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6章 众叛亲离的滋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是真的,地图是我爹给我和姐姐的。也许我没有证据证明,但请司空少主和轩辕家主仔细想想,贡品是先皇时期的贡品,我和姐姐那时候还小,怎么能参与到这件事里去呢?”凤碧落忽然冷静下来,说的有理有据。

    凤宸业气得几乎晕过去,这个逆女,竟然把凤家也拖下水了!

    但司空湛方才的警告还在耳边,凤宸业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双拳紧握。

    司空湛一脸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点头:“你这么一说,我倒也觉得蹊跷了。除了凤家老家主,恐怕当年也没有谁可以扣下这批贡品了。”

    “是的!我爹亲口告诉我和姐姐,这批贡品是我爷爷扣下的。”凤碧落怨毒地看向她爹,既然他不仁,也就别怪她不孝了!

    司空湛满意地笑了笑,转身看向凤宸业,挑眉:“凤家主,你有何话要说?”

    凤宸业得到说话的机会,立刻铁青着脸指向凤碧落:“这逆女完全是胡说八道!我好端端地,动用这批贡品做什么?再说我就是要动用,也不会派她们两个黄毛丫头来!”

    其实凤宸业此刻心里那个后悔啊!

    他本以为自己的女儿到底信得过一些,想不到事情却还是败露了。

    早知如此,他应该自己亲自带好手前来,说不定就没今晚的事了。

    凤宸业不知道的是,若他亲自带人来,只会死得更快。

    “爹用不着狡辩,事实就是贡品在先皇时期就被克扣下来了,我们那时候才几岁,难道有这本事?”凤碧落冷笑。

    凤宸业脸色涨红:“说不定是你们勾结外面乱党拿到的地图!贡品也是乱党所扣!”

    “哼!贡品到底是在谁手里弄丢的,让官府一查就知,爹又何必急于现在撇清关系?”凤碧落给与凤宸业一个鄙夷的冷笑。

    “逆女!”凤宸业气得恨不能一剑杀了凤碧落。

    司空湛饶有兴味地看着父女二人撕逼,心里爽的不行。

    等他们撕够了,他再出面给凤家一条生路,让他们交出灵泉割让书,今日任务就圆满完成了。

    不过,司空湛还没看够戏,一道清冷的声音就传来了:“我可以证明,地图的确是凤宸业交给凤碧落的。”

    话音刚落,月清尘一袭浓黑墨袍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淡淡地瞥了司空湛一眼,清冷一笑,似饱含无限深意。

    司空湛撇了撇嘴,心里暗暗切了一声。

    既然月清尘出现了,想必是玄王府里那几位等得不耐烦了。

    好吧,看戏模式到此为止。

    凤宸业瞪着月清尘,语气有些气急败坏:“清尘公子怎么能够证明?”

    “因为,当时我就在密室之中。”月清尘淡淡笑看凤宸业气急败坏的嘴脸,语气透着森森寒意:“我听见了你们父女三人的全部对话,这批贡品,的确是凤家老家主私自扣下的,而你之所以动用这批贡品,是因为凤府如今已经都了山穷水尽之路,举步维艰了。”

    凤宸业跄踉着倒退了两步,脸上瞬间失去了血色。

    凤碧落恶毒地冷笑:“爹,你这叫赔了夫人又折兵!若不是你非要去讨好凤玲珑那个贱人,又怎么会不得已要动用这批贡品,还……”

    ‘啪啪啪啪’!

    一道黑影闪过,清脆的掌掴声响过后,黑影淡然归于原位。

    司空湛一脸大受打击地看着月清尘,语气是刻意地夸张:“你、你打女人!”

    月清尘淡然瞥了凤碧落一眼,语气冷冽:“在我眼里,她连人都不是,谈何女人?”

    司空湛无语了,甘拜下风:“好吧,你狠。”

    既然不是女人,他能不能打一下?

    竟敢……骂他嫂子呢!

    司空湛摸了摸下巴,瞥了瞥凤碧落也变成猪头的脸,想了想后踢起一片沙石。

    沙石瞬间被魔魂之气卷起,成为如同蒲扇一样的形状。

    ‘砰砰砰砰’!

    司空湛饶有兴味地指挥着蒲扇形状的沙石,朝凤碧落左右开弓。

    凤碧落发出惨叫声,声音却尽数淹没在沙石之中。

    “够了。”月清尘淡淡出声,主子和王妃还在府里等消息呢!

    司空湛兴趣缺缺地收回手,不甘心地瞪了月清尘一眼。

    这下子,凤云霜和凤碧落可真是一对难姐难妹了,同样被打成了猪头脸,开口都极为困难。

    而凤宸业,也明白大势已去,瘫软在了地上。

    玄王府不怕轩辕皇族,他南部凤家可没这个实力啊!

