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6章 差点被压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轩辕南和独孤梦茴之所以会跟来,完全是因为独孤梦茴盯上了萧郎手中那块月华壁。

    独孤梦茴深知月华壁对赫连玄玉的重要性,没有月华壁,赫连玄玉就进不了至尊皇境。

    所以,独孤梦茴怎么也要把月华壁抢到手。

    哪怕是由她将月华壁送给赫连玄玉,也不要凤玲珑来当这个好人!

    而独孤梦茴手中有镇魔塔,轩辕南暂时还奈何不了她,只能答应和她一同盯梢萧郎。

    再说轩辕南自己也想见凤玲珑,尤其是在赫连玄玉没守着凤玲珑的情况下。

    萧郎一出玄王府,两人就盯梢上他了。

    但因为有凤玲珑护送萧郎出城,就一直没有动手。

    如今的凤玲珑,已经不是轩辕南和独孤梦茴所能对付的了,联手也不行。

    不过两人没想到的是,萧郎竟然没有和凤玲珑分开,还一同前来了千年寒潭。

    虽然不知道千年寒潭里有什么,但在入口关闭的那一刻,独孤梦茴还是抓了轩辕南一同窜了进去。

    独孤梦茴冷冷地想着:如今宝物频出,千年寒潭说不定另有乾坤,所以绝不能让凤玲珑一个人占了便宜!

    不过,独孤梦茴忘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世上宝物的确很多,但有命拿的却很少。

    此刻,四人已经到达千年寒潭的潭底。

    小雪狐这里嗅嗅,那里闻闻。

    虽然能通人语,那也仅仅是和凤玲珑暗中交流而已,到底只是地灵兽,兽类的行为习惯仍旧改不了。

    潭底一片光亮,却无法知道这光亮是从哪里来的。

    四处蔓延的水草,死一般地站立,纹丝不动。

    突然,小雪狐浑身毛发竖立起来,‘嗷’地一声,虎视眈眈直视着前方。

    凤玲珑往前一看,微微抽气,眼眸里也划过一抹备战之色。

    前方一条巨蟒,简直堪比当初的灵山魔蛇了,绿幽幽的眸子盯着她们,庞大的身躯一动不动。

    轩辕南和独孤梦茴不约而同拔出了剑,有些畏惧这条巨蟒。

    因为两人没有从这条巨蟒身上感觉到魔气,巨蟒自然不属于魔界。

    不是友,那就是敌。

    “不用担心,它已经死了。”萧郎的语气云淡风轻,含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凤玲珑诧异地看了萧郎一眼,见他眸色纯净清澈,笃定无比,不禁赧然。

    好吧她承认她一直都很怕蛇,但这么大的蛇,反而没有小蛇让她感到浑身起鸡皮疙瘩。

    萧郎走上前去,伸手不知按动了哪里,那条巨蟒竟突然张开了嘴巴!

    凤玲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目光仍旧充满戒备。

    轩辕南温柔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别怕,只是一条死蛇。”

    轩辕南怎会不知,他心爱的女人怕极了蛇呢?

    凤玲珑冷冽地回头一眼,语气淡淡:“不劳你费心。”

    说罢,凤玲珑快步走上前,和萧郎站一起去了。

    轩辕南嘴角滑过一抹苦笑,她是宁可与蛇为伍,也不屑与他站在一起啊!

    凤玲珑还真是这个意思。

    巨蟒的嘴巴完全张开了,竟足足有两个人那么宽大!

    “走吧。”萧郎回头看了凤玲珑一眼,伸手拉住了她的手。

    凤玲珑毫无芥蒂地上前,也没拒绝萧郎的动作,顺从跟着萧郎走入那张巨蟒之嘴。

    其实,凤玲珑此刻真需要有个人拉住她,不然她这心里毛毛的。

    入蛇腹啊!

    以前,她可是想都没想过。

    轩辕南微微咬牙,她连一个才认识不久的人都可以亲近,唯独不愿亲近他!

    “走吧!”独孤梦茴冷冷瞥了轩辕南一眼,不屑冷哼。

    自己没本事抓不住自己的女人,活该!

    轩辕南仿佛看懂了独孤梦茴眼中那抹不屑,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若不是因为镇魔塔……他一把捏死这令人厌恶的女人!

    越深入蛇腹,凤玲珑越暗暗吃惊造就这一切的人。

    这条巨蟒,其实内里已经被完全掏空。

    里面别有洞天,无数夜明珠照亮前路,道路铺上了水晶,如同皇宫那般奢华。

    不过,整体给人的感觉却是含着浓郁仙气的神之境。

    至少,凤玲珑越深入进去,越能感觉到她修炼万元归本大法所需要的灵气,浓郁得让她流口水!

    但她左看右看,也没看见到底是什么东西泛出的灵气。

    凤玲珑暗暗思忖神魔灵识肯定能感应出来,但此刻萧郎牵着她一直往前走,似乎另有目的,她也不便询问。

    忽然,萧郎停住了。

    “怎么了?”问话间,凤玲珑四下打量了一番。

    仍旧是夜明珠照着,灵气从蛇腹散发出来,四周没有丝毫异状。

    萧郎抿了抿唇,单手握住月华壁,半晌没出声。

    凤玲珑看着萧郎,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就仿佛,萧郎在和月华壁进行无声交流一样。

    “看见那幅画了没有?去把它撕下来吧。”一会儿,萧郎松开了凤玲珑的手,看着她说道。

    画?

