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3章 其实都心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仙殿尊者一去不回头,留下凤玲珑一个人。

    而凤玲珑也是个倔的,她师父让她跪下没让她起来,她便就一直跪着。

    不知不觉,天色完全黑下来。

    凤玲珑跪到双腿麻木了,紧咬下唇一声不吭,连神力都没有运用起来抵抗和保护。

    客栈之内,赫连玄玉才和司空湛从外头回来,却听说只有仙殿尊者一人回来了,不见凤玲珑,不禁一怔。

    正因为师徒二人会去很久,赫连玄玉才跟司空湛出去走了一圈,直到天黑才回来,想不到他刻意打发了时间,却仍旧见不到他家宝贝。

    赫连玄玉很快找到了仙殿尊者,他一眼便看出仙殿尊者心情低落谷底,但他很聪明地没问,只打听他家宝贝的下落:“仙殿,我家玲珑呢?”

    仙殿尊者似是未闻,视线一直落在面前白玉茶杯之上,神色淡淡的冷冽,眼底略有伤痛。

    赫连玄玉又问了一遍,仙殿尊者依旧不答,赫连玄玉顿时转身就走了。

    司空湛一直探头探脑看着,接着就佩服赫连玄玉的忍功了。换作其他人这般不理不睬,赫连玄玉早就发飙了吧!

    果然是看在嫂子的面子上啊!谁让这是嫂子喜欢爱戴的师父呢?

    不过,司空湛猜测到赫连玄玉一定是要去找凤玲珑,于是就赶紧也跟去了。

    赫连玄玉斗气强大到任何人无所遁形,要找凤玲珑自然也是不在话下,很快就来到了凤玲珑所在的深林之中。

    凤玲珑直挺挺地跪着,由于没有用任何神力抵抗,一头青丝早已被山风吹得凌乱不堪,一身衣裳更是被汗水打湿,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狼狈。

    “玲珑!”赫连玄玉瞳孔狠狠一缩,心脏都疼得快绞起来。

    他大步上前,一把搂住凤玲珑:“你这是做什么?”

    凤玲珑却执拗地伸手推开他:“别管我。”

    赫连玄玉真想不管不顾就把眼前姑娘拦腰抱起,但他何等聪明,一想前因后果就知道定然是仙殿尊者让凤玲珑跪在这里的。

    如果他强横带走凤玲珑,以凤玲珑的性子,绝对不会依他。

    “嫂子,你这是干什么?一个人跪在这里?”司空湛疾步走过去,蹲在地上脸色焦急。

    凤玲珑红唇一抿,淡淡垂眼:“是我的错。”

    她跪了多久,就想了多久。

    她美人师父之所以生气,无非是她这么问,便是判定她娘出轨了。

    所以,美人师父怒了,因她这不孝女的想法。

    哪儿有做女儿的,希望自己娘亲是水性杨花的女人?美人师父怒得正确,怒得理所当然,她也被罚得理所当然。

    但这些话,凤玲珑不能跟司空湛说,这是她的家事,说出来也是对她娘亲名誉的诋毁。

    “你们先回去吧,等师父气消了,他会来带我回去的。”凤玲珑淡淡出声,毫不介意自己一身狼狈被人看了去。

    赫连玄玉眸子里全是痛心与疼惜,她是个多么骄傲的姑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让她执拗要跪在这里接受惩罚?

    无论她做了什么,仙殿尊者也不该如此重罚于她吧?

    司空湛自然是会看脸色,立刻就自告奋勇回去请仙殿尊者网开一面:“赫连,你在这儿陪嫂子,我去找仙殿尊者!”

    赫连玄玉立刻点头,眸色深沉地看了司空湛一眼:“别怕他,他不能拿你如何。”

    仙殿尊者如果能够发话,让他家宝贝回客栈,那么或许事情有所转机。不过,他唯一不放心的是司空湛惧怕仙殿尊者,即便见到仙殿尊者也不敢与之呛声。

    司空湛小心肝颤抖了下,原来赫连也知道他畏惧仙殿尊者啊!太糗了。

    “我,我知道的。”司空湛佯自镇定,起身就飞快地闪身跑远了。

    看着司空湛远去的背影,赫连玄玉眸色微微闪了闪,随后回眸握紧凤玲珑的手:“无论如何,我陪你。”

    凤玲珑抿抿唇,知道他不会轻易放弃,便淡淡一笑,点了点头。

    她知道她不可能在这里跪一辈子,但她一定要她师父发话,原谅她了她才肯起来。

    司空湛一溜烟跑回了客栈,所有人都怪异地看着他,他顾不得喘口气就直接冲到了仙殿尊者面前:“嫂子一个人在林间跪了一天,她再犯了什么错,是不是也可以原谅她了?”

    为了凤玲珑,司空湛这回可真是拼了。

    明明仙殿尊者那淡然冷冽的视线落在他脸上,他小心肝一直噗通噗通地跳,但他还得强装镇定,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就算被仙殿尊者吓得魂儿飞,也得为嫂子争取宽大处理!

    仙殿尊者盯着司空湛片刻,淡淡询问:“她让你来的?”

    司空湛这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嫂子才不会让我来呢,是赫连让我来的。”

    仙殿尊者眸色微微一闪,愠怒稍稍消退了下去,却是淡哼一声:“既然你们找到了她,还来找我做什么?”

