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5章 赫连身世大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仙殿尊者淡然视线停留在凤玲珑面色无波的脸上片刻,声音温润却不带温度:“你还不想离开他?”

    又是离开赫连玄玉?凤玲珑眉头微微一蹙:“师父,我说过我不会离开他。”

    仙殿尊者淡哼一声,眸色冷冽袭人:“他对夏侯梦茴如此维护,你还向着他?”

    “师父,我一直都是相信他的,如今他对夏侯梦茴态度骤变,相信有他自己的原因。”凤玲珑耐着性子解释。

    “一直都相信他?”仙殿尊者眸色微微一冷,眸中淡淡不屑:“既然相信,何以气得甩手走人?”

    凤玲珑这时才微微恍悟,师父是看见她甩手走人,想着这是一个劝她离开的好机会呢!

    只是……她甩手走人可不是和赫连玄玉置气呢。

    “我之所以走人,是不想和夏侯梦茴多说一句话。”凤玲珑目光坦然而清澈,“也是不想让赫连为难。”

    仙殿尊者脸色这回是真的冷了,他有种心爱女儿被抢走的肉痛感。

    “赫连舍不得出口伤我,但他又要陪夏侯梦茴演下去,所以我才转身走人,以免他的计划被打乱,或是为难。”凤玲珑扬唇微微一笑,她就是有这么大的自信,知道赫连玄玉一定是在算计什么。

    就像上一次在玄王府,那时的他和她,还不足以对抗整个仙乐台。

    即便她受独孤梦茴欺负,他心知肚明,却也一时半刻不能替她出头,便将独孤梦茴拖住,给她争取胜利的可能。

    他不怕任何人骂他卑鄙无耻,他只要她好好的,这一点她早就清楚明白。

    仙殿尊者原本以为凤玲珑是在逞强,但听见凤玲珑这句话后,他眸色微微闪烁了几下。

    很显然,凤玲珑并没有口是心非,她是打心底里不信赫连玄玉会对夏侯梦茴有什么男女之情。

    “不管你二人感情如何坚定,你们都不能在一起。”仙殿尊者沉默许久,淡淡出声。

    凤玲珑心头狠狠一抽。

    “事情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就是你和赫连玄玉分开之时,我只是通知你,让你有个心理准备。”仙殿尊者深深地看了凤玲珑一眼,淡然拂袖,转身离开。

    凤玲珑两道眉毛打结在了一起,她深深蹙眉。

    师父这是在给她下最后通牒?

    不是逼她做出决定,而是师父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分开她和赫连玄玉!

    而以师父的冷淡性子,他所使用的方法一定不会让人感到好受。

    当年,她师父可是眼都不眨就接受神罚的牛人。

    凤玲珑心事重重回到客栈,已是天黑时分,赫连玄玉不知去了哪儿,司空湛和朦雨见她回来在她房里叽叽喳喳了好一会儿才走。

    这一晚凤玲珑睡的不是很踏实,梦里一会儿梦到她娘,一会儿梦到赫连玄玉,一会儿又梦到那让人心脏绞痛的神罚。

    天还没亮,凤玲珑就冷汗涔涔地醒了。

    她有预感,最近会发生什么事情。

    一连数日,凤玲珑都会从噩梦中惊醒,总觉得她将会失去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心里隐隐作痛。

    “凤姐姐!凤姐级不好了!”朦雨匆匆跑进来,打破了客栈里好不容易才维持了一段时间的平静。

    “怎么了?”凤玲珑见朦雨脸色不对,心里‘咯噔’一声。

    “元祖和神者两人把夏侯梦茴劫持到圣境去了,说要一刀一刀把夏侯梦茴给凌迟在圣境入口!玄王殿下也去了,没能阻止元祖和神者,元祖和神者说谁阻拦就杀谁!”朦雨急急地把事情说了个大概。

    凤玲珑蹙了蹙眉,站起身来就朝客栈外走去:“我去看看。”

    轩辕元祖和师伯的脾气都不怎么好,而且连师伯都既然已经对夏侯梦茴出手,说明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了。

    要阻拦下来,恐怕真有几分难度。

    凤玲珑很快赶到圣境入口,她不但见到赫连玄玉和轩辕元祖、赫舍里宸对峙着,还见到仙殿尊者淡淡立于一旁,神色漠然冷冽。

    赫舍里宸一见凤玲珑来了,立刻朝凤玲珑伸出手,语气严厉:“丫头,过来!”

    凤玲珑迟疑了一下,才走了过去。

    赫舍里宸一把将凤玲珑拉到身后,视线冷冽地看着赫连玄玉:“别说我们翻脸不认人,怪只怪你有这样的爹!”

    凤玲珑心里一震,赫连他爹怎么了?

    朦雨不乐意了,玄王殿下可是她未来男主子,怎么能任人喝斥呢?就算是凤姐姐的师伯,那也不能不讲理吧?

    “玄王殿下的父亲都去世多年了,就算做错过什么,那也应该一笔勾销了吧?”朦雨忍不住替赫连玄玉说话。

    赫舍里宸冷瞥朦雨一眼,嗤笑出声:“我倒是希望他死了!”

