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6章 请不要打扰我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轩辕南的悔恨歉意,凤玲珑一个字也没听见,在魔气治疗与草药的作用下,她进入了更深的睡眠之中。

    再一次醒来,已经是一天一夜之后了。

    凤玲珑一睁眼,就感觉到她浑身不舒服,黏黏的感觉。

    一低头,才发觉自己衣衫全被汗水打湿,即使大部分汗水已干,但仍有风寒过后的细汗冒出,衣衫仍旧会黏在她身上。

    “玲珑,你醒了。”一道温润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阵香气扑鼻而入。

    轩辕南端着一碗米粥,递到凤玲珑面前,语含歉意:“这里条件简陋,而且你风寒刚愈,先喝点粥吧。”

    凤玲珑怔了一怔,看着轩辕南手上的那碗粥。

    原来是之前她没收回内天地的米团子,轩辕南就着米团子熬了一碗粥。因为没有碗,他就用了一个凹进去的小石槽盛米粥。

    但看得出来,他将小石槽洗得很干净,半点泥垢也没有。

    凤玲珑冷眼看了轩辕南片刻,略嫌苍白的红唇微微一抿,接过了那碗粥,慢条斯理地喝了起来。

    饥肠辘辘的感觉让凤玲珑不一会儿就把一碗粥喝完了,尽管有些意犹未尽,她却没告诉轩辕南,只淡淡地问道:“我生病后,是你在照顾我?”

    迷糊间,她是听见一些声音,但那会儿她烧得厉害,下意识还以为是赫连玄玉在她身边。

    等醒来一看不是赫连玄玉,她心底是十分失望的。

    好想那个霸道狂妄但对她全心全意的男人……不知,他是否也有想她。

    “嗯。”轩辕南浅笑,星辰般的眸子里滑过一丝温柔的光。

    她会感动吗?会想起当初吗?轩辕南心里燃起一丝希冀。

    “你没碰到我吧?”凤玲珑下一句话,顿时让轩辕南的脸色变了,一颗心也沉到了谷底。

    轩辕南略有些悲伤地看着凤玲珑:“你,连被我碰一下都不愿?”

    凤玲珑被这样的悲伤目光看着,心里五味陈杂。

    她很快别过了脸,硬起心肠道:“赫连玄玉不喜欢我跟你走太近,即使他不在这里,我也要考虑他的感受。”

    呵呵……她如此考虑赫连玄玉的感受,可曾想过他此刻痛入骨髓?

    轩辕南唇角扬起一抹悲凉的笑,半晌后恢复淡然:“我没碰你,但如果喂药和治疗也算碰的话,我就碰了。”

    凤玲珑一时无言。

    严格来说轩辕南还是碰到了她,不管是喂药还是治疗,若赫连玄玉在此,是绝不肯让他碰到她一根头发的。

    但……轩辕南这副模样,却让她说不出更多尖锐冷漠的话来。

    凤玲珑暗恨自己的心软,但另一个声音又告诉她,当她有一天能够淡然应对轩辕南,心中无丝毫怨恨时,她才真正将那十年放下了。

    “我出去走走。”凤玲珑心头烦躁,打算一个人去透透气。

    轩辕南忙站了起来,眸色担忧:“你风寒才刚刚好……”

    凤玲珑瞥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迈步就离开了赫舍里宸和轩辕南所在之地。

    无论去哪儿都好,她不想跟这样的轩辕南相处。

    轩辕南看着凤玲珑远去的清丽背影,一丝苦涩爬上心头,深深的黯然弥漫双眸。

    事到如今,他能怨谁呢?

    想到自己之前偏执时所做的一切伤害她的事,他就恨不得将自己掐死!

    一想到这些,无论她对他如何冷漠,他也都甘之如饴了。

    凤玲珑一个人走到外面,看着诸神山上已然恢复原貌的模样,唇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

    凤玲珑从内天地里将小雪狐揪了出来,抱着小雪狐坐在石前,眺望远方美景。

    小雪狐刚开始显得有些兴奋,后来就倦了,趴在凤玲珑膝头美美地开始睡觉。

    凤玲珑淡淡抚摸着小雪狐一身柔软的毛发,语气飘渺:“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万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凤玲珑这一声问,当然是问的神魔灵识。

    赫舍里宸和神魔灵识的对话,之前凤玲珑没功夫想,病倒了。

    现在,她回忆起来,感觉万年前也就是她的父母,发生了很不得了的事情。

    但,到底是什么?神魔灵识为何不一次痛快地告诉她知道算了?

    “这个嘛……”神魔灵识讪讪一笑:“答案倒是简单:因为不能。”

    不能?不能告诉她?凤玲珑红唇微微一抿。

    难道又是什么天机不可泄露?呵……这该死的天机!

