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4章 嚣张给你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侯梦茴走后,凤玲珑和赫连玄玉相视凝望许久。

    赫连玄玉率先打破沉默,手指爱怜抚过那精致面容,语气宠溺:“若心中有气,朝我撒就是。”

    凤玲珑眉眼一挑:“我就是那么不可理喻的女人?”

    赫连玄玉立刻深表怀疑:“我一直以为是。”

    凤玲珑没好气地拧了他腰间软肉一把,他还真敢说!

    不可否认,她的确对夏侯梦茴很是不爽,但她是百分百相信他的,他对夏侯梦茴态度骤然改变,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

    这个男人的城府,一向深得让人觉得可怕。

    甚至于他在不知不觉中,会把所有人都算计进去,到头来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一切都掌控在他的手中。

    然后,对他敬畏不已。

    所以,她不会认为他是对夏侯梦茴有什么另样感情,她信他,始终相信。

    “赫连,我知道你有事瞒着我,但是为什么不和我分担呢?”凤玲珑低声呢喃,“若你说出来,我也好配合你。”

    赫连玄玉眸色微微一闪,片刻后淡淡扬唇:“很多事情,说了就不灵了。”

    他对她一万个真,更相信她心中亦有他的存在,独一无二。

    然而,面对真正的考验,她能坚守初心吗?她能如他一样确定,无论什么突发状况,无论什么人,什么事,什么恩怨,都改变不了她和他在一起的事实吗?

    这只是其一。

    其二,赫连玄玉有他自己的考量,他会一步一步,按照宿命设定的套路去走。

    但结果如何,就不是任何人所能掌控的了。

    他会让三界所有人神魔看清楚,他赫连玄玉对凤玲珑的感情,半点沙子都不沾!

    谁也不许动摇他家宝贝对他的信任,这一次风暴之后。

    “好,我什么都不问了。”凤玲珑信任地看着赫连玄玉,弯唇浅浅一笑,主动搂住了他健硕的腰,埋首在他怀中。

    她不会看错他,他看她的眼神仍旧与从前一样。

    除非他亲口对她承认负她,否则她绝不相信,无论是听见的,还是看见的,凤玲珑在心中暗暗发誓。

    这一次夏侯梦茴被暗杀失败,朦雨和轩辕元祖可是受了众人好一阵嘲笑。

    众人当然不是怪朦雨和轩辕元祖,只是郁闷两人做这事怎么没能成功,居然被发现了!

    可想而知夏侯梦茴的人缘儿有多差了。

    不过,夏侯梦茴伤势稍稍好转之后,就又在凤玲珑和赫连玄玉面前转悠了。

    司空湛见夏侯梦茴老是缠着两人,一思量之后决定把赫连玄玉拉出去好好谈谈,他实在对赫连的态度不懂了。

    赫连玄玉走后,夏侯梦茴又找上了凤玲珑。

    凤玲珑懒得看夏侯梦茴那一脸纯洁外加可怜兮兮的表情,懒洋洋地端起茶杯啜了一口:“你的玄玉哥哥可不在我这儿,缠我也没用。”

    赫连玄玉不在场,凤玲珑相信夏侯梦茴一定会原形毕露。

    虽然说,这里还有一个朦雨。

    朦雨冷哼一声,对夏侯梦茴楚楚可怜的模样表示十分唾弃及不屑。

    真正的楚楚可怜是我见犹怜,而不是故意装出来的,她横看竖看夏侯梦茴都不顺眼,这不自然的女人一定在装!

    “玲珑姐姐,我真的知道错了,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我呢?”夏侯梦茴欲上前拉住凤玲珑的手,却被朦雨一个箭步上前挡住了。

    朦雨冷瞥夏侯梦茴一眼,凉凉地道:“我凤姐姐和你没这么熟,别靠她太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上一回夏侯梦茴被朦雨的九瓣莲花刀所伤,朦雨在心里暗爽了好几天。

    虽然是和轩辕元祖联的手,而且没能杀了夏侯梦茴,但总算让夏侯梦茴受了不轻的伤,朦雨还是觉得挺满意的。

    若是以往的独孤梦茴,此刻早就和朦雨动起手来了,不过,现在的夏侯梦茴,也不知脾性怎么转变那么大,非但没有和朦雨对着干,反而默默退后了一步。

    那小脸上隐隐透出的黯然,足以让天下任何男人为之心疼,无视她脸上那个‘贱’字的话。

    但凤玲珑,对此只是淡然冷冷一笑:“夏侯梦茴,用不着在我面前使心机,就算全世界的人都相信你变好,我凤玲珑也不会相信,你死了这条心吧!”

