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9章 赫连被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此刻的心情无疑是雀跃的。

    她得到了她美人师父的支持,也就是说,只要她美人师父不再使绊子拆散她和赫连玄玉,基本上这天下间除了神尊以外,她和赫连玄玉都不需要再担心谁了。

    凤玲珑迫切地要找到赫连玄玉,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至于她的犹豫……她也会解释给他听。

    她不是想为了她娘放弃他,只是想鱼与熊掌兼得。

    不过,这一次凤玲珑找来找去都没找到赫连玄玉。

    她问遍了至尊皇城所碰见的每一个人,足足找了三天三夜,连带着司空湛他们一同帮她找,也没有赫连玄玉的音信。

    “赫连到底去哪儿了?”司空湛原本以为只是小两口吵架,但三天三夜都不见赫连玄玉人影,他是真有些急了。

    凤玲珑也感到有些不对劲。

    虽然她的犹豫的确会伤到赫连玄玉,但她很清楚赫连玄玉当时走掉,不过是不想和她起争执。

    以赫连玄玉的性子,最多一天就想通了,会回过头来找她。

    然而现在……整整三天三夜了!

    “师父。”凤玲珑有些忧心忡忡,她望向了一脸淡色的仙殿尊者,眸光微微闪动。

    仙殿尊者淡淡瞥了她一眼,不疾不徐点出一个人的名字:“找过夏侯渊没有?”

    凤玲珑眼睛骤然一亮,没错!夏侯渊如今是赫连玄玉的父亲,说不定真是他把赫连玄玉给找去了。

    “那小子,怎么可能三天三夜不来见你?”赫舍里宸蹙眉,一句话让凤玲珑眼里的光亮熄灭了,“不会是夏侯渊又在耍什么花样吧?”

    凤玲珑心里一紧,她师伯这张乌鸦嘴!

    大逆不道的瞪了赫舍里宸一眼,凤玲珑转身就往圣尊宫殿跑。

    仙殿尊者带头跟上,众人都往圣尊宫殿而去。

    一到圣尊宫殿门口,众人就发觉了那么一点不对劲儿。

    偌大圣尊宫殿,似乎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连平时守在外面的守卫都不见了。

    难道真是夏侯渊在耍花样?凤玲珑不是很确定地想着,一脚踢开了宫殿大门往里冲去。

    不少人滴下冷汗:凤姑娘好暴力!

    众人把圣尊宫殿找了个遍,依旧一个人都没有,这时便觉得夏侯渊最为可疑了。

    四大长老听说凤玲珑带人闯了圣尊宫殿,急急忙忙赶来。

    “说!夏侯渊他人在哪里?”凤玲珑顾不得客气了,一把拎住大长老的领子,眼神凌厉冰冷。

    事关赫连玄玉安危,又不知赫连玄玉被夏侯渊带去了哪里,带去了多久,她脾气自然不好。

    大长老微微一愣,半晌才瞅着面前那只素白小手,轻咳了一声:“我们圣尊外出云游去了。”

    “外出云游?”凤玲珑像是听见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冷冷一笑,眼中流露出不屑:“刚册封完玄王殿下,这么快就外出云游去了?”

    当她三岁小孩儿呢是吧?

    “圣尊走的时候是这么跟我们说的,凤姑娘若是不信,我们也没有办法。”大长老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当然也觉得圣尊有所谋划,但圣尊没说,他如何敢问?

    圣尊说是去云游了,那他自然只能当圣尊是去云游了。

    大长老不吐露实情,凤玲珑恨不得一掌拍死面前的大长老,但她冷眼看了大长老片刻后,狠狠推开了大长老。

    她家赫连怎么说也是至尊皇境玄王殿下,她得留着这些斗皇,指不定日后有用。

    “师父,您怎么看?”凤玲珑现在对仙殿尊者是全心全意的相信,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瞅着她师父。

    仙殿尊者眸色微微一闪,抬眸看向空荡的圣尊宫殿,沉吟了一下后,淡淡地冷然一笑:“这至尊皇境,有什么好躲的地方?”

    至尊皇境有什么好躲的地方?

    所有人都是愣愣的,半晌后眼里都滑过一抹恍然大悟!

    凤玲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她眼中滑过一丝冷意:“圣境!”

    仙殿尊者淡笑:“玲珑没有发觉,还少了一个人吗?”

    凤玲珑狐疑了一下,突然美眸微微一瞠,是少了个人!

    “嫂子,少了谁啊?”司空湛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凑上前询问。

    凤玲珑咬牙切齿,霍霍磨牙:“夏侯梦茴!”

    这阵子这么安静,她都把夏侯梦茴给忘了!

    她师父提醒的不错,夏侯梦茴也是住在这圣尊宫殿里的,现在圣尊宫殿空无一人,岂不是说明夏侯梦茴也和夏侯渊在一起?

    也就是说,三个人,全都去了圣境之中!

    “少了夏侯梦茴又怎么了?不是眼不见心为净吗?”司空湛巴不得一辈子再也见不到那个恶心的女人呢!

