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8章 重获美人师父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的心一下子像是被利刃狠狠穿透了一样疼痛。

    “不是,我……”她急急上前,想抓住赫连玄玉的手。

    但赫连玄玉没给她这个机会,他冷然看了她一眼,不发一语地转身攸地飞远。

    他怕再说下去,两人会吵起来。

    一个人静一静吧!

    凤玲珑咬唇,一股无法言语的委屈忽然涌上心头,他从来不会先转身的……

    接着,凤玲珑又有些自嘲:她真的是被他宠坏了。

    他也是人,也有感情,也会受伤。

    方才她迟迟不决的犹豫,已经伤到他了。

    但……要她说出宁可不救她娘也要跟他在一起这种违心话,她真的无法一瞬间说出来。

    这个问题,就好比女朋友问男朋友说:“我跟你妈同时掉到河里,都不会游泳,你会救谁?”

    救谁,似乎都是错,都会在人生中造成无法弥补的遗憾。

    “赫连,如果真有二选一的时候,我是没时间犹豫与思考的,那是一种本能,你明白吗?”凤玲珑叹了口气,这话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

    但在万不得已之前,她希望两全其美。

    说到两全其美……凤玲珑眸子攸地冷然了。

    夏侯渊与神魔灵识,到底谁在说谎,她一时之间还难以做出判断。

    看来,要先跟师父商量一下了。

    依依不舍地看了赫连玄玉消失的方向一会儿,凤玲珑咬了咬唇,猛然回身,掠向客栈方向。

    客栈里,仙殿尊者正独自坐在房内闭目养神。

    手指,一下一下叩着白玉茶杯表面,显示着主人凝重的心情。

    加冕仪式后,仙殿尊者将其他人先送回客栈,自己又去了一趟圣尊宫殿。

    不意外地,听见了夏侯渊与赫连玄玉、凤玲珑的一番对话。

    “神魔灵识说了,事关我娘与神尊的一个赌约,只有我和赫连做一对真正的夫妻,我娘才可以复活。”

    这是,神魔灵识告诉凤玲珑的,关于复活瑶池女神的条件。

    “只要玄玉与梦茴成亲,神魔两界联姻,你娘就可以复活。”

    这是,夏侯渊斩钉截铁说的,让瑶池女神复活的办法。

    仙殿尊者唇角淡淡勾起,眼眸微微睁开,眸底滑过一丝彻骨的冷意。

    两个截然不同的答案,孰真孰假?

    “师父。”房门响起三道略有些急切但刻意压制的敲门声,伴随那熟悉悦耳的女音。

    仙殿尊者眉宇淡淡一扬,略顿片刻后清冷出声:“进来。”

    自前阵子闹过之后,仙殿尊者倒也似乎忘了与凤玲珑斩断师徒缘分一事。

    凤玲珑唤他师父,他也没再不理睬。

    赫舍里宸几次想取笑来着,但一想到仙殿尊者的脾气,就暗自一哼噤口不提了,免得又让这对师徒闹出什么不愉快来。

    凤玲珑推门而入,与仙殿尊者那清冷目光一相遇,几分惆怅不由得从心里冒了出来。

    现下,她只有牢牢抓住这位师父的心,方为上策了。

    凤玲珑反手关上门,步伐缓慢地走到仙殿尊者面前。

    她站在离仙殿尊者五步的距离之地,静静地看了仙殿尊者片刻后,忽然双膝一屈,跪了下来!

    几世为人,除了仙殿尊者,凤玲珑没对任何人如此心甘情愿服服帖帖地下跪过。

    仙殿尊者心脏蓦地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抓住了,甚至连呼吸都有些不畅。

    “你下跪做什么?”仙殿尊者的声音,清冷得如同凤玲珑这一跪,对他没有产生任何影响似的。

    “有一些心里话,想跟师父说。”凤玲珑自嘲地掀了掀唇,“可又自觉是大逆不道的话,所以自个儿先跪下了。”

    大逆不道的话?

    仙殿尊者联想到方才所听夏侯渊之言,脸色不禁微微沉了沉。

    莫非,与救瑶儿一事有关?

    想到此,仙殿尊者语气冷冽,如同三尺寒冰:“若那夏侯渊所言为真,你敢不救你娘,我第一个先不饶你!”

    为儿不孝,当初生来做什么?

    凤玲珑一早就猜到,仙殿尊者会跟去的,现下一听果不其然,她师父已经知道夏侯渊所说的话了。

    “方才赫连问我……”凤玲珑淡淡垂眸,一颗心绞得厉害,“他问我会不会为了救我娘而离开他。”

    一滴泪,情不自禁从脸庞滑落。

    仙殿尊者看得清楚,心中一根弦忽然被拨动,袖下双拳不由自主握住。

    这个徒儿,也跟瑶儿一样,是个至情至性的。

    要把他们活活拆散,劳燕分飞还要嫁娶不喜欢之人,确实是十分残忍。

    但瑶儿,却是不能不救!

