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9章 不可能爱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愣了愣,他这是要拉她去哪儿?

    “带路。”赫连玄玉拉着凤玲珑,经过两名婢女身边时,云淡风轻落下两个字,清晰却透着冷意。

    一股寒意慢慢从两名婢女脚底延伸,一直蔓延到了心脏深处,仿佛连心脏也被冰得停止跳动了。

    好可怕的男人!

    两名婢女是头一次近赫连玄玉的身,虽然隔了五步之遥,却不约而同有了惧怕的心理。

    这般气势,恐怕不亚于她们的圣尊吧?

    两名婢女不敢多想,急忙就在前面带路了,她们甚至没敢问赫连玄玉要去哪儿。

    完全,凭着直觉把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往圣尊宫殿引去。

    凤玲珑一路都蹙着眉,她捏了捏赫连玄玉掌心,以眼神询问他为什么要去见夏侯梦茴。

    但赫连玄玉并未出声,只是淡淡给了她一个安抚的潋滟笑容。

    看着那样漂亮的唇形拉开美丽弧度,凤玲珑心里再郁闷也只能乖乖跟着去了。

    反正有赫连玄玉在,夏侯梦茴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再说即便单独见面,以她如今的实力,也不怕夏侯梦茴。

    两人很快随婢女到了圣尊宫殿。

    圣尊宫殿在此之前是无人可入的,若不是有了圣尊圣谕,圣尊宫殿也不会对夏侯梦茴开放。

    凤玲珑在心里猜测着,斗皇圣尊夏侯渊虽然人没有出现,但绝对给了四大长老什么命令,而且对外界情况也了如指掌。

    否则的话,四大长老不会突然去圣灵大陆,将独孤梦茴接回来,还点明独孤梦茴其实是夏侯梦茴。

    没有那夏侯渊的命令,四大长老绝对不敢擅自这么做,夏侯渊在至尊皇境的威名似乎很高,即使几百年不出现一次,斗皇们也畏惧得很。

    这个夏侯渊,实在不简单,凤玲珑心里暗暗提高警惕。

    两名婢女直接将赫连玄玉和凤玲珑请进了夏侯梦茴所住殿内,禀明之后便下去了。两人都吁了口气,总算完成任务,虽然多了个赫连玄玉过来。

    夏侯梦茴见到凤玲珑的那一刻,很想出手和凤玲珑一较高下,但一侧眼却被风华绝代的赫连玄玉给晃了眼,顿时一脸阴冷化作柔情。

    “玄玉哥哥,你怎么也来了?”夏侯梦茴变脸极快,此刻温柔得声音都要滴出水来。

    她在心里暗骂那两个婢女蠢,抓凤玲珑来还被她玄玉哥哥给发现了。

    玄玉哥哥一同跟来,她还能对凤玲珑做什么?

    “你要和玲珑叙旧?”赫连玄玉一拉凤玲珑入怀,紧紧扣在身前,犀利视线直盯着夏侯梦茴,有种让人无所遁形的错觉。

    夏侯梦茴呼吸微微一窒,很快就扬起笑脸:“玄玉哥哥,我刚来至尊皇境,很多事情都不懂,看凤姑娘比我先来,我就想跟她说说话,多多了解一下。”

    夏侯梦茴也是个聪明的,仅凭赫连玄玉一句话,她就猜出那两个没用的婢女抓不到凤玲珑,于是撒谎说她要和凤玲珑叙旧。

    难怪她玄玉哥哥会跟来,稍后她要狠狠惩罚那两个不长进的婢女!

    “没有别的?”赫连玄玉淡淡扬起唇角,浅笑潋滟,看得夏侯梦茴一阵目光痴迷。

    夏侯梦茴好不容易才定下心神,软软地摇头:“当然没有别的,玄玉哥哥不相信梦茴吗?”

    她摆出自认为最诚恳的表情,眼神幽幽地看着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淡淡瞥了她一会儿,粉色薄唇浅浅一扯:“我的确不相信你。”

    夏侯梦茴表情顿时一僵。

    “这次陪玲珑过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赫连玄玉低眸,看向怀中浅笑盎然的姑娘,手臂微微收紧。

    “什么?”夏侯梦茴不解,同时为赫连玄玉用那样爱恋的目光看凤玲珑,心底嫉妒得发狂。

    赫连玄玉目不转睛看了凤玲珑一会儿,抬眸瞥向夏侯梦茴,语气宠溺到了极致,面色却是如同让人身处冰窖的冷:“我赫连玄玉这辈子,只可能爱凤玲珑一个。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其他女人入不了我的眼,也进不了我的心。”

    凤玲珑微微一怔,抬眸看向身旁俊美无双的男人。

    她从来都知道他的心意,但是……他却从来不曾告诉过别人。

    以他的倨傲狂妄,他应该会认为这是他和她两个人的事情,任何人都不需要知道吧?

    但,他今天却一反常态,明明白白告诉夏侯梦茴这番话,似乎是要夏侯梦茴死心的意思?

    “玄玉哥哥,你……”夏侯梦茴心脏一阵剧烈抽痛,晶莹泪珠一下子涌了出来。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对她说出这样无情的话呢?

    这是要让她一点点的希望都被掐灭啊!

