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5章 是他对不起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其实用不着神魔灵识着急,凤玲珑心里记着要让赫舍里宸虚影与灵识合二为一的事情呢!

    所以,赫舍里宸答应和她赌之后,她就立刻提出进一步的要求了:“既然要打赌,你就得跟我们走出诸神山。”

    赫舍里宸语气淡淡:“我并不是为了跟你打赌才走出诸神山,而是要阻止你和这个家伙在一起。”

    这个家伙?凤玲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轩辕南。

    然后,她才记起她和轩辕南是在演戏在一起的,而且她表现得是因神罚才不得不妥协的样子。

    但赫舍里宸说要阻止她和轩辕南在一起?

    一丝惊喜蹿上凤玲珑心头。

    “笨丫头,赫舍里宸是你娘的师兄,自然是你的师伯,他那么疼你娘,你说他会不帮你吗?”神魔灵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这点事儿,丫头应该用脚指头都想的出来啊,所以他才故意说要她和轩辕南演戏在一起,但没想到丫头到现在还没发觉,真是笨死了!

    凤玲珑恍悟之后,又好气又好笑。

    想必神魔灵识早就知道事情会到这地步,之前是故意逗她玩儿呢!

    “我与自己的虚影分开太久,所以与虚影合二为一时,会有一定的排斥。而即使我与虚影合二为一,也走不出这诸神山。”赫舍里宸的语气不无叹息。

    “哈哈!这你就用不着担心啦!”神魔灵识得意地大笑起来:“我家丫头可是服食过赤玄血莲的,你非但不会和虚影发生排斥,还可以走出这诸神山!”

    赫舍里宸这才知道,凤玲珑真是有备而来,所有事情都已经准备妥当,只等他点头了。

    “好。”不止是凤玲珑需要赫舍里宸的帮忙,赫舍里宸自己,也想走出诸神山。

    他这心里头,还牵挂着他的师妹。

    得知万年前自己的牺牲,并没换得神尊对他师妹的饶恕,他迫不及待要救出他疼护了一辈子的师妹。

    赫舍里宸同意之后,凤玲珑就和轩辕南一同将宝剑带走了,去找赫舍里宸的虚影。

    有神魔灵识,又有赫舍里宸的灵识,赫舍里宸的虚影自然好找。

    很快,凤玲珑就找到了赫舍里宸的虚影。

    还好,此刻赫舍里宸的虚影正在睡觉,一脸地毫无防备,估计他以为他早就把凤玲珑和轩辕南赶出诸神山了。

    “把宝剑扔在赫舍里宸的虚影上就行了。”神魔灵识懒洋洋道。

    凤玲珑依言将宝剑扔了过去,只见宝剑与赫舍里宸的虚影接触那一刹那,宝剑骤然发出一阵金光!

    而赫舍里宸的虚影也被惊醒了过来,他茫然地看着身上的宝剑散发出的金光。

    由于赫舍里宸虚影的茫然,赫舍里宸的灵识很容易就与虚影合二为一了,本来也是一体的么。

    不过,两者骤然合二为一,赫舍里宸的虚影忽然挣扎起来,俊美脸庞略有几分扭曲,似乎很是难受。

    “丫头,滴血!”神魔灵识提醒凤玲珑。

    凤玲珑划破手腕,鲜血洒在了赫舍里宸的虚影之上。

    刹那间,赫舍里宸的虚影不再挣扎了,他安静下来。

    不过,却随后陷入了沉睡中。

    凤玲珑看着安静如初生婴儿般沉睡的赫舍里宸,心头浮现淡淡的疑惑:“他怎么睡过去了?”

    “呵呵,丫头有所不知,这虚影灵识分开了万年,就算有丫头的血做辅助,却仍然要沉睡个十天半月才会苏醒。”神魔灵识淡淡解释。

    “原来如此。”凤玲珑点头,表示懂了。

    “现在,丫头就把血洒在赫舍里宸虚影的胸口吧,待他醒过来时,便已经是复活之身了。”神魔灵识忽然叹了口气,语气幽幽,夹杂着几分遗憾。

    凤玲珑一下子就猜到,神魔灵识是悲哀他自己虚影也被灭了,只剩一抹灵识,无法复活。

    不过,凤玲珑倒聪明地没说什么,很快走上前给赫舍里宸的胸口洒血。

    一道血红的光芒从赫舍里宸的胸口蔓延,一直将他整个人给包裹住,随后全部隐入他虚影之内。

    不过片刻功夫,赫舍里宸的身体似乎就发生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变化。

    从虚无到实体,从死气沉沉到勃勃生机。

    凤玲珑瞥向正目不转睛看着赫舍里宸复活的轩辕南,但意外地竟没在轩辕南眼中看到从前的那股子贪婪与算计。

    真的转性了?凤玲珑心下还是半信半疑。

    忽然,一阵天旋地转传来,凤玲珑跄踉了一下,险些没站稳。

    “丫头,你好像在发烧啊!”神魔灵识语气诧异,他当然能感觉到凤玲珑身体里那不同寻常的温度与热气。

    “是吗?”凤玲珑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那还不都是拜你所赐?”

