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1章 阴险小狐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既然灵泉是南部凤家的所有物,凤玲珑当然不会出面了,她把球踢给了赫连玄玉。

    才刚刚轰走了凤云霜姐妹,她才不会去南部凤家要灵泉呢!

    然而赫连玄玉只高深莫测地看着月清尘:“这件事,交给你了。”

    月清尘心里苦笑,主子这不是难为他吗?

    凤云霜姐妹回到凤府,肯定会告诉凤宸业,他是如何羞辱她们两姐妹的。

    他出面去解决灵泉一事,不亚于凤玲珑出面的难度。

    看样子,得用点手段了,主子交代的事情怎么也得办成。

    月清尘清冷眼眸微微眯起,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幽光。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正是做坏事的好时候。

    庄严肃穆的凤府,突然掠入一抹黑影。

    这前来凤府的不速之客,正是月清尘。

    月清尘手里拿着一叠密信,嘴角挂着一抹淡然的微笑,直奔凤府密室方向。

    黑夜里,月清尘一双深沉黑眸微眯,藏着毫不掩饰的算计之意。

    他手上这叠密信,全是以独孤梦茴的名义写给凤宸业的。

    信上内容,大多是如何反轩辕皇族的计策。

    若轩辕皇族的人看到这些密信,南部凤家可就跳进河里都洗不清了。

    当然,轩辕皇族的人不是傻子,轩辕月华更不是傻子。

    谁都知道这是栽赃陷害。

    可在南部凤家和玄王府之间,轩辕皇族与轩辕月华无疑会肯定地选择玄王府。

    弱肉强食,自古就是这道理,月清尘这做坏事的人可一点都没有负罪感。

    再说要不是念在凤玲珑占用了凤家三小姐的躯壳的份上,玄王府早就将南部凤家给灭了!

    就凭之前凤云霜姐妹,对凤玲珑所做出的那些龌龊事。

    月清尘很快潜入了密室外围。

    他正待进入密室内,将密信放进最隐秘的位置,却忽然听见一阵异动。

    有人进来了!

    心中一凛,月清尘立刻藏身最不起眼角落,以结界隐去自身气息。

    “爹,那小贱人把财物都吞了,还狠狠把我和姐姐奚落了一顿,这口气我可忍不下!”凤碧落的声音传来,充斥着浓浓的愤然。

    凤碧落话音才刚落,凤宸业与凤云霜就率先走进了密室之中。

    正巧经过月清尘藏身的角落,但因为视线障碍,加上月清尘隐去了自己的气息,所以一行三人毫无察觉。

    “哼!忍不下你又能如何?若是你也能有如此修炼天赋,我南部凤家也用不着受此大辱了!”凤宸业冷着脸坐下,石凳的冰凉如同他内心一样。

    凤宸业两句话就把凤碧落给噎回去了,毕竟她一介小小斗师,还真只能看着凤玲珑嚣张而无可奈何。

    忍不下,也得忍。

    如今的玄王府,哪怕就是一个小小的侍卫,也足以将她踩在脚下任意践踏了。

    “爹,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凤云霜倒是一直比凤碧落会做人,此刻就轻言细语地劝说她爹,“我们还是想想看,怎么度过这次危机吧。”

    凤云霜所说的危机,当然是凤府这次倾家荡产搜集那些珍宝献给玄王府的事情。

    玄王府吞了这笔财物,凤府却没达到目的,可谓亏得惨不忍睹。

    而凤府现在面临破产的危险,要怎么维持偌大凤府以后的生计,才是目前凤云霜最关心的。

    月清尘藏身暗处,听见三人的对话,嘴角泛起一丝冷冽淡笑。

    他家王妃整日钻研如何对付强大的神界,而凤府父女却还在为钱财发愁。

    这样的人,怎配与他家王妃成为对手?

    “看来,不能不动用那笔贡品了。”凤宸业沉默良久,突然蹦出一句让密室里另外三人都微微吃惊的话来。

    贡品?月清尘眯起了眼,这件事他倒是不曾听说。

    看来,这趟似乎另有收获。

    “爹,什么贡品啊?”凤碧落心里有些忐忑,她爹不会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吧?难道是克扣贡品?

    这可是死罪啊!她还不想死呢!

    凤云霜的脸色也微微有些变了,她同样想到了后果。

    “当年南部凤家可是朝中最受重用的家族,你们的爷爷也在朝中当大官,他扣下了一批价值连城的贡品,藏在一处极为隐蔽的地方,至今没有动用过。”凤宸业提起当年南部凤家的风光,脸上不无唏嘘。

    后继无人是大家族最忌讳的事情,这意味着家族势力将会没落。

    想到凤玲珑如今惊世骇俗的实力,凤宸业眸底闪过一抹深深的痛意。

    若早知今日,他就对那凤玲珑视如己出了。

    这样一来,凤玲珑总该会对南部凤家照顾一二的。

    九阶斗宗啊!何等荣耀!

