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3章 保护她是他的责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差点暴走的原因,是小圣龙毫不客气地将昏迷过去的小雪狐,用两只龙爪倒提了起来。

    然后……用力地抖啊,拍啊!

    小圣龙很显然是没料到小雪狐会直接昏迷过去,没把它要吃的龙涎草吐出来。

    于是,小圣龙就企图用如此简单粗暴的方法,让小雪狐吞下去的龙涎草被抖出来了。

    “你给我住手!”凤玲珑脸色黑得要滴出水来。

    她郁闷极了,这真是只蠢龙!

    如果小雪狐知道它昏迷后被这样对待,不跟小圣龙拼命才怪呢。

    凤玲珑想到小雪狐之前对她的托付,脸色更黑了。

    小圣龙眨了眨眼,本来是想听凤玲珑的话来着,但一见那炷香只剩下最后一星半点儿,马上就要熄灭了,顿时不管不顾地把小雪狐往地上一扔!

    随后,小圣龙一股龙息喷出,正中小雪狐雪白的肚皮。

    “噗!”

    小雪狐肚子攸地凹陷了一下,昏迷中的小嘴一张,之前被它吞下去的龙涎草顿时飞了出来。

    小圣龙高兴极了,机不可失啊!顿时连忙龙爪一抓,抓起龙涎草就往嘴里一塞。

    咕噜噜,吞下去了。

    此刻,香也刚刚好熄灭了。

    众人看的那叫一个目瞪口呆,这一幕简直……丧心病狂!

    凤玲珑气死了,走上前一脚踢开小圣龙,心疼地把小雪狐抱了起来。

    小雪狐不但是她的契约兽,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好吗?

    还记得上次,小雪狐替她挨受轩辕元祖一掌,浑身白毛都被染红的凄惨模样。

    小圣龙一脸不解地看着凤玲珑,摸了摸并没被踢疼的龙身。

    介个女人干嘛踢它啊?

    小圣龙皮糙肉厚,别说一脚了,就算凤玲珑给它一掌,也伤不了它半分。

    不过,小圣龙总归是知道,被踢不是什么好事,这意味着它又做了什么让凤玲珑生气的事。

    要是一般女人,小圣龙才不理会她们呢!

    可是……这个女人不同,它家主人很宝贝她的,真不知道她有哪里好。

    “哼!”凤玲珑爱屋及乌,也判了赫连玄玉一个‘连坐’之罪,傲娇地哼了一声,扭头就抱着小雪狐走了。

    她当然生那头笨龙的气啊,可是那头笨龙到底也是无心的,她又不能把它怎么样。

    于是,只好自个儿生闷气,再生生赫连玄玉的气了。

    不过,谁让她下手慢了?早点把小雪狐抱过来就没事了。

    赫连玄玉漂亮菱唇瞬间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淡淡瞥了小圣龙一眼后,慢条斯理起身。

    他家宝贝生气了,得去哄哄才行。

    “嗷嗷!”小圣龙扑了上去,一脸希冀萌哒哒地仰头看着赫连玄玉:主人主人,人家过关了咩?

    赫连玄玉略微低眸,气定神闲地伸手拍拍小圣龙的脑袋:“你,靠边站。”

    说罢,扬长而去。

    咦?神马意思?小圣龙迷惑地看着它家主人潇洒的背影。

    “主子的意思是,先哄王妃要紧,至于你的事情,容后再议。”月清尘好笑地解说,这头龙果然还没有长大。

    不知道,长大后的小圣龙会不会如传说中那般,傲娇尊贵,目空一切。

    除了,对自己的主人。

    “嗷!”人家知道,要你多嘴!

    小圣龙哼了一声,神气地转身,嗖的一下就游走了。

    月清尘嘴角微抽,他错了,其实现在这小家伙就目空一切的很……

    房里,凤玲珑小心翼翼地将小雪狐安顿好。

    在赫连玄玉进房后,她头也没抬,径自用湿帕给小雪狐擦了一遍身。

    赫连玄玉静静地站着,直到她忙完,顿时伸出修长双手,铁臂一收就将她收进了怀里。

    “怎么?真生气了?”赫连玄玉从背后咬着凤玲珑洁白如玉的耳垂,语气带着一丝轻笑及挪榆。

    凤玲珑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生没生气你还不知道呢?”

    赫连玄玉顿时笑出声来,他煞有介事地点头:“嗯,玲珑只是心疼了。”

    凤玲珑撅了撅嘴,她的确心疼了。

    推开他一双铁臂,凤玲珑转过身来看着他,眸色认真:“既然要调教,以后记得把小圣龙的脾气也给我调教了。不许它欺负我家小雪!”

    赫连玄玉眸色一黯,刮了刮她精致鼻梁,语气含着一丝醋意:“你家小雪?那我呢?”

    晕!居然跟一只狐狸吃醋。

    凤玲珑抚额,眼神哭笑不得:“你当然也是我家的。”

    “你家的什么?”赫连玄玉舔了舔唇,整个人魅惑之极。

    那黑曜石般的眼眸泛着丝丝柔情,一瞬不瞬地盯着凤玲珑。

    凤玲珑呆在这风华绝代的男人身边这么久,却每每还是在他释放魅力时控制不住心跳。

    此刻,不由得心中一阵悸动。

    力持镇定,凤玲珑浅笑一声:“我家男人。而小雪,只是我家宠物,这样你满意吧?”

