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9章 能抱抱你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斜倚在门边,单手随意地支撑着凤玲珑的重量,嘴角挂着一丝漫不经心的浅笑:“若是你师父完全不认可我,又怎么会让你留下来?”

    以仙殿尊者的实力,想要带走她,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一个眨眼的功夫而已。

    但仙殿尊者只是淡淡不悦,没有强行从他身边带走她,很显然心里并没有那么反对他和她在一起。

    只不过,要想得到这位仙殿尊者的真正认可,恐怕还需要时间和契机。

    “你这话说得倒是有理。”凤玲珑展露笑颜,清澈眼底燃起一丝希望:“若是师父认可你,我们就多了一个帮手了。”

    忽然,凤玲珑莫名想起那日赫舍里宸说的话,情不自禁浑身一颤!

    “怎么了?”赫连玄玉立刻发现了凤玲珑心底那丝淡淡惧意,另一长臂伸出,紧紧将她抱住。

    凤玲珑抬眸看着眼前的男人,忍不住弯唇一笑。

    被他这样强有力地抱着,她感觉好多了。

    “那日我听师伯说,师父以前遭遇过神罚,是七星聚魂大法将师父的虚影灵魂重聚的,牺牲了神界九千神灵。”凤玲珑淡淡道来,一双素手绕过赫连玄玉腰身,紧紧抱住。

    仿佛,这样可以汲取温暖,驱走她心底寒意一样。

    赫连玄玉明白了,原来她是在担心他。

    “别担心,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分开。”赫连玄玉心底暖洋洋的,俯首在她额角落下轻柔一吻。

    “师父他那么厉害,却也避免不了神罚,落个万箭穿心的下场,我怕……”凤玲珑说着,心底已经开始泛酸。

    若要她看着赫连玄玉受神罚,她宁可死!

    “我们还有时间,只要摧毁诸神山,神罚便也不存在了,对不对?”赫连玄玉温柔地摸着她一头青丝,粉色薄唇微微上扬:“玲珑这么心疼我,我好感动怎么办?”

    凤玲珑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我哪里不正经了?”赫连玄玉好笑地揉着她脑袋,这丫头,越看越喜欢,恨不得捧在手里天天不放。

    若不是她那磨人的神尊爹,现在他老早就把她娶回家卿卿我我了。

    果然岳父是最折磨女婿的家伙。

    “还有一件事我也很奇怪。”凤玲珑蹙起好看的眉头,漂亮如玉的脸庞透出一缕淡淡的不安。

    “嗯?”赫连玄玉漫不经心地勾着她青丝把玩,星眸中却略微深邃。

    她,也想到了?

    “就是萧郎啊!”凤玲珑有些烦躁地扭了一下身子,语气不安:“之前萧郎说过,月华壁告诉他要离我远点,不然会死。现在萧郎眼睛复明,又答应将月华壁借给我,我好像感觉到有什么事要发生……”

    赫连玄玉眼眸微微深沉,半晌后扬起一抹潋滟淡笑:“那你就去看看他。”

    呃?凤玲珑一愣,然后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赫连玄玉,带了一丝探究的意味:“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度了?”

    “……”赫连玄玉一抿粉唇,顺手将凤玲珑身子转了个向,语气略轻哼:“快去!”

    凤玲珑顿时失笑出声,但转念一想还真该去见见萧郎,不然这心里头总觉得好像不安。

    于是,她冲赫连玄玉扬起一抹浅笑,挥挥手后走了。

    赫连玄玉眸色黯沉,好一番克制才没把凤玲珑拉回怀里狠狠蹂躏。

    这小东西,越发勾人了!

    想了想,赫连玄玉还是有些不放心,遂一同跟去了。

    此刻,凤玲珑已经找到了萧郎的落脚宫殿。

    一走进殿内,凤玲珑就看见萧郎一身淡淡月华,那样恬静淡然地站立在院中,轻柔下巴微抬,星眸直视已经渐黑的天色。

    “萧郎弟弟。”凤玲珑含着笑意走过去,轻拍了一下萧郎的肩。

    萧郎回过身来,看见凤玲珑洋溢笑容的漂亮脸庞,唇角顿时也微微弯起。

    “坐。”萧郎一指旁边白玉石凳。

    凤玲珑点点头,和萧郎一同坐在了园子里。

    桌上有酒,萧郎倒了两杯,一杯递给凤玲珑。

    若是平时,凤玲珑不喝酒,但这一次,她却接了,浅尝辄止,心头思绪翻飞。

    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倒是萧郎,似乎看出了凤玲珑的来意,微微一笑:“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那么轻易就答应出借月华壁吧?”

    凤玲珑忙不迭点头。

    明明很容易问出的话,却不知道为什么见了萧郎后,总是无法出口。

    凤玲珑心里纠结无比,她的预感一向很准的,一定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萧郎眸色纯净地看着凤玲珑,唇角勾起:“因为欠了债。”

    凤玲珑一愣,欠了债?

