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2章 挖个大坑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月清尘淡淡一笑,还是个小丫头。

    朦雨见月清尘没走,踌躇一会儿后,飞快地说了:“他叫荀天修,你应该认识。”

    荀天修?

    月清尘过耳不忘的本领,在此刻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他瞬间记得,当初凤玲珑无意中提起,在月灵台见到了一身冰冷之气,仅次于兵魍那座冰山的青袍男子。

    据说和朦雨有点交情,却又是禅宗台台主座下第三名弟子。

    月清尘若有所思地看了朦雨一眼,心下了然:原来如此。

    “是个性子极冷的男人。”月清尘淡淡下了结论,虽然没见过,听来的只言片语也足以让他了解荀天修的个性了。

    朦雨惊讶地看了月清尘一眼:“你怎么知道的?”

    月清尘淡淡一笑,并不作答,只问朦雨道:“你喜欢他?”

    朦雨脸色微微一红,轻咳一声把脸别了过去。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月清尘语气依旧淡淡地,清冷的面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嘲弄。

    情爱,对女人而言就那么重要吗?

    又真的能改变一个男人吗?

    但想到赫连玄玉和凤玲珑,月清尘不自觉露出的那丝嘲弄,瞬间消失了。

    “胡说!”朦雨猛地扭回头来,神色冷冷的:“我们是互相喜欢!”

    月清尘不置可否地扬扬眉:“那为何没在一起?像主子和你凤姐姐一样。”

    朦雨的脸色一下子黯然了,她苦笑了一声:“我有凤姐姐一样的勇气,可他没有玄王一般的坚定。”

    修炼,实力,对荀天修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甚至于荀天修去了禅宗台之后,根本就似乎忘了还有她这一号人物存在。

    “既然他不坚定,那你还喜欢他?”月清尘搞不懂女人复杂的心思,只觉得有点无聊。

    “你以为喜欢是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吗?”朦雨没好气地瞪了月清尘一眼,又起了点八卦的心思:“我说,你该不会没喜欢过姑娘吧?”

    月清尘被挪榆,神色依旧淡然。

    “管好你自己就行,单相思的姑娘。”月清尘冷冷丢来一句,把朦雨噎了个半死。

    朦雨有点气呼呼地看着月清尘,这狐狸真心噎死人不偿命,她也是笨,明知是输还和他抬杠?

    不过,朦雨今晚还真有点倾诉的欲望。

    她双手撑着下巴,幽幽望着被夜风吹皱的池水:“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凤姐姐。”

    “各人有各命,用不着羡慕别人,你的命已经很不错了。”月清尘淡淡说道。

    多少人想有凤玲珑这么个靠山还不行呢,她追杀时能遇到凤玲珑搭救,现在又被赠予净火莲而成为斗宗,已经是芸芸众生中的幸运儿了。

    朦雨没搭理月清尘,继续倾诉:“在我被仙乐台放弃甚至是追杀的时候,我最想见的人就是他,那时候我以为自己死定了。”

    “没死不是么?还可以见他。”月清尘的声音有些飘忽,鬼魅鬼魅的。

    朦雨微微磨牙:“我希望如天神一样出现来救我的人是他!”

    “他还没有天神一样的实力。”月清尘这回语气有些鄙夷了。

    就算是现在的荀天修,也没有和仙乐台台主抗衡的力量,何况当时?

    “月清尘!”朦雨霍地转头,一双美眸喷射着怒火。

    月清尘淡淡看着朦雨,眸色不解:“怎么了?”

    看着月清尘丝毫不知反省的模样,朦雨彻底怒了,一跃而起:“我要和你决斗!”

    月清尘静静地看了朦雨片刻,也起了身,不过,相较于朦雨的女汉子形象,他就起身得十分优雅端庄了。

    “你打不过我。”月清尘轻飘飘丢下这句话,转身轻飘飘走了。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朦雨一瞬间咬牙切齿,有股将月清尘咬碎了吞下肚再拉出来的冲动!

    但只过了一会儿,朦雨的情绪就淡定下来了。

    也许,这就是月清尘式的安慰?

    总而言之,她此刻心情与之前,还是大不一样了。

    朦雨仰头看了看满天星空,唇角一弯,在夜色中笑了起来。

    第二天月清尘就把密室中听到的消息禀明赫连玄玉了。

    赫连玄玉嗅着凤玲珑发间好闻的清香之气,眸色微闪:“那就联络轩辕家主,准备行动。”

    月清尘轻咳一声,望了望凤玲珑:“轩辕皇族几次被主子欺辱,只怕不容易与我们联手,轩辕元祖出面怕是要好些。”

    凤玲珑似笑非笑地瞥着月清尘,小狐狸还不如直说让她去找轩辕元祖呢!拐弯抹角的干啥?

    赫连玄玉却是冷眸一侧,语气森森:“我欺辱了轩辕皇族?”

