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7章 她犹豫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今日起,夏侯玄……”

    “等等。”

    主持加冕仪式的大长老才开了个头,就被赫连玄玉冷漠的声音给打断了。

    所有人都愕然看着赫连玄玉,心下冒起无数疑惑泡泡:难道他反悔了?

    “在所有真相浮出水面之前,我依旧是赫连玄玉。”赫连玄玉孤清冷傲地扬唇,语气是不容置疑的宣示。

    凤玲珑淡淡一笑,她早知会如此。

    夏侯渊连赫连玄玉的母亲是谁,当年夏侯明煦又为何偷走赫连玄玉与夏侯梦茴都没说清楚,想让赫连玄玉真正认祖归宗?

    难。

    比登天还难。

    大长老脸上笑容僵硬住了,这……他可做不了主啊!

    斗皇们都悄然将目光投向殿上的夏侯渊,心尖儿颤抖不知他们圣尊是否会发怒。

    早在赫连玄玉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夏侯渊脸色就阴沉下来了。

    但夏侯渊竭力忍下来了,冷着一张脸朝大长老一拂袖:“照他说的办!”

    斗皇们愕然,这还是他们头一次看见圣尊对一个人做出让步!

    话又说回来了,不让步又能如何呢?

    在这加冕仪式上大打一场,闹得不欢而散?

    大长老却是松了一口气,连忙应声:“是,圣尊。”

    接着,赶紧重新宣布了起来:“今日起,赫连玄玉就是我至尊皇境唯一的玄王殿下,玄王殿下之令,等同圣尊之令,所有斗皇都将誓死效忠!若有违抗,杀无赦!”

    掷地有声的语气一落,所有斗皇排山倒海般跪了下来,声音洪亮如钟:“属下等,誓死效忠玄王殿下!”

    凤玲珑心神微微一阵恍惚,这难道就是宿命吗?

    辞了轩辕国的玄王之位,却又变成了至尊皇境的玄王。

    赫连玄玉神色淡然无波,不怒不喜,一双黑曜石般冷光闪烁的凤眸,掠过一丝浅浅的不屑。

    若不是为了他家宝贝,他压根不稀罕什么至尊皇境殿下之尊!

    加冕仪式过后,夏侯渊将赫连玄玉和凤玲珑以及夏侯梦茴,叫到了圣尊宫殿华丽内殿。

    看着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始终十指紧扣的双手,夏侯渊眼底闪过一抹阴戾。

    他淡淡开口:“你已经是至尊皇境的玄王殿下了,凤姑娘无须再留在此处,让她回去她师父身边吧!”

    凤玲珑好笑地勾唇,这是过河拆桥啊?

    要不是挟持了她,哪儿能让赫连玄玉乖乖接受什么加冕?

    “没门儿。”赫连玄玉直截了当冷冰冰三个字丢了过去,他绝不会和他家宝贝分开的。

    夏侯渊眸底阴沉之色一闪而过,语气愈发冷厉起来:“听说,你接收了来自于你娘的神力,导致你娘完全沉睡?”

    这话,很明显是问凤玲珑的。

    凤玲珑凤眸淡淡一眯,浅笑了一声:“是的。”

    “那么,你就宁可当个不孝女,看你娘永远沉睡下去?”夏侯渊提到瑶池女神,虽然语气依旧冷厉,但眸中沉痛却是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凤玲珑心下略微有些迟疑,夏侯渊这话什么意思?

    半晌,她故作什么都不知地问道:“我当然想救我娘,但不知道怎么救。”

    夏侯渊瞬间冷笑一声:“倒也简单。”

    “愿闻其详。”凤玲珑淡淡笑着。

    夏侯渊视线瞟过赫连玄玉与夏侯梦茴,再瞟过凤玲珑:“只要玄玉与梦茴成亲,神魔两界联姻,你娘就可以复活。”

    淡淡语气,丢下一枚重磅炸弹!

    赫连玄玉和凤玲珑淡握的手瞬间紧了,两人心里都是微微一颤!

    怎么,和神魔灵识说的不一样?

    凤玲珑眼角一沉,语气冷冽:“夏侯渊,你不要以为三言两语就能骗得了我。神魔早已说过,只有我和赫连做一对真正的夫妻,才能救活我娘!”

    “神魔?”夏侯渊不屑的冷笑一声,语气寒冽逼人:“你可知道神魔沦为一抹灵识,寄身于你脑中,全是拜我所赐?”

    “当然知道!”凤玲珑也一声冷笑,“我还知道你害过很多人。”

    虽然不清楚全部真相,但看那么多人恨夏侯渊,而且神魔两界也确实不复存在,更以她来要挟赫连玄玉,她就知道夏侯渊绝对是个不择手段的卑鄙小人。

    “既然知道,还敢相信神魔的话?”夏侯渊神色冷然,并不为凤玲珑略带讽刺的表情而生气。

    凤玲珑一怔,夏侯渊这话的意思是……

    “玄玉是我夏侯渊的儿子,他如今对你情根深种,又违反天意与你在一起,神魔会有那么好心成全他?”夏侯渊冷嗤。

    凤玲珑哆嗦了一下,心里瞬间凉飕飕的。

    她想起了当初,神魔说助她强大是要她替他报仇雪恨的那些话。

    神魔从来就没有掩饰过,对夏侯渊彻骨的恨意。

    三界无上强者,沦落为一抹灵识,换作是谁都会对夏侯渊恨之入骨。

    “你怎么知道的?”赫连玄玉一把拉凤玲珑入怀,用自己的体温暖和着她冰冰凉的心,语气不善地冲夏侯渊发难。

    凤玲珑闻言抬起了眸,是啊,夏侯渊怎么知道的?他又没有感应能力!

