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4章 谁跟你有私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司空湛的话,无疑是戳中了凤云霜的死穴。

    是啊,轩辕皇族一旦问起,她深更半夜来这里做什么,她如何回答?

    只有司空湛的这个方法,才是最好的解释。

    凤云霜此刻心绪全乱了,整个人都被司空湛牵着鼻子走。

    “好吧,多谢司空公子。”凤云霜无可奈何地答应了。

    “那么事不宜迟,我们快离开这里吧!”司空湛俊美面庞露出满意的笑容,转身朝山洞外走去。

    凤云霜只迟疑了一秒,很快就跟上了司空湛的步伐,和司空湛一前一后出了山洞。

    此刻凤云霜可不理会什么贡品了,她只求脱身。

    在出山洞之前,凤云霜还心里存疑,但一出山洞,看见以轩辕家主为首的轩辕皇族斗者之师时,她就彻底对司空湛感激涕零了。

    好险啊!

    若是此刻她已经进入山洞拿到了贡品,岂不是要被抓个人赃并获?

    凤云霜感激地看了司空湛一眼,司空湛接受到她的目光,回过头来咧嘴一笑。

    如果凤云霜够聪明,一定能看见司空湛的笑容有点恶质。

    但可惜,凤云霜此刻只有对司空湛满满的感激。

    她甚至还做着美梦,尊贵如神祗的玄王殿下,其实心里还是对她有好感的。

    “凤云霜,你可知克扣贡品是抄家灭族的死罪?”轩辕家主一见凤云霜出了山洞,立刻气势逼人地发出冷喝声。

    凤云霜睁着无辜的眼眸,一脸不知何事发生的天真表情:“轩辕家主,您这话是什么意思?云霜听不懂。”

    轩辕家主重重一哼,语气冷冽:“听不懂?老夫问你,这么晚了,你到这深山野林来做什么?”

    凤云霜心下暗暗好笑,轩辕家主果然问了她这个问题,还好她已经有对策了。

    “轩辕家主,我与司空公子约好在此见面赏月,这没有犯了轩辕国哪条律法吧?”凤云霜朝司空湛走近两步,温柔地挽起了司空湛的胳膊。

    轩辕家主一愕,显然不明白司空湛怎么突然临时倒戈,倒向凤云霜那边了。

    听说这位暗影之主最是喜欢美人,难道凤云霜的美貌让他起了恻隐之心?

    轩辕家主如此想着,一时间倒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不过,司空湛真正的倒戈还没开始呢!

    “凤云霜,你这是做什么?快放手!”司空湛突然厉喝出声,一脸的严肃庄重。

    凤云霜被司空湛甩开手,一下子懵了。

    “司空公子,你刚刚不是说……”

    凤云霜的话还没说完,司空湛就义正严词地指责凤云霜了:“你真是太不知廉耻了!我好言好语让你来跟轩辕家主认错,你却污蔑我和你通奸!我堂堂西岸大陆少主,是这样的禽兽吗?”

    “你……”凤云霜气得脸色通红,什么叫她不知廉耻?这办法明明是他司空湛提出来的!

    “你什么你?大姑娘家家的也不知道害臊,还跟我私会呢!”司空湛一脸忿忿不平的模样,“若不是我同轩辕家主一道来的此地,现在还真被你给玷污了名节,有理说不清了!”

    轩辕家主这时候总算明白了,这位西岸大陆的少主,一定是挖了坑给凤云霜了。

    估计这说词真是司空湛提出来的,但一到人前就变了卦,故意羞辱凤云霜来着呢!

    这样明显的陷阱都能跳进去……轩辕家主心中暗暗摇了摇头,南部凤家后继无人,时运也是到此为止了。

    “司空湛,你欺人太甚!”凤云霜气得几乎晕过去,巴掌大的小脸在火光下显得有些狰狞。

    司空湛却勾唇一笑:“我说凤云霜,这么多人都听见了,是你亲口说和我私会的,怎么又是我欺人太甚了?难道我不承认和你有私情就是欺人太甚?你这么缺男人啊?”

    凤云霜被说得羞愤欲绝,恨不得冲过去和司空湛拼命。

    她死死地盯住司空湛,贝齿紧紧咬住下唇,克制着满心的愤怒。

    但就在这时,司空湛一双眸子突然变得赤红赤红,魔魂之气淡淡逸出,正对凤云霜死盯着他的美眸。

    凤云霜的瞳孔开始涣散了,狰狞的表情也缓和下来。

    魔魂之气的力量,促使着凤云霜接受到司空湛来自心底的命令。

    “我们凤府,藏着先皇时期的一批贡品,就在山洞里。”凤云霜一字一顿,说出并不属于她内心的话。

    凤云霜说完这番话之后,凤碧落就被两名斗者压着从人群中出来了。

    凤碧落脸色雪白,全无一丝血色。

    “完了!完了……”凤碧落失神地喃喃,姐姐当众说出这话,南部凤家……完了啊!

