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0章 萧郎的牺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萧郎并没有抱凤玲珑多久。

    他抱的似乎并不是一个姑娘,而是一份眷恋。

    萧郎徐徐将凤玲珑松开,看着凤玲珑绝美的容颜,歉然浅笑:“谢谢你。”

    凤玲珑却是知道萧郎的心思,也一扬浅笑:“该说谢谢的人是我。”

    她知道萧郎心里一直都惦记着画中女子,这大概也是萧郎最终下定决心帮她恢复神身的原因。

    他想见到,从小到大陪伴他度过黑暗生涯的那个女子,活生生的,而不是一幅画。

    “那就都不说谢了。”萧郎很快接话。

    凤玲珑勾唇,与萧郎相视而笑。

    之后凤玲珑便走了,从萧郎口中得知的事情让她有些心思飘忽。

    一切若是宿命,宿命又是谁来定的?凤玲珑心里觉得很是不舒坦,仿佛她每走一步,都是有人事先安排好了一样。

    这种感觉,该死的讨厌!

    凤玲珑刚走,仙殿尊者就从暗处走了出来。

    “仙殿。”萧郎微微欠身,纯净脸庞扬起一抹惬意淡笑。

    看样子,萧郎早就知道暗处有人了。

    也是,拥有月华壁的萧郎,岂是一般人?

    仙殿尊者看着萧郎,温润一笑:“决定了?”

    萧郎并不感到讶异,堂堂仙殿尊者,又怎么会不知道萧家人的传说呢?

    “总是要还的,一切都该在今生有个了断。”萧郎浅浅而笑,神色纯净而坦然。

    “很好。”仙殿尊者淡淡转身,负手而立,望向已经出现在天边的那轮明月。

    “等神尊复苏,真相浮出水面,你萧家照样逃脱不了。与其等神尊来惩罚,不如自我牺牲。”仙殿尊者的语气,说不出的温润慵懒,让人可以将一切烦躁情绪都抛诸脑后。

    萧郎心中略有疑惑,不禁问道:“敢问仙殿,我的祖先做了什么对不起瑶池女神的事?”

    “你就这么想知道?”仙殿尊者淡笑回眸,“也许答案是你所不希望听到的?”

    萧郎淡淡一笑,语气坚定:“我想死个明白。”

    仙殿尊者眸色一闪,如水墨画般的漆黑眼眸浅浅眯起。

    良久,仙殿尊者才淡然言及万年前萧家祖先与瑶池女神的恩怨。

    “萧家祖先曾受恩于瑶池女神,后来便居住在瑶池圣宫。后来,神尊来到瑶池圣宫提亲,瑶池女神婉言拒绝,而萧家祖先则投靠神尊,做了一些令人不齿之事。三界动荡,由此开始。”

    令人不齿之事?

    萧郎虽是心思干净,但如今万年前恩怨一层层被揭开,尽管仙殿尊者只是轻描淡写寥寥数语,他却心神一震,猜到了些端倪。

    既然瑶池女神会拒绝神尊的提亲,说明瑶池女神心中另有意中人。

    但凤玲珑……却是神尊与瑶池女神的女儿?

    那么,他萧家祖先所做令人不齿之事,难道与此有关?

    萧郎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事关瑶池女神与神尊,三界中最闪耀尊贵的男女,他这才知道他祖先曾经犯下什么大错。

    “我明白了。”萧郎抿了抿唇,苦涩一笑:“我会为我萧家还清这笔债。”

    说罢,萧郎淡淡欠身,转身离开。

    不多久,萧郎所在宫殿内室,突然漫天血光!

    仙殿尊者眸光淡然地看着,既没离开,也没进殿。

    此刻,赫连玄玉也从暗处走出,看着萧郎的宫殿被血光包围,他心里攸地收紧:“仙殿尊者,这是怎么一回事?”

    “至尊皇境开启的重要条件之一,便是月华血匙。月华血匙,必须由月华壁吸食萧家人的血肉之躯后,方能形成。”仙殿尊者一双绝美凤眸,如天上星辰般,浅浅发出光芒。

    赫连玄玉星眸一眯,吸食血肉之躯?那么萧郎岂不是……

    果然如他一开始所感觉的那般,萧郎会出事。

    “玲珑很喜欢萧郎这个弟弟。”赫连玄玉不怎么情愿地说出这个事实,薄唇淡淡一撇。

    “没人不喜欢萧郎。”仙殿尊者神色淡然。

    连月华壁都是,出于对瑶池女神的忠心,才没有倒戈向萧郎。

    “没有其他办法吗?”赫连玄玉的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和凝重。

    淡漠如斯的玄王殿下,向来是不关心他人死活的,除了他家玲珑是唯一的例外。

    但现在,玄王殿下想救一个人,便是萧郎。

    这少年,说不出的让人心疼怜爱。

    “若有,我会眼睁睁看着他死?”仙殿尊者眼神深邃不见底,语气却是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

    赫连玄玉暗暗佩服,果然不愧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神界尊者。

    此刻,皇宫所有人都被惊动了。

    凤玲珑当然也在其中。

    她还没从萧郎给她的困惑中走出来,就见到萧郎宫殿里漫天血光,仿佛出事了。

    紧赶慢赶地赶来,却仍然是迟了一步。

    “师父,怎么回事?”凤玲珑见到仙殿尊者,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般。

    她目光焦急地看着萧郎所在宫殿,那漫天血光阻隔了所有人在宫殿之外,连碰触都会被反弹。

    凤玲珑心里清楚,那是月华壁的力量。

    “开启至尊皇境,需要月华血匙。而月华血匙,则需要萧家人的血肉之躯炼成。”仙殿尊者淡雅如莲,身形颀长如同供奉雕塑。

    “萧家人的血肉之躯?”凤玲珑骤然失声,“那萧郎弟弟不是会死吗?”

