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3章 真心还是阴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其他人也为赫连玄玉这番话感到诧异,一时间都回不过神来。

    凤玲珑是赫连玄玉唯一的软肋,谁都碰不得。

    所以虽说当年赫连玄玉是夏侯梦茴所救,但之前在她数次陷害凤玲珑之后,赫连玄玉就已经和她恩断义绝。

    在夏侯梦茴还没做什么让人觉得她值得被原谅的事情时,赫连玄玉就轻易地原谅了她,这是不是太不合常理了?

    哪怕是轩辕南,圣灵大陆曾经的南帝,也是经过一番出生入死,众人才相信他是真的变好。

    夏侯梦茴凭什么有这样特殊的待遇?

    “玄玉哥哥,我会证明给你看的,我不会再犯错误,也不会再和玲珑姐姐作对了。”夏侯梦茴一脸欢欣地跑到赫连玄玉和凤玲珑之间,一手拉住一个人的袖子,满脸开心。

    赫连玄玉抽回了自己的衣袖,冷冽地看了夏侯梦茴一眼,但没说什么。

    凤玲珑就没有这么好的脾气了,她冷冷瞥着那只扯着她衣袖的白皙小手,语气冰冻寒冽:“放手。”

    不管这夏侯梦茴在搞什么鬼,她都不会陪着玩,她没那个闲情逸致。

    如果赫连玄玉察觉了什么,愿意陪夏侯梦茴过招,那是他的事。

    夏侯梦茴脸色一僵,两边截然不同的态度都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有些下不了台。

    她讪讪地收回了手,看了看赫连玄玉和凤玲珑之后,默默走到一旁的空位上坐下了。

    气氛复杂且尴尬,客栈小二来上菜都感觉压抑沉重。

    众人吃完饭后就各自回房了,留下夏侯梦茴一个人在客栈大堂内。

    八大尊者同在客栈为伙计,自然要安顿他们的梦茴公主,于是夏侯梦茴终于有了歇息的房间。

    是夜,静谧如虚无空间。

    轩辕元祖坐在桌前喝着夜酒,眸中泛着妖邪冷芒,一脸不豫。

    那夏侯梦茴如果真是夏侯渊的女儿,他说什么也不能留下其性命!

    正在轩辕元祖这般想着的时候,轻微叩门声突然响起。

    轩辕元祖冷眸一眯,想了想后一道斗气弹出,门闩应声而落。

    门开了,朦雨那小巧的身子一下子钻了进来,轩辕元祖看见是朦雨,倒是明显怔了一下,想必没想过朦雨会来找他。

    “你来干什么?”轩辕元祖的语气冷冽,对朦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态度。

    朦雨轻咳了一声,不请自坐,目光灼灼望着轩辕元祖:“我知道你很讨厌那个夏侯梦茴,我也讨厌。不如……我们把她给……嗯?”

    朦雨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清眸中杀意一闪而过。

    轩辕元祖冷眸微微一眯,顿时想到朦雨她娘的坟是因当年的独孤梦茴而毁,她被追杀也是因为当年的梦仙子。

    “好。”轩辕元祖当即站了起来,丝毫没有犹豫。

    杀人对于轩辕元祖来说不过淡淡见到头点地的场景,手随意一挥罢了,何况是要杀夏侯梦茴?

    他巴不得杀了夏侯梦茴,夏侯渊那老匹夫一怒之下现身,他好替瑶儿报了那深仇大恨!

    两人一拍即合,立刻悄无声息摸向夏侯梦茴所住的房间。

    烛影摇曳,夏侯梦茴刚刚褪了外衣,略有些疲惫地准备睡下。

    忽然两道劲风从窗口扑来,夏侯梦茴眼眸一眯,当即闪身躲开。

    不过,随后两个实力高强的敌人朝她下了杀手,前后夹击,她瞬间后背挨了一刀,发出一声闷哼!

    那是朦雨的九瓣莲花刀其中一枚,划破了夏侯梦茴雪白如玉的背部肌肤。

    夏侯梦茴感觉到两人浓浓的杀意,又知道绝非两人联手的对手,立刻不假思索朝外逃去。

    “别让她逃出门!”轩辕元祖一声低沉冷喝,强大的神力混合斗气以雷霆万钧之势朝夏侯梦茴的后背拍去。

    朦雨也瞬间以全部斗气催动九瓣莲花刀,从数个不同方向朝夏侯梦茴的周身大穴袭去。

    朦雨的希冀,夏侯梦茴倒还可以躲上一躲,但轩辕元祖的实力,却是夏侯梦茴绝对吃不消的。

    眼看着夏侯梦茴即将惨死轩辕元祖杀人无数的双手之上,夏侯梦茴突然急中生智,狠狠一道魔气击向地面,整个人遁入了地底之下!

    ‘砰’!

    轩辕元祖强大的神力混合斗气击垮了客栈数间房屋,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若不是夏侯梦茴所住地方离凤玲珑赫连玄玉等人房间够远,此刻只怕其他人的房间也要被殃及了。

    这巨大声响彻底惊动了整个客栈的人,众人纷纷穿衣出房察看究竟。

    而此刻,夏侯梦茴已经利用魔气打洞,准确无误地逃进了赫连玄玉的房间里。

    赫连玄玉淡淡起身,看着闯进来的夏侯梦茴,一袭白色里衣完美颀长身影立于夏侯梦茴面前,神色不怒自威:“出了什么事?”