    凤玲珑知道自己怎么生的病,在那冰冷刺骨的潭底,又没有半点实力可以护身,不病也就真是奇了怪了。

    这这这,这怎么能怪他呢?神魔灵识真是满肚子的不服气啊!不过,看在丫头病了的份上,他就不跟她计较了。

    赫舍里宸一直沉睡,恐怕要十天半月才能苏醒复活,凤玲珑便挪到一旁,靠着一块巨石坐了下来。

    轩辕南的视线终于从赫舍里宸身上挪开,一侧眼,见凤玲珑脸颊通红,额上冒出细汗,脸色也十分不好看,顿时明白她是去了一趟潭底,给折腾病了。

    “玲珑,你在这儿等着,我去给你采点药来。”轩辕南立刻对凤玲珑说道,然后很快蹿了出去。

    凤玲珑苦笑了一下,怎么轩辕南就没病?难道真是姑娘家所以身子弱些?好歹也是九阶斗宗啊,真是太丢脸了!

    没等轩辕南返回,凤玲珑就昏昏沉沉睡去了。

    她浑然不知,她已经高烧得让人一触手就觉得烫极的地步了。

    “小主人,我觉得……”轩辕南靠着九面魔找到治疗风寒的药草,但九面魔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轩辕南很小心地拔着药草,这种药草不能伤到茎干,因为有药效的就是茎干之中的汁液。

    九面魔犹豫了一下,语气无奈:“没什么。”

    轩辕南此刻满腹心思都在凤玲珑身上,九面魔吞吞吐吐欲言又止还遮遮掩掩的,他倒也懒得去过问。

    他家茗玉生病了,他要照顾她,这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其实九面魔想跟轩辕南说的是,他感觉到凤玲珑对赫连玄玉的心意很坚定,所以无论轩辕南为凤玲珑做得再多,凤玲珑也不会回头了。

    九面魔能够感觉到,凤玲珑对轩辕南的介意,只在被伤害过这一件事上,而不在于轩辕南这个人。

    她似乎随时随地,都能因为想到那个叫赫连玄玉的男人而笑,而黯然。

    这种爱,是任何人都无法介入的。

    但九面魔终究没说,也是不想打击到轩辕南,他同时感觉到轩辕南对凤玲珑的感情也是那么深沉。

    也是到了,非凤玲珑不可,其他女人就是不行的地步。

    这样的情况下,他说什么又还有用吗?

    轩辕南很快握着药草返回,一见凤玲珑已经昏昏沉沉,脸颊烧红得简直不正常,立刻就面色一紧。

    他赶紧走过去,轻唤了两声:“玲珑,玲珑?”

    凤玲珑自然听不见轩辕南的呼唤,她已经烧得陷入昏迷了。

    轩辕南见状,立刻将药草在手掌上捏碎,浓浓泛着清香的汁液涌了出来,这汁液具有极好的治疗风寒及退烧作用。

    就着手掌,轩辕南小心将手掌伸到凤玲珑唇边,轻轻掰开她下颚,将汁液喂了进去。

    或许是烧狠了,凤玲珑口渴地很配合,即使昏迷中也将汁液全部喝了下去。

    轩辕南收回手后,又施展出一股魔气,抵着凤玲珑背后的一处穴道,徐徐替她逼着体内的热汗。

    不一会儿,凤玲珑浑身就汗淋淋了,眉头有些难受地蹙起,发出几不可闻的抗议声。

    “别怕,有我在。”轩辕南察觉到凤玲珑的不适,轻哄出声,然后自己微微一愣。

    若干年前,他第一次和她相识,也是说了这样一句话。

    那时候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皇子,风家还是轩辕国的大世家,担任着一切给皇室寻宝的重任,十分得宠。

    由于风家长女体弱,忽然灵魂与身体分离不定,经风家家主算过后,必须要由具有帝王之气且与风家长女有缘的皇子,替她定魂。

    当时,每一个皇子都出面了,谁不希望自己就是拥有帝王之气的未来国君呢?

    他也不例外。

    只是他没想到,第一眼见到床上秀美微蹙的她,他就为之动心,傻愣愣站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

    直到风家家主催促,他才恍惚上前。

    从门口走到她床前,不过寥寥几步,他一颗心却为之揪紧,甚至是惶恐。

    他多想成为那个和她有缘的人。

    但如果不是呢?他头一次这么紧张,面对父皇时他觉得他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直到浑浑噩噩云里雾里地听从风家家主指挥,按照方法握住她的手,她忽然素手一动,紧蹙的眉头稍稍缓解……他才欣喜若狂!

    那一刻,他就这般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别怕,有我在。”

    时过境迁,他又一次说了这样的话,却已是物是人非。

    轩辕南眼眶微微湿润,是他对不起她,若不是他当时存有私心,她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他的。

    “对不起,茗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