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4章 他有心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在那边心疼了个半死,凤玲珑倒是一点事都没有。

    不过膝盖红肿么,以前她在生死线上也挣扎过多回,这简直拿不上台面。

    “如果用神力护体,那还算什么惩罚?”凤玲珑翻了个白眼,“师父的气也不会消。”

    手里握着仙殿尊者随身携带的玉佩,仿佛能感觉到那淡淡的温暖,凤玲珑心里依旧委屈。

    她问那话时,只想知道真相,真的没想过污蔑她娘什么。

    事后,她才想明白这一点,不禁恨死了自己的笨。

    “你就这么在乎你师父?”赫连玄玉隐隐有点吃味,但给凤玲珑擦药膏的动作却依旧温柔无比,小心翼翼。

    凤玲珑温暖一勾唇角:“师父待我极好的,我第一眼就知道,他会是一个十分爱护我的长辈。”

    听到后面‘长辈’二字,赫连玄玉心情一下子就豁达了。

    嗯,对,任仙殿尊者再容颜不老,再谪仙绝美,也就是长辈而已。

    “既然知道他爱护你,还怕他生气?”赫连玄玉淡淡一叹,抹完药膏的手拿起湿巾擦了擦,顺手搂住凤玲珑,坐在了她身旁。

    “师父是真生气了。”凤玲珑见朦雨在场,不好意思说她是如何惹她师父生气的。

    赫连玄玉无奈地揉揉她一头秀发,眸中闪过醉人柔情:“傻瓜,你都那么笃定他是真心爱护你的,他又怎么可能真的和你生气?”

    大概发现凤玲珑朝朦雨投去的那一眼了,赫连玄玉便挥挥手,示意朦雨端水下去。

    朦雨虽然是凤玲珑的丫鬟,但却早就对赫连玄玉这位玄王殿下心悦臣服,再说赫连玄玉可是她未来姑爷,于是乖乖地就听话下去了。

    朦雨关上房门后,凤玲珑才小声告诉赫连玄玉:“我问师父……我是不是师父的女儿。”

    赫连玄玉握着凤玲珑素肩的手一抖,半晌才抬眸深深看进面前大胆姑娘的眼底,捕捉到那一丝赧然与自责,他便只能无可奈何一叹:“玲珑,你太沉不住气了。”

    凤玲珑一听,讶然望向赫连玄玉:“你也有这个猜测?”

    赫连玄玉淡淡一笑,带着浓浓宠溺的温润眸底,闪过显而易见的肯定。

    “连你都这么怀疑,你说我怎么能不怀疑呢?”凤玲珑撇了撇嘴,“我只是不想做神尊的女儿而已。”

    没想到,她的这个不愿意,会给她娘戴上一顶‘出轨’的帽子。

    也难怪,她美人师父会发这么大脾气。

    “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就算其他人不告诉你,瑶池女神也会告诉你的。”赫连玄玉温柔地摸摸凤玲珑的脑袋,他理解她对身世真相的渴望。

    也知道,她愿意做仙殿尊者的女儿,不愿做那个蛮横霸道的神尊千金。

    凤玲珑想到瑶池女神,顿时浅浅一笑:“是我太心急了,只要救出我娘,她一定会告诉我真相的。”

    赫连玄玉不知想到了什么,眸色微微一深沉后,淡淡陷入飘渺沉思中。

    凤玲珑奇怪地看着赫连玄玉,心里有些琢磨不透他现在的想法,便主动凑过去吧唧了那光滑脸庞一口:“一枚铜钱买你在想什么。”

    赫连玄玉回过神来,看着凤玲珑调皮的表情,不禁为之失笑。

    有这个宝贝在身边,无论什么困难都好像显得渺小而微不足道呢!

    “一枚铜钱?那我赫连玄玉未免也太不值钱了。”赫连玄玉用力揉揉那一头顺滑青丝,带着点惩罚的意味。

    “那我卖身怎么样?”凤玲珑眨眼。

    赫连玄玉眸色一亮,上下打量她小身板几眼后,颇为满意地点头:“不错,成交了。”

    “想得美你!”凤玲珑笑着捶了他两下,主动环上他脖子,靠近他耳边蹭了蹭。

    “有事求我?这么热情。”赫连玄玉心满意足抱着主动投怀送抱的姑娘,语气充满宠溺与挪榆意味。

    凤玲珑不乐意了:“你是我男人,我蹭一下有什么关系?干嘛这么阴谋论。”

    赫连玄玉愉悦地大笑起来,他爱听这话。

    既然如此,她是他女人,他亲一下也没什么关系了?

    赫连玄玉笑着一把钳住凤玲珑的双肩,望进她幽深美眸中片刻,低头便吻了上去。

    凤玲珑被他那灼热眼神一望,就知道他要做什么,虽然还是有点害羞,但却也强自镇定没有躲开。

    她紧紧地攀住他厚实的肩膀,微微闭眼,沉醉于他带来的悸动之中。

    她知道,无论发生任何事,她都不想离开这个温暖的怀抱。

    两人正在房里温存,突然外面传来敲门声。

    赫连玄玉美眸一眯,不太情愿地放开怀中迷离表情氤氲水眸的姑娘,再狠狠啄了一口才沉声问话:“什么事?”

