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9章 他突然的决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是想到,萧郎似乎因为她恢复神身而要付出什么代价。

    不舍得萧郎作出什么牺牲,她宁可不恢复神身。

    但此刻她才发现,如果她不恢复神身,又怎么和她的美人爹爹斗下去?

    所以,凤玲珑心里纠结了。

    “身上都脏了,走,我带你去洗洗。”赫连玄玉凤眸微眯瞥了凤玲珑纠结的小脸片刻,莹润菱唇一勾,便将凤玲珑抱了起来。

    “喂……”凤玲珑拿眼瞪他,哪儿有这样当着其他人面把她掳走的?

    何况,他的语气让她觉得自己是只贪玩的小猫。

    回来脏兮兮的,让主人生气了。

    窘。

    司空湛耸耸肩,对此情景他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至于萧郎,淡淡一笑,转身回房。

    房内,凤玲珑被赫连玄玉轻柔放下地,玄王府最华丽的温泉等着她临幸。

    瞅着赫连玄玉给自己拿干净衣裳的颀长背影,凤玲珑抱怨的话也说不出口,只能撇了撇嘴。

    这男人我行我素惯了,她肯定是抗议无效的,还是节约点口水算了。

    赫连玄玉手挂衣裙,修长双腿迈向凤玲珑,唇角含着一丝温润笑意:“我伺候玲珑可是得心应手了,什么时候玲珑伺候伺候我?”

    凤玲珑脸色一红,顿觉他后面那两个‘伺候’绝对不是普通的伺候。

    瞪了他一眼,凤玲珑飞快地拿过衣裳,转身就进入到温泉所在内室了。

    赫连玄玉挪榆的轻笑声入耳,凤玲珑心里恼的要命。

    也算是越过雷池了,怎么她每回看见他妖孽的样子就hold不住?

    相比他的淡定从容,她真的是糗大了。

    若是平时,凤玲珑沐浴,赫连玄玉定要进去占几下便宜,谁让他心里早已认定凤玲珑是他此生的妻?

    到了这地步,卿卿我我似乎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若不是那该死的神罚,他早已娶凤玲珑进门,恩恩爱爱了。

    不过这一次,赫连玄玉却只在温泉外的室内榻上坐了下来。

    宽大锦袍垂落地面,赫连玄玉单手撑着光洁如玉的额头,神情略沉,深墨色的冷眸眸底,幽如寒潭,深不可测。

    视线徐徐落在美雾环绕的温泉门口,赫连玄玉几不可闻逸出一声叹息:他的玲珑……

    在赫连玄玉深沉的目光中,凤玲珑身穿干净的衣物走了出来。

    因为赫连玄玉在外等,加上凤玲珑担心赫连玄玉不管不顾地进来又撩拨她,所以她没有泡多久。

    乍一见赫连玄玉那难得凝肃的表情,凤玲珑微微一怔。

    他,怎么了?

    赫连玄玉此刻却勾出一抹潋滟的绝世淡笑,拿起榻上早已替凤玲珑准备好的干爽巾帕,起身走向凤玲珑。

    “笨蛋,怎么头发都没擦就跑出来了?”一边替凤玲珑擦着那湿漉漉的青丝,赫连玄玉语气含着疼惜似的责备。

    凤玲珑瞬间有种被宠着的幸福感,语气却是淡淡的抱怨:“你又没给我把毛巾拿进来……”

    赫连玄玉天籁般的笑声顿时逸出菱唇:“原来玲珑是抱怨我没有和玲珑鸳鸯浴,好,下次我让玲珑如愿以偿。”

    凤玲珑脸红了,忍不住伸手拧了他腰间软肉一把。

    说什么呢他?

    赫连玄玉没有再说话了,神情专注地替凤玲珑擦着头发。

    两人静静地站着,享受这温馨的时刻。

    淡淡斗气环绕在一缕缕青丝之间,很快将那股湿意给烘干了。

    “赫连,你……”凤玲珑再一次察觉到了赫连玄玉不同寻常的安静,忍不住开头打破令人心慌的沉默氛围。

    但开了口,却又不知道问什么。

    赫连玄玉手上的巾帕悄然滑落在地,他顺势将凤玲珑搂入怀里,紧紧抱住,不留一丝缝隙。

    凤玲珑也不知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这男人的心思太难猜了。

    除非他愿意让人知道,否则,这世上恐怕没有任何人能够猜透他的想法。

    所以,她安安静静的靠在他怀里,试图平复心中的那丝淡淡不安。

    “玲珑。”赫连玄玉开口了,语气略沉,带着一丝下定了决心似的深意。

    “嗯?”凤玲珑心跳微微加快起来。

    赫连玄玉温柔地抚摸她一头秀发,感受那丝滑顺畅,他眼底都染上了柔和霞光。

    “我们,分开行动吧!”赫连玄玉的淡淡一句话,差点让凤玲珑心跳骤停!

    凤玲珑想仰头看他,却被他单手扣住脑袋,不让她抬头。

    为什么?

    之前他死活都不同意分开,现在为什么又同意了?

    他,在想什么?