    轩辕皇族要灭他南部凤家,分分钟的事情。

    凤宸业面如死灰,连求饶的心思都没了。

    月清尘淡然负手,走到凤宸业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凤宸业,语气冷然:“我家王妃,怎么说也是占用的凤家三小姐的躯壳,看在这份上,我可以给凤家主指一条生路。”

    凤宸业疑惑地抬头,他还能有什么生路可走?

    东窗事发,克扣贡品可是死罪,南部凤家满门抄斩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落云山脉。”月清尘淡淡而笑,“只要凤家主将落云山脉的地契交出来,我可以替南部凤家向轩辕家主求个情。”

    落云山脉?

    凤宸业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双目熠熠:“真的?”

    “我月清尘,从不说谎。”月清尘微微扯了扯唇。

    司空湛立刻发出一声轻嗤,得了吧他!还不说谎呢!能把谎言说成真话还能骗死人的家伙,除了他月清尘这天下再找不出第二个!

    月清尘心里有几分无语,什么节骨眼儿?司空湛这是拆他台?

    好在,凤宸业此刻满心都在算计上,根本没注意到司空湛的小动作。

    凤宸业一计算,落云山脉除了那金矿之外就没什么值钱的了,而那金矿早已被开采的差不多了,给出去也不心疼。

    关键是,现在不给也不行啊!

    不给,整个南部凤家都要被灭了,孰轻孰重任何人都分得清楚。

    “好,地契我交!”凤宸业只考虑了几个眨眼的功夫,就毅然答应下来。

    凤云霜拼命地冲凤宸业眨眼睛,急死了她都,但凤宸业压根没看她一眼。

    此刻凤云霜应该是最清醒的人,她不但看出司空湛是有意耍弄她们父女三人,要看她们父女三人反目成仇。

    而且她还看出,今晚所有的事情就是一个局!

    既然月清尘提出要落云山脉地契,很可能落云山脉上有什么,并且是凤玲珑那个贱人所需要的。

    想通了这一点,凤云霜无比焦急,想阻止凤宸业交出落云山脉的地契。

    但可惜,木已成舟,她又被打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而无能为力。

    很快,凤宸业返回凤府将地契拿来了。

    “这就是落云山脉的地契。”凤宸业把地契交出去时,心里没有一丝不舍。

    毕竟,落云山脉在凤宸业眼里,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

    能用这么个没有价值的东西,换来整个南部凤家的安然无恙,一个字:值!

    仅仅一眼,月清尘就判定了地契为真。

    不过,料想这样的事情,凤宸业也不敢作假。

    月清尘清冷一笑,收下了地契。

    “轩辕家主,既然贡品已经找到,又是陈年旧事,不如就此放手,皆大欢喜,轩辕家主以为如何?”月清尘淡笑看向轩辕家主。

    轩辕家主心里那个冷笑啊,什么皆大欢喜,欢喜的就只有你玄王府一家吧?

    不过,碍于元祖的面子,轩辕家主也不得不故作考虑片刻后,点头:“好吧,既然清尘公子出面说情,此事老夫就不追究了。”

    “轩辕家主果然宅心仁厚,既然如此我就告辞了。”月清尘淡淡一笑,侧头看了一眼司空湛,飞身离去。

    “喂!等等我嘛!”司空湛手忙脚乱也追了上去,没好戏看了他当然要滚蛋,回玄王府邀功好吗?

    轩辕家主冷笑着看了看凤宸业父女,很快令人搬走了山洞内的贡品,扬长而去。

    凤宸业一夕之间像是老了几十岁,他仰天长叹:天要亡他凤家后路啊!

    虽然得到了短暂的安宁,但没了贡品,凤家往后的生计可要怎么办才好?

    凤碧落恨恨地看了凤宸业一眼,心高气傲的她捂着脸转身就走。

    “碧落!你要去哪儿?”凤宸业这一声喊的有些心虚,但此时此刻他真有种众叛亲离的感觉,不能不出声留住女儿。

    “粗哪儿都不呆在凤府将!”凤碧落捂着肿成猪头的脸,口齿不清地说出十个字。

    很快,凤碧落就消失在夜色之中了。

    凤宸业脸色青红交加,他听清凤碧落那句话其实是:去哪儿都比呆在凤府强。

    颓然看向凤云霜,凤宸业张了张口,却是说不出话来。

    凤云霜嘶啦一声撕下一片衣角布料,将猪头脸给遮了起来,闷声不吭地朝凤府方向走去。

    凤宸业一见大喜,至少还有个女儿始终没有离开!

    “云霜,爹也是不得已的,回去之后爹好好补偿你……”凤宸业追了上去,心里却已经开始盘算,将凤云霜嫁给谁能够赚一大笔钱,维持凤府以后的生计。

    不过,凤宸业可能没料到,凤云霜这个女儿,可比凤碧落要难驾驭得多了。

    相较于凤府的凄然苦闷,玄王府里却是一片其乐融融。

    “哈哈,你们当时是没看见,凤云霜和凤碧落那惨不忍睹的样子,笑死我了!”司空湛在正厅里讲的眉飞色舞,口沫横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