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6章 她怎么可能杀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去救他。”仙殿尊者淡淡出声,视线落在凤玲珑脸上,语气是不容置疑的威严。

    凤玲珑咬唇,从内心深处来说,她当然想救轩辕南。

    不论于公,还是于私。

    但她顾忌身旁赫连玄玉的感受。

    她没忘记,上一次就是因为她的不忍,伤害到了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是霸道强势却又脆弱的男人,她不希望她任何举动伤害到他。

    他痛,她也一样疼。

    赫连玄玉凤眸微闪,粉色薄唇微微张了张,但终究是什么也没说。

    他家宝贝在想什么,他当然知道。

    但若他开口来说,似乎并不能让仙殿尊者满意,他相信仙殿尊者既然让他家宝贝去救轩辕南,自有道理。

    “你顾忌什么?”仙殿尊者淡然上前,负手而立,视线紧锁凤玲珑犹豫的小脸,“你忘了萧郎死前跟你说过的话了?”

    凤玲珑浑身一震,抬眸看向仙殿尊者。

    萧郎临死前的话,她当然没有忘记。

    “你想要什么,就照着自己的心走,不要有任何顾虑,如此,到最后一切难题就会迎刃而解。”

    美人师父为何提醒她关于萧郎的话?

    难道,救轩辕南,也是她想要的,也要照着自己的心走,不要顾忌赫连玄玉吗?

    凤玲珑迷惑地望着她师父,希望从那双绝美眼眸中找到答案。

    仙殿尊者淡然回视,面容清清冷冷。

    许久之后,凤玲珑毅然松开赫连玄玉的手,认真地看着他:“赫连,我要去救他。”

    不管是为去至尊皇境,还是为什么,总而言之她必须救轩辕南。

    眼睁睁看着他死,她做不到。

    如同当年,他怎么伤害她,却也不许她死一样。

    赫连玄玉凤眸微微一闪,凝视凤玲珑认真眸子片刻后,粲然勾起一抹潋滟笑容:“你去吧,我等你。”

    凤玲珑一瞬间感激地差点上去亲他一口,天知道她多么需要他的信任,以及谅解!

    得到赫连玄玉同意后,凤玲珑放心大胆地转身,朝神秘人走去。

    如今凤玲珑已然恢复神身,神力虽然没有仙殿尊者和赫舍里宸那般强大,却也足以应付一般妖魔鬼怪。

    “放了他。”凤玲珑目光清冷,语气冷冽。

    圣灵王剑尚未出鞘,凤玲珑身上已隐隐有睥睨三界的气势。

    神秘人哈哈一笑:“你若不救他,我便要他死。但你若要他,我给你便是!”

    说完,神秘人随手一丢,轩辕南就如破布娃娃般被扔了出来!

    凤玲珑吃了一惊,这么容易?

    没诈吗?

    但时间容不得她多想,她瞬间身子腾出,疾速掠至半空,将轩辕南接了下来。

    “你是瑶池女神的女儿,瑶池女神在我这儿住了上万年,连我这阴魂都忍不住为之动情,就算卖你娘一个面子吧!”神秘人阴恻恻一笑,语气十分嚣张狂妄。

    “放肆!你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为瑶儿动情?”轩辕元祖勃然大怒,妖邪的冷眸泛出浓浓杀意!

    神秘人被斥喝了,也不生气,只冷冷一笑:“全天下的男人都可以为瑶池女神动情,可惜,瑶池女神不会爱全天下的男人。”

    一瞬间,在场几个强者都默了。

    “而你,有什么资格在本尊面前指手画脚?”神秘人一身肃杀之气尽露,“既然打不过人家,保不住自己的青梅竹马,还好意思叫嚣?若本尊是你啊,早就一头撞豆腐死掉了!”

    这话可毒得够可以,轩辕元祖脸色一瞬间就气青了。

    不同于轩辕元祖的是,仙殿尊者与赫舍里宸,俊美脸庞同时闪过一抹黯然。

    是啊,他们有什么资格再见她?连她在此受了万年之苦,他们都不知道。

    自以为那样对她是最好的,却不想,害她至此。

    “早知如此,当年我们就该反了神尊!”赫舍里宸一脸痛苦,一掌劈向地面。

    许多阴魂被震飞,神者一怒,凡人都要遭殃。

    若这里是人间,只怕赫舍里宸要造成一番杀戮了。

    “现在说这些有用吗?”轩辕元祖脸色阴沉,眼眸寒戾。

    早知道早知道,早知道他还抢先娶了瑶儿呢!

    此刻,凤玲珑将轩辕南放在了地上。

    她的神力不足以治愈,见血肯定也不行,她便望向仙殿尊者:“师父。”

    轩辕南气息微弱,浑身是伤,连一张脸都不再是完好的。

    此时此刻,非得仙殿尊者出手救治不可。

    仙殿尊者显然心情不是很好,但还是看在凤玲珑的面子上,挥出一道治愈神光。

    不多时,轩辕南就恢复得差不多了。

    仙殿尊者收手,淡定看向那神秘人,语气冷然:“如果我没猜错,你便是阴魂之首,阴邙吧?”