    夏侯渊眸色忽然微微黯了黯,沉默半晌,才不怎么情愿地提及当年之事:“你爹的元灵在沉睡之前,来找过我。”

    她爹?凤玲珑瞠大双眸,那岂非是神尊?

    “当年你爹与你娘一同接受神罚之后,你爹前来找我,告诉我若想你娘复活,便要在万年后促使神魔两界联姻,我儿与瑶池圣女之女结亲。”

    夏侯渊薄唇微微一抿,眼中似乎流露出一丝无奈:“当年我怎可相信我会有后代,直到后来前些年意外有了玄玉,我才……”

    才不得不信了。

    一辈子没赢过那个男人,即便那个男人死了,他也照样没有赢过。

    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

    即便那个男人遭受了神罚,他也不算赢了那个男人。

    凤玲珑紧抓字眼,一瞬不瞬盯着夏侯渊:“这么说,夏侯梦茴的母亲是瑶池圣女?她和我娘是什么关系?”

    夏侯渊淡淡一叹:“同门师姐妹。”

    原来如此!凤玲珑悟了,难怪夏侯渊会对夏侯梦茴态度不一样。

    可能,也有爱屋及乌之意吧!

    “那赫连的母亲呢?”凤玲珑问出这话,感觉赫连玄玉握着她的手紧了紧,不禁用力反手握住他,想给他传达安慰之意。

    没人不在乎自己的身世,赫连他不问,只是因为他介意他父亲是夏侯渊。

    既然如此,就让她来问吧!

    夏侯渊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但视线触及赫连玄玉淡然却微露紧张的眸子时,便是无奈一叹:“也是你娘的同门师姐妹。”

    凤玲珑瞳孔微微一缩,她又联想到了宿命!

    她、赫连玄玉、夏侯梦茴,竟是同门中三位师姐妹的孩子!

    就不知,上一代又有些什么恩怨情仇。

    “即便如此,你也不能证明你说的就是真的。”凤玲珑心头有些乱,不知该相信谁的话为好。

    夏侯渊摇头:“凤姑娘好好想想,玄玉是我的儿子,我自然舍不得他因为与你在一起而遭受灭顶之灾。何况我私心里也是希望你娘复活的。”

    说着,他又冷冷一笑:“但那神魔呢?我可是他的仇人!他怎会不希望玄玉遭受神罚,飞灰湮灭?这才是对我最大的打击!”

    凤玲珑哑口无言。

    赫连玄玉此刻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他心中有一抹淡淡的恐慌。

    “玲珑,我们走!”赫连玄玉不由分说将凤玲珑往怀中紧紧一带,箭一般掠出了大殿之外。

    夏侯渊眸色微微一暗,倒也没有阻拦。

    圣灵大陆及至尊皇境里发生的事情,他已经听四大长老禀明清楚,深知这个儿子对于那凤玲珑用情之深。

    想要放手,恐怕很难,给他点时间吧!

    黄昏暮色下,赫连玄玉一口气飞出数百里。

    凤玲珑抱着他健硕的腰,闭着双眸,听着耳畔呼呼风声,一声不吭。

    不知过了多久,赫连玄玉才骤然停下,在荒无人烟的地带,猛地攫住了凤玲珑莹润红唇。

    铺天盖地的吻朝凤玲珑袭来,霸道深情而又脆弱惶恐,强烈的感情让她几乎有些承受不住。

    “赫连……”凤玲珑费了很大劲儿才推开赫连玄玉,她的嘴唇已经流了血,赫连玄玉的也一样。

    她声音沙哑地唤他,看着他残暴嗜血的眸子,心里一阵泛疼。

    “说!你不会为了救你娘而离开我!”赫连玄玉狠狠地抓住凤玲珑,整颗心沉浸在失去她的恐慌之中,眼眸寒冽逼人。

    凤玲珑被他抓得肩膀生疼,但她却没有出声抗议,只温柔地伸手抚摸他俊美冷冽脸庞,眸子晶亮:“现在一切都还没有结论,夏侯渊说的未必就是真的,我们还有……”

    “如果是真的呢?”赫连玄玉恶狠狠打断她的话,眸中浮现一抹受伤。

    凤玲珑咬唇,她没想过如果是真的,她和赫连玄玉又会遇到什么样的风暴。

    别说夏侯渊,她师父,赫舍里宸,轩辕元祖,谁都不会准许她和赫连玄玉在一起。

    神界复苏之下,竟连死亡都变得不容易。

    生死契阔,好说不好做。

    赫连玄玉心脏抽痛,她犹豫了。

    她竟然犹豫了……

    “玲珑,我只在乎你一个人。”赫连玄玉的语气,哀伤而木然:“但为何,你在乎的有那么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