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4章 劝他离她远点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之后凤玲珑才知道,轩辕南之所以会被放进玄王府来,是月清尘的主意。

    “我见轩辕南已经身受重伤,所以没有阻拦。”月清尘没说的是,轩辕南太过坚定,他怕一个失手把轩辕南给打死。

    轩辕南死了不要紧,关键是至尊皇境没法进了。

    要进至尊皇境,又得浪费他家王妃的血来救活轩辕南。

    但若王妃一救轩辕南,主子和王妃又要闹别扭。

    于是思来想去,月清尘就让侍卫不要去拦轩辕南了。

    反正轩辕南身受重伤,也翻不起什么浪来。

    凤玲珑猜到了月清尘这些心思,一时间有些无语,又愧疚地看向赫连玄玉。

    “没事,我不怪玲珑。”赫连玄玉舔了舔莹润菱唇,邪魅一笑:“而且若每次都能这样,玲珑可以多误会我几次。”

    凤玲珑脸色又是微微一红,恨恨地瞪了赫连玄玉一眼,他想得美!

    “主子,那萧郎公子今早说要离开。”月清尘仿佛没听见两人的暧昧,尽职尽责地禀报。

    凤玲珑一下子坐直了,秀眉微蹙:“萧郎走了?”

    还要进至尊皇境呢,没了月华壁怎么行?再说萧郎如今一个人在圣灵大陆,恐怕很是危险。

    不说轩辕南,就是那独孤梦茴,也肯定会想办法抢月华壁的。

    “没有。”月清尘淡然两个字,让凤玲珑的心落了下来。

    没走就好。凤玲珑轻轻吁了一口气。

    “萧郎公子显然去意已决,只不过是我劝他必须要跟王妃辞行,他才暂时留下来的。”月清尘淡淡说道。

    因为轩辕南,凤玲珑和赫连玄玉闹得这么大,萧郎肯定也就不会来打扰了。

    “我去见见他。”凤玲珑抿抿唇,起身却被赫连玄玉拉住。

    赫连玄玉淡淡一笑:“别逼他。”

    凤玲珑诧异看了赫连玄玉一眼,但很快明白过来。

    赫连玄玉何等城府,他将萧郎的性子拿捏了个十之八九,所以知道对付萧郎,绝对不能来硬的。

    “我知道了。”凤玲珑点了点头,这才顺利从赫连玄玉手心逃脱。

    总算和赫连玄玉分开了,凤玲珑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因为之前的过度亲密,她真的很难一时间和赫连玄玉泰然相处,总是会脸红心跳。

    她想,她得需要时间来忘记赫连玄玉在床上的妖孽程度。

    窘。

    凤玲珑一路走着,步子很慢很碎。

    脑子里东想西想地,想到萧郎要走的事情,凤玲珑就将神魔灵识放了出来。

    “我想问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萧郎吐露月华壁的秘密?”凤玲珑淡淡问着,身在玄王府里,她也不怕别人听壁角。

    而且,神魔灵识的回答,其他人都听不见。

    既然神魔灵识都感应不到月华壁如何变钥匙的玄机,那么只有可能萧郎知道了。

    萧郎,毕竟是月华壁的主人。

    “这可就难说了,萧郎那小子性格也挺怪的。”神魔灵识无奈一笑:“不过,萧郎身为月华壁的主人,他肯定知道一些月华壁的使用方法。如果你能和萧郎成为朋友,他定会帮助你不少。”

    譬如说,丫头恢复神身,缺不了灵气的吸纳,而月华壁肯定知道一些连他都感应不出的灵气浓郁之地。

    做朋友?凤玲珑失笑摇头。

    萧郎虽然看起来不是冷漠之人,但内心世界绝对难以接近。

    “丫头也别沮丧,我能感觉到萧郎那小子对丫头还是有些特别的。”神魔灵识嘻嘻一笑,“反正丫头现在也没有什么其他要忙的,不如就和萧郎打好关系吧!”

    凤玲珑美眸中露出一丝疑惑,怎么会没有其他要忙的?

    现在,不是大把事情等着她去做吗?

    “没有月华壁,丫头忙什么都是瞎忙。”仿佛知道凤玲珑为何疑惑,神魔灵识懒洋洋地说了一句。

    凤玲珑一怔,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没错啊!萧郎不拿出月华壁,至尊皇境就进入不了,她也就联络不了轩辕元祖所说的万年前几尊大神,对抗不了她爹……

    所以,萧郎现在是整个事情的关键了。

    “好吧!”凤玲珑本来还有些怏怏的,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随后又露出了一抹恬淡笑容,信心满满地朝萧郎所住院子走去。

    一走进院子里,凤玲珑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只见萧郎和兵魍面对面坐着,全神贯注地在下棋。

    虾米?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任谁告诉凤玲珑,凤玲珑都绝对不会相信这是真的啊!

    与世无争的萧郎,和冷如冰山的兵魍,会坐在一起下棋?

