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6章 分别在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斜靠向白玉椅背,手指淡淡叩着扶手。

    既然小雪出现了,他心心念念的人儿自然也在的。

    看来,她对凤云霜姐妹一事,还是抱有相当大的好奇心呐!

    小雪狐往后望了望,然后‘嗖’地一声溜进来了。

    “咳!”凤玲珑也微咳一声,泰然自若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赫连玄玉淡然挑眉,语气含笑:“偷听我与清尘的对话?”

    凤玲珑立刻反驳:“我才没有呢!”

    说罢却有些心虚,她不自在地坐在了他身边,轻咳一声:“我只是看见月清尘风尘仆仆地回来了,所以就跟着过来瞧瞧。”

    赫连玄玉眉目微微往上一挑,漆黑如墨的眼眸深邃幽暗。

    美得不像话的漂亮凤眼,就那么侧过来锁住凤玲珑的。

    他轻声一笑,指尖戳向凤玲珑脸颊上软软的肉:“然后呢?”

    小东西,偷听墙角还不承认。

    不过,死倔死倔的模样,真是她最可爱的一面了。

    果然情人眼里出西施啊!倔脾气的人最让人跳脚了好么?

    凤玲珑睁着黑白分明的眸子,左顾右盼,不肯回答赫连玄玉的问题。

    反正她已经知道,凤云霜和凤碧落死了,是被魔界中人杀的。

    知道这个消息,她心里没有半丝愧疚,虽然两人的死和她家男人脱不了干系。

    但有句话说的好,不作死,便不会死。

    “弱肉强食的世界,死亡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赫连玄玉亲昵地刮了刮凤玲珑精致鼻梁,语气带着一丝轻哄之意。

    知道她来自哪里,也知道她的心并不如圣灵大陆上一般女子那般狠硬。

    所以,他才愿意安慰她。

    “唔,我知道。”凤玲珑点点头。

    在圣灵大陆生活了这么多年,她怎么会连这个都不明白呢?

    “而凤云霜和凤碧落,千方百计要害自己的妹妹,若是那‘凤玲珑’还在,也定然不会饶过她们。”赫连玄玉淡笑伸出手臂,环住了她瘦削香肩。

    凤玲珑蹙了蹙眉,紧接着松开:“好啦,用不着安慰我了,反正她们都死了。”

    她赶紧转移话题:“其实我来找你,还有另外一件事的。”

    “嗯?”赫连玄玉目光熠熠地看着她,有种怎么也看不够的感觉。

    “就是……”凤玲珑犹豫了一下,轻轻一咳:“神魔灵识跟我说,我可以去诸神山恢复神身了。”

    赫连玄玉美目一凝,五指微微将她瘦削肩膀一握,力道有几分重,她顿时微微蹙眉。

    察觉到她的不适,赫连玄玉很快松了力道。

    淡淡一笑,赫连玄玉眸底一闪而过一缕幽光,语气漫不经心:“什么时候动身?”

    凤玲珑有些心疼赫连玄玉的隐藏情绪,主动投入他怀中,声音低低地:“神魔灵识说,你可以去找那幅画了。他隐约感应到,那幅画应该在西岸大陆一位隐士手中,而那位隐士即将寿终正寝,所以要赶紧。”

    赫连玄玉明白她的意思了,她是让他决定,动身的时间。

    忽然,赫连玄玉一个用力,将凤玲珑紧紧抱住:“不去了,我不去了,我就在诸神山外等着你。”

    任性的语气,让凤玲珑忽然觉得眼眶酸酸的。

    其实,这个高贵冷傲的男人,内心很寂寞吧?

    他把全部的温暖,都给了她一个人。

    即使是仇恨,他也能为她放下。

    果然如他所说,在他赫连玄玉的世界里,唯一重要的,不过她而已。

    “你还想不想娶我来的?”凤玲珑心疼地搂紧他,这回换她哄他了。

    “当然想!”赫连玄玉毫不犹豫地回答,这是他这辈子唯一想做的事,比报仇还令他执着,谁也不许怀疑。

    “那就不能任性啊!”凤玲珑叹了口气,“我也不想和你分开,可是我那个爹爹,离苏醒之日不远了。如果我们不努力,将来他一定会拆散我们的。”

    一想到要嫁给轩辕南,凤玲珑宁可和赫连玄玉分开一百年,以换得终生在一起的可能!

    忍受百年分离之痛,也比各自嫁娶要令人好受得多。

    赫连玄玉不作声了,紧紧搂着怀中姑娘,深深呼吸,汲取她身上那令他安心无畏的香气。

    凤玲珑温柔地一遍遍抚摸他宽厚的背,试图缓解他内心深处的不舍。

    短暂的分离,只是为了长久的厮守。

    她和他的敌人很强,未来的路也很艰难,不努力,便只能坐着等待厄运降临。

    她想,他会想通的,他那么聪明睿智。

    两人静静地拥抱了一会儿,赫连玄玉终于低沉出声:“就明日吧。”

    凤玲珑身躯一震!

    明天?这么快?

