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8章 这是发生什么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着凤玲珑疑惑的小脸,萧郎淡淡一笑:“你不是奇怪为何我能视物了吗?”

    对,她当然奇怪,但这两者之间有联系么?

    凤玲珑依旧没想明白。

    “昨晚,月华壁之灵入我梦中,我就已经做出了选择。”萧郎纯净目光落在凤玲珑脸上,带着一丝谁也不懂的执着。

    凤玲珑粉唇微张,原来和月华壁之灵入萧郎梦境有关?

    “很小的时候,我娘亲身上便带着一幅画。”萧郎的视线,悠然无波,似乎透过凤玲珑,在看另一人。

    又是一幅画?

    凤玲珑认真听着,她希望把萧郎的变化弄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

    “这幅画上是一个很美的女子。”萧郎淡淡一笑,“虽然我从一出生开始,就看不见任何事物,但我偏偏能够看见她。”

    凤玲珑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眼睛没复明时的萧郎,只看得见那画上很美的女子?

    很美的女子……

    不知为何,凤玲珑突然没来由联想到了她那个同样神秘的娘。

    轩辕元祖说她给那位美人提鞋都不配,而至尊皇境的斗皇至尊也为了一个美人追杀赫连玄玉的爹,只因赫连玄玉的爹偷走了那幅画。

    而今,萧郎的娘亲身上,也带着一个美人的画像?

    可能是她那位神秘的娘吗?

    “她真的很美,我找不到任何词语来形容她。”萧郎轻轻叹息,“在我不能视物的那些童年里,她陪伴着我走过每一个难受的日子。”

    凤玲珑微微抿唇,她想,她能够理解那种依赖。

    “因为她,我知道人是什么样子的,因为她,我知道五颜六色是什么样子的,也因为她,我的双眼看起来与平常人无异。”

    说到这儿,萧郎忽然紧紧盯住了凤玲珑的脸庞,纯净眸色有些遗憾:“但我没想到,你和她差这么多。”

    凤玲珑顿时有些无语,她这算是又一次被嫌弃长得丑了吗?

    第一次,是轩辕元祖。

    “第一次‘见’到你,虽然我看不见你的样子,但你给我的感觉和她如出一辙。”萧郎淡笑,“所以,尽管月华壁再三劝说,我依然选择恢复视力,助你成神。”

    凤玲珑心中微微一动,忍不住询问:“月华壁在你梦境里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恢复视力竟和她有关?而且恢复视力仅仅只是为了帮她?

    “最开始它只是说,让我不想死就离你远点儿。”萧郎眸色纯净,笑意盎然:“后来它又告诉我,大势所趋,或许没有我选择的权利。”

    凤玲珑一头雾水,这说了等于没说啊,她一点没明白。

    “具体的,你也不需要知道了。”萧郎勾唇一笑,“总之我已经做出了选择,我选择看见你。”

    凤玲珑心头微微一跳,萧郎这是把对画中女子的感情,转移到她身上来了?

    他是不是也肯定,她是画中女子的女儿?

    “今天你看见你爹的强大了,你还想对抗他吗?”萧郎忽然话锋一转,目光灼灼。

    “当然!”凤玲珑这回毫不犹豫地回答了,目光坚定。

    她此生绝不会辜负赫连玄玉!

    而她想和赫连玄玉在一起,就必须对抗她那顽固不通情理的大神爹爹,这是毋庸置疑的。

    “好,我会帮你,直到我无法帮你为止。”萧郎清澈的眸子里,似乎闪过隐隐的欣慰。

    凤玲珑皱了皱眉:“什么叫无法帮我为止?”

    萧郎说话时带着一种壮士断腕的坚决,是她领悟错了还是怎么的?

    不,绝不是她领悟错了。

    一开始萧郎就说过,月华壁让他离她远点儿,不然……他会死!

    凤玲珑猛然抬眸看向萧郎,紧张地抓住他瘦削的手,眸子里满是询问与担心。

    萧郎见状笑了笑:“待你恢复神身,实力强大,又哪里还用得着我帮忙?”

    虽然萧郎这么说,但凤玲珑心里的疑云并没有消失。

    她静静地看着萧郎,忽然间为这个少年感到心疼。

    如果真要他付出什么牺牲,才能达到她恢复神身的目的,那么她宁可不要恢复神身。

    心里有了这个念头,凤玲珑浑身轻快起来。

    “话说,萧郎弟弟现在还走不走了?”凤玲珑眨了眨眼,双眸似水,带着淡淡的挪榆色彩。

    萧郎眸色微微一闪,片刻后轻轻摇头:“不走了。”

    “好,那我们回玄王府。”凤玲珑随即起身,笑容满面。

    离开时也没跟赫连玄玉说一声,她只怕赫连玄玉已经找她找疯了吧?

