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8章 到底是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吃过早饭,凤玲珑和赫连玄玉潇洒离去,留下一脸抓狂的司空湛,还有同样郁闷的众人。

    风瞿人是西岸大陆最出名的美食家,曾经有吃货为了求风瞿人一桌菜,不惜倾家荡产。

    而凤玲珑是风瞿人教出来的徒弟,做风瞿人教的那几道菜,手艺当然也不会差,众人实在是忍不住心底贪恋。

    “算了,还是撤吧,总不至于去舔盘子吧?”朦雨深吸了一口空气中残留的香味,依依不舍地转身。

    众人皆是叹气,纷纷离开。

    唯独留下司空湛一脸怨念:瞿人啊瞿人,你快来陪我吧!我要被那两个没下限一直秀恩爱的家伙给馋死了!

    此刻,凤玲珑已经和赫连玄玉分开,她打算去萧郎那儿再问问,接下来要如何才能吸纳更多的灵气。

    神魔灵识说,她要恢复神身,必须要吸纳足够的灵气,洗净精髓,再到诸神山继续修炼,才可以事半功倍。

    萧郎跟司空湛他们不同,在凤玲珑表明只做了两人份时就识趣地回房了。

    不过,凤玲珑嘴角翘起,袖子里暗藏玄机。

    萧郎弟弟三番四次帮她,她怎么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忘了他?

    正走着,一道势如破竹的凌厉劲风迎面扑来!

    凤玲珑眸色一寒,瞬间起了强大斗气,毫无惧色地朝那股劲风袭去。

    虽然一瞬间还不知道对方是谁,但凤玲珑敢肯定对方是敌非友。

    因为,那股劲风中所蕴含的杀气,是怎么也遮挡不住的。

    ‘砰砰砰砰’!

    两股力量一相撞,巨大的爆炸声顿时在玄王府里炸开。

    “发生什么事了?”

    “出事了!”

    “是王妃刚刚去的方向!”

    “糟了!”

    玄王府瞬间慌乱成了一团,大片黑压压的高手朝凤玲珑这边扑来。

    一道人影快如闪电,在所有人之前到达了凤玲珑身前。

    “没事吧?”赫连玄玉才刚刚换掉一身穿了两天的装束,听见爆炸声立刻朝凤玲珑追来,第一个抢先到达。

    劲风吹拂,赫连玄玉腰间玉带狂乱飞舞,肆意而霸气。

    看见凤玲珑一脸冷然却安然无恙,赫连玄玉方才还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没事。”凤玲珑摇了摇头,神色冷然。

    赫连玄玉搂着凤玲珑的肩,脸色寒戾无比地看向暗算他家宝贝的敌人。

    “本想放你一条生路,但看来你是真不想活了。”赫连玄玉唇角冷冽地翘起,眉宇间寒气逼人,冷冽如冰。

    他手掌心缓缓凝聚起的斗气,强大凌厉。

    这一掌若出去,无论是谁,非死不可!

    暗算凤玲珑的人,是凤云霜。

    凤云霜如今已经修炼到八阶斗师了,虽然实力和凤玲珑比那是绝对蚍蜉撼树,但她不知从哪里得来的爆体丸,豁出去似的想炸死凤玲珑。

    方才爆体丸炸开,凤玲珑没伤到,凤云霜倒是被自己所伤。

    毕竟她实力低微,还无法很好地驾驭斗宗级别的高手凝聚而成的爆体丸。

    “成王败寇,我没什么好说的。”凤云霜苍白着脸,捂住胸口艰难起身。

    她双眼赤红,死死地盯住凤玲珑姣美小脸,眼神怨毒得似乎要将人用牙齿咬碎,吞咽下肚。

    凤玲珑冷冷一笑,双手环胸:“凤云霜,我很好奇,你这么处心积虑要杀我的原因是什么?”

    “你抢走了我的一切!我恨你!”凤云霜语气激愤,眼神怨毒。

    凤玲珑本来脸色挺冷的,但现在她却忍不住勾起了唇角:“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哪一样是你凤云霜的?”

    凤宸业的疼爱,她没要。

    凤家小姐的尊贵地位,她也没要。

    凤云霜有什么资格,说她抢走了什么?

    若说凤云霜心心念念的赫连玄玉么……呵,赫连玄玉甚至都不是独孤梦茴的,她凤云霜有什么资格谈归属权?

    “我……”凤云霜本想反驳,但却一瞬间脑袋空白,哑口无言。

    她这么讨厌凤玲珑,到底凤玲珑抢了她什么?

    凤玲珑又不是她那个天才变废物的妹妹,现在的凤玲珑,前身是风茗玉啊!

    凤云霜眼神复杂地看着凤玲珑,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

    一开始就把这个少女当妹妹一样的讨厌着,憎恨着,到了现在,竟然改不过来了。

    这股憎恨,已经侵入骨髓,分不清到底恨的是谁了。

    “跟她废话什么?我来送她上路!”赫连玄玉冷笑一声,掌中的斗气已经凝聚到极限,他要凤云霜死个彻彻底底,毛和骨头都不剩!

