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0章 两个男人都心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是……”凤玲珑不解地看着赫连玄玉,“她比你小上许多,伯父怎么可能偷她出至尊皇境?”

    当时的独孤梦茴救赫连玄玉的时候才三岁,赫连玄玉的父亲却已经离开至尊皇境多年了,她怎么想,独孤梦茴也不可能是夏侯渊的女儿。

    赫连玄玉自是也明白这一点,但他认为夏侯渊绝不会弄错这么重要的事,这其中必定有所曲折。

    “或许神魔会替我们解惑。”赫连玄玉淡淡抿唇。

    凤玲珑恍悟,立刻揭了额饰问神魔灵识:“我说神魔大人,那位梦仙子真是夏侯渊的女儿?”

    神魔灵识本来还为苏醒而高兴,一听凤玲珑是要找他打听独孤梦茴的事,立马就不高兴了:“我怎么知道她是谁的种?问她爹去!”

    凤玲珑顿感头顶飞过一群乌鸦,她要是知道独孤梦茴的爹是谁,她就不用来问神魔灵识了好吗?

    想了想,凤玲珑耐着性子和神魔灵识分析:“独孤梦茴当然不可能是赫连他爹偷出至尊皇境的,但至尊皇境这么多年只出去过两名斗皇,总不至于……独孤梦茴是阙宫冷偷的吧?”

    “谁说赫连小子他爹不可能偷走夏侯梦茴?”神魔灵识冷冷一哼,语气不屑。

    夏侯梦茴?凤玲珑美眸一眯,这么说,神魔灵识是指夏侯梦茴的确是夏侯渊的女儿了?

    “夏侯梦茴可比赫连小好几岁呢!”凤玲珑提醒神魔灵识,实则是为了套话。

    神魔灵识轻哼着一笑:“这个嘛,丫头你就有所不知了。”

    她愿闻其详啊!凤玲珑眼巴巴地等着。

    好在神魔灵识这次没有卖关子,直截了当地说了:“那夏侯梦茴出生之时便不足月,又继承了她娘的寒冰阴气,能够活下来都是靠那夏侯渊牺牲数名斗皇,以斗气养血将她救活。虽然夏侯梦茴得以如此保住性命,却也导致她六七年间昏迷不醒,始终是婴儿状态。”

    “啊?”凤玲珑张大了嘴,微微有些吃惊。

    原来夏侯梦茴幼年时期还有这么一出变故!

    不过……夏侯梦茴继承了她娘的寒冰阴气?那夏侯梦茴的娘是谁?

    “她娘是什么人?那寒冰阴气又是什么?”凤玲珑趁热打铁赶紧追问。

    “这些和丫头你有什么关系?”神魔灵识淡哼一声,又语气不是很愉悦地说了句:“夏侯梦茴么,的确是赫连小子他爹偷出至尊皇境的。”

    “为什么?”凤玲珑想不明白赫连玄玉他爹为什么要偷走夏侯渊的女儿,难道之前两人就发生了什么矛盾?

    “这里边的门道可就大了。”神魔灵识嘿嘿一笑,却是故作神秘的感觉,“夏侯明煦也是个了不得的人呢!”

    应该说,瑶池女神是个了不得的人。

    哪怕仅存元灵,也能够未雨了。

    正待问个清楚明白,朦绸缪,沉睡之前还留了一手。

    凤玲珑有些郁闷,神魔灵识这家伙总是说一半留一半,还美名其曰天机不可泄漏。

    凤玲珑将神魔灵识的话给赫连玄玉转述了一遍,然后有些忧心忡忡:“之前轩辕南跟我说,夏侯梦茴很可能利用了他父亲天魔的元灵,现在夏侯梦茴又是夏侯渊的女儿,身份和实力都增强了,不知道以后她会闹出什么事来。”

    赫连玄玉此刻神色若有所思,视线飘忽似乎出神得很。

    真相,越来越接近了。

    “赫连,你怎么了?”凤玲珑看着赫连玄玉,秀眉微蹙。

    赫连玄玉低眸凝视着她,片刻后淡淡扬唇:“没什么,就是觉得大风暴要来临了。”

    耶?凤玲珑愈发不解。

    正待问个清楚明白,朦雨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一见凤玲珑立刻飘至她面前,神色无比焦急:“凤姐姐,司空湛被夏侯梦茴给打伤了!伤的很严重!”

    什么?凤玲珑和赫连玄玉都是神色一冷。

    两人才刚刚从夏侯梦茴那儿离开不久,夏侯梦茴怎么会跑去找司空湛的晦气?

    “是司空湛偷偷去了圣境,没想到夏侯梦茴也在那里,夏侯梦茴出手极重,司空湛现在有些危险。”朦雨急急解释,“仙殿让我来通知凤姐姐去救人,自己则和神者还有元祖去圣境找夏侯梦茴了。”

    凤玲珑美眸微微一凝,心道她师父绝不会去找夏侯梦茴的晦气,一个夏侯梦茴还不够格让她师父出手。

    想必,她师父是联合她师伯还有轩辕元祖,去圣境找那位斗皇圣尊,也就是夏侯渊了。

    “走。”凤玲珑一拉赫连玄玉,纵身飞向客栈方向。

    此刻,司空湛一定是被抬回客栈了的。

    果然,三人迅速回到客栈,就见到司空湛面无血色地躺在床上,露出古铜色赤裸胸膛,整个前胸都是乌青黑血淤积的。

    “这是……”凤玲珑眼眸一凝,难道这就是天魔的力量?

