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2章 你不能负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一下子就怒了!

    “夏侯渊,赫连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父亲!”凤玲珑心疼得无以复加。

    夏侯渊明知道她和赫连的感情,却仍然这样暗算赫连,赫连纵使口上不认这个爹,心中怎么也还是有一点亲情在的。

    现下遭夏侯渊这样暗算,赫连心里难道就一点异样没有?

    她不信。

    她的男人,是这世上看似最无情,却最至情至性的男人。

    该死的夏侯渊,竟敢伤她的男人!

    仙殿尊者同样也怒,虽然夏侯渊说瑶池女神复活之法是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分开,但未必就一定是夏侯渊所说为真。

    事情若真无可挽回,救瑶池女神也成了幻影。

    “玲珑,还不去救人?”仙殿尊者美眸中滑过一缕幽光,但愿,那小子意志过人,能撑得住。

    凤玲珑狠狠咬了咬唇,红唇立刻逸出鲜血。

    她忍住杀了夏侯渊的冲动,在四周大声地叫着赫连玄玉的名字:“赫连!赫连我是玲珑!你听见了吗?快开启内天地让我进去!赫连……”

    凤玲珑喊得声音嘶哑,仍旧没有放弃,在场众人心里忍不住都为之一酸。

    若是那夏侯梦茴得逞……这对璧人只怕从此也有了隔阂啊!

    “夏侯渊,今日为了我这爱徒,我手上宝剑势要饮你之血!”仙殿尊者眸光攸地冷极,‘噌’一声亮了从苏醒以来便没有用过的仙剑。

    夏侯渊眼眸微微一黯,仙殿尊者手上仙剑,乃是当年瑶池女神送的瑶池至宝,威力无穷,神界中人使起来更是得心应手,神力倍增。

    他如何,能不认得?

    “好!”夏侯渊冷冷一笑,“你若能用瑶儿之物杀了我,也算我死得其所了!”

    “我呸!”轩辕元祖勃然大怒,脸色阴沉得似要滴出血来:“你这个卑鄙小人,你算什么东西?瑶儿?瑶儿的名字也是你叫的?你配吗?”

    夏侯渊也一下子脸色不好了,他沉着声音冷笑:“轩辕老怪,你不过是我手下败将,一只败犬还敢在这里乱吠?今天我送你上黄泉!”

    轩辕元祖正要发作,赫舍里宸慵懒但不失威严地冒出了一句令人啼笑皆非的话:“黄泉路是我神界的,给不给走还得问过我神界之意。”

    夏侯渊冷冷一笑,也不再和三人废话,直接扑过去动了手。

    仙殿尊者三人当然不惧夏侯渊,其实三人都已经看出来,夏侯渊现下不知何故实力大减,正是灭他的好时机。

    于是三人激烈缠斗起来。

    不过几招之后,旁观众人就看出来,夏侯渊今日比之前不知弱了多少,不禁纷纷在心中猜测:难道是之前和玄王殿下动过手,被玄王殿下给伤了?

    此刻,赫连玄玉的内天地里,赫连玄玉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呜咽,有人喊叫。

    当然,最熟悉的还是那一声声呼唤,饱含担忧,心疼,几乎声嘶力竭。

    是……是他家宝贝……

    赫连玄玉手指动了动,体内一波接一波的热浪,早已烧得他神志不清。

    但此刻,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量,促使他费力地睁开了那双漂亮凤眸。

    “赫连!赫连你快开门啊!我想见你,你怎么样了……赫连……”凤玲珑喊着喊着就哽咽了,如果赫连被夏侯梦茴那个贱人给玷污了,她一定要将夏侯梦茴千刀万剐!

    真的是她……

    赫连玄玉闷哼了一声,撑着身体想站起,却是一下子就跌坐了下去。

    四周一环顾,赫连玄玉才渐渐意识到,他身在自己的内天地之中。

    那么他家宝贝,是真的来了。

    知道凤玲珑在外面,赫连玄玉却是唇角微微逸出一丝苦笑。

    现在的他,适合见到她吗?

    赫连玄玉心中不确定,但却还是不舍凤玲珑在外声嘶力竭地叫唤,用尽全身力气,他开启了内天地,将凤玲珑吸了进来。

    一番动作,几乎用去了赫连玄玉全部的力气。

    而体内的药性更是随着他这番动作再次燃烧起来。

    几乎在看见凤玲珑的第一眼,赫连玄玉就想将她扑倒!

    不过,心有余而力不足。

    ‘扑通’一声,赫连玄玉倒了下去。

    “赫连!”凤玲珑一见到赫连玄玉,立刻扑过去一把抱住了他:“赫连,你怎么样了?你有没有事?”

