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8章 吃醋拉锯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行人很快进入赫连玄玉暂住的宫殿,而凤玲珑一路上也才得到赫连玄玉淡淡的解释。

    原来司空湛的父亲只娶了一个女人,就是司空湛的生母烈皇后,而在烈皇后病逝之后,司空湛的父亲就不曾再娶了。

    所以整个后宫,除了宫女之外,再没有其他女人。

    像赫连玄玉等人前来,自然可以无所顾忌地住在皇宫各个空闲宫殿之中了。

    “司空湛的父亲真痴情。”凤玲珑羡慕之余,又有些叹惋。

    如果司空湛的母亲不是凡人就好了,便会有灵魂虚影,也就可以利用她的血复活了。

    而魔界的聚魂大法,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凡人逝世时间超过一年,便灵魂四分五裂无法重聚了。

    “我对玲珑也一样。”赫连玄玉温柔地捏捏她手掌,旁若无人说着情话:“若是玲珑有事,我赫连玄玉绝不独活。”

    “咳咳……”凤玲珑顿时咳了起来,又哀怨地瞪了他一眼。

    师父师伯还在这里呢!也不怕羞。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轩辕元祖轻声一哼,妖邪眼眸时不时就瞟过凤玲珑脸上,“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噗!凤玲珑又咳嗽了几声,忍住笑意。

    这句话似乎还是当初她说司空湛来着,没想到被轩辕元祖学去了。

    赫连玄玉冷飕飕地一眼朝轩辕元祖瞥去,轩辕元祖也玩味地勾唇,冷眸不甘示弱地反瞪回去。

    有仙殿尊者和神者两大万年前强者在场,他就不信赫连玄玉能反骨到和他动手。

    赫连玄玉淡淡一哼,似是不屑与轩辕元祖计较,这令轩辕元祖的脸色微微一变。

    轩辕元祖正待发作,一行人却已经进入了宫殿,宫女们很快给各人斟上了茶水。

    如此,轩辕元祖就暂时忍了。

    因为仙殿尊者招手让凤玲珑过去,而凤玲珑想了想之后还是过去了。

    只是刚走出两步,凤玲珑就被一双长臂给捞回去了。

    屁股下一热,凤玲珑直接被放在了某人的大腿上。

    凤玲珑脸色一红,怎么可以在师父师伯面前这样没规矩?

    “还不到师父这儿来?”仙殿尊者淡漠语气响起,纤纤如玉的手指朝凤玲珑淡淡一勾,美丽风情惹人痴醉。

    凤玲珑这下子不管赫连玄玉了,这里她师父最大!

    于是,凤玲珑挣脱赫连玄玉的束缚,直接奔到仙殿尊者身边站着了。

    “师父。”凤玲珑甜笑,就算赫连会郁闷,她也不能不管师父的感受啊。

    她若是向着赫连,她美人师父肯定会对赫连的印象不好,那可是大大的不妙呢!

    去至尊皇境,还得靠美人师父撑腰。

    “嗯,不错。”仙殿尊者温雅地扬起优美唇角,对凤玲珑的亲近表示很满意。

    赫连玄玉的脸色一瞬间黑沉沉的,他就说他的追妻路漫漫,障碍多如牛毛么?一个岳父还不够,现在什么师父师伯都跑出来了。

    到时候画中岳母是不是也要阻止他娶心爱的姑娘?

    凤玲珑知道赫连玄玉心中郁闷,忙转移他注意力:“赫连,师父已经答应我们随我们一起进至尊皇境。你快说说那幅画的事,你找到了吗?”

    提起正事,赫连玄玉脸色才稍霁。

    他淡淡道:“找到了。”

    说着,从袖中拿出那幅画来。

    仙殿尊者眸色一闪,伸手一道神力射出,直接从赫连玄玉手中卷走了那幅画。

    赫连玄玉也是眸色微闪,他家玲珑这回认的师父,果然够强,不像那百里苏隐只有权势而无实力。

    此刻,那幅画如同乖巧的姑娘一样,徐徐于半空中,在仙殿尊者眼前,缓缓摊开来。

    栩栩如生的美人在画上展现,一笔一墨,出神入化,活灵活现,如同真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凤玲珑,心里暗暗惊叹:好像!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连眉眼间那份神韵,都相似极了。

    凤玲珑大约也明白是怎么回事,目光一直停留在那幅画上。

    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席卷了凤玲珑小小的心脏,甚至为之微微抽疼。

    凤玲珑不由自主按住了胸口,这就是给她生命的娘吗?这种感觉,在以往几任娘亲身上,从未出现过。

    这就是传说中的血浓于水?

    攸地,仙殿尊者以神力收了画像,送回到赫连玄玉手中。

    凤玲珑回神,望向仙殿尊者,发现他脸上有着淡淡的薄怒,眸底深处更是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肃冷杀气。

    凤玲珑不解,她美人师父应当是维护她娘的才对,怎么看见她娘的画像后,反而不高兴?