    “那行吧,我就问一句:神尊是不是伤害了他的妻子?”凤玲珑也不想知道更多了,她就想知道她那对父母的事情。

    但凤玲珑喊不出爹娘来,她连那两人的面都没见过。

    “伤害是当然的,不过,他也被你娘给伤了吧!”神魔灵识呵呵出声,似乎有几分为难地说道:“这种感情的事情,很难说清楚对错吧。”

    凤玲珑微微一愣,想不到一向情商为零的神魔灵识,还能有这样的觉悟。

    “如果你告诉了我所有的事情,会怎么样?”凤玲珑试探着问。

    “这就难说了,但总归不如不告诉你的结果要好,你也不希望这条原本还算平坦的路,再出现各种意外,横生枝节吧?”神魔灵识呵呵笑道。

    凤玲珑当即轻哼了一声:“我走的这条路还叫平坦?”

    都快颠簸死她好了好不好?

    一个该死的神罚,让她和赫连玄玉不得不分开,还得为在一起各种奋斗。

    她最大的敌人,居然是她亲生老爹!

    还有比这更崎岖的路吗?

    “哎呀丫头,人要知足嘛,你又想得到这世上最好的,又不想付出努力,那怎么可能嘛!”神魔灵识语气十分无奈。

    凤玲珑心中微微一动,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

    上天将赫连玄玉这么好的男人赐给了她,她还有什么理由可抱怨的?

    “好吧,算你说得对。”凤玲珑心头乌云一下子被拨开了,她唇角含笑地起身,抱着小雪狐往来时方向走。

    等赫舍里宸苏醒复活之后,她应该就可以恢复神身了。

    此刻,轩辕南正站在赫舍里宸面前,手不知在赫舍里宸身上摸着什么。

    凤玲珑眸色一冷,快步走上前去喝道:“轩辕南,你又在干什么?”

    好个轩辕南!她还差点以为他真的变好了呢,结果她一转身就看见他在使坏!

    轩辕南抬眸看见凤玲珑一脸冷意,心脏微微抽痛。

    他知道她误会了他,好脾气地解释:“玲珑,我不是……”

    “你给我让开!”凤玲珑可没那耐心跟他再废话,一股斗气射出,将他震开。

    凤玲珑蹲下身,连忙检查赫舍里宸的身体有无异样。

    而这一检查,凤玲珑才发现,赫舍里宸体内气息絮乱,到处游走,甚至涌到了脑部。

    如果不及时帮赫舍里宸疏通的话,赫舍里宸恐怕即使复活,也会成为一个癫狂之人。

    凤玲珑脸色一僵,联想到刚刚轩辕南的举动,心里一虚:难道,轩辕南刚刚是在帮赫舍里宸疏通体内乱走的气息?

    “你帮他疏通吧。”轩辕南被凤玲珑一股斗气震开,微微伤及肩头,虽无大碍,他心里却是痛极。

    说完这句话,轩辕南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凤玲珑心头五味杂陈,看着轩辕南的背影消失在视线范围内,深吸一口气后回过头来专心替赫舍里宸疏通内息。

    等到赫舍里宸身体里的气息再无一丝杂乱的迹象后,凤玲珑徐徐收回了斗气,轻吐一口气。

    轩辕南……凤玲珑想到被她误会及轻伤的轩辕南,一屁股坐了下来,眸色有几分复杂。

    凤玲珑向来是非恩怨分明,此刻心中不由得还是有几分歉疚的。

    但要她去给轩辕南道歉,她又真是做不到。

    凤玲珑坐在原地,微微纠结。

    约莫半个时辰后,轩辕南自己回来了,手里提着几只已经被剥了皮的野兔。

    “玲珑,看我拿什么好东西回来了?”轩辕南的语气高兴极了,一点没有刚刚出去时的黯然。

    凤玲珑诧异地看了他手中东西一眼,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她不解地看着他:“你从哪儿弄来的野兔?”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诸神山上灵石树木的是不少,但有生命的活体却是没有。

    轩辕南见凤玲珑露出不解的可爱模样,心里酸涩得很,面上却得意笑道:“野兔进不来,我可以出去找嘛!”

    从前,她也会这样问他各种问题,他和她其乐融融,是整个轩辕国最美的佳话。

    凤玲珑这时明白了,野兔是进不来诸神山,但轩辕南可以出去,找了野兔剥了皮后再进来。

    “吃了这么多天素的,吃腻了吧?今天我给玲珑换换口味。”轩辕南冲凤玲珑璀璨一笑,转身就去捣弄柴火木棍了。

    看着轩辕南手脚麻利地将野兔穿过木棍,架在几块石头之间开始烤,凤玲珑眸色微微一闪。

    当年那个青涩但尊贵的帝王,如今已是魔界少主,却再也给不了她任何温暖的感觉了。

    “轩辕南,我很高兴你不再那么偏执,但,请你不要打扰我和赫连玄玉的世界,好吗?”凤玲珑抿唇,眸色认真地对忙活的轩辕南说出心底话。

    她不知道过去那十年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可她明白自己的情感归属。

    她不会做任何,对不起赫连玄玉的事情。

    就算时光倒流,就算回到她还是风茗玉时,她看见和轩辕南的一切,只会感慨,而不会心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