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2章 天下最好的男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玲珑,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随母姓的事吗?”赫连玄玉看着凤玲珑傲娇的小脸,勾起一抹邪魅笑容,语气却是渐渐凝肃起来。

    凤玲珑呆了呆才点头:“我记得。你说过伯父让你永远都不要接纳他的姓氏。”

    忽然,凤玲珑心中一动。

    难道,赫连玄玉父亲的姓氏,便是……夏侯?

    “看来,我家聪明的玲珑已经猜出来了。”赫连玄玉含笑将她圈在怀里,低眸凝视着她美丽俏颜,语气是淡淡的漫不经心:“我爹不但姓夏侯,还是斗皇圣尊嫡出的血脉,认定的继承人。”

    凤玲珑一愣,竟然还有这样的事?

    可是,既然斗皇圣尊和赫连玄玉的父亲有这么深的血缘关系,怎么为了一幅画就要下达那样残忍的命令?

    凤玲珑一双美眸中写满不解。

    “具体的事情经过,爹并没有告诉我。”赫连玄玉修长手指抚上她精致面容,淡淡勾唇:“所以,想问问神魔灵识,到底当年发生了什么事。”

    很显然,凤玲珑的疑惑,赫连玄玉并不能回答她。

    凤玲珑这下子恍然大悟了,原来他把她带出来是为了这件事。

    “难得和玲珑相处,可也不能做什么,便寻些疑惑来解了。”赫连玄玉搂着凤玲珑飞上树梢,稳稳坐下,含笑如玉地看着她。

    凤玲珑无语地看了赫连玄玉一眼,心想这男人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乖了?

    不过,也罢,正事要紧,她不想看见他不开心。

    于是,凤玲珑将神魔灵识放了出来,随手放额饰于袖中后,淡声将她和赫连玄玉共同的疑惑向神魔灵识问了。

    神魔灵识咳嗽了几声,嘿嘿干笑道:“这事儿的原因嘛,其实说简单也简单,无非就是赫连小子他爹不服逼婚,偷了美人图离开,年少轻狂惹得夏侯渊大怒咯!”

    啥?凤玲珑呆了,就这么简单?

    真是为了一幅美人图,斗皇圣尊就对自己的骨血下毒手?

    “虎毒还不食子呢!”凤玲珑忍不住吐槽。

    神魔灵识嗤之以鼻地轻哼一声:“若是嫡亲子孙,那就要遭天打雷劈了!”

    凤玲珑眉头一蹙:“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赫连玄玉的父亲不是斗皇圣尊的嫡亲子孙吗?

    “那夏侯渊至今未娶,哪里来的子孙后代?”神魔灵识语气颇为无奈,“赫连小子和赫连小子他爹,都是至尊皇境圣血族的成员,而且是圣血族嫡系。”

    “圣血族?”凤玲珑再度一愣,她好奇心被点燃,都忘了赫连玄玉一直在看着她,等她给他转达神魔灵识的话。

    “没错,人界修炼者以圣血族的修炼天赋为最,当年能入至尊皇境的修炼者,全是圣血族的族人。包括那夏侯渊,也是圣血族的一员,不过他天赋十分惊人,在九等天赋中属于七等天赋,所以后来成为了圣血族的领袖。”神魔灵识淡淡解说。

    凤玲珑听得如痴如醉,又好奇地继续追问:“这么说来,我家赫连也是圣血族了?那么他的修炼天赋算几等?”

    神魔灵识哈哈一笑:“哈哈!”

    笑声有些干,而且时不时蹦两句干笑声出来,就是不正面回答凤玲珑的问题。

    凤玲珑立马就明白,又到了神魔灵识所谓‘不能说’的时候了,不禁有些气结。

    “他怎么说?”赫连玄玉见凤玲珑不再与神魔灵识对话,便拉了她入怀,亲昵低问。

    凤玲珑抬头,看见赫连玄玉那双比星辰还耀眼璀璨的眸子,不禁一阵心疼。

    叹了口气,凤玲珑把神魔灵识所说的情况,一五一十告诉了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听完后,眸色闪过一抹深沉。

    半晌,赫连玄玉扬起粉色薄唇,自负地一笑:“没有太深的关系最好,报起仇来便理所应当。”

    他手臂有力地圈紧,凤玲珑瞬间觉得有些呼吸不畅。

    但她什么也没说,安安静静地躺在他怀里,任他用力抱着她。

    她想,他心里一定很愤怒,逼婚加上一幅美人图,便让斗皇圣尊起了杀心,让他父母惨死。

    如果是她,她也会愤怒无比的。

    不过,他说的倒是的确没错。

    既然他和夏侯渊没有太大的关系,那么无论怎么对付夏侯渊,都是理所应当,并不算欺师灭祖的行径了。

    “玲珑。”赫连玄玉静默片刻,忽然出声轻唤凤玲珑。

    “嗯。”凤玲珑软绵绵地应了声,语气略微慵懒。

    躺在他怀里,真是最令她觉得惬意的事了,就想时间永远停在此刻多好。

    “如果,我是说如果。”赫连玄玉犹豫了下,眸色微微闪烁:“夏侯渊现身了,你就先和你师父他们离开至尊皇境。”

    凤玲珑猛地抬起头来,看着他完美如神祗的俊美脸庞,眼里闪过一丝愠怒:“你让我们丢下你一个人迎敌?”