    所以呢,她得赶紧回去。

    “嗯。”萧郎淡淡一笑,看穿了凤玲珑急于回去的心思,但没点破。

    两人很快离开千年寒潭。

    此刻,玄王府里,司空湛急得团团转。

    “我说赫连,你平时看起来挺关心嫂子的,怎么这次却不温不火的?真是急死我了!”司空湛气急败坏地在赫连玄玉面前走来走去。

    赫连玄玉手里把玩着一根青草,神态看起来有些玩世不恭的感觉,和平日的神祗风度全然不符。

    “皇帝不急太监急。”赫连玄玉淡淡地瞥了司空湛一眼,语气不屑。

    他家宝贝都九阶斗宗了,内天地也已经开启,机智又聪明,谁能欺负得了她?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家宝贝和萧郎在一起。

    萧郎身上的月华壁,是不会让他家宝贝吃亏的。

    要说吃亏嘛……呵,那轩辕南和独孤梦茴只怕更容易吃亏一些。

    “可是,月清尘说轩辕南那家伙跟着嫂子啊!”司空湛一脸郁闷,除了轩辕南,还有独孤梦茴呢!

    他真担心,这两人狼狈为奸害他嫂子。

    说到狼狈为奸……司空湛总算和凤玲珑一起默契了一回。

    赫连玄玉眸色微微一寒,但很快云淡风轻。

    “他不会伤害玲珑了。”赫连玄玉粉色薄唇微微上扬,眸子里透出清洌淡笑。

    司空湛一怔,忽然觉得夕阳之下,赫连玄玉被夕阳映出的颀长身影,显得有几分淡凉无奈。

    是他的错觉吧?

    怎么会觉得赫连有种顾影自怜的矫情感?

    此刻,一道人影朝赫连玄玉飞扑而来。

    赫连玄玉粉色薄唇弧度拉开,转身便将来人抱了个满怀,温润声音带着宠溺:“淘气,回来就回来,还想吓我?”

    凤玲珑紧张兮兮地看了看赫连玄玉,又四下看了看,发觉她离开这段时间没发生什么天崩地裂的寻人大事,不由得红唇一撇。

    还以为他会找她找疯了呢,结果……自作多情!

    仿佛看出了凤玲珑的心思,赫连玄玉天籁般的轻笑逸出粉唇:“怎么?发现我似乎不是没了玲珑便不能活,失望了?”

    浓浓的逗弄语气,让凤玲珑轻哼了一声。

    她推开他,眉头打成了结。

    明知是逗弄她的,可听着就是不高兴,她被宠坏了吗?

    “笨蛋。”赫连玄玉再度用力将她揽入怀里,不顾她挣扎紧紧搂住,下巴抵着她额头,依然深情:“也许能活,但一定生不如死,行尸走肉。”

    凤玲珑一下子不挣扎了,心里安慰了些,她和他的感觉一样。

    她宁可不要神界之女的身份,不要什么美人爹爹,什么都不要。

    只要,和他厮守在一起。

    “甜言蜜语。”凤玲珑低低地说了一声,双臂却自动将他健硕腰身环紧。

    “玲珑明明喜欢听。”赫连玄玉无奈摇头,固执又倔强还口是心非的小东西,果然他爱上的并非常人。

    嗯,不是人,是神。

    “谁说我喜欢听了?乱讲!”凤玲珑如被踩到尾巴的猫,她绝不承认自己喜欢听他说甜言蜜语,不然她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果然,女人在心爱男人面前全是一个样:幼稚,外加点无理取闹。

    但聪明的男人,一定懂得包容。

    赫连玄玉幽深眸子里滑过一抹笑意,他聪明地转移了话题,顺毛似的抚摸她一头青丝:“玲珑此行,可有什么收获?”

    收获?

    凤玲珑这才想起身后和她一同回来的萧郎,连忙转过身去看。

    萧郎淡笑着注视她和赫连玄玉,清澈的眼神带着一丝她看不懂的意味深长。

    突然之间,少年好像长大了,什么都懂了似的。

    凤玲珑有些不能适应这样的萧郎,但想到自己方才只顾和赫连玄玉卿卿我我,完全忘了萧郎的存在,不免有几分不好意思。

    “咳,此行最大的收获,就是萧郎能看见了!”凤玲珑笑起来,眉眼间全是开心。

    赫连玄玉挑了挑眉,凤眸微眯,看了萧郎的眼睛一会儿,点头:“的确能看见了。”

    司空湛看怪物似的跑到萧郎身边左看右看,嘴里直嘀咕:“这眼睛说好就好了?还是一直都是好的?”

    不怪司空湛怀疑心重,实在是看过萧郎那双眼睛的人,无法将他与瞎子对号入座。

    那双眼睛如此清澈迷人,惹人心疼,怎么也看不出是个瞎子所能拥有的。

    所以一直到萧郎恢复了视力,凤玲珑都一时忽略而过,没有发现。

    “司空湛,你给我少说两句。”凤玲珑没好气地拉过司空湛,对萧郎歉意一笑。

    但很显然,以萧郎的心善与大度,根本不会和司空湛这二货计较。

    兵魍找上门来抢月华壁他都不生气,又怎么会因为司空湛一句话而生气呢?

    “还有,我的万元归本大法修炼到第三层了。”凤玲珑眉开眼笑地拉着赫连玄玉的手,但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眸子黯淡下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