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5章 竟然是他设计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亲眼看着凤云霜和凤碧落的凄惨下场,独孤梦茴一双绝美大眼瞠得大大的。

    虽然独孤梦茴也杀人如麻,但直接将人撕碎并吃掉的本事,她却没有。

    如今看到这一幕,身为姑娘家的独孤梦茴,心里难免还是毛骨悚然。

    也就,不希望下一个倒霉蛋是她自己。

    “轩辕南!你要是杀了我,你就少一个帮手!”独孤梦茴完全招架不住几个魔气强大的大魔进攻,尖声叫道。

    轩辕南勾起唇角,笑容森冷:“想不到,闻名天下的梦仙子,其实是个怕死鬼嘛!”

    还是玲珑坚强,就算上了断头台,也从不求饶一句,除了为风家人。

    想到斩妖台上那一幕,轩辕南的心脏猛力抽缩了两下,疼得他蹙眉。

    早知道会失去她,他宁可与她在禅宗台孤独终老的。

    然而,现在明白这一切,会不会太迟?

    独孤梦茴被轩辕南说得煞白脸色透出一抹红,心性高傲的她怎么能忍受轩辕南的这种讽刺呢?

    当下,独孤梦茴不再求饶了,冒着冷汗在几个大魔的攻击下强撑。

    ‘嘶啦’!

    她翩翩衣裙被魔的利爪给撕破,瞬间花容失色。

    ‘砰’!

    魔一拳击中她胸口,正对那软绵绵之物。虽然是魔,却也到底是雄性啊!

    “我杀了你们!”独孤梦茴彻底抓狂了,竟然敢亵渎她的身子……

    魔肆意狂笑,笑声嚣张,压根没把独孤梦茴的愤怒放在眼里。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独孤梦茴已经被几个魔戏弄得浑身狼狈,比之前小圣龙用水火喷她还来得凄惨。

    轩辕南眯着一双冷眸,见独孤梦茴此刻已经衣衫褴褛,裸露在外的肌肤也是青紫交加,心想行了,便抬手制止:“够了,回来!”

    话音还未落,一个魔伸出去的利爪就抓破了独孤梦茴的脸蛋。

    连带着,将那层白色面纱也扯了下来。

    “啊!”独孤梦茴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顿时伸手捂住了被利爪抓破的脸蛋。

    如此一来,另一边脸蛋就忘了去用手遮。

    那本该是莹润绝美的脸庞上,硕大的字眼落入轩辕南眼中。

    轩辕南眼睛一眯,似笑非笑扬起了唇:“脸上刻字?原来大名鼎鼎的梦仙子还有这种嗜好,不知道那些倾慕你的家伙看了,会作何感想?”

    独孤梦茴脸色一白,连忙又腾出一只手捂住了被轩辕元祖刻字的半边脸庞。

    她试过了。

    可惜,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消除脸上被刻下的字。

    仿佛真如轩辕元祖所说的一样,就算她把皮肉全剔光,那个字也会完好无损。

    本来这件事只有轩辕元祖一个人知道,但现在……秘密泄露了。

    独孤梦茴含泪看着轩辕南,心中最痛的伤疤被揭开,痛入骨髓,四肢百骸。

    “赫连玄玉应该还不知道吧?”轩辕南玩味地勾起唇角,“若是他知道你脸上被刻下了这样的字,会有什么反应?”

    “不!别告诉他!求求你!”独孤梦茴的眼泪终于落下来了,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

    一听见轩辕南要告诉赫连玄玉,她内心的防线顿时崩溃,不顾尊严地哀求出声。

    轩辕南淡淡一笑:“这倒容易。只要你乖乖听话,在魔界当好唯一的丫鬟,我是不会拆你的台的。”

    在魔界……当丫鬟?

    独孤梦茴呆住了,连眼泪都忘了继续流。

    这段日子以来她有多么趾高气昂,她自己比谁都清楚。

    现在若是留在魔界当丫鬟,轩辕南还有那些魔,不把她欺凌个半死?

    可是,除了答应轩辕南之外,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的时间可不多。”轩辕南抬眸,望了望天色,语气低沉。

    独孤梦茴抿紧红唇,半晌后一咬牙:“好!我答应你!”

    为了不让玄玉哥哥知道这件事情,她只能忍辱负重,答应轩辕南了。

    独孤梦茴心底,生出一股悲哀。

    轩辕南满意地点头:“你果然是个聪明人。”说罢转身。

    低沉笑声远去,独孤梦茴看着轩辕南远去的背影,脸上浮现出一抹羞愤。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沦落到这般田地?

    为什么……连轩辕南这个她曾经各种瞧不起的废物男人,也变得比她强,还能够随意羞辱她了?

    她不甘心!

    正在独孤梦茴满脸不甘心的时候,一道雪白人影攸地出现在她身前不远处。

    独孤梦茴微微一惊:月清尘?他来这里做什么?

    只见月清尘目光淡然地看着地上几滩鲜血,确认一番后,淡淡勾起唇角:“嗯,的确是凤云霜和凤碧落。”

    说罢就要离开。

    独孤梦茴回过神来,费力的捂着脸庞撑身站起。

    月清尘……应该没看到她脸上的字吧?