    凤玲珑说完就站了起来,她宁可出去无聊溜达,也懒得在客栈里面对夏侯梦茴这张看起来无比令人生厌的脸。

    凤玲珑不相信夏侯梦茴,只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夏侯梦茴若真的变好,就会羞于见她,或是见她就低头躲避,而不是这么无聊地缠着她求她原谅相信了。

    譬如轩辕南,轩辕南对她百般容忍是因为想她回心转意,这便是轩辕南的目的。

    不过,轩辕南并不会对赫连玄玉却绝不会低声下气,因为赫连玄玉的原谅,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所以她原谅不原谅夏侯梦茴,一点都不重要,夏侯梦茴只要没有目的,就不会靠她太近。

    “玲珑姐姐!”见凤玲珑头也不回地离开房间,夏侯梦茴咬了咬唇,追了出去。

    此刻,赫连玄玉正和司空湛在一条幽径上漫步。

    “哎,我也没法管你们了,反正到时候嫂子狠下心不理你,你可别把气撒在我身上。”司空湛轻哼着摊手。

    这一路他可是绞尽脑汁旁敲侧击最后还直接挑明了问,可是赫连就是怎么都不肯告诉他为何对夏侯梦茴突然间那么好。

    于是,他只能以最终的警告作为杀手锏,来提醒赫连玄玉不要因为一个夏侯梦茴,失去嫂子那样的挚爱了。

    赫连玄玉淡淡侧眸,高深莫测地勾起莹润菱唇,浅笑盎然:“放心,你嫂子绝不会因为夏侯梦茴而不理我。”

    司空湛真是服了,赫连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啊?

    女人是最爱吃醋的好吗?即便没有这么回事,女人也会傲娇跟男人闹别扭的。

    何况是倨傲倔强的嫂子?

    谈话无果,司空湛只能是怀疑赫连玄玉脑子秀逗了,怏怏与赫连玄玉一同回去客栈。

    刚一踏进客栈,赫连玄玉和司空湛就听见众人一声惊呼!

    两人抬头一望,只见夏侯梦茴正以不可思议的狼狈速度,从二楼拐角滚下了楼梯。

    夏侯梦茴跌下来的方向,凤玲珑正一脸冷意地站着,看见夏侯梦茴滚落楼梯,发出碰撞声,她眸子里闪过一丝显而易见的嫌弃。

    谁也没有出手相助,连八大尊者都面面相觑一下后,各自将脸别到了一边。

    轩辕元祖脸色阴沉地朝八大尊者看了看,妖邪冷眸凌厉无比。

    若其他人不伸以援手倒在情在理,但夏侯梦茴到底是至尊皇境的公主,八大尊者怎么会眼睁睁看着夏侯梦茴跌落楼梯摔个鼻青脸肿而不上前去扶?

    阴谋,绝对的阴谋!

    轩辕元祖冷厉视线直射夏侯梦茴,双拳微微握紧。真是失算,上一次就该杀了这贱女人!

    夏侯梦茴连声尖叫后,滚落在了客栈一楼的楼梯口,停下翻滚的她一脸心有余悸,鼻青脸肿头发散乱。

    赫连玄玉眸光微微一闪,沉吟片刻走了过去。

    “玄玉哥哥……”夏侯梦茴瞳孔微微一缩,似做错事一样低下了头,眼里含着泪光。

    “起来吧!”赫连玄玉淡淡出声,一道斗气将夏侯梦茴从地上托起,稳稳地让夏侯梦茴站在了他身边。

    接着,赫连玄玉抬眸望向二楼冷然而立的凤玲珑,淡淡一笑又似笑非笑:“玲珑推的?”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不是吧?世事变化这么快?号称天下第一大情种的赫连玄玉,竟然会为夏侯梦茴跟凤玲珑呛声?

    这短短四个字,明显就是质问加责备的意味啊!

    还没等凤玲珑开口,夏侯梦茴就急急地扯住了赫连玄玉的衣袖,语气幽然而泣:“玄玉哥哥,不是玲珑姐姐,是我自己不小心的,真的,你别怪玲珑姐姐。”

    众人又默然了,什么时候夏侯梦茴会为凤玲珑说话了?

    变天了,这天果真变了。

    凤玲珑唇角讥讽勾起,不屑地看了夏侯梦茴一眼:“我和赫连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儿吗?”

    那个男人的衣袖,只有她才有专属的权利去拉,嗯,考虑将夏侯梦茴五马分尸了算了。

    “玲珑姐姐,我只是……”夏侯梦茴咬唇,神情黯然。

    “我推了你又怎么样?你想让赫连怎么样?”凤玲珑毫不客气打断夏侯梦茴楚楚可怜的话语,嚣张地看向众人,视线淡淡扫过赫连玄玉,她傲然宣布:“没错!这姑娘是我推下楼的,看她不顺眼很久了!”

    宣布完毕,凤玲珑轻哼了一声,潇洒甩袖,转身走人。

    众人都有些忍俊不禁,果然是与众不同的姑娘,这会儿了不但不替自己解释,反而直接把罪名给自己揽了下来。

    就是她推的,谁又能拿她怎么样?

    赫连玄玉轻咳一声,清浅眸中闪过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但转瞬便消失无踪了。

    “玄玉哥哥,你别怪玲珑姐姐,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下来的,玲珑姐姐说的那是气话。”夏侯梦茴转身,依旧试图对赫连玄玉解释。

    赫连玄玉淡淡一扫夏侯梦茴,语气是刻意的威严冷厉:“好了,此事我自有分寸,你先回房去。”

    夏侯梦茴抿抿唇,听话地点点头,一瘸一拐地上楼去了。

    此刻,凤玲珑百无聊赖地漫步在林间,独自一人。

    如今客栈里可真是乌烟瘴气,她宁可出来透透气。

    不多时,一抹淡然飘逸的仙影出现在凤玲珑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凤玲珑一怔,脱口而出:“师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