    赫舍里宸阴沉沉地扫了司空湛一眼,语气沉肃:“赫连玄玉和夏侯梦茴一起消失,又是夏侯渊从中搞鬼,难保不是……”

    赫舍里宸、轩辕元祖还有仙殿尊者,忽然各自交换了个眼色,眸底略有担忧。

    三人当年亲历过那场让三界格局从此打破的变故,又怎能不轻而易举联想到这样一场事上去?

    “难保不是什么?”司空湛还傻傻想不明白,原谅他虽对美女青睐有加,但总算还是个把持得住下半身的,并不下流。

    所以此刻,他真想不到这其中奥妙上去。

    没有人再乐意替司空湛解惑了,当务之急是找到赫连玄玉。

    “走。”仙殿尊者淡淡朝凤玲珑伸出手,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当然,也不知道现在还来不来得及。

    只有……尽力一试吧!

    凤玲珑的脸色很难看,她一把将手塞进仙殿尊者的手掌里,很快就随仙殿尊者前往圣境了。

    众人忙不迭跟了上去,纷纷猜测圣境里是不是又发生了一番变故。

    却说到三天前,赫连玄玉唯恐与凤玲珑起争执,言语不善伤害到他家宝贝而掉头走人之时。

    赫连玄玉随便找了棵树坐下来,心中疼痛难忍,连一向的洁癖都顾不得了。

    一路上,他频频回望。

    可惜,那没良心的小东西根本就没有追来。

    这让赫连玄玉又是一阵脸黑,她就不知道哄哄他?

    赫连玄玉此刻小孩子脾气真是犯了,他也不知道要再怎么对那小东西好,才能让那小东西眼里心里就他一个人,装不下其他。

    他们之间所存在的人、事、物,实在是太多了。

    多的……他都觉得有些累了。

    赫连玄玉也是人,也有脾气。

    在负气的那一刻他也想说算了,堂堂玄王难道就离不开个女人吗?

    但看着那张试图安慰他的绝美小脸,他却是一句重话也说不出,只能先回避。

    赫连玄玉叹了口气,闭眼靠在树干上,任树叶滑过他俊美的脸颊。

    堂堂玄王,确实就离不开那个女人,那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女人。

    不管此刻他再气,再伤,只要她一句话,只要她一个眼神,他仍旧会跑过去,百般宠溺,千般纠缠。

    赫连玄玉的唇角,逸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他赫连玄玉一生不曾栽过,也就栽在这个叫凤玲珑的小女人手上了。

    赫连玄玉这一坐,就是一夜。

    清晨到来时,赫连玄玉睁开那双漂亮的凤眸,从地上站起,抬眸看了看天色,粉色薄唇逸出一声淡淡轻哼:“小没良心的,你不来找我,我倒是要去找你晦气了。”

    赫连玄玉打算这一次绝对绝对不要饶过那个可恨的女人,至少要让她伺候他个三天三夜才肯罢手。

    譬如献吻,捶背捏肩,做做小饭什么的。

    赫连玄玉精神抖擞地往回走去,一肚子闷气早已不翼而飞了。

    但就在他往回走时,一道人影出现,拦住了他的去路。

    赫连玄玉眸色一冷,正要扬手,但看清来人面孔后,俊美脸庞上就显露出一股疏离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至尊皇境高高在上的斗皇圣尊,夏侯渊。

    也就是……似乎被赫连玄玉承认了一半的那个父亲。

    “我来找你。”夏侯渊神色淡淡,但看着赫连玄玉的眼睛深处,有一抹浅浅的舐犊情深。

    “有什么事快说。”赫连玄玉心系凤玲珑的事情,语气略有几分不耐烦。

    他家宝贝没准儿在埋怨他掉头走人呢,他把她宠坏了,她绝不会想着来找他道歉的。

    所以还是……他去找她吧!

    “你想不想见你母亲?”夏侯渊语气很平稳,平稳得像根本不是在谈论自己的妻子。

    当然……那也未必就是夏侯渊的妻子。

    赫连玄玉心弦一颤,冷冽视线在瞥向夏侯渊时,多了一份谨慎与探究。

    昨晚,他记得夏侯渊说过,他是一个意外。

    而他知道,夏侯渊和仙殿尊者他们一样,心中唯一深爱的女人便是瑶池女神。

    那么也就是说,他的出生,并不在夏侯渊的期望之内,甚至可能夏侯渊是被逼被设计的。

    “她还在人世?”赫连玄玉眸色微微黯淡下来,心中有几分沉闷。

    “不在了。”夏侯渊叹了口气,“但墓总是在的,你身为人子,也该去叩拜一下。”

    说着,夏侯渊眸色慈爱地看进赫连玄玉眼里,淡淡一笑:“而且,我可以跟你说说,你母亲是怎么有的你。”

    赫连玄玉薄如蝉翼的睫毛微微一颤,当年的事么……

    没有思虑多久,赫连玄玉淡淡应了一声:“好,你带路。”

    夏侯渊闻言便笑了起来,颇有深意地看了赫连玄玉一眼后,转身带路,一边婵婵叙说:“你知道,你母亲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