    “是我父亲的元灵力量,夏侯梦茴果然已经利用了我父亲。”轩辕南面色有些黯然,虽然凤玲珑说过这件事阻止不了,乃天意,他却仍然觉得自己有些愧为人子。

    凤玲珑看了轩辕南一眼,想想后安慰了他一句:“别多想,你爹他不会有事的。”

    说完她就走上前,仔细检查司空湛的伤势了。

    轩辕南眸中滑过一丝激动与光亮,充满爱意的视线顿时落在凤玲珑背影上,被赫连玄玉看了个清清楚楚。

    赫连玄玉面上煞气微露,语气低沉得让人心头发寒:“轩辕南,你想找死吗?”

    轩辕南侧目一看,赫连玄玉的脸色黑得似要滴出水来,他虽心中微微一悸,却是淡然自若地勾了勾唇:“怎么?对自己没信心吗?”

    “你如今,已经毫无作用。”赫连玄玉冷笑,一针见血地指出轩辕南存在的意义,不过是开启至尊皇境,而如今至尊皇境已经开启,要杀轩辕南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轩辕南确实心里一阵刺痛,只因凤玲珑似乎也是因为这个,当初才在他偏执一意孤行时三番四次没有朝他下杀手。

    想到曾经几次和凤玲珑交手,出手狠辣,轩辕南的心头禁不住开始滴血。

    尽管心头绞痛,轩辕南却依旧淡定自若地瞥着赫连玄玉,不愿示弱地勾唇一笑:“是吗?你问过玲珑的意思了吗?”

    “轩辕南,你是真的不想活了吧?”赫连玄玉抬步上前,一身冷冽气势咄咄逼人,周身也开始萦绕强大的斗皇斗气。

    还伴随着,一股似有若无的强大神力。

    轩辕南瞳孔微微一缩,强自镇定地站着,暗暗戒备,魔气也在周身环绕。

    凤玲珑手上动作一顿,眯了眯眼后继续自己的任务,没理会身后两个针锋相对的男人。

    只不过,她口中还是淡淡地说了句:“要打架出去打,司空湛还受着重伤。”

    赫连玄玉的脚步于是顿住了,冷眼瞥着心爱姑娘那俏丽侧颜,心中不断估量着自己在她心中的份量。

    身后的冷意实在太盛,凤玲珑想忽视都难,不得已只好转过身,冲赫连玄玉手指一勾:“过来,帮我打下手。”

    赫连玄玉眸色微微一闪,过去,还是不过去?

    “你也不希望我碰到司空湛的身体吧?他下面似乎也受伤了。”凤玲珑一脸无辜地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

    说时迟那时快,赫连玄玉一个箭步就上前了,直接挡在了她身前。

    “姑娘家,说什么呢!”赫连玄玉弹了她额头一记,语气虽然淡淡温柔,却也带着显而易见的责备意味。

    “司空湛的双腿是有受伤啊,你为什么骂我?”凤玲珑脸色更加无辜了,盈盈水眸还透着一丝委屈。

    赫连玄玉呆了呆,一抹潋滟笑容就忍不住从那板得死死的俊美面庞上透了出来。

    这小东西,真是懂得怎么给他降火气。

    “救司空。”稍稍用力揉了揉那颗小脑袋,赫连玄玉脸上终于恢复了一贯的温柔。

    “嗯。”凤玲珑点了点头,见他没事了,这才转身投入到对司空湛的救治之中。

    司空湛的伤势是魔气造成的,而且不同于轩辕南的普通魔气,这股魔气之中蕴含着一股霸道的阴寒之气。

    司空湛本身是魔魂一脉继承人,所修炼魔魂属阳,这阴气一入体,直接侵入他奇经八脉及周身血液之中,顿时让司空湛整个身体都被掏空了一般重伤垂危。

    也只有凤玲珑那融合了赤玄血莲的血,才足以使司空湛体内的阴气被逐出血液之外,再配合以神力治愈,司空湛定可性命无虞。

    连仙殿尊者的治愈神光,都没有办法将司空湛起死回生。

    赫连玄玉这回纵然再不舍,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凤玲珑取血救人。

    凤玲珑的血每滴出一滴,赫连玄玉那漂亮无双的桃花眼便要收缩一下,心脏同时也收缩一下。

    凤玲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别穷紧张,不知情的以为我快死了呢!”

    “别胡说。”赫连玄玉立刻出声斥道,又依旧紧张兮兮地看着那滴血的雪白皓腕,恨不能此刻替她流血的是他。

    尽管在心疼凤玲珑又要取血,但赫连玄玉却也没忘了冷瞥旁边轩辕南。

    轩辕南同样也有些心疼,不过是没有赫连玄玉那般流露于表,他终究是较为内敛的男子。

    赫连玄玉眯了眯眼,虽是对轩辕南的这番反应有些不爽,但同时也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轩辕南再也不会因为觊觎他家宝贝的鲜血,而做出伤害他家宝贝的事情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