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2章 赫连态度大转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侯梦茴一见轩辕元祖那杀气腾腾的妖邪冷眸,下意识心底一缩。

    轩辕元祖留给她的创伤和阴影,她记忆犹新。

    何况以她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轩辕元祖的对手,轩辕元祖又是个阴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不讲礼义廉耻。

    她不想惹到轩辕元祖。

    眼见轩辕元祖一身杀气,赫连玄玉往前踏了一步,神色不怒自威,一双鹰眸紧紧盯着夏侯梦茴:“司空是你伤的?”

    虽然司空湛不会说谎,但赫连玄玉并不认为夏侯梦茴有这样的实力。

    “玄玉哥哥,你听我说,司空湛他不是我伤的!”夏侯梦茴看见赫连玄玉眼里的冰冷,连忙上前解释澄清。

    “不是你伤的还能是谁伤的?狡辩也没用,受死吧!”轩辕元祖哪肯给夏侯梦茴解释的机会,当即扬掌准备给夏侯梦茴致命一击。

    赫连玄玉一道斗气逼回轩辕元祖,冷冽地看了轩辕元祖一眼后,淡淡道:“问清楚后再动手也不迟。”

    轩辕元祖脸色一沉,目光看着赫连玄玉有了些审视意味:“赫连玄玉,你打算帮哪一头?”

    赫连玄玉并没理会轩辕元祖,犀利视线落在夏侯梦茴脸上,语气寒冽:“即便不是你伤的,你也应该知道是谁伤的。”

    “是……”夏侯梦茴犹豫了一下,但在赫连玄玉咄咄逼人的冷冽视线下,她选择了坦白:“是我爹。”

    夏侯梦茴的爹?

    那也就是夏侯渊了?

    众人凌厉视线一齐射向圣境之中,目光充满鄙夷和不屑。

    这也算是暗箭伤人吧?人躲在圣境里不出现,却借夏侯梦茴的手伤了司空湛,差点要了司空湛一条命!

    “我爹发现司空湛跟踪我,一时生气就出了手,我……我也不敢劝他。”夏侯梦茴脸上出现一抹惶然,很明显她见过夏侯渊了,也对夏侯渊存有深深的惧意。

    这一点,从她的表情与眼神便可窥见,而且绝不是装出来的。

    所有人心下其实是相信夏侯梦茴这番话的,但如果他们对付夏侯梦茴,夏侯渊说不定会出现。

    因此,轩辕元祖冷笑一声:“夏侯渊那贱狐狸根本不出现,你把罪名推到他头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不是的!”夏侯梦茴上前一步,绝美小脸布满诚恳:“我真的没有伤司空湛。你们请想想,我和玄玉哥哥的感情那么好,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就是玄玉哥哥,我怎么会伤害玄玉哥哥的好朋友呢?”

    轩辕元祖冷哼一声:“凤玲珑那丫头还是你玄玉哥哥的心头宝呢!你怎么舍得三番四次对她下杀手?”

    “我……”夏侯梦茴一瞬间哑口无言。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其实夏侯梦茴的解释已经没有什么作用。

    不管她说的是否为真,相信的权利都在凤玲珑这边。

    凤玲珑却一直淡淡看着赫连玄玉。

    她一直觉得自从夏侯梦茴来到至尊皇境后,赫连玄玉的表现就十分怪异。当然不止赫连玄玉,夏侯梦茴、仙殿尊者的表现,也都很怪异。

    夏侯梦茴很显然是被冤枉的,神魔灵识的话也证明了,司空湛真不是夏侯梦茴伤的。

    赫连玄玉,他会怎么决定呢?

    赫连玄玉察觉到凤玲珑的视线,侧眸淡淡与她一望,随后魅惑众生的笑容一露,伸手将她用力拉入怀里!

    “我相信你。”赫连玄玉淡淡对夏侯梦茴一句话丢过去,怀中娇躯一僵,他有力的臂膀顿时扣得死紧,不让她有一点点挣脱的机会。

    凤玲珑双眸微微喷出淡淡怒火,不因赫连玄玉对夏侯梦茴的维护,只因赫连玄玉那句‘我相信你’。

    夏侯梦茴是什么东西?

    一路走来他难道还没看清?他竟对夏侯梦茴说出如此珍贵的四个字!

    “玄玉哥哥,谢谢你相信我,我是真的没有伤司空湛。”夏侯梦茴眼角滴落晶莹泪珠,似是动容无比。

    相较于夏侯梦茴的喜悦与感动,凤玲珑心里可就百味杂陈了。

    以凤玲珑往日的骄傲,这种时候一定会甩手走人。

    但现在,凤玲珑心里很清楚,她与眼前这个紧紧抱着她不撒手的男人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她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转身。

    赫连玄玉眼神清澈璀璨地凝视着怀中姑娘,她双眸明明燃着那样的怒焰,但却微咬下唇没有当场发作,真是让他喜爱到了极点呢!

    这场他追她跑的爱情角逐里,改变的不仅仅是他赫连玄玉一人,她也同样改变了。

    夏侯梦茴伤司空湛一事,终究因为赫连玄玉对夏侯梦茴所说表示相信,而不了了之。

    轩辕元祖自是不愿轻易放过夏侯梦茴,他还想用夏侯梦茴来要挟夏侯渊出圣境呢!不过,凤玲珑出面阻止了他。

    凤玲珑只一句话,轩辕元祖就没再乱来了。

    “那夏侯渊若真出来,你有几分把握打败他?”