    凤玲珑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确定这不是她的幻觉后,慢腾腾地走近。

    萧郎和兵魍似乎都没注意到凤玲珑来了,在棋盘上进行着激烈的厮杀。

    萧郎干净纯真的脸上,沁出一层细小的汗珠。

    兵魍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冷漠如初,眸底却藏着不易令人察觉的凌厉。

    这盘棋,像是真正战场上的厮杀。

    凤玲珑原本以为萧郎和兵魍只是在下一般的围棋,想不到等她一靠近,定睛一看,才微微吃了一惊!

    这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下的棋!

    虽然只是一眼,凤玲珑无法掌握棋盘内所含的奥妙,但她却感觉到了一股彻骨的冰凉,一直到达心底。

    这棋局,大有古怪。

    “丫头也看出来古怪了吧?”神魔灵识语气依旧懒洋洋地。

    凤玲珑抿唇,看来神魔灵识是知道这是什么棋局了。

    果然,神魔灵识呵呵一笑:“这是上古时期女神与诸神大战时,灵思泉涌设计出来的一种战棋。凡是下棋之人,犹如身临战场,输掉棋局的人还会受伤呢!”

    凤玲珑若有所思看了看萧郎和兵魍,突然想分开两人。

    谁受伤,都是她所不愿的,但不知两人怎么下起这战棋来了。

    “丫头千万不可!”神魔灵识适时地阻止了凤玲珑的冲动,“战棋开局,不见血不停,你若中途打扰他们,他们都会受到重创。”

    凤玲珑皱了皱眉,只好‘观棋不语真君子’了。

    棋局越来越扑朔迷离,凤玲珑到后来都不敢再看,将视线硬生生拉扯到了一边。

    这战棋,对旁观者也有一定的影响,她气血翻涌不止。

    突然,一道喷血的声音传来!

    随后,原本屏住呼吸的萧郎和兵魍都重重地喘了几口气。

    凤玲珑心中一凛,忙转过头来看。

    只见战棋上黑方全部阵亡,白方则傲然挺立。

    吐血的是兵魍,兵魍脸色微微苍白,吐出的鲜血很快被棋子吸纳了进去。

    萧郎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抿唇将战棋棋子收起。

    月华壁绽放一道白光,将棋子全部吸了进去!

    “月华壁竟然还有空间的妙用?”凤玲珑微微吃惊,原来真正深藏不露的人是萧郎啊!

    想到兵魍受了伤,凤玲珑忙从怀中掏出几枚上品修炼丹药递了过去:“少庄主,你怎么到这儿来下棋来了?”

    兵魍默默地看了凤玲珑一眼,不发一语接过修炼丹药服下,却是没有开口搭腔。

    萧郎脸色也略微苍白,看来耗去了不少体力。

    萧郎干净的容颜上扬起一抹淡笑:“他跑来抢我的月华壁,我念在他是你朋友的份上没有伤他。”

    呃?兵魍来抢月华壁?

    凤玲珑看了兵魍一眼,顿时明白兵魍是为了她。

    “少庄主,你为我好我知道,但是……”她无奈一笑:“月华壁可不是靠抢的。”

    兵魍冷漠地看了凤玲珑一眼,嘴角血迹也不擦,转身就飞走了。

    “少……”凤玲珑无语,她本意是说他用不着为她受伤么?

    唉,这些男人的心思可真是比她们女人还要深,费解!

    “萧郎弟弟有没有受伤?”凤玲珑打量萧郎片刻,见他脸色也不怎么好,便关心地问了句。

    萧郎纯净眸色一闪,抿唇后笑着摇头:“没有。”

    “那就好。”凤玲珑在兵魍之前坐的位置坐了下来,敲了敲面前的石桌,歉意替兵魍道歉:“少庄主鲁莽了些,但心不坏,你别跟他生气。”

    萧郎看了凤玲珑片刻,护着月华壁也坐了下来。

    “我不会跟他生气。”萧郎淡淡地笑着。

    这一点,凤玲珑倒是毫不怀疑。

    萧郎的性子虽然内敛,但绝对是与世无争的,他干净透彻得让人一眼能够看穿他想法。

    只是,这样无欲无求与世无争的人,也最难对付。

    因为他没有想要的,也没有弱点。

    想从萧郎手里拿到月华壁,还真的困难。

    “昨晚,我的灵魂似乎进入了月华壁之内。”萧郎看见凤玲珑踟躇,主动开口提起月华壁的事情。

    凤玲珑吃了一惊,抬眸看向萧郎:“灵魂进入了月华壁之内?”

    他不是做梦吧?

    “嗯。”萧郎细嫩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胸前月华壁,干净容颜上绽出一抹淡笑:“月华壁能跟我说话,它是有灵的宝物。”

    月华壁还跟他说话了?凤玲珑好奇地问道:“它跟你说什么了?”

    萧郎透彻纯净的眼眸,忽然间有些幽幽起来。

    目不转睛看了凤玲珑一会儿,萧郎淡淡笑开:“它让我走,离你远点儿。”

    “……”凤玲珑无语了,她有这么讨人厌吗?月华壁竟然劝萧郎离她远点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