    “为何一定要找到这幅画入至尊皇境?”仙殿尊者淡淡出声,方才的肃冷煞气,仿佛压根不曾出现过。

    赫连玄玉声音低沉邪魅,带着同样凛冽的寒意:“我杀那名七阶斗皇时,他告诉过我,如果没有这幅画,就算我将至尊皇境掀翻,斗皇圣尊也不会出现。”

    仙殿尊者忽地冷哼了一声,淡漠俊美如斯的表情,出现一丝轻蔑。

    “无耻小人,当然不配拥有师妹的画像!”赫舍里宸似乎比仙殿尊者激动,他站了起来,语气寒寒:“既然师妹的画像都可以逼出这无耻小人,玲珑丫头如今的相貌,自然更加可以逼出他来!”

    凤玲珑微微讶然,和赫连玄玉对视了一眼。

    “万年前,神魔两界为何覆灭?”赫连玄玉定定看着赫舍里宸,他知道问仙殿尊者是没有可能得到答案的。

    赫舍里宸神情攸地有些灰暗,随后又有些颓然无奈。他摆了摆手:“不提,不提。”

    如果说是为了一个女人,谁信?

    呵呵……

    凤玲珑无奈了,怎么一个二个都讳莫如深呢?说出来又能怎么样?

    赫连玄玉倒是没什么好奇心,既然神界几大强者都选择隐藏,他也不再继续这话题下去了。

    “要入至尊皇境,除了神魔人三界嫡出血脉之外,还要萧郎手中的月华壁。”赫连玄玉淡淡瞥向萧郎,之前萧郎可是怎么都不肯给出月华壁的。

    但这一次,萧郎却淡淡一笑,纯净眸色夹杂深深的决心:“月华壁,我可以给你们,给我三天时间。”

    所有人都一呆,除了在场几位强者,似乎早已猜到这结果。

    “既然如此,三天后动身前往至尊皇境。”仙殿尊者淡淡做出决定,随后起身,温润眼光瞥了凤玲珑一眼:“玲珑跟师父走还是留下来?”

    “当然留下来!”赫连玄玉急忙起身,才刚和他家宝贝见面,相思之苦还未缓解,又要把他家玲珑带走?

    是可忍孰不可忍!

    凤玲珑犹豫地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无法决定。

    到底是讨好美人师父重要呢,还是跟赫连玄玉在一起重要?

    她有点没法选择了。

    “玲珑!”赫连玄玉飞身而至凤玲珑身边,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那倨傲到不可一世的冷漠俊美脸庞,带着一抹显而易见的忐忑,还有对凤玲珑的依恋。

    凤玲珑一下子就狠不下心了,只好尴尬看向她美人师父:“师父,我还有点话想跟赫连说……”

    仙殿尊者神色淡漠,绝美眼眸中却是闪过一丝不悦。

    但仙殿尊者没说什么,转身便走。

    “师父,我晚上就回来!”凤玲珑郁闷了,她讨好哪个都不容易啊!

    仙殿尊者带人很快离开,留下来的就是凤玲珑身边几个人。

    “玲珑晚上还要离开?”赫连玄玉语气相当不满,好久没抱她一同入睡了,天知道他每晚都思念蚀骨,她真狠心……

    凤玲珑纠结地看了一眼赫连玄玉,没好气地说道:“我已经选你了,你还要怎么样嘛?我师父也很重要啊,未来全靠我师父了。”

    赫连玄玉顿时魅惑众生地一笑,俯身亲了她红润绝美朱唇一口:“就知道玲珑心里最重要的是我赫连玄玉。”

    废话!这还用问吗?爱情和亲情是不同的么。凤玲珑再度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这男人,就吃醋这一点最不好了。

    不过……倒是还有点知道分寸,无论如何都不会伤了她。

    “玲珑,我们回房去说话。”赫连玄玉一把横抱起凤玲珑,飞奔离开,前往内殿。

    把萧郎一干人等,丢在了殿内无人理会。

    “赫连你……”凤玲珑的抗议被吞没在深深的吻里。

    一到内殿,赫连玄玉就狠狠将凤玲珑揉进了怀里,各种让凤玲珑喘不过气来。

    等到心里那块空缺被稍稍填满,赫连玄玉才大发慈悲放开了脸颊红艳艳的姑娘,轻描淡写地舔着她红肿的唇。

    “你这样……我怎么去见师父啊?”凤玲珑一口气还没平稳,不由得抗议出声。

    美人师父又不是笨蛋,一看她唇肿了就知道赫连玄玉干了什么,到时候万一来找赫连玄玉算账怎么办?

    “你师父也是男人,他不会怪我的。”赫连玄玉一眼看穿,仙殿尊者透过凤玲珑看另一个女人的眼神。

    翩翩君子,动情则痴,他不信仙殿尊者没对那位神界姑娘动过情欲。

    “你这是安慰我吧?我怎么觉得师父很严厉呢?”凤玲珑慢慢平复下来,有些怀疑赫连玄玉的话。

    “我倒是觉得,你师父似乎有意考验我。”赫连玄玉回想仙殿尊者审视的目光,扬唇淡淡一笑,魅惑至极。

    “考验?”凤玲珑偏头,懒得站着就靠在赫连玄玉胸前,从下往上看着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