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6章 虎毒不食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知道自己试探对了,夏侯渊果然对赫连玄玉舐犊情深。

    也难怪,这样一个出色的儿子,任谁都喜欢,何况赫连玄玉还是极难得的圣血体质。

    于公于私,夏侯渊都对赫连玄玉抱有极大的希望。

    不过,凤玲珑没看懂夏侯渊眼中那一抹狼狈。

    那似乎是想起故人,心生愧疚才会有的情绪。

    正在凤玲珑疑惑时,夏侯渊淡淡出声了,语气平静冷然得如同方才只是凤玲珑的错觉:“你若想保命,就离开玄玉。”

    凤玲珑哑然失笑,怎么又是这一句?

    “我从来没想过离开他。”凤玲珑勾起一抹浅笑,眸中是毫不迟疑的拒绝。

    别说这人是夏侯渊,是害了那么多人的罪魁祸首,就是她亲爹亲娘,她也不会答应这样无理的要求。

    “你不怕死?”夏侯渊攸地回眸,冰寒视线冷扫凤玲珑,浑身透出一股不怒自威的冷冽气势。

    凤玲珑淡淡一笑,毫不客气地问道:“若是让我娘和你在一起十年,但十年后你必须死,你怕不怕?”

    “你!”夏侯渊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别说十年,就是十个月,十天,他都愿意!

    但……

    这姑娘绝不可能成为他夏侯渊的儿媳!

    “不管你说什么,总而言之我不会同意你与玄玉的亲事。玄玉只能娶梦茴为妻。”夏侯渊抛下这句话,重重拂袖,冷然离去。

    凤玲珑淡淡勾唇,看着夏侯渊的背影,朱唇逸出一抹浅笑:“他不会娶夏侯梦茴为妻的,你等着瞧吧!”

    夏侯渊背影稍稍一顿,随后消失在转角。

    凤玲珑冷笑了一下,旋即回床上歇着了。

    她一向懂得善待自己,哪怕沦为阶下囚。

    不过……

    凤玲珑想到夏侯渊对夏侯梦茴的态度,不免心中有几分好奇:到底夏侯梦茴是什么身世?又怎么和赫连玄玉从小定的娃娃亲?

    可以肯定的是,夏侯渊直接让夏侯梦茴改了姓,说明和夏侯梦茴的父母渊源极深。

    夏侯渊让赫连玄玉娶夏侯梦茴的决心,也定然是十分坚决的。

    就看,赫连玄玉那边怎么接招了。

    凤玲珑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睡去。

    她其实一点也不担心那个外面的男人,会不来找她,会对付不了夏侯渊。

    他是赫连玄玉啊!他一定有办法的。

    三日之后的加冕很快到来。

    清晨的客栈门口,早早地守了一大批斗皇,以四大长老为首。

    八大尊者依旧在客栈里当差,他们就等着赫连玄玉原谅他们当初的放肆了。

    现在八大尊者当伙计的原因已经人尽皆知了,不免让人啼笑皆非世事的无常,风水轮流转啊!

    当初赫连玄玉入至尊皇境时,谁又曾想过他竟是此等尊贵的身份?

    赫连玄玉一身银白色束身长袍,大步流星走出客栈大门。

    “叩见殿下!”斗皇们吼声震如铃,齐齐跪下朝赫连玄玉请安。

    赫连玄玉冷冷一个勾唇,看都没看这些斗皇一眼,径直走向了明显是替他准备的汗血宝马之上。

    汗血宝马四蹄雪白,健步如飞。

    赫连玄玉一坐上去,汗血宝马就撒腿跑起来。

    众斗皇微微吃惊,果然不愧是他们的殿下啊!这匹马生性刚烈,一般人可驾驭不了它!

    想不到,殿下直接都没驯,马儿就自动服服帖帖了。

    一瞬间,众斗皇对赫连玄玉的顶礼膜拜之情达到了顶点。

    很快,斗皇们紧随赫连玄玉身后跟去。

    “我们不去?”赫舍里宸目光沉沉看着一群人消失的方向,不太放心赫连玄玉一个人去面对夏侯渊。

    仙殿尊者眸光淡淡,徐徐而立,没有出声。

    “就算不明着跟去,那也要暗中去!”轩辕元祖不由分说地做了决定。

    众人发现,仙殿尊者似乎并无反对之意。

    于是……没一会儿众人就自觉跟着仙殿尊者回楼上去了。

    只有仙殿尊者神力所设的结界,才足以将他们全部带去圣尊宫殿,还不会被人发觉。

    圣尊宫殿威严殿堂前。

    夏侯渊从未有一日这么早到过,当他看着赫连玄玉在斗皇们的簇拥下踏入殿堂,眸光微微被点亮了。

    这是他夏侯渊的儿子……

    是个意外,但并不让人反感的意外。

    尊贵血脉有了延续,夏侯渊的心情无疑是愉悦的。

    “你来了。”夏侯渊直起身,目光威严地落在赫连玄玉身上。

    赫连玄玉眸光淡然无波看着高高在上的夏侯渊,视线往周围扫了一圈,脸色立刻沉了下去,面目阴鸷。

    “玲珑呢?”赫连玄玉之所以会来这里,全是因为凤玲珑。

    此刻见不到凤玲珑的人,他当然各种暴躁。

    “等你接受了我对你的加冕,她自然会被放回去。”夏侯渊脸色也是一沉。

    “休想!”赫连玄玉毫不客气地拂袖拒绝,语气阴寒,掷地有声:“除非玲珑陪我,否则我绝不接受什么加冕!”