    敢炸他赫连玄玉的女人,就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

    “赫连。”凤玲珑耸了耸肩,压下赫连玄玉暴怒的斗气,语气含笑:“你一斗皇,杀她是不是太大材小用了?”

    “那玲珑自己来。”赫连玄玉闻言立刻收了斗气,乖乖地让出杀人的好位置。

    凤玲珑失笑:“我也不杀她。”

    这下子,赫连玄玉皱起了眉头,漆黑如墨的眸子紧盯凤玲珑:“玲珑打算放过她?”

    凤玲珑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凤云霜,一时间倒是犹豫不决。

    不放吧,似乎有那么一点说不过去。

    凤玲珑始终是凤云霜的妹妹,而她只是占用凤玲珑躯壳的一抹灵魂。

    杀凤家人,有些对不起凤玲珑本尊。

    不放吧,凤云霜留着却是个祸害。

    不说凤云霜死性不改想要置她于死地,就说凤云霜和独孤梦茴的交情,恐怕凤云霜很快就会成为独孤梦茴的左膀右臂。

    放了凤云霜,独孤梦茴就会多一个帮手。

    凤云霜对她的恨恐怕是一时嫉妒,但独孤梦茴对她的恨,那绝对是刻骨铭心,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改变不了的。

    看独孤梦茴那眼神,她就明白这一点了。

    那么现在,凤云霜放还是不放?

    正在此刻,一道轻缓潺潺如同山涧清泉的声音响起:“把她交给我吧。”

    众人抬头一望,却是萧郎少年。

    夏意徐徐的庭院,正阳斜下,萧郎站在一片琼花之中,笑容淡然,气质干净。

    萧郎犹如天上下凡的男仙,悠然纯净,能洗去世间一切浮华。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所有人怔神之际,凤玲珑注意到萧郎袖下一丝红绳浮动。

    她一下子记起,刚刚似乎看见一抹人影,在凤云霜被爆体丸炸飞出去的方向,弯腰捡了什么。

    凤玲珑笃定,萧郎绝对不是无缘无故向她讨凤云霜这个人的。

    “人性本善,当年她也给过我和我娘一碗饭,现在,是我报恩的时候了。”萧郎淡淡笑着,袖下红绳另一头彻底露了出来。

    原来,是一块凤家小姐都会有的菱形玉佩。

    只不过,凤云霜这一块上面,刻着一个‘霜’字。

    凤云霜跌出去时,玉佩也被摔了出去。

    顶好的玉佩,翻了几个跟头也没碎掉,被萧郎捡了起来。

    凤玲珑蹙了蹙眉,看了凤云霜一眼:“萧郎弟弟怎么能确定,当年给你一碗饭的人是她?”

    她得到的资料,可是凤云霜从小就娇生惯养,三岁后就十分自私自利了,从来不会为人着想。

    更何况,萧郎当初还是个瞎子。

    凤云霜会有这么好心?

    “当时我虽然看不见,可那位姑娘差点将她随身携带的玉佩也送给我,我摸到一个字。”萧郎淡淡地笑着,视线落在那个‘霜’字上面,手指轻轻抚摸。

    就是凤云霜的‘霜’?凤玲珑也看向玉佩上的字。

    隔了很远,但凤玲珑的视力也足以看清了。

    凤玲珑恍悟,萧郎当年是摸的,可能他不认识‘霜’这个字,但现在再一次摸起来,他却能够立刻辨别出来,两者是一模一样的。

    果然,萧郎声音低缓而清净:“一摸,我就知道是那块玉佩了。”

    凤云霜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变故,愣神半晌后才连忙点头:“对,对,当年我是给过一对母子一碗饭!”

    凤云霜眼底,精光一闪而过。

    凤玲珑看着萧郎,内心唏嘘,没注意到凤云霜眼底情绪的变化。

    她沉吟片刻,问萧郎道:“我可以把人给萧郎弟弟,但萧郎弟弟又打算怎么安置她?”

    要想凤云霜安分守己,只怕不那么容易,萧郎又能有什么好办法?

    “就让她跟着我吧。”萧郎淡淡而笑,唇角微勾。

    凤玲珑一愣,随即明白了萧郎的意思。

    无论怎么安排,只要不杀凤云霜,那凤云霜就还有可能兴风作浪。

    最好的办法,就是带在身边,如同一开始对轩辕元祖一样。

    不过……凤玲珑也看出来,萧郎还有另一种意思。

    那就是:改变。

    萧郎很显然,为了那一饭之恩,想要改变凤云霜,用他的力量。

    凤玲珑心里忍不住苦笑,凤云霜可是从小养成的自私自利习惯,改变可不容易呢。

    不过,她也但愿,萧郎弟弟能得偿所愿,这样就皆大欢喜了。

    “好,就依萧郎弟弟的。”凤玲珑点了点头,同意了凤云霜跟着萧郎的提议。

    很快,凤玲珑被赫连玄玉强行带离了现场。

    以至于,她午后去找萧郎的初衷都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一回到房里,赫连玄玉的脸色就冷肃了起来。

    “玲珑,当年给那一碗饭的人,恐怕不是凤云霜。”赫连玄玉漆黑如墨的眸子紧盯凤玲珑,一字一顿地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