    “所以,无论其他女人做什么,我都不会动心。玲珑在哪里,我赫连玄玉便在哪里。”赫连玄玉定定看着夏侯梦茴,唇角淡淡一扬:“若玲珑死了,我便随玲珑一块儿死。”

    “我不信!”夏侯梦茴一下子爆发出来,她哭着指着凤玲珑,咬牙切齿:“若她死了,你就不会再有这样的念头了!她给你下了盅!”

    赫连玄玉眸色攸地一冷,薄唇吐出冰寒话语:“若谁敢伤害我家玲珑,不管她身份有多高,与我有什么关系,我都不会饶过她!”

    夏侯梦茴呆了呆后,忽然冷静了。

    她淡淡地看着赫连玄玉,悲凉一笑:“如果我真的伤害了她,玄玉哥哥打算怎么不饶过我?”

    凤玲珑此刻心里是疑云阵阵,她怎么觉得今天的事这么怪异呢?

    她家这个高冷男,可一向是话语不多的啊。

    赫连玄玉视线极冷地盯着夏侯梦茴,眸色在一瞬间的复杂之后,恢复冷酷嗜血,他语气森寒:“你伤她一分,我还你十分!”

    别说是夏侯梦茴,就算这天地间任何人,都没资格伤他家宝贝半分!

    包括,他赫连玄玉自己。

    夏侯梦茴身影一阵摇晃,有些站不住的感觉。

    良久,她才扯开一抹淡淡悲伤的笑容,在面纱下若隐若现:“玄玉哥哥,可真懂得怎么让我伤心啊……”

    赫连玄玉紧扣凤玲珑肩头,默了片刻后,语气凝重:“梦茴,我不适合你,也不会爱你。而你,不该爱我,也不能爱我。从今日开始,不要再偏执了,你如今的身份足够你挑一个真心爱你的男子。”

    夏侯梦茴忍不住勾唇一笑,似讥似讽:“就凭我脸上这个字,又有哪个人会真心爱我?”

    白皙素手,有些不甘地摸在面纱遮住的那个‘贱’字上。

    赫连玄玉薄唇微微一抿,片刻后作出承诺:“此事我会想办法,只要你悬崖勒马,我们还能像从前一样。”

    “还能像从前一样?”夏侯梦茴喃喃自语,有一瞬间的动容,但视线一触及赫连玄玉怀中的凤玲珑,心脏又一阵猛缩。

    不可能的!

    有凤玲珑这个贱人一天,她和他就不可能像从前一样!

    夏侯梦茴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玲珑,我们走。”赫连玄玉似乎看出了夏侯梦茴心底的恶魔,便也不愿再多言,低头询问怀中姑娘。

    凤玲珑瞥了他一眼,淡淡点头:“嗯。”

    两人很快离开了圣尊宫殿,留下夏侯梦茴一人在殿内发呆。

    玄玉哥哥从不轻易许诺他人,方才他说那句话,难道是要想办法将她脸上的字给去掉?

    夏侯梦茴追到殿门口,看着赫连玄玉远去的背影,心里一震之后大声喊道:“玄玉哥哥!我们还像从前一样!”

    远远地,赫连玄玉听见这句话,淡淡转身,露出一抹绝代风华的潋滟笑容。

    夏侯梦茴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他多久没对她笑过了……自从凤玲珑出现之后……

    一对璧人身形已经远去,夏侯梦茴仍旧站在殿门口。

    而此刻,大长老匆匆赶来,一见夏侯梦茴立刻抓住她就跑:“公主!快,圣尊有令让公主立刻去圣境!”

    夏侯梦茴刚想挣扎,一听这话就呆住了。

    什么?她那位圣尊爹爹,要见她?

    夏侯梦茴突然心里一阵害怕,听说她那位圣尊爹爹很是威严吓人,整个至尊皇境无人不惧呢!

    到底,找她有什么事?

    不过,这会儿可由不得夏侯梦茴说不了,大长老直接把她带到了圣境入口,在庞大结界自行打开后,赶紧把她推进了圣境之中。

    夏侯梦茴去圣境的时候,凤玲珑正拉着赫连玄玉在夜色中不依不饶。

    “说吧,你为什么对夏侯梦茴的态度一夕之间改变了?”凤玲珑面无表情,单手负在身后,另一手拉住赫连玄玉的衣袖。

    赫连玄玉看她认真的小脸,美丽唇角荡起一抹漂亮弧度:“我不是说过,玲珑无须介意她吗?她从来就不是我和玲珑之间的问题。”

    凤玲珑蹙了蹙眉,淡声道:“我不是吃醋,而是对你太了解。你突然间对她态度转变,一定有所原因。”

    而她不喜欢被他瞒着,他不应该对她有秘密。

    赫连玄玉笑容渐渐淡了,凝视着凤玲珑片刻,忽然轻轻叹了口气。

    凤玲珑眉头蹙得更紧,好端端地他叹气做什么?

    “夏侯渊追杀我爹,恐怕不仅仅是为了一幅画那么简单。”赫连玄玉俊美面容透出淡淡苦涩,“梦茴幼年时候,应该是被我爹偷出至尊皇境的。”

    什么?凤玲珑一怔。

    难道他的意思是说,他爹当年不但偷了夏侯渊的画,还偷走了夏侯渊的女儿,所以才惹得夏侯渊勃然大怒,不惜浪费一个五阶斗皇到圣灵大陆去追杀他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