    把她当什么了啊?易碎的花瓶吗?

    她一直努力让自己变强,不就是为了能和他并肩作战,骄傲地站在他身边吗?

    “我不想你有任何闪失。”赫连玄玉温柔地抚摸她一头青丝,如同在给她顺毛。

    “那我呢?”凤玲珑用力地戳戳他坚硬胸膛,语气气恼:“你若有个闪失,我就不心疼是吗?”

    “我……”赫连玄玉很想跟面前最最心爱的姑娘保证,他不会有什么闪失。

    但,这句话却如千斤重,说不出口。

    只因,他不想骗她。

    夏侯渊不是一般人,那大长老恐怕给夏侯渊提鞋都不配。

    而以赫舍里宸的实力,也不过和那大长老打了个平手而已,更何况大长老只是至尊皇境千万斗皇中的一人?

    赫连玄玉虽然自负,却不自大。

    捎上一只小圣龙,他才足以和赫舍里宸势均力敌,而那夏侯渊,恐怕比赫舍里宸的实力要强大许多。

    甚至……足以匹肩仙殿尊者!

    夏侯渊既然能灭神魔两界,就绝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我知道夏侯渊很强,但是你忘了我们答应过彼此的誓言吗?”凤玲珑眼眶都忍不住红了,“想不到你是个不守承诺之人!”

    赫连玄玉心头狠狠一抽,立刻就心疼了,连忙把凤玲珑抱进怀里,也不顾她死命挣扎,如何都不松手。

    “我不会忘,也不敢忘。”赫连玄玉妥协了,又为自己的幼稚感到自嘲:“是我不好,我生生死死都要和玲珑在一起的,不能丢下玲珑一个人。”

    即便是他死,也要和她在一起。

    这是他一生的执念。

    她,是他赫连玄玉的魔障。

    听到赫连玄玉这般说,凤玲珑才停下了挣扎,语气微微哽咽:“再不许说这种话,不然我不理你。”

    之前怎么鼓励她来着?现在自己全都忘了。

    若不是看在他是心疼她,怕她有什么闪失的份上,她现在就扭头走人!

    “好,我都听玲珑的。”赫连玄玉笑了,如三月桃花般盛开的绚丽笑容,点缀在他完美的脸上,让人如痴如醉。

    凤玲珑如今最能容忍赫连玄玉,脾气倒也来得快去得快。

    很快她便一脸无事了,想到神魔灵识刚刚说的话,不禁抬眸看着身前风华绝代的男人:“你说,你在圣血族里算几等天赋修炼者啊?”

    赫连玄玉美眸一眯,浅浅琉璃光芒在眸底闪动,语气相当自负:“当然是九等!”

    “噗!”凤玲珑一下子乐了,戳戳他胸膛后取笑道:“你这人什么时候能学会谦虚呀?”

    “我五岁前便无师自通,自发成为斗者,如今不到三十已是七阶斗皇,用得着谦虚吗?”赫连玄玉傲娇地勾唇,唇形美极地在凤玲珑脸上落下一吻:“相信你的眼光,你的男人肯定是这世上最好的,独一无二,绝无仅有。”

    所以,再不要去看什么美人师父了。

    还有那轩辕南,也没什么好的。

    对了,最好世上所有的男人,她都不要再看一眼。

    凤玲珑瞅着赫连玄玉,刚开始还一本正经,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噗哈哈地在他怀里大笑起来。

    “你……简直……哈哈哈……”凤玲珑乐坏了,她走了什么狗屎运捡到这么个宝呢?

    哪儿有像他一样,这么自己夸自己的?

    不过,实在很可爱啊有木有!

    等到凤玲珑笑够了,才捧住赫连玄玉的脸,在上面重重地吧唧了一口。

    赫连玄玉一下子便像被宠幸了的小狗,眼眸亮晶晶地望着凤玲珑了。

    凤玲珑又想笑了,但却忍住,一本正经地对他说道:“你在我心里,本来就是最好的,没人能和你比。”

    “真的?”赫连玄玉眸色更亮了,粉色薄唇弯起弧度越来越大。

    “假的。”凤玲珑瞥了他一眼,气势孤清冷傲。

    顿时,赫连玄玉俊美脸庞透出浓浓委屈,好不可怜地看着凤玲珑,似是无限哀怨。

    “我开玩笑呢!这你也信。”凤玲珑伸手拉起他,边笑边走:“天色这么晚了,我们该回去了。”

    “果然是良辰苦短。”赫连玄玉一想到仙殿尊者和赫舍里宸,俊美面容顿时浮上浓浓阴霾。

    凤玲珑好笑地瞥了他一眼,她当然知道他最近有所收敛,还是看在她的面子上。

    谁让仙殿尊者和赫舍里宸确实疼她呢?

    两人才刚飞出几里路,一路游山玩水似的,准备回客栈,一道冷飕飕,阴沉沉的声音在两人正前方响起。

    “两位贵客这是急着去哪儿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