    不等凤玲珑疑惑发问,萧郎就轻叹一声,说了起来:“我们萧家,欠你娘一个交代。即使隔了万年,宿命也终究要我们还债。”

    凤玲珑这次是真有些吃惊了,萧家欠了她娘一个交代?

    她娘是什么人啊?瑶池女神啊!萧郎的祖先怎么会跟她娘有什么纠葛?

    “月华壁本是你娘之物,但曾吸纳过萧家人的血,所以它才认定萧家人,要为你娘出一口恶气。”萧郎淡淡涩笑,“这一世,月华壁与我有了感情,才会犹豫不决到底是要帮你还是帮我。”

    凤玲珑心底一颤:“这就是月华壁当初要你离开我的原因?”

    原来,月华壁本是抱着讨债之心而来,却被萧郎的干净所折服,才会告诉萧郎实情。

    然而……萧郎真的要为他祖先的错误买单吗?

    “是,所以我必须帮你,因为萧家人欠你娘的。”萧郎淡淡而笑。

    “这不公平。”凤玲珑脱口而出。

    “公平?”萧郎纯净眸色深深凝视凤玲珑,语气淡然:“你和轩辕南之间,公平吗?”

    凤玲珑心里狠狠一颤!

    “你为他付出十年,倾尽所有,确实不公平,但这也是因为你娘欠了魔界一个人情,轮回因果注定你要还上这十年。”萧郎静静看着她,“而轩辕南会为你受苦一生,则是宿命。”

    凤玲珑美眸微瞠,她和轩辕南之间的纠葛,竟然是这样的?

    但萧郎说的,她不会不信,因为这些绝对是月华壁告诉萧郎的。

    半晌,凤玲珑才平复了心情,抬眸看向萧郎:“我娘欠的,是不是魔界那位天魔的人情?”

    也就是,轩辕南的父亲。

    “不错,若不是轩辕南的父亲,你娘如今早已魂飞魄散,你们母女再无相见之日,你母亲无法靠你沉冤得雪。”萧郎点头。

    讯息太多,凤玲珑有点受到冲击,可却又似乎无法把所有讯息串联成一整件事。

    “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

    “我就知道这么多,其他的,月华壁并未告诉我。甚至于,到底天魔怎样救的你娘,我萧家又是如何对不起你娘,我一概不知。”萧郎眼神干净纯粹,一点找不出说谎的痕迹。

    凤玲珑不得不信,她知道萧郎的性子,要么不说,要么都说。

    既然他说了这么多,显然他也只知道这么多了。

    “不过,月华壁说过一点。”萧郎见凤玲珑郁郁的模样,想起一事,便又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所有一切因你而起,最终也会因你而解。”

    “我?”凤玲珑不解地看着萧郎。

    万年前她都还没出生,所有一切跟她有什么关系?

    “是的,但原因具体如何,月华壁没说。我只知道,你是解开一切的关键。”萧郎淡淡一笑,伸手覆上凤玲珑的手,不带一丝亵渎意味:“你想要什么,就照着自己的心走,不要有任何顾虑,如此,到最后一切难题就会迎刃而解。”

    想要什么,就照着自己的心走,不要有任何顾虑?

    凤玲珑美眸中闪过一抹幽光。

    现在对她而言,她唯一想要的,只有与那个男人长相厮守。

    那么萧郎的话中深意,是指要她不要因为任何事放弃自己的感情?

    想到这里她浅笑:“我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放弃赫连的。”

    他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全心全意地爱她,不管因为什么她放弃他,他都会受到伤害。

    而伤他,是她绝对不会去做的事情。

    “那就好。”萧郎深深望了凤玲珑一眼,忽然起身。

    凤玲珑见萧郎起身走向她,想了想也站了起来。

    萧郎比凤玲珑还高了半个头,他站在凤玲珑面前,眸色纯净地扬唇:“我能抱抱你吗?”

    嘎?凤玲珑愣住了。

    暗处,一道好看的剑眉蹙了起来,似有不悦。

    “不方便的话,就算了。”萧郎眸色微微黯了一下,一身干净气息似乎有所黯淡。

    凤玲珑一下子不忍了,心想姐姐和弟弟抱一下也没什么,于是连忙说道:“没什么不方便的。”

    萧郎眼眸一下子清亮起来,如同洗去一切世间污浊的纯净。

    萧郎走上前,伸出手,轻轻将凤玲珑抱入怀中。

    暗处,一道气息翻涌。

    但随后,另一道更强的气息将其压制住了。

    赫连玄玉回头一望,见是仙殿尊者,冷冽眸色顿时微微一闪。

    仙殿尊者淡淡地看着赫连玄玉,手上神力未减,直接阻止了赫连玄玉出去打扰凤玲珑和萧郎的举动。

    赫连玄玉蹙了蹙眉,盯了仙殿尊者半晌后,神色攸地淡定下来。

    赫连玄玉城府过人,很轻易就从仙殿尊者深沉眸中,看清了一些真相。

    在他心里,其实已经猜到的真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