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5章 但求死个明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如果你的心事连我都不能倾诉,那你还有谁可以倾诉呢?”凤玲珑不会抛下这样的赫连玄玉,不然她也不会深夜出来找他了。

    赫连玄玉握了握拳,紧闭的双眸依旧没有睁开。

    静了许久,凤玲珑淡淡出声,却是一刀扎中赫连玄玉心脏。

    “你连话都不愿跟我说了,是不是你打算离开我了?”

    赫连玄玉攸地一下转过身来,深邃眸子紧紧盯住凤玲珑,凉薄红唇下意识吐出二字:“没有!”

    他怎么会离开她?

    凤玲珑满意了,就知道这句话能令他转身。

    她快步上前,抓住他的手掌紧紧握住,扬起一抹甜蜜笑容:“我知道你不会离开我。”

    赫连玄玉幽深黑眸凝视着眼前绝美容颜,语气淡淡:“会离开的,从来都不是我赫连玄玉。”

    他的命运,从认识她那一刻起,就全掌握在她手中了。

    她可以令他生,也可以令他死。

    “那你为何认定我会离开?”凤玲珑摇头,否定他怀疑的说法:“从我爱上你那一刻起,无论前路多么坎坷,我从来没想过放弃,不是吗?”

    即使在得知强大的敌人竟是她爹爹时,她除了惶恐不安,也没有想过和他分开。

    他为何会如此不安呢?

    赫连玄玉淡淡别过脸,深邃视线望向夜空中不经意划过的几颗流星。

    静了片刻,赫连玄玉语气充满浓浓的哀伤:“我只是忽然发现,我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是你凤玲珑,而你的牵挂,却并不只有我赫连玄玉。”

    凤玲珑心脏狠狠一抽!

    那股紧紧攫住她心脏,痛得令她无法呼吸的感觉,让她眼眶迅速泛湿。

    早该知道他看似强大,其实心里很脆弱的不是吗?他可以对任何事无动于衷,淡然以对,冷酷绝情,唯独对她的事情,执着而霸道,一丝一毫让步都不可能有。

    他所说的的确是事实,她的生命里多姿多彩,而他世界里唯一的色彩便是她。

    确实不公平。

    可……

    凤玲珑咬着嘴唇良久,才慢慢上前,轻柔地将那副僵硬的身躯抱住。

    贴着他的胸膛,她轻声说道:“也许我生命里的确有很多牵挂,但我最重视的牵挂绝对是你。”

    赫连玄玉瞳孔微微一缩,情不自禁单手环住她的肩。

    就是这样,只要她一句话,他便可以上天。

    “玲珑,你会不会觉得我很不可理喻?”赫连玄玉是矛盾的,他既想独占眼前这个姑娘,又牢记着司空湛的话而不得不忍让。

    他只是怕,引起凤玲珑的反感和讨厌。

    那会令他生不如死。

    “我允许你对我不可理喻。”凤玲珑仰起了头,眸色晶亮,唇畔含笑。

    “不会讨厌我吗?”赫连玄玉目光惴惴,生怕她说出一个令他想死的字来。

    凤玲珑俏皮地眨了眨眼:“我吃独孤梦茴的醋时,你会讨厌我吗?”

    “当然不会!”赫连玄玉立刻否认,他高兴都还来不及呢!她吃醋是因为在乎他。

    随即,赫连玄玉明白了凤玲珑的意思,顿时缓缓拉开唇角,眸色灿烂无比。

    但,赫连玄玉心中还有一个疑问。

    踟躇了片刻,赫连玄玉才捧起凤玲珑绝美小脸,认真地凝视进她眼底,不错过她任何一丝一毫的情绪变化:“若你师父和我有所冲突,你会选择谁呢?”

    凤玲珑呆了呆,她师父和赫连起冲突?

    “应该不会吧?师父还是很喜欢你的。”她宽慰他。

    若是师父不喜欢他,绝不会让他时常和她单独相处占她便宜的,师父又不是不知道她和他同床共枕的事情。

    “万一呢?”赫连玄玉一颗心开始往下沉,她是在逃避吗?

    所以,她终究会因为她所牵挂的其他人,做出令他难受之事?

    万一?凤玲珑眸色开始惴惴不安,她不喜欢这个万一,但如果真有这个万一……

    “呵呵……”赫连玄玉等了许久没有回应,心渐渐冷了,淡淡笑了一声,他松开了她,重新背过身去。

    凤玲珑见不得赫连玄玉的背影,那股哀伤会让她心痛如绞。

    她一下子扑上去紧紧抱住他宽厚的背,大声说道:“我会想办法化解!如果实在化解不了,我选你!”

    赫连玄玉身躯重重一震。

    “我选你。”凤玲珑眼眶都红了,“无论发生任何事,无论我身边任何人和你有冲突,我都选你,你可以不要这么难过了吗?”