    “仙殿让我给凤姐姐送药膏来。”是朦雨的声音。

    凤玲珑一听就激动了,立刻从赫连玄玉怀中跳出,赤脚便跑到门口拉开了房门。

    “凤姐姐,这是仙殿让我送来的,说是往膝盖上一敷就不会疼了。”朦雨将仙殿尊者交给她的药膏递给凤玲珑,笑容灿烂。

    这下子凤姐姐可以放心了吧,仙殿尊者还是很心疼凤姐姐的。

    “师父。”凤玲珑紧紧将药膏握在手心,眼眶微微泛红。

    其实内心深处,她是将仙殿尊者当成父亲一样的,可惜不知道真相到底如何。

    恐怕除了她娘之外,谁也不能给她最准确的答案。

    即便是神魔灵识,她也怀疑神魔灵识在某些方面会有私心。

    “那,凤姐姐我先走了。”朦雨忽然瞧见房内,赫连玄玉淡淡泛黑的表情,顿时心里一缩,忙告辞回避。

    完了,肯定是她打扰到玄王殿下和凤姐姐亲热了,呜呜……好倒霉。

    可是,仙殿的吩咐她也不敢不听嘛!

    朦雨走后,凤玲珑关上门拿着药膏回到赫连玄玉面前,笑容甜蜜地往他腿上一坐:“师父不再生我的气了。”

    赫连玄玉眸色幽深地看着她笑意盎然的眼底,许久都没作声。

    一向自动环上她肩头的双手,也淡然垂立在身体两侧。

    凤玲珑自言自语了一会儿,忽然发现赫连玄玉的沉默与不对劲,立马就停下了。

    她望进赫连玄玉深邃的黑眸之中,被那股淡淡的哀伤所震撼。

    “赫连,你怎么了?”凤玲珑心口紧了紧,小心翼翼扯住他衣袖。

    “没怎么。”赫连玄玉神色攸地恢复自然,他淡淡一笑,拍了拍她小脑袋:“时候不早了,早些睡,我也回房了。”

    说罢,倾身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赫连玄玉含笑离开。

    凤玲珑呆呆地看着赫连玄玉离开的背影,心里突然难受得紧。

    虽然他一脸若无其事,但她敢肯定他心中装了什么事,而且是会让他觉得难过的事。

    但,到底是什么事?

    方才都还好好的。

    凤玲珑呆坐在床边想了许久,才想到赫连玄玉的反常似乎是从她说到师父时开始的,难道……他在和她师父争风吃醋?

    似乎又不对,赫连一般争风吃醋都是傲娇型的,哄哄就好,可这次他身上有一股哀伤的气息。

    不把事情搞清楚,凤玲珑肯定睡不着。

    翻来覆去一会儿后,凤玲珑给有些疼的膝盖上抹了仙殿尊者让朦雨送来的药膏,然后就换了衣裳出了门。

    “赫连,赫连……”凤玲珑来到赫连玄玉房间门口,轻轻敲门。

    敲了许久,黑暗的房间内也没人应声,更没人来给她开门。

    凤玲珑蹙起了眉头,难道赫连根本没有回房间?

    想到此她立刻出了客栈,利用斗气探索赫连玄玉的下落。

    很快,凤玲珑就找到了赫连玄玉。

    在至尊皇境清澈透明的护城河边,周围绿林而立,夜风徐徐,赫连玄玉略显孤单的凉薄背影在夜色之中,让人无端心疼。

    凤玲珑一下子心脏就狠狠一缩,他果然有心事!

    她连忙小跑了过去,一把抱住那带给她温暖但此刻有些冷意的身体,埋首进他怀里。

    赫连玄玉微微一怔,很自然地伸手环住她,见她穿得极少便淡淡责备:“你怎么来了?还穿这么少。”

    “因为你在这里。”凤玲珑闷在他怀中,声音低低地。

    他每次不开心,都是因为她,她知道。

    所以,也只有她才可以让他开心起来。而为了让他开心,她可以做很多事的。

    简单一句话,使得赫连玄玉心房忽然温暖起来。

    他露出一抹绝美潋滟的笑容,眸底如夜空星辰般闪耀着,有力的铁臂紧紧环住身前姑娘,语气暗含歉意:“对不起。”

    若不是察觉他心中有事,她绝不会半夜出来找他的。

    凤玲珑攸地抬头,目光亮晶晶地看着他:“我不要听对不起,我要知道你为什么不开心。”

    为什么不开心啊……赫连玄玉眼中闪过一抹狼狈。

    说出来,会不会显得他太小家子气,又小心眼,还善妒呢?

    只是这种心情,他如何也控制不了,看着她因别人笑的灿烂,他心里便如针扎般疼痛。

    会不会为了别人,她可以不要他呢?

    而失去了她的他,又该如何在这三界之中立足?做什么才能让他心不那么痛?

    赫连玄玉忽然放开了凤玲珑,快步走到护城河边,背对着她闭上沉痛星眸。

    凤玲珑乍一失去那怀抱,没来由感觉到几丝冷意。

    赫连玄玉无端如此,凤玲珑心中也很难受,也很委屈,但她却不愿甩手走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