    就在凤碧落失神之际,凤云霜突然发了疯,躺在地上又哭又笑,撕扯自己的头发,如同得了失心疯一般。

    司空湛赤红眼眸淡淡褪去,似笑非笑地收回停留在凤云霜身上的视线。

    欺负他嫂子的人,他可不会轻易放过呢!

    尽管是个女人。

    何况月清尘说,凤云霜和凤碧落在密室里,称呼他嫂子为‘贱人’,那就更加不可饶恕了。

    没使用魔魂让凤云霜在人前把衣服脱光光,已经是他日行一善,怜香惜玉啦!

    “轩辕家主,可以进山洞去搜了。”司空湛捏着方才从凤云霜手上拿来的地图,勾唇看着轩辕家主。

    轩辕家主点了点头,示意人上前取过。

    很快,一群斗者纷涌而入,按照地图上的机关进入山洞,寻找那批价值连城的贡品了。

    司空湛似笑非笑走到轩辕家主面前,提醒另外一件事:“是不是该去请凤宸业过来一趟了?”

    轩辕家主冷笑一声,挥手:“按照司空少主的吩咐去做!”

    “是!”

    很快,几名斗者飞奔离去,去往的方向正是南部凤家。

    司空湛冷冽地勾起了唇角,凤宸业过来之后,好戏才正要开始上演呢!

    虽说嫂子只要灵泉,但这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机会,他司空湛怎么会放过手呢?

    不把凤宸业那老匹夫羞辱个够呛,他就不是西岸大陆的少主子!

    待到凤宸业风风火火赶来时,凤云霜已经完全成了个疯婆子。

    但此刻魔魂的效力已经差不多散去了,凤云霜逐渐清醒,察觉到自己披头散发疯狂的模样,羞愤地欲找个地缝钻进去。

    “云霜!碧落!这是怎么回事?”凤宸业一见此情景,差点没气晕过去,怒不可遏地就朝两个女儿暴吼出声。

    其实凤宸业已经隐约猜到今日是大祸临头了,但他天真地抱着侥幸心理,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爹……”凤云霜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想要走向凤宸业的方向,却被轩辕皇族两名斗者立刻押住了。

    “爹,快救我!快救我啊……”凤碧落哭着喊道,她怕极了,这些可都是她们凤家惹不起的大人物啊,她还不想死。

    凤宸业见两个女儿都落入轩辕皇族斗者之手,而眼前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令人心惊胆战,只能硬着头皮朝轩辕家主拱手:“轩辕家主,但不知我这两个孽女有何冒犯之处?还请轩辕家主示下,我一定带回去严加管教。”

    轩辕家主冷冷一笑:“你来管教就不必了,还是我代劳吧!况且,你自己也需要被管教一番。”

    凤宸业脸色一下子突变,颤着声音问道:“轩辕家主此话何意?”

    “何意?”轩辕家主冷冽目光看向山洞口,冷笑:“稍安勿躁,你很快就会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了。”

    凤宸业顺着轩辕家主的视线一看,背脊爬上一股寒意。

    冷汗,不知不觉从凤宸业头上淌了下来。

    难道……难道贡品的事情,已经藏不住了吗?

    凤宸业心中一阵绝望。

    不多时,轩辕皇族之前进入山洞的一批斗者,一个接一个地跃出了山洞外。

    而且,个个手中都拎着大大小小的箱子。

    待箱子堆满了山洞门口,全部被斗者们打开之后,众人就惊呆了!

    竟然,全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而这些宝物一看,就是当初各地方进贡到皇宫的贡品!

    “凤宸业,你还有什么话好说!”轩辕家主怒极,身为轩辕皇族之首,他自然不容许有这种丢脸的事情发生。

    当即,轩辕家主拔出宝剑,正指着凤宸业,一脸杀意。

    凤宸业腿软了,瘫坐在地,口中喃喃:“我……我……我不知道……”

    “地图是从你女儿身上搜出来的,贡品也是从地图上找出来的,半夜三更你两个女儿更是拿着地图前来此地,人赃并获,你还睁眼说瞎话说不知道?”轩辕家主恨不得一剑刺死这个乱臣贼子。

    但,事先就知道玄王府的意图何在,轩辕家主并不敢轻举妄动。

    凤宸业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人赃并获的情况,他还能说什么?

    即便是说了什么,谁又会信他?

    此刻,凤宸业完全绝望了,他想求饶来着,却又拉不下这张老脸。

    诡异紧张的氛围中,司空湛勾起了唇角,负手缓缓走上前去。

    “我说凤家主,你也可谓是一世英名了,怎么晚节不保就被两个不争气的女儿给毁了?”司空湛状似惋惜地看着凤宸业,字里行间却是给了凤宸业一个机会。

    凤宸业起初还呆滞着,但很快就猛然睁眼,眼露精光,看向了司空湛。

    对!没错,这一切都是云霜和碧落所为,跟他南部凤家没有关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