    凤玲珑茫然四下一看,完全没看见萧郎所说的画。

    凤玲珑这时候不禁看了轩辕南一眼,轩辕南立刻点头表明他看见了,但凤玲珑却还是没看见那幅画在哪儿。

    “我没看见哪里有画。”凤玲珑老老实实地说了。

    萧郎温润一笑,这时才又重新牵起凤玲珑的手,带着她走到光滑玉璧之前,将她的手放在玉璧上。

    “画在这里。”萧郎说话时语气轻柔,但谁都听得出来,那语气中带了一丝无可奈何、却又类似于释然的情绪。

    凤玲珑手指触上玉璧的那一刻,玉璧整个碎裂开来。

    一幅栩栩如生的画,露在了凤玲珑面前。

    是一个旷世美男。

    凤玲珑眼神里微微出现一丝震惊的情绪。

    画上美男,美眸狭长深邃,精致的脸庞如同世上最厉害的能工巧匠雕刻出来一般,完美无瑕,挑不出一丝毛病。

    他负手而立,神情缱绻温柔,气势如同神祗。

    特别是那双深邃眼眸,森冷而肃穆,连带着整个人不似神情那般温柔,反而带了一股尊贵的姿态。

    如同君临天下的王者,睥睨一切卑微的子民。

    凤玲珑原本以为,赫连玄玉是三界之中最风华绝代的美男了,想不到仅仅只是一幅画,就让她感觉到画中美男姿色竟还略胜赫连玄玉三分。

    如果是真人,那该有多令人震撼?

    最初的震撼过后,凤玲珑有些迷惑,萧郎带她来千年寒潭潭底,就为了让她看这一幅画?

    正想询问萧郎,凤玲珑却突然心中一凛,瞬间动弹不得!

    那画上美男,眼神越发凌厉起来,整个人充斥着一股肃穆之意。

    王者般的神界威压,忽然间如同阵阵凌厉冷风般朝凤玲珑袭来。

    不过一个眨眼的功夫,凤玲珑就浑身动弹不得,脸色苍白,冷汗也从头上滴落下来。

    仿似有一座无形的大山,压在凤玲珑的身上,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这股威压越来越重,凤玲珑脸色越来越苍白,四肢都在剧烈打颤。

    差一点,就要跪在画像面前!

    凤玲珑咬牙坚持,莫名其妙地,怎么能给人下跪?

    但她越是坚持,威压就越来越强大,仿佛不逼迫她低头就不罢休似的。

    萧郎静静地站在一旁,神色无动于衷。

    独孤梦茴眼里迸出恶毒的光芒,最好凤玲珑这贱人被弄死在这儿!

    “这怎么回事?”倒是轩辕南,脸色惶急,在凤玲珑身边一脸担忧与心疼。

    谁也没有回答轩辕南。

    然后,轩辕南忍不住了,他不能看着凤玲珑在他眼前受伤!

    以前的错误,他不会再犯了。

    于是,轩辕南心一横,手中凝聚魔气,朝那幅画震去!

    “呵……”一声轻笑,从萧郎薄唇里逸出,似乎带着讥讽,又似乎带着欣赏。

    轩辕南震出的魔气触及到画像时,被狠狠地反弹了回来!

    ‘噗’!

    轩辕南一口鲜血喷出,些许沾染到凤玲珑身上。

    他站立不稳,单手也搭在了凤玲珑肩上。

    瞬间,画像所释放出的强大威压消失无形!

    凤玲珑一个瘫软,浑身的力气都像被抽干了一样。

    “玲珑!”轩辕南不顾自身伤势,一把捞住了凤玲珑。

    凤玲珑脸色苍白如纸,却语气坚定:“放开我。”

    轩辕南眼眸一黯,若是从前他一定不放,但此刻,他却默默地将凤玲珑交给了萧郎。

    “扶好玲珑。”依依不舍地收回手,轩辕南眷恋掌心那熟悉又陌生的温度。

    凤玲珑冷瞥轩辕南一眼,靠着萧郎的力量快速调息。

    好一会儿,凤玲珑才稍稍恢复过来,脸色不那么苍白了。

    独孤梦茴眼里滑过一抹冷芒,但又忌惮地看了一眼萧郎。

    她情不自禁摸了摸手掌,那日被月华壁穿透的疼痛感依稀还在。

    这使得独孤梦茴暂时打消了恶毒的念头,她有些怕了萧郎,当然主要是怕了萧郎手中的月华壁。

    “萧郎弟弟,你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么?”凤玲珑看着萧郎,一瞬间似乎觉得自己好像错漏了什么,但一时也没有想起来。

    现在凤玲珑满脑子,只有对方才发生的一幕的疑惑。

    为什么她看不见那幅画的存在?

    为什么那幅画会释放出如此强大的威压,就只针对她?

    她不信这里面没有什么猫腻,而且萧郎带她来这里,肯定是有缘故的。

    果然,萧郎下一句话,让在场三人一狐都呆愣在了原地。

    “这幅画上的男人,就是你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