    更不说,这凤玲珑竟然是神界之人,还与七阶斗皇的赫连玄玉情比金坚了。

    凤宸业心里懊悔到了极点,可惜现在已经于事无补了。

    “爹是想动用这笔贡品,弥补凤家如今财务上的漏洞?爹,您可要三思啊!”凤云霜神色不定,眼眸光芒微闪。

    这可是件风险极大的事,万一被人知道……

    凤云霜不敢想那后果。

    “不然你给爹想个办法出来?”凤宸业恼怒地瞪了凤云霜一眼。

    他当然也知道这是铤而走险,但除此之外让他再从哪里去想钱财的办法?

    凤家这么多人,每日开销巨大,若不动用那批贡品,所有人都得喝西北风了!

    凤云霜顿时不说话了,她能想到办法不早就说了?还用等到现在来挨骂。

    凤宸业看了看两个女儿,重重地叹了口气:“好了,此事就这么定了。过几日,你们两个亲自去拿贡品。记住:一次不要拿太多,不然惹人怀疑。”

    其实凤宸业心里是没太大担忧的,毕竟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即使那批贡品问世,认识它们的人也寥寥无几了。

    分批出现,那就更是天衣无缝。

    不过凤宸业怎么也没想到,这密室之中,有个月清尘,把他的话全听了个一清二楚。

    “爹,那批贡品到底藏在哪儿?”凤碧落此刻也豁出去了,反正不动用这批贡品,她们也只能等着穷死,饿死。

    凤宸业瞥了凤碧落一眼,起身从密室高台上拿下一个盒子,巧妙地打开盒子上机关后,拿出了一张地图。

    “这就是贡品所在的地图,当年你爷爷设下了不少机关,你照着这地图标识走就对了。云霜,这地图你要保管好,千万不能弄丢了!”凤宸业将地图给了凤云霜,神色严肃。

    凤碧落看得一阵嫉妒,爹还是偏心姐姐!

    凤云霜点点头,将地图收好:“爹您放心吧,我一定会保管好的。”

    凤宸业欣慰地地点了点头。

    不多时,三人就离开了密室。

    月清尘撤了结界,一脸高深莫测地从暗处走了出来。

    看了看手上的伪造密信,月清尘撇了撇嘴。

    倒是他多此一举了,凤府本来就有把柄可利用。

    这回,可怪不得他栽赃陷害,而是真有其事了。

    月清尘很快回到玄王府,其他人早已睡下,就剩朦雨在大门口等着。

    朦雨是参与了这件事的,她几乎和月清尘成了战友。

    此刻一见月清尘手上密信还在,朦雨顿时眉头打了结。她走上前去,一脸不解:“怎么密信没放进凤府密室?”

    月清尘语气淡然:“不需要了。”

    说完朝房间走去。

    “喂!”朦雨一把拽住月清尘,语气郁闷:“一句‘不需要’就行了?你倒是说清楚啊!”

    月清尘淡漠瞥着被拽住的衣袖,冷然开口:“放手。”

    清冷的语气,决然的表情,令朦雨瞳孔微微一缩。

    朦雨攸地松手,脸上似乎浮现了一抹受伤。

    默然转身,朦雨走回到自己的院子。

    月清尘神色古怪地看着朦雨转身离开的背影,薄唇轻轻一抿。

    这是怎么了?

    月清尘与朦雨相处多日,一直都是开启着冷漠模式,两人从未出现过任何不愉快。

    顶多,便是朦雨在背后做鬼脸,吐槽几句。

    月清尘虽然都了然于心,却从不揭穿。

    不过这一次……

    月清尘脸上浮现了一抹若有所思,想了许久,跟了上去。

    朦雨的院子门没关,月清尘很快就找到了朦雨。

    她坐在荷花池边,托腮不知在想什么。

    朦雨也是个心高气傲甚至有点嚣张的姑娘,此刻被皎洁月光一照,倒是显得小家碧玉和恬静起来。

    月清尘眸色微微一闪,走了过去:“生气了?”

    朦雨猛然被惊醒,这才注意到月清尘已经走到她身边不远处了,不禁皱了皱眉。

    她太大意了,若是敌人……

    “若是敌人,此刻你已经死了。”月清尘淡淡地看着朦雨,语气冷漠。

    朦雨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你就过来告诉我这句话的?”

    月清尘淡淡一笑:“那倒不是。”

    朦雨哼了一声,算这家伙有良心,不枉她乖乖听凤姐姐的话,一直给这家伙打下手做事。

    “你省省吧,我可不是跟你生气。”朦雨也是极聪明的姑娘,立刻看出月清尘的来意,顿时嗤之以鼻。

    虽说月清尘的确是个不错的优质男人,不过她的黯然与伤心,可和他完全无关。

    “我洗耳恭听。”月清尘竟然坐了下来,一副准备听朦雨讲故事的表情。

    朦雨气结,死狐狸!她又没打算说给他听!

    “不说,我可就走了。”月清尘作势要离开。

    朦雨哼了一声,转过头,但眼角余光还是在偷偷注意着月清尘的举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