    这回,犹豫的倒是凤玲珑了。

    她还想着,再跟他好好待几天呢!

    “你爹就快苏醒,我们也要加快步伐才行。”赫连玄玉温柔地抚摸她一头青丝,眸底情意丝丝流动,又有些微冷芒射出。

    她的话提醒了他。

    她爹是个不容小觑的对手,从她上次被萧郎带出去后,情不自禁流露的那一丝惧意,他就清楚了。

    为了要和她厮守,他必须要变强。

    争分夺秒。

    凤玲珑想了想,心底虽依依不舍,但也知道分离是必须经历的一步,只好点了点头:“好吧,就明天。”

    夜晚来得很快,繁星点点。

    本来说好要早些休息,明日动身赶路。

    然而赫连玄玉和凤玲珑两人,相搂而眠,却是谁也睡不着。

    “赫连,你睡了没有?”凤玲珑不安地扭动了一下。

    “嗯。”赫连玄玉淡淡发出一个鼻音,慵懒邪魅,带着一丝安抚人的温柔力量。

    凤玲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嗯’是什么回答?到底是睡了还是没睡?

    “我会和萧郎还有兵魍一起出发,你不会介意吧?”凤玲珑想了好多好多,然后想到这一点似乎没跟赫连玄玉报备。

    这家伙,最爱吃醋了有木有?

    “非常介意。”赫连玄玉孩子般地哼了一声:“凭什么保护玲珑的不是我赫连玄玉?”

    噗……他介意的居然是这个。

    凤玲珑有些忍俊不禁,但胸口的爱意却几乎泛滥成灾。

    她猛地扎向他怀里,闷闷的语气透出不乐意:“我也嫉妒陪在你身边的人不是我。”

    “那就赶紧恢复神身,赶紧来陪我。”赫连玄玉重重地啄了她一口,她这么可爱的时候,他就恨不得一口吃掉她!

    但那该死的大神爹爹,该死的神罚……

    “嗯,我努力。”凤玲珑忽然觉得眼皮沉重,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

    赫连玄玉以一股温和斗气,催眠着凤玲珑。

    他担心,她彻夜未眠,明日会精神不济。

    看着她似睡非睡的可爱模样,赫连玄玉粉色薄唇逸出一声轻叹:“玲珑,如果轩辕南浪子回头,你会变心吗?”

    凤玲珑迷迷糊糊地摇头:“不、不会……”

    赫连玄玉笑了,一双深邃不见底的黑眸,深深地凝望着眼前陷入梦乡的姑娘,丝丝情意流动。

    “我也不会,生生世世只爱玲珑一个姑娘。”赫连玄玉收回指尖斗气,轻柔地在那饱满莹润的红唇上,落下一个虔诚的吻。

    从月清尘带回圣魍山消息的那一刻,赫连玄玉就无比清楚,轩辕南开始变了。

    如果轩辕南继续卑鄙无耻下去,赫连玄玉丝毫不担心。

    但若轩辕南浪子回头,开始正视自己的错误,并千方百计来弥补……赫连玄玉就要担心了。

    他很清楚他家小东西是个重情重义的姑娘,看似冷漠,实则护短,对身边每个真心待她的人都极好。

    那么……当轩辕南从渣变好,她会动摇吗?

    尤其,是他不在她身边的时候。

    “玲珑,若你负我,我赫连玄玉便生无可恋了。”赫连玄玉闭上漂亮凤眸,心脏微微抽痛。

    天明,很快来临。

    凤玲珑睡了一个无比安稳的好觉,只是依稀觉得有人在她耳边低喃,她即使清醒过来,也还能感觉到那声音所蕴含的痛。

    但看看赫连玄玉,他气息正稳,似乎睡的也沉。

    凤玲珑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俊美无双的男人,一双眼眸温柔似水。

    “玲珑大清早地就偷看我,是不是该交点观赏费用?”赫连玄玉徐徐睁眼,语气含着一丝挪榆。

    凤玲珑脸色一红,原来他早就醒了,故意不出声呢!

    不过,赫连玄玉清晨时的样子最纯真了,特别是在她面前,脱离了平时那冷冽肃杀的气势。

    像一个,可爱的大男孩。

    “交费。”赫连玄玉看着凤玲珑懵懵的模样,红唇还略嘟,简直可爱极了,忍不住就低头吻了上去。

    凤玲珑瞪大眼睛,‘唔’了一声,这就是他所说的交费?

    很快,也顾不得抗议了,她本来就喜欢他狂肆霸道的吻。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她现在越发不懂得害羞为何物了。

    两人正狂吻得难分难解之际,赫连玄玉的身躯忽然微微一僵。

    凌厉的视线,射向窗户外面。

    身下的姑娘表情迷离,丝毫未发觉异样,赫连玄玉一道斗气悄然射出,‘砰’一声将那躲在窗户外面的人给弹飞了。

    “啊……”一声凄厉惨叫,划破玄王府长空。

    此刻,凤玲珑才慌忙睁眼,氤氲眸子望向窗外:“谁?是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