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4章 执念不是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赫连玄玉冷冽的话语,夏侯梦茴的眼泪掉得更厉害了。

    她从地上爬起来,企图拉住赫连玄玉的手:“玄玉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救过你啊!”

    赫连玄玉自然不会让她碰到他半片衣角,毫不留情一挥手就扫扫了夏侯梦茴。

    “夏侯梦茴。”赫连玄玉嘴角噙着冷漠的凉笑,犀利视线停留在夏侯梦茴脸上那个丑陋的字眼上,“不要觉得全天下男人都是任你玩弄的傻子。”

    赫连玄玉何其精明,怎会看不出夏侯梦茴对他只是一种执念?

    如同过去的轩辕南对凤玲珑一样,做出那诸多伤害之事,便是执念,而不是真爱。

    若是真爱,怎舍得看见自己所爱之人受半点委屈?

    赫连玄玉凉薄勾起唇角,若他不是修炼天才,若他不是至尊皇境殿下,夏侯梦茴还会这么执着?

    凤玲珑看着赫连玄玉凉薄无情的侧脸,瞬间懂了赫连玄玉的心思,便风华绝代冲夏侯梦茴一笑:“以爱为名的伤害,都不是爱。”

    赫连玄玉心弦淡淡被拨动,搂着凤玲珑肩头的大掌微微一握。

    他也是在爱她的过程中,慢慢领悟的这个真理。

    从前,他霸道不可一世,所以她不会爱上他,只有无可奈何。

    直到他懂得如何为她付出,她的心扉才为他赫连玄玉打开。

    他赫连玄玉何其有幸,遇到了一个可以让他死心塌地付出的姑娘,而他又何其有幸,这个让他死心塌地付出的姑娘也会爱上他。

    “你闭嘴!”夏侯梦茴彻底和凤玲珑撕破了脸,就在方才全力一击时。

    此刻凤玲珑插嘴她和赫连玄玉的事,她自然怒火更加高涨。

    “玲珑,继续说。”赫连玄玉淡淡凌厉瞥在夏侯梦茴脸上,阴寒冷鸷,对着凤玲珑的语气却是温柔至极。

    夏侯梦茴一看赫连玄玉那一副‘这姑娘我宠的,没人可以让她闭嘴’的模样,心都快要碎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所有的一切都会被这个女人夺走?

    夏侯梦茴透过泪眼嫉恨地看着凤玲珑,咬牙切齿,恨不能把凤玲珑当场给撕了!

    “你越是恨我,心里越是扭曲痛苦,何必呢?”凤玲珑只是淡淡一笑,并不惧怕夏侯梦茴嫉恨她。

    只不过,她还蛮同情可怜这个姑娘的。

    好好一副花容月貌,若不执着于她家赫连,至少也会过的如鱼得水吧!

    “我恨你!我这辈子都跟你势不两立!”凤玲珑越是淡定,夏侯梦茴就越是抓狂,她讨厌死了凤玲珑这个女人!

    这种讨厌似乎是与生俱来的,第一眼开始夏侯梦茴就想灭了凤玲珑。

    “我随时接招。”凤玲珑懒洋洋瞥了五官扭曲的夏侯梦茴一眼,既然这姑娘油盐不进,那她也就只有坦然接招了。

    她倒要看看,这姑娘怎么个与她势不两立法。

    现在的她,可不是当初南部凤家那个无依无靠又没有实力的废柴了呢,凤玲珑嘴角噙着一丝潋滟漫不经心的淡笑。

    夏侯梦茴越发看见凤玲珑如此,越发急怒攻心,本欲再骂几句,却因之前被赫连玄玉所伤而咳嗽起来。

    “玲珑。”赫连玄玉突然扳过凤玲珑精致脸庞,淡淡眸光落在她一双美眸之中。

    “嗯?”凤玲珑略微挑了挑眉。

    “待会儿让轩辕元祖,去了她脸上的字。”赫连玄玉粉色薄唇微微一扬,语气毫无起伏。

    凤玲珑眉宇间略出现一丝诧异,但她目不转睛看了赫连玄玉坦然双眸一会儿后,笑盈盈点头:“好,待会儿我跟他说。”

    饶是仙殿尊者,只怕也唤不动轩辕元祖,唯有凤玲珑可以。

    凤玲珑答应得如此爽快,让围观看戏的众人都是愣了愣,然后不由得佩服凤玲珑的胸襟气度。

    不过他们可想错了,凤玲珑并非对夏侯梦茴心软仁慈气度过人,而是……

    夏侯梦茴脸上没有这个字之后,应该会不择手段再来对付她,这样一来她岂不是会被赫连玄玉保护得好好的,而夏侯梦茴也会彻底触怒赫连玄玉?

    凤玲珑表示,她看夏侯梦茴不爽也已经很久了。

    夏侯梦茴本来心如死灰,但因赫连玄玉这一句话,一下子重燃了希望。

    玄玉哥哥还是不忍心的对不对?只是因为那个女人在这里,玄玉哥哥才会被迷惑,才会伤她的心。

    赫连玄玉淡淡一瞥夏侯梦茴眼中希冀之火,毫不留情打碎她希望:“我是不想至尊皇境有这么一位脸上刻字的公主,绝不是帮你。”

    夏侯梦茴一下子脸色变得刷白,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还是头一回,玄玉哥哥如此清楚明白地表达了对她的讨厌。

    他的语气是这么的残忍冷酷,表情是这么的决绝冰冷,让她心脏都几乎绞痛起来。

    夏侯梦茴仰天悲怆大笑三声,转身掩面飞奔而去。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玩弄她?