    朦雨顿时一愣,什么意思?

    凤玲珑一个激灵,眉头蹙得更深了。赫连他爹……难道没死?

    “赫连……”凤玲珑想朝赫连玄玉走过去,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轩辕元祖一把就扣住了她的手腕。

    “不许去!”轩辕元祖双眸赤红,“如果你还认你那可怜的娘,就给我乖乖站在这里不要动!”

    凤玲珑红唇紧紧抿住,她娘对她不薄,她怎么能不认?只是赫连那边……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凤玲珑不解地远远看着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见凤玲珑朝他看来,粉色薄唇顿时微微一扬,瀚若星空的眸子璀璨亮色,风采无与伦比。

    他语气是极致的温柔,带着绝对的自信,夹杂浓浓霸道:“我爹是我爹,我是我,玲珑绝不会因为这样就离开我。”

    “只怕这件事由不得她自己!”赫舍里宸冷冷出声,“这是整个神界的事,只要她一天身为神界公主,她就必须和你一刀两断!”

    赫舍里宸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凤玲珑再也忍不住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谁可以告诉我?”凤玲珑一一扫过在场所有人,语气是郁闷,也是无奈。

    她这一问,现场气氛就诡异无比了。

    连最开始还在朝赫连玄玉求饶的夏侯梦茴,也目光闪烁地看着赫连玄玉,紧紧闭唇不作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一个人一脸内疚地走了出来:“这件事……都怨我……”

    是司空湛。

    “嫂子,都怪我多事……我……”司空湛看着这一团乱,脸上全是自责。

    凤玲珑淡淡道:“慢慢说,从头说。”

    司空湛抿了抿唇,无奈地点头:“好,其实昨晚……”

    原来,这些日子司空湛亲眼见到赫连玄玉的变化,又见夏侯梦茴死赖在客栈不走,生怕夏侯梦茴会闹出什么幺蛾子,让赫连玄玉和凤玲珑产生矛盾。

    问赫连玄玉那边,司空湛当然是问不出个答案,于是他想到了给夏侯梦茴用魔魂逼出真相。

    司空湛一人不是夏侯梦茴对手,他便把计划告诉了恨夏侯梦茴入骨的轩辕元祖。

    轩辕元祖的确想知道夏侯梦茴这次来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所以自然十分乐意配合。

    昨晚,司空湛就和轩辕元祖一起潜入夏侯梦茴房间,对夏侯梦茴动了手。

    司空湛施展魔魂之术后,夏侯梦茴把什么都说了。

    司空湛和轩辕元祖都十分震惊,因为夏侯梦茴竟然是赫连玄玉的亲生妹妹!

    当年,夏侯梦茴和赫连玄玉都是被夏侯明煦偷出至尊皇境的,这就是为什么夏侯明煦非死不可的原因。

    不过,知道这件事真相的人,少之又少罢了。

    夏侯梦茴之所以知道,便是那斗皇圣尊夏侯渊将夏侯梦茴带进过圣境,亲口告诉过她。

    这些,都是司空湛从夏侯梦茴口中听来的。

    轩辕元祖得知这个消息,彻底震怒,回头就告诉了赫舍里宸。

    赫舍里宸也震惊了,立刻和轩辕元祖去找仙殿尊者。

    谁料到,仙殿尊者竟然说他早已知晓此事,赫舍里宸和轩辕元祖顿时就不得不信了,本来他们还怀疑是夏侯梦茴没中魔魂之术,胡编乱造的。

    赫连玄玉身世真相大白后,轩辕元祖和赫舍里宸就坐不住了,当即掳了夏侯梦茴到圣境入口,要夏侯渊出现一说真相。

    凤玲珑听完司空湛愧疚的叙述,内心震惊不已,她视线淡然地瞥向赫连玄玉,只见到赫连玄玉温柔多情的一双星眸,情绪忽然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

    她早知道会有一场大风暴来临,但她可能没有想到,这场风暴这么大。

    夏侯渊的儿子……

    凤玲珑淡然视线一一扫过仙殿尊者、赫舍里宸、轩辕元祖、凤鸾等人,心里十分清楚:不光是这些和瑶池女神有极深渊源的人,就是神界任何一人,都恨极了夏侯渊!

    所以,正如赫舍里宸所说的,整个神界,都不会允许她和赫连玄玉在一起。

    “玲珑,你的决定呢?”仙殿尊者淡淡开口,看着凤玲珑复杂无比的美眸。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这个心爱的徒儿伤心,但赫连玄玉的身世,注定了两人缘分以悲剧收场。

    因为,夏侯渊是害死瑶池女神,害死神魔两界的真凶!

    凤玲珑抿唇不语,视线定定地和赫连玄玉远远相望。

    那么多个日日夜夜,那么多句深情话语,那么多次生死相许,如同电影倒带般一一呈现在她眼前。

    众人都屏息等待着,凤玲珑,会怎么选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