    看着他难过,她也同样难过啊!只要他不难过了,她怎样都好。

    赫连玄玉攸地转过身来,一把捧起她小脸,深深看进她泛红的眼底:“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别让我失望。”

    说罢,狠狠地朝她红唇吻了下去。

    不复平日的温柔缠绵,确定她存在似的狂肆霸道猛烈,几乎令她连呼吸都被他全部夺走。

    唇齿相连的地方,渐渐有鲜血弥漫出来。

    尝到那股腥甜的滋味,赫连玄玉眸中情感才稍微收敛,终于缠绵变得温柔起来。

    到最后,凤玲珑几乎软倒在他怀里,只剩下喘息的份儿。

    “疼吗?”赫连玄玉抚摸她微微破皮的唇瓣,眼中含有歉疚。他有些失控了。

    “疼。”凤玲珑扁扁嘴,随后又灿烂一笑:“但看见你没事了,我心就不疼了。”

    赫连玄玉又一把抱紧了她,暗暗发誓再不会因这样的事情让她难受了。

    只要她说的,他都信。

    两人总算雨过天晴,一起回了客栈,凤玲珑直接在赫连玄玉房里睡下了。

    反正赫连玄玉也不会拿她如何,她睡得相当放心,只是赫连玄玉就苦了,看着怀中美人食欲大动却不能开动啊!

    所以赫连玄玉时常都是矛盾的,既想搂着她入睡,让她醒来第一眼看见的便是他,却又为那种折磨而感到无可奈何。

    第二天一大清早,凤玲珑就被急促敲门声惊醒。

    “凤姐姐,凤姐姐快醒醒!仙殿他又生气了!凤姐姐……”朦雨在外急促地敲门,叫唤声音压得很低。

    师父又生气了?凤玲珑瞬间清醒。

    她一下子跳下了床,飞快把衣服穿上,正要出去时忽然想到床上的赫连玄玉,连忙一回头,果然看见赫连玄玉眯着黑眸注视她一举一动。

    凤玲珑干咳了两声,讨好地凑过去送上红唇,贴了他薄唇一下:“我过去看看,你帮我去准备吃的。”

    赫连玄玉轻哼了一声,显然处于傲娇状态,并没真的不高兴。

    “这个拿着。”赫连玄玉捉住凤玲珑的手,往她掌心放了一样东西。

    凤玲珑低头一看,见是她师父的玉佩,顿时感动于赫连玄玉的心细。

    “那我走了。”凤玲珑心里虽然挺着急的,但她还是想得到赫连玄玉的首肯。

    赫连玄玉眉目一弯,唇角逸出潋滟浅笑:“去吧,记得回房用膳。”

    “嗯。”凤玲珑笑了,这才拿着玉佩匆匆出门。

    凤玲珑出门前怎么也没想到,赫连玄玉的不安来自于他过人的直觉,并不是不可理喻的随便吃醋。

    “我师父怎么了?”凤玲珑出了房门就问朦雨,一边匆匆走向她师父房间。

    朦雨赶紧简短解释:“方才仙殿起床后到凤姐姐房间敲门,发现凤姐姐房里没人,怕是猜到凤姐姐和玄王殿下共宿一间了,当时脸色就沉下来,连早膳都没用,直接又回房去了。”

    凤玲珑心中顿时汗颜,有种女儿彻夜不归被严厉爹爹逮住的心虚感。

    她也知道于礼不合,毕竟她和赫连玄玉还没成亲。

    但若非彼此已经认定,她也不会纵容赫连玄玉。

    “我知道了,你先去吃东西吧,我去找师父。”凤玲珑淡淡一笑,拍了拍朦雨的肩膀后转身快步走向她师父房间。

    朦雨点点头,目送凤玲珑敲了仙殿尊者的房间许久,里面传来一声冷然的‘进来’,凤玲珑进入房间关上房门后,她才摇摇头转身下楼。

    她凤姐姐的身世水落石出,亲人长辈越发多,玄王殿下的日子,也越发不好过咯!

    凤玲珑此刻进了房间,看见仙殿尊者果然神色略沉地坐在榻前,手里端着一杯淡淡泛着白色雾气的玉杯。

    “师父。”凤玲珑抿了抿唇,走上前去欲跪下。

    但一道神力却轻缓飘出,托住了她的双膝,没让她跪在地上。

    “为师有事情跟你说,不必跪了。”仙殿尊者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姑娘,神色渐渐恢复淡然。

    凤玲珑呆了呆,站好后不解地看着仙殿尊者。

    师父有事情跟她说?

    隐约,一股淡淡的不安窜上心头。

    仙殿尊者抬手,美丽手指缓缓抚过白玉茶杯,神色变幻莫测。

    片刻后,仙殿尊者眸色微微沉了沉,看向凤玲珑的视线夹杂淡淡凌厉,语气则是不容反驳的命令:“离开他。”

    凤玲珑吃了一惊,小嘴微微张开:“师父,您说什么?离开谁?”

    “赫连玄玉。”仙殿尊者放下手中白玉茶杯,起身走向凤玲珑,“你和他不合适,也绝不能在一起。”

    凤玲珑一下子脸色苍白,竟然被赫连玄玉说中了,他和她师父之间,真的产生了冲突!

    “为什么?”凤玲珑定住心神,一双清澈的眼眸紧紧盯着仙殿尊者,她但求死个明白。

    她师父从来没有这么强硬过,虽然一开始不太喜欢赫连玄玉,但却不像现在这样阻挠过,甚至还有些默许她和赫连玄玉的感情。

    为什么,一夕之间,全都变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