    夏侯渊怒了,脸色阴鸷地起身,死死盯着赫连玄玉的双眸:“你再说一遍?”

    “我说,玲珑不来我身边,我不会接受加冕。”赫连玄玉毫无畏惧地迎视夏侯渊犀利视线,粉色薄唇微微上扬出冷冽弧度。

    赫连玄玉本来就不想成为至尊皇境的人,若不是仙殿尊者替他做决定,他宁死也不会屈服。

    但以赫连玄玉的城府,他知道夏侯渊是个必须利用起来的战友。

    从夏侯渊的眼神里,赫连玄玉看不到丝毫杀意,他可以确定夏侯渊不会伤害他,以及凤玲珑。

    但神尊就未必了。

    看神尊对瑶池女神的态度,神尊定是个我行我素心狠手辣高高在上的大神。

    等到神尊复苏的那一天,真正的血腥才会到来。

    现在,不过是揭开万年前真相序幕的冰山一角罢了。

    “你就不怕我杀了她?”夏侯渊额上青筋微微冒出,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这让底下斗皇们感到暗暗震撼。

    要知道他们的圣尊一向冷静自持,从来没有流露出这么易怒的一面呢!

    这位殿下也可真是有本事,能让他们圣尊气成这副模样。

    “我说过,你伤她一分,我伤你十分。”赫连玄玉淡淡扬唇,面目隐隐带着一股嗜血狰狞。

    夏侯渊不怒反笑:“口出狂言!你能伤得了我?”

    子伤父,也不怕遭天打雷劈!

    “至尊皇境就是你的根,我一时半刻伤不了你,可以先伤你的根。”赫连玄玉视线缓缓扫过众多至尊皇境的斗皇们,唇角逸出一抹艳丽嗜血的血腥笑容:“恐怕,你也会很疼。”

    众斗皇们被赫连玄玉冷眼扫过,都不由自主心中一悸,全都低下了头去。

    夏侯渊一瞬间有些气血上涌,这逆子!

    听听他都说了些什么!

    夏侯渊本想骂赫连玄玉几句,但突然间他又想起来,赫连玄玉从小便在圣灵大陆长大,又哪里会和至尊皇境有半分感情?

    只怕到了现在,赫连玄玉也还没有真正相信自己的身世吧?

    这么一想,夏侯渊的怒火倒是压下去了。

    他淡淡瞥了赫连玄玉一眼,沉吟片刻后做出了让步:“好,我让你见她。”

    说罢,他朝大长老一挥手:“去,将凤姑娘请出来。”

    “是!圣尊。”大长老立刻飞奔离去,心里却犯起了嘀咕:怎么圣尊对那位神界公主态度这么好?还称呼其为‘凤姑娘’?还‘请出来’?

    他真是愈来愈搞不懂这所发生的一切了,太突然也太云里雾里了!

    很快,凤玲珑被大长老带了出来。

    她一眼见到赫连玄玉,还没来得及出声,眼前便一花!

    下一刻,落入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之中,她不禁扬起了唇:“赫连。”

    “我在。”赫连玄玉紧紧搂了她片刻,猛然放开四下检查:“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凤玲珑笑着抓住他的手,俏皮一吐舌头:“被禁了神力应该不算受伤吧?”

    赫连玄玉微微一怔,夏侯渊也能禁了他家玲珑的神力?

    看来,夏侯渊果然不好对付,他家玲珑如今可是够强的了。

    “是缚神指,只有三天效用。”凤玲珑拍了拍赫连玄玉的肩膀,示意他宽心。

    暗处,结界之中。

    “夏侯渊居然会‘缚神指’?”赫舍里宸语气有些不是滋味儿。

    轩辕元祖眼里直接喷火了:“瑶儿居然会教这个败类!”

    倒是仙殿尊者一人最为淡定,不过是浅浅一笑,仙风道骨。

    “现在凤姑娘也请出来了,你是不是可以接受加冕了?”夏侯渊心里淡淡一股气环绕。

    这是他的儿子,但他却端不出严父的架势,反而稍微受制于这个儿子。

    赫连玄玉紧紧搂住身前姑娘,紧绷的面色已经缓和了许多,他语气淡淡:“可以。”

    夏侯渊听了又是一阵生气,但阴沉着脸看了赫连玄玉半晌后,只是挥了挥手:“加冕开始!”

    四大长老立刻上前,手持加冕器皿,开始古老的加冕仪式。

    结界里,轩辕元祖冷嗤出声:“看不出这卑鄙小人当了爹,倒是还有几分人情味儿了。”

    到了如今,轩辕元祖哪儿会不知道仙殿尊者的心思?

    不外乎是要把夏侯渊这股势力也联合起来,对抗即将复苏的神尊罢了。

    虽然那败类是难对付,多一个帮手也是极好的,但……

    他就是不爽要和害死瑶儿的凶手一同肩并肩战斗!

    他恨不得杀了这卑鄙小人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