    的确,不说轩辕元祖一个人,就是这次前来至尊皇境的所有人联手,都未必是夏侯渊的对手。

    虽然不知夏侯渊为何躲起来,但此刻把夏侯渊找出来绝不是什么好事。

    离开圣境门口之后,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回到了客栈之中。

    凤玲珑任由赫连玄玉将她带进房内,看着他关上房门,来到她面前。

    两人相顾凝视,久久未语。

    似乎一眼万年,却谁也不肯开口提及之前的事。

    凤玲珑不想问,她觉得她没资格吃赫连玄玉身边女人的醋,因为她的过往曾深刻有一个轩辕南。

    比起她的过往来,赫连玄玉的过往简直纯洁干净得如同一张白纸。

    “不打算问?”赫连玄玉轻抬起她下颚,直视她复杂得让他心疼的一双美眸,语气轻柔得如同羽毛抚过人心底。

    凤玲珑淡淡一笑,眸色浅亮:“你说,我就听。”

    他不说,她也不问。

    赫连玄玉缓缓绽放明媚笑容,唇角勾起的弧度绝美绚丽。他定定凝视着凤玲珑,语气轻柔如风:“玲珑,你信我吗?”

    凤玲珑眸色微微一闪,依旧是挂着一抹清冷淡笑:“我不信你的话,这会儿就不会站在这里让你抱着了。”

    因为对他是那么信任,信任到连后背都可以交给他,所以她才可以心平气和。

    即便事关夏侯梦茴,她也相信他这么做一定有所理由。

    心头淡淡的不悦,不过是因为他那珍贵的四个字竟给了夏侯梦茴罢了。

    “那么,信我到底。”赫连玄玉爱怜地抚过她饱满红唇,修长如玉的手指在她精致脸颊上流连忘返。

    信他到底?

    凤玲珑眸中浮现一丝淡淡的不解。

    他的意思是,他有他自己的理由,但现在不能告诉她?

    “无论何时何地,我那么信你。”赫连玄玉亲亲她额角,语气充满了期待:“这一次,我等着你信我。”

    凤玲珑心头微微一震,眸光攸地变得柔软动容。

    是,即便看见她躺在轩辕南怀里,他也不曾怀疑过她和轩辕南有什么。

    这样深刻的信任,她就不能给他吗?

    凤玲珑定定看着面前俊美如斯的男人,下一瞬就绽开明媚笑容。

    见凤玲珑笑了,赫连玄玉也笑了,双臂一伸将她紧紧揽入怀中。

    不需要她点头或是出声,他便知道她的心思了。

    “赫连,师父说你会负我,会吗?”凤玲珑在赫连玄玉怀里静静窝了一会儿,淡淡出声,语气看似镇定,心里却是扯痛得厉害。

    “不会。”赫连玄玉温柔地抚摸她一头顺滑青丝,语气毫不迟疑,充满笃定。

    这世上他唯一想保护的,就只有她而已。

    保护不了她,他便和她一起下地狱,绝不会因为莫须有的事情苦大情深,让她伤心。

    宁可笑着与她一同死,也绝不让她哭着一人生。

    “嗯。”凤玲珑笑了,她相信他。

    从夏侯梦茴从圣境出来之后,客栈的气氛变得很是沉重,不似往日那般温馨轻松。

    而之后几日,夏侯梦茴突然造访,一身素装,完全改变了九天仙子的作风,更是让人心情好不到哪里去。

    凤玲珑看着干净打扮貌似纯洁的夏侯梦茴,嘴角微讽地一勾:装,看你继续装,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不过,夏侯梦茴这次没戴面纱,倒是让凤玲珑颇感意外。

    “玄玉哥哥,我知道我以前做错了很多事情,惹你不高兴了。”夏侯梦茴走到赫连玄玉面前,绞着手小声说话,神情略微不安:“可是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再犯了,玄玉哥哥原谅我好不好?”

    凤玲珑翻了个白眼,所有人都翻了个白眼。

    鬼信呢?

    赫连玄玉淡淡一抬眼,清冷视线扫过夏侯梦茴干净未施脂粉的小脸上,目光在触及夏侯梦茴脸上那个‘贱’字时,薄唇微微抿了抿。

    “真的知道错了?”赫连玄玉一句淡淡话语,让众人全都瞪大了眼睛。

    搞什么?他真的相信夏侯梦茴会改过自新?

    “是真的。”夏侯梦茴可怜兮兮地点头,玉指绞在了一起:“我爹已经责备过我了,我知道以前都是我不对,我以后会好好和玄玉哥哥,还有玲珑姐姐相处的。”

    玲珑姐姐……少恶心她了好吗?凤玲珑嘴角微微一抽,正要出声反驳,却被赫连玄玉一句话抢了先。

    “若你真悔过了,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赫连玄玉语气淡淡,眸色冷然,“但你是不是真的知道错了,我还需要时间观察。”

    凤玲珑端着茶杯的手一僵,她没听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