    凤玲珑心里百般揣测,却想不透其中原因。

    只是,不弄清楚她也不同意分开。

    “为什么突然做这个决定?”凤玲珑也不急于抬头了,温柔地环住他健硕腰身,靠在他胸前闷闷发问。

    “因为,不想失去拥有你的资格。”赫连玄玉眸色妖娆,绝世风华的笑容缓缓绽露在唇角。

    虽然赫连玄玉轻笑着说出这句话,但凤玲珑的心却狠狠一扯,异常疼痛。

    如果不是强烈的不安,赫连玄玉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也不会用这样的语气。

    “你不会失去我。”凤玲珑狠狠地抱住身前的男人,想用自己全部的温柔去让他开心起来。

    真正爱一个人,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那么她对轩辕南,绝对不是爱,是将就。

    对身前这个男人,她才是真爱。

    竟是舍不得看见他任何不开心的表情,为了他,反了这天地神灵也在所不惜!

    “你怕不怕死?”赫连玄玉忽然没头没脑问出这么一句,语气淡然无比。

    “不怕!”凤玲珑坚定地摇头,“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什么我都不怕。”

    现在对于凤玲珑来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和赫连玄玉分开。

    不是短暂的分开,而是永久的分开。

    “我本来也是不怕的,有玲珑在身边。”赫连玄玉潋滟笑容绽放,温柔地抚摸凤玲珑一头顺滑青丝,语气含着莫名的深意。

    本来是不怕的?凤玲珑微微一怔,那么他现在怕了?

    “玲珑这次出去,见到谁了?”赫连玄玉终于让凤玲珑从他怀中抬头,深邃视线紧紧缠住她的,手指勾起她一撂青丝,慢慢缠着。

    凤玲珑心中一悸,望着赫连玄玉,良久才蹦出一句:“据说是……我爹的画像……”

    “他很强大吧?”赫连玄玉的语气漫不经心,眸底却闪过一丝冷芒。

    凤玲珑想到当时差点死了的感觉,心有余悸。

    “确实很强大,应该到了睥睨三界的地步。”她老老实实地点头。

    就算是她脑子里那位神魔,当年也是和她美人爹爹打了个精疲力尽才险胜的。

    现在神魔已经只剩一抹灵识,她美人爹爹自然三界无敌了。

    “所以,死亡并不是结束。”赫连玄玉一把捧住她的脸蛋,目光虔诚,坚定,充满怜爱。

    凤玲珑心里狠狠一震!

    迎着赫连玄玉深情坚定而复杂的视线,凤玲珑明白了他的话中深意。

    只要她的大神爹爹复苏,死亡就不会是结束,而是开始。

    一旦死亡,所有的实力就会大打折扣,对抗根本就是个笑话!

    “你怎么看出来的?”凤玲珑心里震撼无比,她还什么都没开始说,他竟然就知道她这番出去,遇到了她的美人爹爹。

    他脑子里又没有神魔灵识?

    赫连玄玉淡淡一笑,从她回玄王府那一刻起,他就清楚地捕捉到了她来自灵魂深处的一抹惧意。

    他了解她,若不是遇到了太可怕太强大的力量,她绝不会产生惧意。

    纵然如此,她也绝不会放弃和退缩。

    那抹惧意,是油然而生的,是实力低微者对强者的一股自然反应。

    “因为这世上,最了解你的人,是我。”赫连玄玉低头,攫住凤玲珑饱满莹润的红唇,肆意品尝。

    强势,霸道,却不失温柔。

    凤玲珑迷失在赫连玄玉的温柔之中,手脚都变得虚软无力,身子微微朝后仰着。

    她所有的呼吸仿佛在这一刻都变得不是她自己的,而是和赫连玄玉灼热的呼吸纠缠在了一起。

    温度忽然间升高了,凤玲珑热的扭动了一下身子。

    “玲珑……”赫连玄玉猛然放开她,紧紧抱住她柔软身躯,埋首在她白皙透红的颈项间,气息有几分急促。

    感觉到他身体的反应,凤玲珑瞬间不敢再动了。

    这男人,自打吃了几次小肉后,越发是矜持不了了,凤玲珑脸红红地想着。

    “玲珑,等着我。”赫连玄玉紧紧扣着凤玲珑的腰,两人之间几乎全无缝隙,完美地贴合在一起。

    因这种紧密的贴合,凤玲珑脸颊已经红透。

    但赫连玄玉的话,却一下子把她拉出了欲望的暧昧氛围。

    “你真的打算和我分开一段时间?”凤玲珑心里酸酸的,眼眶也酸酸的。

    虽然分开一段时间,曾经是她提出来的,但现在她却觉得莫名难受,仿佛是赫连玄玉想离开她似的。

    “我想保护你。”赫连玄玉捧起她的脸蛋,动情温柔,眸子里全是醉人的光芒。

    在这种温柔的眼神下,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反驳赫连玄玉的任何话。

    凤玲珑看着赫连玄玉,心里叹了无数次气后,默然点头:“好,我什么都听你的。”

    “玲珑。”赫连玄玉重新将凤玲珑紧紧抱入怀中,仿佛想将她揉进他身体里,永不分离。

    一想到要离开这个怀抱不知道多久,凤玲珑心里酸涩极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