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6章 神身惊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得到了神石,一时也没想好拿神石怎么办。

    虽说神石挺怕她师父的,但也不会因为怕她师父,就认可赫连玄玉,遭受那神火焚烤之刑。

    所以凤玲珑把神石丢进内天地后,倒也没再管神石的。

    轩辕南一日内就搭好了两个棚子,此刻凤玲珑和仙殿尊者倒是各有住处了,但赫舍里宸没有。

    眼见凤玲珑和仙殿尊者都进去棚子里休息了,赫舍里宸眼眸危险地眯起,冷飕飕瞥向轩辕南。

    “我的呢?”这魔界小子,不想活了吧?

    轩辕南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一脸疑惑:“神者和尊者不都是男儿身?不能住一间吗?”

    原来如此。

    赫舍里宸心下不那么惆怅了,恢复一脸严肃,转身走进仙殿尊者已经率先占领的棚子。

    仙殿尊者见赫舍里宸进来,眸色淡淡:“你进来做什么?”

    赫舍里宸得意地一扬唇:“知道你素来不与人亲近,除了师妹,当然,现在又多了个师妹的女儿。不过,这棚子是那魔界小子搭给我们两个住的,你可要委屈一下咯!不然,你出去也行?”

    两个万年前的故人,谈不上是‘友’,却因为一个凤玲珑而牵扯在了一起。

    谁也不乐意。

    但,没有其他选择。

    仙殿尊者淡扫赫舍里宸得意的眸色一眼,淡淡一笑,神色温润如玉,倒是没有再和赫舍里宸计较。

    赫舍里宸看着面前的仙殿尊者,怎么看心里那股气还是无法下去。

    即使过了万年,他仍然讨厌透了这个看似温润如玉但却伤害了他师妹的男人!

    “万年过去,仙殿可有新的感悟?”赫舍里宸眼神犀利,一向沉肃的眼里,如点墨般出现了浓重的色彩。

    “没有。”仙殿尊者淡淡一句,轻描淡写。

    赫舍里宸顿时脸色愠怒:“若不是你,师妹怎么会落得那样下场!你竟一点都没有悔过!”

    仙殿尊者因赫舍里宸提到瑶池女神,淡雅温润的眸色瞬间凌厉无比。

    他眼光轻扫赫舍里宸,声音低沉不悦:“神者自重。”

    谁都知道,自打瑶池女神嫁了人,瑶池女神就是仙殿尊者面前的禁忌,谁都不敢提。

    “自重?是你心虚吧?是你害了师妹!”赫舍里宸对瑶池女神这个师妹的维护,那也是在神界出了名的,当年就为瑶池女神各种出头,何况现在?

    仙殿尊者不轻易动怒,一旦动怒,方圆百里寸草不生。

    “想打,我陪你。”仙殿尊者淡然起身,白袍一拂,本就不堪一击的棚子灰飞烟灭。

    “谁怕谁!”赫舍里宸冷笑一声,一跃而起凌空俯瞰。

    仙殿尊者眸色凌厉,身形缓缓升起,与赫舍里宸同样高度时,淡淡一眼扫去:“让你三百招。”

    赫舍里宸被激怒了,重重一哼就朝仙殿尊者震出一股强波。

    仙殿尊者淡然偏身,只守不攻。

    三百招一过,仙殿尊者整个人透出一股凌厉肃杀之气,瞬间反守为攻,一波接一波的神力反击得赫舍里宸应接不暇。

    两大神界强者在空中激斗,下面一干人等抬头仰望。

    “娘啊!原来这就是神界的力量,太可怕了!”朦雨哭丧着脸拉住凤玲珑的衣袖,心里怕怕的:“凤姐姐,你可要保护我。”

    凤玲珑无奈地摇头,她哪会不知道这丫头压根不怕死?现下做出一副怕死的模样,是很震撼神界的强大吧?

    不过……凤玲珑抬头看向天空,眼露不解:师父和师伯不是感情很好吗?怎么说打就打起来了?

    “凤姐姐,你说他们为什么打架啊?”朦雨好奇地看着天空,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我不知道。”凤玲珑真没想明白。

    轩辕南在一旁猜测道:“会不会是因为我少做了个棚子的缘故?”

    凤玲珑和朦雨不约而同看白痴似的看着轩辕南,拜托,神界两大强者,会有这么幼稚吗?

    被两个姑娘这么看着,轩辕南一瞬间脸色有点淡红。

    “神魔,他们会不会打出什么问题来?”凤玲珑有点担心地询问神魔灵识,一个是她师父一个是她师伯,都对她挺好的,而且将来还需要他们并肩作战,她可不想他们闹内讧啊!

    神魔灵识呵呵一笑:“放心吧,他们万年前也是这么打的,不会出什么事,你师父师伯都是明白人。”

    呃?万年前也是这么打的?凤玲珑有些不敢置信,她谪仙一般的美人师父啊,打架多没风度。

    “对他们而言,分出胜负就够了,不会让谁受伤。万年前的教训,他们心里都很清楚。”神魔灵识依然呵呵笑着,但语气里多了一丝感慨的味道。

    拜这丫头所赐,他老人家万年前从来不关心男女感情的事,现在却开始分析这些凡夫俗子的内心了。

    即使是神,那也脱不了七情六欲啊!