    “果然不愧是仅次于神尊的强者,倒是见多识广。”阴邙阴恻恻一笑,“不错!我就是阴魂之首,阴邙。”

    仙殿尊者淡然上前:“我想知道,瑶儿是什么时候到的地狱城,又为何会在这里。”

    阴邙冷笑一声:“那我可不知道了!地狱城从不计日,也无外出可能,我怎么知道她什么时候来的?”

    语罢,阴邙似乎微微沉吟,又补充了句:“不过,地狱殿中倒是有一颗神球,它会自动放出一些画面。要不是它,我也不会知道你们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是神尊手中的神球。”赫舍里宸一颗心狠狠被揪住,眸色痛极。

    确实是神尊,亲手将师妹关进了这地狱城。

    赫舍里宸不敢想当年之事,他恨不能此刻就杀了自己!

    仙殿尊者步履也微微摇晃了一下,良久后,他才哑声开口:“阴邙,你要怎样才肯打开这地狱殿门?”

    现在的形势很明显,这里是地狱城的地盘,阴邙有数不清的阴魂做帮手,而阴魂又不死不灭不伤。

    饶是仙殿尊者,也奈何不得阴邙。

    唯一的办法,就只能让阴邙开门,如此才可能见到地狱殿中的瑶池女神。

    “那就要问她了。”阴邙哈哈一笑,视线转而盯住凤玲珑,伸手一指。

    凤玲珑此刻已经扶着轩辕南站起,冷不丁被阴邙这么一指,不免微微呆怔。

    “你要我做什么?”凤玲珑回过神来,不疾不徐开口。

    阴邙呵呵一笑:“很简单,我要你杀了这个男人!”

    阴邙猛然指向赫连玄玉。

    所有人都是一愣!

    “这不可能!”凤玲珑美眸一寒,断然拒绝。

    开什么玩笑?她怎么可能杀了赫连?

    “很好。”阴邙阴恻恻一笑,“你为了一个男人,连自己亲生母亲在受苦也不管了,果然是三界第一孝女啊!”

    凤玲珑呼吸一窒,红唇微微抿了起来。

    现在所有的事实都指向她是瑶池女神的女儿,神尊是她爹,而且她也已经见过神尊的画像了。

    她更是恢复了神身。

    那么,明知她娘在地狱殿中,她如何能不救?

    “不是她不想救,是你不让她救。”赫连玄玉缓步上前,搂住凤玲珑略嫌单薄的肩膀,神情冷傲无双。

    “就算我开门,她也救不了瑶池女神。”阴邙懒洋洋地瞥着赫连玄玉,神色忽地一厉:“不过你,今日非死不可!”

    “是吗?”赫连玄玉邪魅唇角一勾,凌厉眼神一闪:“那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司空湛忍不住了,跳出来大骂:“喂!你别太过分了啊!我们赫连怎么惹到你了?你非要赫连死不可?”

    对啊,众人心头都有这个疑问。

    赫连玄玉从来没进过地狱城,阴邙也从来没出过地狱城,这两人是怎么结仇的?

    阴邙哈哈一笑:“地狱城我做主,要你死还用理由吗?”

    众人怒了,太嚣张了吧这也?

    “不过,本尊倒可以让你死个明白。”阴邙冷笑一声,毫不客气地指着赫连玄玉,语气厌恶:“瑶池女神之所以会落得如此下场,都是那斗皇圣尊所为!既然你是人界唯一的希望,我自然要你死!”

    赫连玄玉嗤笑一声:“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就是!你也太蛮不讲理了吧?那斗皇圣尊还是赫连的敌人呢!凭什么要赫连负责斗皇圣尊的所作所为?”司空湛简直想叉腰大笑,这谬论也太可笑了吧?

    敌人做错了事,还要为敌人负责买单?

    “哦?这小子和那斗皇圣尊是敌人?”阴邙这回倒是愣了一下。

    “当然了,赫连的父母都是被那斗皇圣尊所迫害,杀父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好吗?”司空湛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阴邙沉吟了一下,阴沉眼神望向赫连玄玉:“就算神魔两界联手要灭人界,你都不插手?”

    咦?这个……司空湛挠了挠头,他好像是属于人界的吧?那可不行,赫连必须得插手。

    所有人都看向赫连玄玉,等待他的回答。

    赫连玄玉绝代风华地勾唇一笑,眸色如黑曜石般闪耀,他走到凤玲珑身边,执起她一双素手,温柔凝望。

    “玲珑不让我插手,我便不插手;玲珑让我插手,我便是死也要插手。”赫连玄玉的语气轻描淡写,却是无法使人不相信他所说为真。

    凤玲珑微微一笑,唇角扬了起来。

    阴邙若有所思地看了赫连玄玉和凤玲珑一会儿,再度开口问道:“你果真不会与那斗皇圣尊蛇鼠一窝?”

    这回,回答阴邙的是凤玲珑。

    “我们之所以要去至尊皇境,便是为了找斗皇圣尊报仇。”凤玲珑淡淡而笑,美眸晶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