    她只想要玄玉哥哥啊!

    看着夏侯梦茴远去的背影,众人都是唏嘘摇头。

    曾经众星捧月、万千宠爱于一身、连玄王殿下也对其宠爱三分的九天仙子,如今却落到这步田地,不可谓不是自身之错。

    可悲!可叹!

    凤玲珑斜眼瞥着赫连玄玉,素手一指自己头上戴的沉重凤冠:“还不帮我取下来?想压断我的脖子吗?”

    赫连玄玉漂亮凤眸微微一眯,愉悦轻笑出声:“玲珑这样好看。”

    让他百看不厌,仿佛她真成了他的妻一样。

    凤玲珑一下子脸红了,她知道他在想什么。

    轻咳了一声,凤玲珑故意揉了揉酸痛的脖子。

    赫连玄玉一见,玩笑心思全收,立刻伸手替她小心翼翼拿下了凤冠。

    “不舒服我给你揉揉。”赫连玄玉毫不介意旁人围观,将凤冠递给旁边朦雨后,伸手就要替凤玲珑捏脖子。

    凤玲珑不好意思地拉住了他的手,嘀咕了一句:“这么多人看着,也不怕折了你玄王殿下的威风……”

    赫连玄玉漂亮眉宇一挑,语气似笑非笑:“在你面前,我还有所谓‘威风’吗?”

    凤玲珑闻言‘噗哧’一笑,也就这男人死皮赖皮一点不把男人尊严放在眼里。

    “好了,别贫了,不去看看他们战况如何了?”凤玲珑望向玄王府大门外,心里记挂着和夏侯渊动手的仙殿尊者等人。

    “自然要去的。”赫连玄玉莹润菱唇一勾,伸手将凤玲珑拦腰一抱,风驰电掣般掠出了玄王府外。

    众人哗然。

    一场旷世空前的婚礼就这么结束了?

    他们简直不敢相信,但许多人又觉得心里暗暗舒服,总算没成亲,还可以幻象一下。

    男神女神什么的,一成亲就幻灭了。

    众人七想八想之余,又想到几位俊美不凡的高手正在激烈过招,赶紧跟着一同前去看个热闹。

    轩辕皇城之外的空地上。

    夏侯渊在仙殿尊者、赫舍里宸、轩辕元祖三大高手的围攻下,动作如行云流水,身法轻盈,完全看不出有丝毫居于下风之势。

    凤玲珑和赫连玄玉此刻已经找到四人打斗所在地。

    “看来,夏侯渊的实力真的很强。”看着强大的夏侯渊,凤玲珑眸色微微复杂。

    如果有朝一日,她真的必须杀了夏侯渊为母报仇,赫连玄玉会恨她吗?

    即便不恨,心中也一定有芥蒂吧?

    认不认是一回事,眼看着亲生父亲被杀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夏侯渊统治了人界万年,比仙殿他们多出万年修炼时间,自然不容易对付。”赫连玄玉看着被围攻的夏侯渊,如同看待陌生人一般,目光冰冷,眼底没有丝毫温度。

    赫连玄玉生性多疑,没那么容易相信所谓的‘身世’。

    凤玲珑看了赫连玄玉一眼,他的侧脸倨傲冷冽,神色冷然,她心中不禁一动。

    也许……一切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复杂。

    这时候,神魔灵识呵呵笑出声:“傻丫头,瑶池女神只要一复活,你还有什么母仇可以报?”

    凤玲珑眼中诧异一闪而过。

    这个说法……居然把她说动了!

    的确,她娘并没有死,为什么还要报仇?而且报不报仇……得她娘复活后自己决定吧?

    “等你弄明白一切,夏侯渊也并非非杀不可了,放心吧,赫连小子的爹,不会死在你手里的。”神魔灵识哈哈笑开。

    凤玲珑心中又是一动,难道万年前人魔两界被灭,还有什么曲折不成?

    凤玲珑眸色清亮,她对万年前的恩怨情仇是越来越感兴趣了,不知道当初是个怎样的光景。

    “夏侯渊,我今天非弄死你不可!”轩辕元祖一声怒喝,持久战打得他有些心烦。

    怒喝之后,轩辕元祖竟周身泛起了白雾,且白雾越来越多。

    夏侯渊瞳孔微微一紧,好个轩辕老祖!这是要和他同归于尽啊!

    仙殿尊者和赫舍里宸眼中也飞速闪过一抹光亮,因为他们都看出,轩辕元祖在使用一种自我毁灭的诡异法术。

    一旦成功,不但轩辕元祖要死,近身的几个人全都会灰飞烟灭。

    但,风险也极大。

    若轩辕元祖施展不成功,他自己便会走火入魔陷入疯癫,不但伤不了敌,还会害了自己。

    仙殿尊者心下淡淡一叹,论维护与死心塌地,他们几个都比不过轩辕元祖。

    当年轩辕元祖对瑶儿,那是瑶儿说一就一,说往东绝不往西的。

    “去死吧!”轩辕元祖仰天大吼,眼眸都泛起了红雾。

    夏侯渊薄唇一抿,冷眸光芒一闪后,忽然脚下生风般朝离他较近的凤玲珑掠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