    月清尘神色一僵,立刻一脸淡定地改口:“没有,主子是替天行道。”

    噗!凤玲珑忍不住笑出声来,这见风使舵的本领,她也犹然不及啊。

    “看在玲珑笑了的份上,饶过你。”赫连玄玉冷哼一声,搂紧了凤玲珑,然后对凤玲珑的语气就温柔备至了:“玲珑可愿意去找那老怪物?”

    月清尘嘴角微抽,差别待遇啊啊!

    “这有什么不愿意的?”凤玲珑淡淡一笑,月清尘可是自己人,她怎么能看着月清尘一个人忙碌。

    该出手时就出手嘛!

    月清尘顿时感激地看向凤玲珑,还是他家王妃善解人意,主子……呃,主子也是顶好的主子。

    “好了,我这就去找轩辕元祖说说。”凤玲珑推开赫连玄玉的手,起身朝外走去。

    赫连玄玉不悦地瞪了月清尘一眼,很显然是被打扰了情人间的相处时光而不高兴了。

    “咳,主子,想想您未来的岳父……”月清尘硬着头皮提醒,他也是不得已的好吗?

    现在所有的努力,也不过是为了让主子得到神界的认可,风风光光地迎娶王妃过门啊!

    “哼!”赫连玄玉冷眸中的火光消退了下去,莹润菱唇微微一撇,轻哼了一声。

    不过,总算神色是和缓了。

    月清尘顿时松了一口气。

    此刻,凤玲珑已经来到了轩辕元祖的院落。

    从上回和玄王府达成共识后,轩辕元祖就再也没有出过幺蛾子,安安分分地。

    这次凤玲珑走进房间,却见到轩辕元祖浑身透着与平日的妖邪冷漠所不符的温柔与深情。

    以至于,连她走进了房内,轩辕元祖都没有发觉。

    “你还会画画?”凤玲珑走近书桌,看见轩辕元祖正在画一副美人图。

    不过很奇怪的是,美人身姿婀娜,天下无双,却偏偏没有五官。

    轩辕元祖一下子从画中抬头,一见是凤玲珑,目光骤然变得冷冽无比。

    浓浓的杀意,从轩辕元祖眼中迸射出来。

    凤玲珑瞬间浑身戒备,警戒地看着轩辕元祖,后退了一步作防守状态。

    但下一刻,轩辕元祖却恢复了正常。

    轩辕元祖讥讽地一笑:“若我要杀你,此刻你逃得了吗?哼!”

    凤玲珑感觉到轩辕元祖身上那股杀气消失,心里松了口气,嘴上淡淡笑道:“方才,你确实流露出了杀意。”

    “谁让你是那败类的女儿?一见到你我就想杀你!”轩辕元祖毫不掩饰对凤玲珑的厌恶,语气嫌弃之极。

    凤玲珑无奈摊手:“这我可没办法,我又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不过话说回来,我不也是‘她’的女儿?你这么想杀我,怎么对得起‘她’?”

    轩辕元祖一下子被噎住,修长手指抚上了没有五官的美人画像,瞬间沉默不语了。

    凤玲珑还是头一次把自己和那位据说美得连她都不配提鞋的女人联系起来,本来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想不到轩辕元祖真的被震住了。

    “你找我干什么?”轩辕元祖很快盖起了画像,冷冷地侧眼瞥着凤玲珑。

    凤玲珑想到正事,连忙说道:“萧郎弟弟给我找了个能增加不少灵气的灵泉,但这灵泉是凤家的,所以现在需要花点功夫……”

    “这你找赫连玄玉就行了,找我干什么?”轩辕元祖没等凤玲珑说完,就不耐烦地转了过去。

    那赫连玄玉贼精贼精的,有的是办法让南部凤家吐出灵泉来,还用得着他帮忙?

    没那功夫!

    凤玲珑小小郁闷了一下,才深吸一口气大声说道:“月清尘已经安排好了,但现在需要轩辕皇族的配合!”

    凤玲珑提到轩辕皇族,轩辕元祖这才重新又转过了身。

    冷眼瞥了凤玲珑片刻,轩辕元祖勾唇一笑:“想不到,他的女儿也有求我的一天。”

    凤玲珑心里顿时那个呕血啊,她哪里求他了?只不过是来跟他说一声么?

    正待反驳,轩辕元祖却不给她机会,冷冽起身,面容妖娆:“那些废物么,我去说一声就行了,你跟我一起去。”

    “好。”凤玲珑暗暗在心里吐槽:那些废物,可都是你们轩辕皇族的后代子孙,他们是废物,那您老人家是什么?

    不过,凤玲珑不得不承认,轩辕元祖的面子果然够大,而且圣灵大陆对祖宗是非常尊崇的,特别是轩辕元祖这种强大无比的祖宗。

    轩辕元祖只不过把她的意思短短几句话说给了轩辕家主听,轩辕家主就各种服服帖帖答应了,连句质疑都没有,绝对的遵从。

    轩辕家主这边一搞定,月清尘就也开始安排人手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就等着凤云霜和凤碧落带人行动,便可以让南部凤家跌个大跟头,不得不用灵泉来交换生存权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