他,也不要他来这样试探她!

    “我说嫂子……”司空湛心惊胆战地看着似乎要开始吵架的两人,小心翼翼地开口。

    “你闭嘴!”

    “闭嘴!”

    凤玲珑和赫连玄玉不约而同爆出一声冷喝,司空湛顿时就焉了。

    他只不过是想跟嫂子解释一下,赫连很早就跟他来醉月楼了嘛,司空湛委屈地瘪了瘪嘴。

    “你再说一遍?”赫连玄玉凤眸眯起,上前一步,伸手紧紧攥住凤玲珑雪白皓腕。

    凤玲珑被他捏得有些疼,但仍是不甘示弱地扬起下巴:“我讨厌你试探我!”

    赫连玄玉扬起一抹嗜血的冷酷笑意,他一双鹰眸紧盯凤玲珑桀骜不驯的美眸,语气淡然却令人心底发寒:“很好。”

    话音一落,赫连玄玉攸地伸手将凤玲珑一扛,扔在肩头就朝玄王府飞去!

    “混蛋!放开我!”凤玲珑死命挣扎,却是挣脱不开他的强大力量,一张小脸气得通红。

    司空湛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欲哭无泪。

    妈呀!赫连这该不是要修理嫂子吧?

    他要不要叫几个帮手去救嫂子的命?

    咳咳,但是谁打得过赫连呢?哎,好烦恼啊!

    醉月楼很快恢复了平静,不过众人都在心里可惜:好不容易能够看到一场玄王和那神女之间的好戏,就这么被破坏啦!

    玄王殿下小气巴拉的,让他们看看怎么了嘛……

    此刻,小气巴拉的玄王殿下,已经将凤玲珑狠狠丢上了床!

    “你干什么?”凤玲珑有些头晕目眩,但看见赫连玄玉宽衣解带的动作,顿时吓得一个激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