    说着,奉送了他一个大白眼。

    幼稚不幼稚呢他!

    “这还差不多。”赫连玄玉哼了一声,幼稚又如何?能得到她的心就好,她就好这一口。

    凤玲珑静默了几秒,忽然想起一事,抬头便凝视他:“我说赫连,有件事我正疑惑呢!”

    “嗯?”赫连玄玉漫不经心把玩她一缕青丝,神态悠闲。

    “就是凤云霜和凤碧落姐妹啊!你让小圣龙把她们送去圣魍山做什么?”凤玲珑一脸不解,她总觉得这不像是赫连玄玉的作风啊!

    她之前在玄王府,听说赫连玄玉和月清尘跟踪凤云霜和凤碧落姐妹去了,还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去阻止呢。

    毕竟,她现在所占这个躯壳是凤家女儿的。

    真对凤家人下手,她还是与心不安的,虽然凤家人个个都无耻到了极点,让人无法容忍。

    “这件事么……”赫连玄玉轻笑一声,优美粉唇上扬:“之前玲珑不是设计了独孤梦茴?”

    呃,这件事他也知道啊!

    凤玲珑略微心虚地看着赫连玄玉,心想当时他不是在闭关么?

    难道是月清尘告的密?

    好吧,这也不算告密。

    “笨蛋!你这是什么表情?”赫连玄玉本来的笑容微微一凝,绝美菱唇抿了一下,语气无奈:“到了现如今,你还不知道我是站在你身边的?”

    唔……凤玲珑不好意思挠了挠头。

    她总是会觉得独孤梦茴在他心里,还是有一定的份量的嘛。

    就算是当年那个三岁小女孩,但那个三岁小女孩也的确是独孤梦茴啊!

    “我欠她的,不敢说已经还清,但至少我问心无愧。”赫连玄玉温柔地抚摸她一头秀发,语气低沉:“而她的一番情意,就不在我愧疚的范围之内了。因为我的心里,只有玲珑一人。明白吗?”

    凤玲珑当然明白,若不是赫连玄玉的修炼天赋以及出身,仙乐台台主又怎么会对独孤梦茴这个女儿这般好呢?

    所以独孤梦茴那些年优渥的生活,都是沾的赫连玄玉的光。

    看看独孤梦茴现在就知道了,一旦对仙乐台没有价值了,仙乐台台主就毫不留情地把她抛弃掉了。

    “不对,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你为什么把凤云霜和凤碧落送去圣魍山。”凤玲珑转移了话题,她不想在赫连玄玉面前谈及独孤梦茴。

    她承认她自私,而且独占欲强。

    赫连玄玉淡淡一笑,看穿了她的心思却不戳破。

    “就当我日行一善好了。”赫连玄玉好整以暇地挑眉,眉眼间有着淡淡的深沉。

    知道她对凤家存着一丝怜悯与感恩,因为她借了凤玲珑的身躯。

    所以,他的目的,她也无须知道。

    “赫连!”凤玲珑不满地看着他,他会日行一善?她可不信。

    明明是有什么,却不肯告诉她,真讨厌。

    “乖。”看着凤玲珑抗议的小脸,赫连玄玉只是替她整理了一下微微凌乱的发丝,俯身亲吻了她一记,转身出了房间。

    凤玲珑么,自然要守着小雪狐醒来的,赫连玄玉了解她甚深。

    “莫名其妙。”凤玲珑咬了咬唇,不知所云地冒出这么四个字,撅嘴转身坐在小雪狐身边去了。

    忽然她灵机一动,忙揭开额饰。

    赫连玄玉不告诉她,她不知道问神魔灵识吗?

    神魔灵识听了凤玲珑的询问,呵呵一笑:“既然赫连小子不肯告诉你,当然有他的道理,你非要知道做什么?我老人家不说,不说。”

    凤玲珑气结,这一个二个的,都是赫连玄玉派来的奸细吧?

    狠狠把额饰又贴上,凤玲珑托腮看着小雪狐。

    还是她家小雪最乖了,对她最忠心。

    这会儿,赫连玄玉已经和司空湛在花园中漫步了。

    “圣魍山那边,情形怎么样了?”提到圣魍山,赫连玄玉眸底闪过一丝冷意。

    司空湛嘻嘻一笑:“按照赫连的吩咐,我早跟神兵山庄勾结过了。神兵山庄那边的消息说,这次小圣龙大闹圣魍山,把独孤梦茴整了个狼狈不堪,轩辕南和幸存的其他魔始终没有出面。”

    勾结……这词也只有司空湛用的出来。

    赫连玄玉粉色薄唇微微一扬,眸色十分满意:“可以给轩辕南消息了。”

    轩辕南没出面,很显然是对独孤梦茴已经不满到了一定程度。

    但碍于独孤梦茴手中有镇魔塔,轩辕南也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可以让轩辕南知道,镇魔塔的作用,早就失去了。

    “好,我立刻让神兵山庄那边通知轩辕南!”司空湛一摸下巴,目光熠熠:“嘿嘿!这一出狗咬狗的戏码可精彩了。”

    赫连玄玉神色高深莫测,但笑不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