    夏侯梦茴哭丧着脸,艰难走到赫连玄玉的床边坐下,素手往后背一摸,摸出一把鲜血。

    “玄玉哥哥,有人要杀我。”夏侯梦茴咬了咬嘴唇,实话实说。

    “谁要杀你?”赫连玄玉看着夏侯梦茴一手的鲜血,漂亮凤眸微微眯了眯。

    赫连玄玉只一眼就看出,夏侯梦茴身上中了淡淡的毒,而这毒应该是九瓣莲花刀上面被月清尘淬下的。

    所以,半夜要取夏侯梦茴性命的,是朦雨。

    但朦雨一人绝对伤不了夏侯梦茴,所以朦雨还有一个帮凶。

    根据方才巨大动静来看,有此实力又如此冲动的也只有轩辕元祖了。

    “我……我不知道。”夏侯梦茴美眸微微一闪,低下了头从腰间拿出创伤药,开始努力地给背部上药。

    夏侯梦茴的背部被九瓣莲花刀划开很大一条口子,衣裳都从中碎为两截。

    她上完药后,听到门外传来嘈杂声,立刻面色一紧。

    “先把衣服穿上。”赫连玄玉随手将一旁的外袍丢给夏侯梦茴,示意夏侯梦茴将背后春光遮住。

    夏侯梦茴顿时冲赫连玄玉露出感激的一笑:“谢谢玄玉哥哥。”说罢很快将赫连玄玉的外袍穿上。

    此刻,房门应声而破。

    “我一定要杀了夏侯梦茴!”轩辕元祖冷冽的声音响起,后面跟了一大堆看热闹的。

    灰尘淡淡扬过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画面让众人不约而同瞪大眼睛!

    只见赫连玄玉一身纯白里衣,俊美如斯,浑身散发淡淡诱惑,性感而邪魅。

    坐在赫连玄玉床上的夏侯梦茴,则娇汗淋漓,身上披着明显是赫连玄玉才有的外袍。

    这一幕,外人看来要多暧昧就多暧昧。

    司空湛瞠目结舌,这……赫连怎么不那么讨厌夏侯梦茴了?赫连可是有洁癖的人啊!

    凤玲珑也站在人群之中,看着这一幕的她,神色淡然,看不出丝毫喜怒哀乐。

    “为何要杀她?”赫连玄玉负手淡然而立,视线冷冷盯着一脸杀气的轩辕元祖,语气寒冽如冰。

    轩辕元祖早就和赫连玄玉动过手,此刻也根本不惧赫连玄玉一身气势,登时就冷冷一笑:“怎么?你想护着她?”

    赫连玄玉淡扫轩辕元祖讥讽的表情一眼,语气不疾不徐:“若她做错了事,我不会护她,但若不分青红皂白要杀她,我也未必会答应。”

    “好你个赫连玄玉!”轩辕元祖一把拉出了凤玲珑,指着神色淡然的凤玲珑,声色俱厉:“夏侯梦茴成了至尊皇境的公主,你立马另眼相看了是不是?凤玲珑呢?你把她置于何地?”

    自从凤玲珑恢复神身,一副相貌与瑶池女神七八分像之后,轩辕元祖便对凤玲珑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

    而在夏侯梦茴和凤玲珑之间,轩辕元祖毫无疑问会站在凤玲珑这边。

    “这是我和玲珑之间的事情,与你无关。”赫连玄玉根本不理会轩辕元祖的怒气,神色冷然而倨傲。

    “你这个……”轩辕元祖刚想狠狠骂赫连玄玉一顿,但却被凤玲珑拍了一下肩膀而骤然失声。

    凤玲珑看着轩辕元祖,淡淡一勾唇:“这是我和赫连之间的事情,你们谁都不要插手。”

    微微一顿,凤玲珑朝赫连玄玉走了过去,往后一摆手:“都各自回房去吧,我和赫连单独谈谈。”

    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终默默地全退出去了。

    谁都知道,最近气氛挺怪,是得给这对小情人一个单独谈话的空间了。

    他们再关心凤玲珑,很多事情也只能她自己来拿捏。

    倒是仙殿尊者,看向赫连玄玉的眼神多了一丝不明意味,片刻后便转为无声叹息,转身时背影都显得有几分无奈。

    若这小子不是圣血族中唯一圣血体质修炼者,倒是真真配得上玲珑丫头的男人……

    所有人都走了出去,就剩夏侯梦茴一个外人。

    “你还不走?”凤玲珑上前偎进赫连玄玉怀里,淡淡看着夏侯梦茴,挑眉而笑。

    赫连玄玉很自然地环住凤玲珑娇躯,视线也淡淡落在夏侯梦茴身上,粉色薄唇微微抿着,并未出声。

    夏侯梦茴咬了咬唇,走了几步,经过凤玲珑身边时,忽然低低地说了一句:“玲珑姐姐,我知道以前很对不起你,可是现在我不会再犯了,你相信我吧。”

    说完,夏侯梦茴低头快步离开了房间。

    凤玲珑微微侧头,看着夏侯梦茴离开的方向,美眸淡淡眯起。

    想让她相信夏侯梦茴?

    下辈子……不,下辈子都不可能。

    她一向直觉奇准无比,若此次夏侯梦茴没什么阴谋诡计,她就不叫凤玲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