    以赫连玄玉的性子,直接将他徒儿抱回客栈就行了。

    仙殿尊者唯一没料到的,便是赫连玄玉也出门了,天黑时分才回来。

    这才让凤玲珑跪了那许久。

    “问题是嫂子不肯跟我们回来啊!”司空湛一脸郁闷,“嫂子说是她的错,该罚,连赫连都劝不动她。要是直接来硬的,恐怕她跟我们都得打起来。”

    仙殿尊者这下抬起了头,神色微微一紧:“她不肯回来?”

    “是啊!赫连这会儿陪着嫂子呢,让我回来拿特赦令,不然嫂子可以跪到天荒地老去!”司空湛加重语气,刻意夸张地说道。

    仙殿尊者心里顿时划过一抹疼,怎么就没想到她那性子,跟她娘一样倔呢?

    “你去告诉她,就说我让她回来。”仙殿尊者淡淡别开脸,没让司空湛发现他眼里的溺爱。

    司空湛眼睛一亮,正要转身,突然想到一事连忙又说道:“我就这么空手去,嫂子恐怕要说我骗她,不如仙殿给我一样信物给我证明吧!”

    仙殿尊者微微一怔,眸色不禁软了几分。

    修长如玉的手指伸出,捻下腰间玉佩,仙殿尊者淡淡递给司空湛:“这玉佩她认得。”

    司空湛大喜,想不到此行这么顺利,他还以为仙殿尊者会弄死他呢!

    “谢谢仙殿!”司空湛小心翼翼接过玉佩,揣好就扭头跑了。

    看着司空湛飞奔出客栈的身影,仙殿尊者眸底露出一抹淡淡潋滟笑意。他那徒儿,到底很容易讨人欢心。

    司空湛马不停蹄地赶到之前去的林间,人未到就开始大声嚷嚷:“嫂子!仙殿说他不生气了,让你回客栈去!”

    赫连玄玉一抬眸,心底大石落下。

    只要仙殿尊者发了话,他家玲珑自然会起身了,这样一直跪着,他的心比她膝盖还痛。

    凤玲珑汗湿的小脸扬起,看见司空湛飞奔而来,刚开始一阵欢喜,随后就有些半信半疑:“真是我师父说的?不是你杜撰了骗我回客栈的?”

    司空湛飞奔到两人面前,一听凤玲珑这话,顿时没好气地拿出了仙殿尊者的玉佩:“幸亏我早就猜到你会这么说,所以找仙殿要了一样信物,喏!这个你总认得吧?”

    司空湛暗暗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竖了一百个大拇指,他真是太聪明了有木有!

    凤玲珑接过玉佩一看,果然是她师父的玉佩,顿时心底一松:还好,她师父已经气消了。

    “来,我扶你起来。”赫连玄玉见凤玲珑神色一松,知道她已经信了,便伸手去扶她起身。

    凤玲珑这次没有反抗,顺从地起身。

    但跪了太久,险些一头栽倒,还好赫连玄玉眼疾手快直接将她捞了起来抱在怀里。

    “我自己能走。”凤玲珑推了推他胸膛,不乐意这么被抱着回客栈。

    指不定美人师父会想,她才跪了这么一会儿,就娇生惯养地,又惹师父生气呢。

    “不行,你都快站不稳了。”赫连玄玉不由分说抱着她离开深林,并不理会她的抗议。

    “赫连玄玉!”凤玲珑恼了,“你再不放我下来,我生气了。”

    赫连玄玉薄唇一抿,微微蹙了蹙眉,见她小脸上满是倔强与认真,顿时妥协了:“我放你下来就是了。”

    心不甘情不愿地把怀中姑娘放下来,赫连玄玉仍旧不忘扶着她,以免她又栽倒。

    不过,这一次凤玲珑经过了短暂时间休息,倒是好很多了,步履挺稳的。

    三人很快回到了客栈。

    凤玲珑本要去见仙殿尊者,但却见仙殿尊者的房门紧闭,她正欲去敲门,却听旁边朦雨上前说道:“凤姐姐,仙殿方才说累了先睡下,让凤姐姐明日再见他。”

    凤玲珑顿时满心失望,难道师父还在生气吗?

    “先回房吧,明日再见你师父。”赫连玄玉低声劝哄,他巴不得明天都不见呢!一见仙殿尊者他家宝贝肯定又要下跪,他心疼。

    仙殿尊者已经睡下,凤玲珑也不敢贸然敲门,只好怏怏随赫连玄玉回了房。

    一回到房间,赫连玄玉立刻撵人,将司空湛撵出了房间,但留下了朦雨。

    “让我看看你双膝。”赫连玄玉扶凤玲珑到榻上坐下,温柔而小心翼翼地卷起她的裤腿。

    此刻朦雨已经打了温水过来,也准备好了药膏。

    当两只裤腿都被卷上来,凤玲珑那两只红肿的膝盖落入赫连玄玉眼中时,赫连玄玉心口就一阵阵发紧。

    “笨蛋,怎么不知用神力抵挡一二?”赫连玄玉心疼不已,眸子里全是不满。他家宝贝只是个姑娘家,就算做错了什么,仙殿尊者也不该这么罚她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