    仙殿尊者凤眸淡然一扫凤玲珑焦急神情,说不出的优雅从容:“不错,而且没有救活的可能。”

    凤玲珑急的快哭了:“那师父为什么不阻止他?”

    “阻止?”仙殿尊者淡淡一瞥赫连玄玉,纤纤手指一抬,指向赫连玄玉,语调不疾不徐:“你是要保萧郎,还是要保这小子?”

    “……”凤玲珑瞬间无语。

    “神尊复苏之日不远了,你以为神尊若知道你和这小子在一起,会饶过这小子?”仙殿尊者深邃眸光看向漫天血光,唇角漾出一抹苦涩雅致淡笑:“事无圆满,你保得了一个,保不了两个。”

    凤玲珑怔住了,一方面心里疼得厉害,一方面又察觉到她师父话中有话。

    “赫连,我该怎么办?”凤玲珑有些六神无主,看着萧郎的血肉被月华壁一点一点蚕食,她眼眶迅速泛红。

    赫连玄玉知道凤玲珑心中不好受,伸手揽过她瘦削香肩,温柔地摸摸她脑袋:“我没事,玲珑想做什么决定都行。”

    赫连玄玉言下之意,是不进至尊皇境也行。

    也就是说,凤玲珑可以选择保萧郎。

    但,凤玲珑怎么说得出口这种选择?

    在她心里,到底还是赫连玄玉是最为重要的。

    凤玲珑的眼泪抑制不住下来了,她终于明白萧郎之前为何跟她说那句话了。

    他说:“你想要什么,就照着自己的心走,不要有任何顾虑。”

    是不是,他早就知道她会为难,所以才提前告诉她,让她不要有任何顾虑?

    这么一想,凤玲珑心里更加难受了。

    “别哭。”赫连玄玉心疼极了,可又无法救出萧郎,似乎萧郎的牺牲是必须的,只能紧紧抱住身旁姑娘,看她泪如雨下。

    “我好自私……”凤玲珑在赫连玄玉怀里哭得不能自已。

    她为了和赫连玄玉在一起,选择牺牲掉萧郎,太自私了!萧郎是那么让人心疼的孩子。

    “你错了。”仙殿尊者淡淡扯过凤玲珑,看着凤玲珑哭花的小脸,浅浅一笑,抬手擦去她脸上泪痕:“不是你自私,是时势所逼,而萧郎是心甘情愿的。”

    “可是……”凤玲珑还是无法原谅自己。

    “作为神界的公主,本来就该有无数人为你牺牲。谁都可以有事,唯独你不能有事。”仙殿尊者爱怜地摸了摸凤玲珑的脑袋,温润地轻笑着。

    这丫头若有事,三界必将有一番浩劫。

    届时,死的便不是萧郎一个,而是千千万生灵了。

    虽然无法认同仙殿尊者的言论,但凤玲珑的眼泪终究还是渐渐止住了。

    若不能救下萧郎,眼泪也是矫情,凤玲珑心中深深自责。

    此刻,萧郎已经与月华壁合为一体,甚至没留下只言片语。

    一枚浑身透着红光的玉匙,缓缓从夜空中坠下,静静停留在仙殿尊者摊开的手掌心上。

    宫殿的漫天血光已经散去,黑夜重新归于平静。

    “一段恩怨,终究是了了。”仙殿尊者看着掌心月华血匙,淡淡出声。然而心里却泛出一丝疑惑:真的了了吗?

    仙殿尊者将月华血匙交给凤玲珑,凤玲珑咬着唇不敢接。

    那是萧郎的血肉凝聚而成啊!

    “你是神界的希望,也是三界的希望,怎么如此儿女情长?”赫舍里宸从一旁走了出来,语气严厉。

    他不由分说从仙殿尊者手中躲过月华血匙,重重塞进凤玲珑手里:“将来你还会杀很多人,如今才死一个人算什么?”

    凤玲珑攸地抬眸,眸子里泛出一股难以置信。

    “萧郎他是自己人,不是敌人!”凤玲珑紧握月华血匙,怒瞪赫舍里宸,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她可以对敌毫不手软,但对自己人,她狠不下心,她没那么冷血。

    神界,呵……是啊,像她爹那样的人才是真正神界之人,连自己的妻女都下得了手去伤害。

    看着凤玲珑远去的背影,仙殿尊者眸子里泛出一丝淡淡的光华。

    “她比较像她娘。”仙殿尊者潋滟而笑,似是有些欣慰。

    赫舍里宸一愣,接着便沉默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