    神魔灵识话音才刚落,凤玲珑就看见空中仙殿尊者和赫舍里宸胜负已分。

    赫舍里宸被仙殿尊者的神力压了下来,脸色微微变了变后站稳,没再出手。

    仙殿尊者便也飘然落地,负手而立。

    “师伯!”凤玲珑心善,首先安慰的当然是落败的赫舍里宸,她跑到赫舍里宸身边,安抚似的扯住了赫舍里宸的衣袖。

    赫舍里宸瞥了她一眼,心下稍感安慰,还好不像她那神尊爹一样没有良心。

    “师伯没事。”赫舍里宸一向沉肃的眼里,流露出几分慈爱。

    凤玲珑点点头:“嗯。”

    那边,仙殿尊者的脸色却是不怎么好看。

    他抬起纤纤十指,朝凤玲珑淡淡一勾,声音低沉温润:“玲珑,到师父这儿来。”

    呃……凤玲珑看了看仙殿尊者,被那美美的笑容一勾引,没多思考什么就屁颠屁颠跑了过去:“师父。”

    仙殿尊者很满意凤玲珑乖巧的模样,奖赏似的摸了摸她脑袋:“乖。”

    凤玲珑微窘,她怎么有种化身为宠物的错觉?

    赫舍里宸眼角一沉:“仙殿,你非要惹我是不是?”

    仙殿尊者淡淡一笑,温润低沉的声音透着凌厉:“犯我忌讳者,通常杀无赦。我已经够宽容你了。”

    “哼!有些人就是道貌岸然,做了还不许人说!”赫舍里宸冷笑一声,但随后快速钻进凤玲珑那没被损坏的棚子里去了。

    仙殿尊者眼里闪过一丝凌厉,随后消失无形。

    “师父,您别生师伯的气。”凤玲珑此刻才知道,原来两人打起来,是因为赫舍里宸犯了她师父的什么忌讳。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忌讳,但听她师父方才说,犯忌讳者杀无赦,她就知道那忌讳最好是问都别问。

    “好。”仙殿尊者如今是有徒万事足,徒弟如此软糯糯地求情,当然一口答应下来了。

    瞧见仙殿尊者眼底的宠溺之色,竟与赫连玄玉的无异,但又多了一种长辈对晚辈的爱护之意,凤玲珑心底涌上一股幸福的感觉。

    蓦地想到,她美人师父遭受神罚,会不会与她那位大神爹爹有关?

    凤玲珑越发讨厌那位大神爹爹了。

    七日一日一日过去,凤玲珑果真如神魔灵识所说的一样,每日都脱一层皮。

    等到第七日后,所有人就看着凤玲珑,说不出话来了。

    “怎么了?”凤玲珑有些担忧,但自己摸着似乎皮肤还是很光滑的啊,甚至比以前似乎光滑了不少。

    难道很难看吗?

    “凤姐姐,你好美……”朦雨有些口吃,饶是同为女子,她也看直了眼。

    她凤姐姐现在这张脸,美得简直让人移不开视线,有一种看了还想看,再看便沉溺其中无法自拔的深深诱惑感。

    此刻众人眼中的凤玲珑,冰肌玉骨,绝美俏颜天下无双。

    倾国倾城都不足以形容。

    明明未施粉黛,肌肤却吹弹可破,明眸皓齿,举手投足尽是惑人的风情,却不妖冶,浑身充斥淡淡的圣洁之感。

    最为震撼的,其实是萧郎。

    “原来……是你。”萧郎仿若受迷惑似的走近,瘦削修长手指抬起,淡淡抚过凤玲珑那张精致到让人移不开视线的脸蛋。

    从小到大,他眼前黑暗一片,唯独看得见这张脸。

    虽然气质有所偏颇,但一笔一画,那画上女子就是这般模样。

    这一刻,萧郎忽然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

    他双眼复明,助她恢复神身,就为了这一刻,再见到这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张绝美小脸。

    萧郎的动作很虔诚,不带有一丝亵渎意味,甚至充满了膜拜,如同虔诚的教徒在膜拜自己的信仰。

    所有人都讨厌不了萧郎,连仙殿尊者,也没有出声干扰萧郎这个看起来似乎不太合适的举动。

    而且仙殿尊者一双绝美眸子中,透出淡淡幽光。萧郎……萧家人,呵!

    赫舍里宸回眸,看见仙殿尊者了然的神情,唇角也淡淡一勾。萧家人,宿命归属,终究是要还那万年前的债。

    不管萧郎这个萧家子孙有多好,宿命终归是宿命。

    “你从小看见的那幅画,跟我现在长得一样?”凤玲珑也微微恍悟了,她下意识摸向自己的脸,心想难道她和她那位神秘娘亲长得一模一样?

    凤玲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而且她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多漂亮。

    但这一刻,从所有人的眼光中,凤玲珑知道一切都改变了。

    于她而言,除了淡淡的不安之外,竟再无其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