    “你怎么回答的?”仙殿尊者语气清冷无比。

    凤玲珑唇角绽放一抹苦涩的浅笑:“我犹豫了。”

    应该说,她不但犹豫了,而且没有回答他。

    “赫连玄玉他人呢?”仙殿尊者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视线也微微严厉。

    这两人一向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的,此刻凤玲珑单独前来,门外又无异响,莫非……

    莫非他这宝贝徒儿的犹豫,伤了那小子?

    “我不知道。”凤玲珑苦笑,“他说,他在乎的只有我一个,但我在乎的太多,后来他便走了。”

    仙殿尊者注视着凤玲珑有些怅然的绝美小脸,忽然想到那个风雨飘摇的夜晚,那女子也是这样怅然的来找他。

    那一晚之后,所有的事情就都变了。

    他让她失望了……

    “你想跟我说什么?”仙殿尊者闭了闭眼,语气恢复了温润。

    为何一切都那么相似,让他想铁石心肠都无法。

    凤玲珑抿了抿唇,随后毅然扬脸:“师父,娘我一定要救的,赫连我也不想失去。师父是我如今唯一可以信赖的长辈,我不希望师父与我站在对立面。”

    仙殿尊者心弦狠狠被拨动了。

    他蹙眉看着眼前表情坚决的凤玲珑,忽然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若夏侯渊所说为真,你也不会放弃赫连玄玉?”仙殿尊者的语气一下子凌厉无比,失去了方才一瞬间的温润。

    “师父,我和赫连早已骨血相连,如同一体,要我离开他,我会生不如死,他,亦然。”凤玲珑两行清泪落了下来。

    仙殿尊者心底一股怒气遏然升起,但没等他发作,凤玲珑一番话却又让他发作不出了。

    “如果我离开赫连,救出我娘,但嫁给了不喜欢的人为妻,我会如死花一样枯萎,日日剜心,夜夜流血,直到郁郁而终。”凤玲珑语调哽咽,“师父,您说我娘那么疼我,她若看见我如此,会不会如万箭穿心般难受?”

    仙殿尊者脸色骤变,双手彻底握紧了。

    下一刻,仙殿尊者谪仙俊美的脸上,神情有些飘忽。

    “我不要你出面帮我,我只要你替我照顾好玲珑,收她为徒,教她本事,让她不受那人欺负。”她容颜憔悴地来找他,手里抱着一个襁褓中的粉嫩婴儿。

    他看了她良久,伸手接过襁褓中的婴儿,重重承诺:“我会收她为徒,用我的生命护她。”

    “她还这么小就没了娘……仙殿,你待她,要像待我一样,无论她要什么,你都要帮她拿到。”她眼泪流了下来,看着他手上婴儿,绝美清丽的脸上,满是割肉般的不舍与心疼。

    “我……答应你。”

    ……

    “师父?师父?”凤玲珑脸上泪痕未干,但她与仙殿尊者说了许久,仙殿尊者也不曾回神,她不禁疑惑叫了好几声。

    仙殿尊者猛然回过神来,瞬间收起一脸伤痛与怅然,清冷眸光落在凤玲珑脸上。

    “你真的那么爱他?”仙殿尊者的语气微微起伏,一双透亮的眼睛仿佛要看进凤玲珑心里。

    凤玲珑毫不迟疑地点头,坦然接受仙殿尊者的注视:“我爱他胜过我自己的生命!”

    仙殿尊者目光微微一闪,遂又问凤玲珑:“你也真的肯定,他永远不会负你?”

    “不会,我相信他对我的心。”凤玲珑带泪笑了,若说到这世上最对她掏心挖肺的人,除了她娘,便只有赫连玄玉了。

    得到这两个答案,仙殿尊者沉默不语了。

    良久良久之后,仙殿尊者才淡淡一声长气逸出:“罢了,若真要你割肉剜心放弃那小子,你娘复活了也不会饶我。”

    “师父?”凤玲珑惊喜地抬起了头。

    师父这话的意思是,他会无条件支持她了吗?

    仙殿尊者瞥了一眼她跪了许久的双膝,淡淡一扬手,一道神力将她扶了起来。

    “以后不要跟你娘告状,说我亏待了你。”仙殿尊者语气虽淡,却是如春风一样融化了面前姑娘的心。

    凤玲珑当场飙泪,连连摇头:“不会的!等我娘醒了,我一定会告诉她,她给我找了全天下最好最好的美人师父!”

    仙殿尊者原先脸上表情还绷得住,但听见凤玲珑最后四个字,一下子脸上浮现了淡淡的红。

    “仙殿美人,我可告诉你,你若不好好把我抓牢,有一天我就飞走咯!”

    美人……呵,再美又如何,终究输给了自己。

    “你刚刚,叫我什么?”仙殿尊者威严地直视凤玲珑,视线犀利逼人,如果抛却耳朵那一抹可疑的淡红的话。

    凤玲珑一下子就打起了哈哈:“哈哈,那个,师父,我去找赫连了,不打扰师父休息了!”

    说完,拔腿就溜掉了。

    仙殿尊者看着房门豁然打开又豁然关上,唇角忍不住淡淡勾起。

    虽然我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对还是不对,但,瑶儿,你一定舍不得看见玲珑枯萎,死去,对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