    “月清尘,你……等等!”独孤梦茴往前追了几步。

    月清尘脚步一顿,侧身,冷眼瞥着独孤梦茴。

    独孤梦茴心里一悸,什么时候,连赫连玄玉身边微不足道的人,也可以用这样冷漠的眼光看她了?

    心里,忍不住一阵难受。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独孤梦茴想到刚刚月清尘的淡声,心里疑惑。

    月清尘淡淡一笑:“奉我家主子之命,前来确认凤云霜、凤碧落姐妹的下场。”

    独孤梦茴大大一愣,确认凤云霜和凤碧落的下场?

    这么说……玄玉哥哥早就知道凤云霜和凤碧落会死?

    忽然,独孤梦茴一个激灵!

    她怎么忘了,凤云霜和凤碧落,就是小圣龙送来圣魍山的啊!

    小圣龙会送凤云霜和凤碧落来圣魍山,也很显然是玄玉哥哥的命令啊!

    独孤梦茴再想到另一个可能,脸色唰白。

    难道……

    月清尘仿佛猜出了独孤梦茴的心中所想,讽刺一笑:“你猜的不错,镇魔塔本来就被王妃动了手脚,轩辕南发现也是早晚的事,不过是我家主子,提前让轩辕南知道罢了。”

    独孤梦茴身形一阵摇晃,摇摇欲坠。

    简直让人心碎欲裂啊!

    她怎么也想不到,她会有今日这种下场,竟然是她玄玉哥哥设计的。

    独孤梦茴一手捂脸,一手捂胸,跄踉不稳。

    突然,她眼眸一阵赤红。

    不,设计她的是凤玲珑!

    是凤玲珑在镇魔塔上动了手脚,她玄玉哥哥不过是为了对付凤云霜和凤碧落!

    没有,玄玉哥哥不会对付她的。

    独孤梦茴猛地抬眸,望向月清尘,目光夹杂希冀:“月清尘,你告诉我,这次玄玉哥哥只是想对付凤云霜和凤碧落,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一连三个‘对不对’,语气尖锐,脸庞扭曲。

    月清尘当然知道独孤梦茴在想什么,他冷然一笑:“算对。”

    说完,月清尘足尖一点,腾空飞出了圣魍山。

    月清尘向来不会自作主张,特别是对独孤梦茴一事上。

    既然他家主子事先未说明,如何对待独孤梦茴,他也就没必要打击独孤梦茴了。

    不过,凤云霜和凤碧落,却是他家主子有意放回圣魍山的。

    只要独孤梦茴的镇魔塔失去作用,就会在魔界失势。

    而以轩辕南的心胸,绝对不会轻饶独孤梦茴,即使不杀,也要狠狠报复回去。

    至于凤云霜和凤碧落么……

    既然独孤梦茴失势,她们两个的日子又怎么会好过?

    独孤梦茴虐待婢女的行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过,轩辕南会让魔直接撕碎了凤云霜和凤碧落两姐妹,倒是有点出乎月清尘意料之外的。

    他想,主子也未必能料到这个结果。

    月清尘的话,让独孤梦茴重新燃起了希望。

    她喜笑颜开。

    她就知道,玄玉哥哥不会对付她的,他没有那么狠心。

    但很快,独孤梦茴脸色一僵。

    糟了!忘了试探月清尘,是否看见她脸上的字了。

    独孤梦茴脸色阴沉了下来。

    接近黄昏时分,月清尘才回到玄王府,神色有几分疲倦。

    但他仍旧去见了赫连玄玉,禀明圣魍山的一切。

    “杀了?”赫连玄玉冷眸一闪,妖娆唇角淡勾。

    “是的,被魔撕成了碎片,尸骨无存。”月清尘暗自心想,主子很显然也没想到轩辕南会直接下杀手。

    毕竟,轩辕南现在缺帮手啊,能多一份力量都是好的。

    “原因?”赫连玄玉淡淡瞥向月清尘,将月清尘脸上一闪而过的心虚看在了眼里。

    月清尘轻咳一声,低眸:“我不知道。”

    他怎么敢在圣魍山逗留太久?还是在轩辕南和那几个大魔出现的时候?

    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是轩辕南等人的对手。

    因此,他首先去的是神兵山庄,远远眺望。

    发现轩辕南带领几个魔离开后,他才前去现场察看。

    赫连玄玉唇角妖娆一勾:“还要好好修炼,别对不起玲珑给你的那些修炼丹药。”

    杂七杂八的事情占了月清尘太多事情,赫连玄玉心里比谁都清楚。

    不过,月清尘是他的左膀右臂,他寄予厚望呢!

    月清尘俊脸一红,再度轻咳一声:“是,主子。”

    王妃每月都会炼药一次,炼出的修炼丹药都给他了。

    而他么,也会分给玄王府忠心耿耿的侍卫一些。

    所以说起来……他实力增长不快,真的是自己的原因。

    “下去吧。”知耻者近乎勇,赫连玄玉对月清尘的反应还是很满意的,他淡淡一挥手。

    月清尘躬了躬身,退下去了。

    月清尘的背影才消失,门口缝隙里就出现了一个小脑袋。

    小雪狐醒了?

    “进来吧!”赫连玄玉眼眸染上一丝笑意,语气略微慵懒随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