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2章 某个真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嘎?凤玲珑停住了脚步,纠结地回头看向赫连玄玉。

    她不能不听师父的话,但似乎又不能不管赫连玄玉的感受……

    她敢肯定她现在若走了,赫连玄玉得郁闷一晚上。

    “过来。”赫连玄玉语气柔了,潋滟芳华的魅惑笑容缓缓勾起,纤纤玉指朝凤玲珑伸出。

    凤玲珑一个头两个大,但不可否认地,赫连玄玉让她心动了,就差流口水了!

    好想回去,嗷嗷!

    可是……

    凤玲珑忐忑地看了看仙殿尊者,心里不确定仙殿尊者的意思。

    从第一眼见到仙殿尊者开始,凤玲珑就是乖巧的,听话的。

    她不信宿命,却也不能漠视心里的感受,她服这个美人师父,第一眼就服了。

    仙殿尊者看见这样的凤玲珑,心倒也软了。

    “她还云英未嫁,和你同床共枕不合适。”仙殿尊者淡淡瞥向赫连玄玉,视线略有些凌厉,不似平日的温润。

    凤玲珑俏脸一下子红了。

    咳咳,怎么连师父他老人家都知道她晚上跟赫连玄玉睡在一起啊?窘死!

    “玲珑早晚是我的人。”赫连玄玉一脸泰然自若,丝毫不惧仙殿尊者凌厉视线。

    “那也得昭告三界再说。”仙殿尊者一声轻哼。

    以为他徒儿是平凡姑娘吗?不昭告三界,圣龙抬轿,凤凰迎亲,娶得了瑶池女神的女儿?

    眼看最爱的两个男人快吵起来了,凤玲珑赶紧出面打圆场:“那个,师父,我晚点回去吧?”

    她陪赫连玄玉一会儿,然后不留宿宫中,这样总算是两全其美的方法,谁也没得罪了吧?

    仙殿尊者面色冷然地看了凤玲珑片刻,正在凤玲珑心中忐忑准备打退堂鼓时,他却温润如初了:“那师父回去等你。”

    凤玲珑一下子笑靥如花了,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扯住仙殿尊者的衣袖:“师父,我送您出去。”

    仙殿尊者淡淡‘嗯’了一声,看也不看赫连玄玉,便和凤玲珑并肩离开了。

    赫连玄玉蹙了蹙眉,他怎么不是那么高兴呢?

    这场拉锯战,谁也没赢。

    算起来,他赫连玄玉还是输了,毕竟他家宝贝晚点还是要回去那讨厌的师父身边。

    等到凤玲珑回来,就看见赫连玄玉一张臭脸坐在殿内,其他人早就散去了,生怕惹着他。

    “怎么了?我留下来你还不高兴啊?那我走好了。”凤玲珑作势要走。

    赫连玄玉一把拉她入怀,脸色黑沉:“你说,你是不是贪恋你师父的美色?”

    噗!

    凤玲珑无语了,她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果然是!”赫连玄玉松开凤玲珑,转过身到一旁去生气了。

    凤玲珑快忍俊不禁了,她师父的醋他也吃啊?真是小孩气脾气。

    不过,想到他是因为在乎她才会如此介意她心中,他最最重要的位置,她心又一软。

    “虽然师父是容貌无双,我也真的第一眼就被师父给震撼了,可是我对师父的感情,和对你的感情是不一样的嘛!”凤玲珑走上前,从背后轻轻抱住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眸色微微一动,但仍旧没转过身。

    “时间可是有限的哦,你确定要为这样的事情不理睬我吗?”凤玲珑好笑地扳过赫连玄玉的身子,拍拍他滑滑的脸颊,如同对待小孩子一般。

    这下子赫连玄玉顾不得生气了,一把抱住她的腰,紧紧地。

    待会儿她还要回她师父那儿去,他得抓紧时间一解相思才行。

    两人静静地抱了一会儿,凤玲珑想起那幅画的事,便问道:“对了赫连,那幅画你是怎么找到的?”

    “神魔给的讯息没错,我一到暗影城就找到那位隐士了。”赫连玄玉淡淡回答,“他似乎认识我娘,见我跟我娘长得很像,便将画像给我了。”

    凤玲珑点点头,又还是有些不解:“那幅画本来在萧郎手中的,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会到了西岸大陆。”

    “可能其中有一些曲折。”赫连玄玉倒是不关心这个。

    “对了,你是不是还要改名?”提到赫连玄玉他娘,凤玲珑突然冒出一个疑问。

    他本不是赫连府的血脉,如今身世大白于天下,似乎应该认祖归宗了?

    “不改。”赫连玄玉回答得干脆。

    凤玲珑一愣:“为什么?”难道他不想改回他父亲的姓氏吗?

    赫连玄玉淡淡一笑,面色泛过一丝邪魅深沉,片刻后才漫不经心地说了句:“我自小便从母姓,父亲临终前就告诉过我,永远不要接纳他的姓氏。”

    凤玲珑再度一愣,半晌后仿佛明白了些什么,便也不再问了。

    两人又耳鬓厮磨了一阵子,终究是依依不舍地分开。

    赫连玄玉将凤玲珑送到了仙殿尊者等人所在的府邸门口,目送凤玲珑离开。

    凤玲珑一步一回头,见赫连玄玉始终不走,心里又难受起来。

    两人都是知道前路坎坷,所以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无比珍惜的。

    但偏偏,明明近在咫尺,却不能时刻厮守,这种滋味儿确实不好受。

    “赫连,我们会在一起的。”凤玲珑隔着很远的距离,轻声对还站在原地的赫连玄玉轻启唇瓣。

    然后,快速闪身进入了府内。

    夜色迷人,月光淡洒。

    赫连玄玉粉色唇角微扬,淡淡作出回应:“是的。”

    那句话,随风飘来,他想不听见都不行。

    他的宝贝玲珑……

    凤玲珑回到房间洗漱完毕滚上床铺之后,才发现她这次和赫连玄玉见面,似乎最重要的一件事忘了说。

    就是她对轩辕南,真的没有任何感情了。

    轩辕南不再那么偏执,性格变好,她感到欣慰,也不再对过去被他伤害的事情介怀了。

    不过,也许这一点根本不用说。

    凤玲珑想到神魔灵识所说的话,甜甜地笑了起来。

    那个精明腹黑的男人,一定可以看出她的心情,绝不会再担心她对轩辕南如何了的。

    一夜好梦。

    第二日一早,凤玲珑快速洗漱出房间,却见仙殿尊者还有赫连玄玉等人全都聚集正殿了。

    似乎,就等她一人。

    “师父,您怎么不让人去叫我?”凤玲珑有点不好意思,她以为她起得够早了呢!

    仙殿尊者淡然扫过赫连玄玉,语气含着一丝宠溺:“有人不让。”

    凤玲珑呆了呆,随后一脸甜笑地走过去:“是师父心疼我吧?不然谁拦得住师父。”

    这句话倒让人有些轻飘飘的,仿佛她心里唯独她师父最厉害一样。

    仙殿尊者笑了,他极少笑,但一笑便是极致诱惑,让人沉溺其中。

    所有人都看呆了。

    饶是赫连玄玉,也微微一凝神,才自制力极佳地移开视线。

    凤玲珑傻傻地看着,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需要我帮你聚魂吗?”赫连玄玉没好气地一把将凤玲珑提了过去,禁锢在手臂之中,颇有敌意地看了一眼仙殿尊者。

    再这么下去,他在他家宝贝心中已经没地位可言了。

    凤玲珑回神,却也不害羞。害羞什么啊?那是她师父!骄傲还来不及呢。

    “你干嘛呢?我在跟师父说话。”凤玲珑戳戳赫连玄玉的胸膛,示意他把她放开。

    现在她可是有长辈的人了,不许他在她长辈面前对她乱来。

    赫连玄玉脸色一下子黑成碳,他就说他没地位可言了!

    凤玲珑挣脱赫连玄玉的怀抱,屁颠屁颠又跑回仙殿尊者身边:“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仙殿尊者淡笑回答,伸手将凤玲珑牵起。

    赫连玄玉眼睛瞬间眯起,那是属于他的小手!

    不过,仙殿尊者已经牵着凤玲珑出门了。

    其他人看了看赫连玄玉黑得滴水的脸色,各自讪讪退避三舍,逃命似的跟了上去。

    唯独司空湛留了下来,一脸同情地看着赫连玄玉:“赫连,你就忍了吧,谁让人家是美人师父呢?”

    女人都吃美男这一套,就是师父也不例外,他嫂子越发堕落了,哎!

    “……”赫连玄玉脸色臭臭地转身,大步流星追了上去。

    他要去盯着!

    一路上,凤玲珑和仙殿尊者有说有笑,而赫连玄玉则视线紧随,醋坛子打翻又不知打破了多少个。

    凤玲珑则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赫连玄玉难看的脸色,美人师父的魅力实在太大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凤玲珑三世为人都没享受过真正的亲情,这回一得到自然倍加珍惜喜悦。

    即使风家人对她再好,那毕竟没有血浓于水的感觉。

    而仙殿尊者,第一眼就给了她长辈的亲昵感,让她情不自禁就想得到他的喜欢。

    赫舍里宸的表情也是有些古怪,心里不断想着某个可能。仙殿话语极少,便是对着他那师妹,也没这么多话,但现在对玲珑这丫头……

    “难道,神尊并没有误会?”赫舍里宸走在后面,自言自语,眸色闪了好几下。

    轩辕元祖听见赫舍里宸的自言自语,冷哼一声,似乎是有什么不屑。

    赫连玄玉眸色深沉地看了看赫舍里宸与轩辕元祖,心思微微转了起来。

    神尊……误会……

    赫连玄玉若有所思地抬眸,视线落在有说有笑的凤玲珑和仙殿尊者身上。

    仙殿尊者受神罚,难道是因为……

    赫连玄玉眸色微微一闪,粉色薄唇抿了起来。

    真相未明之前,赫连玄玉心里下了个决定:在仙殿尊者面前,他得乖点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