    说话间,凤玲珑凌厉的视线扫过内天地里每一个角落。

    夏侯渊不是说夏侯梦茴也进来了?她人呢?

    赫连玄玉虚弱的没什么力气说话,眼睛也再次闭上了,只剩体内一波一波的热浪袭击着他的感官。

    凤玲珑贴着他的娇躯那么明显,似乎缓解了不少他体内的难受,让他打从心底里吁出一口舒服极了的热气。

    而这时,凤玲珑已经看见了惨不忍睹的夏侯梦茴。

    “你们五个,想要什么都行。”凤玲珑看着被五株植物灵宠折磨得半死不活一身鲜血的夏侯梦茴,嘴角勾起了一丝残忍的冷笑。

    五株植物灵宠立马欢腾了,公主说的话,一定算数的!

    嗷嗷,它们想变人身,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

    不过,还不是现在,公主现在还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于是……先欠着吧!

    凤玲珑心里踏实了,至少赫连玄玉被保护得很好,这内天地里也无须她操心。

    于是,她小心翼翼扶起赫连玄玉,轻声说道:“赫连,我们出去再想办法。”

    凤玲珑一眼就看出赫连玄玉中了什么药,可她纵有牺牲精神,也不能拿赫连玄玉的命开玩笑。

    神罚,至今都是她和赫连玄玉之间一道跨不过的鸿沟。

    倘若她以身解药,赫连玄玉一定会遭受神罚。

    为今之计,只能看出去后有没有办法解了赫连玄玉身上的药性了。

    赫连玄玉知道扶着他的人是凤玲珑,明知他此刻不宜再动斗气,但仍旧是颤巍巍伸手开了内天地。

    凤玲珑心疼得眼泪都掉下来了,但她不能哭,因为哭是无济于事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找月清尘给赫连玄玉看诊!

    她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唇,让自己冷静下来。

    随后,凤玲珑带着赫连玄玉出了内天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嫂子!赫连!”司空湛一下子就扑了过去,在另一边扶住了赫连玄玉。

    “什么都别说,先回客栈。”凤玲珑冷冷瞥了一眼被仙殿尊者等人缠斗的夏侯渊,眸底燃起一丝火焰。

    “好!”司空湛忙不迭点头。

    很快,众人将赫连玄玉扶回了客栈。

    赫连玄玉被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身体不正常的热度和面色潮红,无一不诉说着他此刻所承受的煎熬。

    “怎么样?”凤玲珑见月清尘起身皱眉,连忙问道。

    月清尘清冷面容染上一丝薄怒:“主子中的是秘药,想必是那夏侯渊亲手做制,我看不出其药性如何,也不知道如何解。”

    该死的!他真是没用!

    月清尘此刻恨不得把自己杀了,他竟然在主子需要帮助的时候无法施救!

    “你干什么!”凤玲珑一把拉住月清尘将要抹上脖子的宝剑,声色俱厉。

    都什么时候了还添乱?

    月清尘一下子清醒过来,看清自己在做什么,他立刻丢掉了手上宝剑。

    “师父的治愈神力也许能帮赫连。”凤玲珑见月清尘无法,想到了她师父,眼睛一亮起身就要去找她师父。

    但一只手死死地抓住她,不肯松手。

    凤玲珑回身,见赫连玄玉火热的眼光正纠缠着她,她心中忍不住一悸。

    若是没有什么狗屁神罚,她根本不顾世人眼光,此刻就与他圆房!

    “赫连,我去找师父,让师父帮你去除药性。”凤玲珑忍着心底疼痛,紧紧反握住那只抓着她不放的手,语气温柔。

    赫连玄玉此刻似乎精神好了一些,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凤玲珑,声音嘶哑且虚弱:“玲珑……”

    “我在。”凤玲珑连忙凑近他唇边,这样至少可以让他说的不那么费力。

    赫连玄玉喘着气,凤眸里尽是冷冽:“如果……这药……无、无法解……不要找……女人……给我……”

    赫连玄玉知道凤玲珑再心疼他,也不会跟他欢好。

    不是她不愿牺牲,是她绝对不舍得他遭受那神罚之苦。

    万一药性无法解除,似乎救他的唯一办法就是给他找个女人。

    即使便宜不了夏侯梦茴,也会随便找个愿意奉献的婢女。

    堂堂玄王殿下,无数女人愿意献身,也不求什么回报。

    赫连玄玉如此城府,何以算不到结果?是以,他事先做出要求,必须要凤玲珑答应他。

    “我……”凤玲珑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她又哪里舍得把他往别的女人怀里推?

    “答应、答应我!”赫连玄玉语气突然凌厉起来,一双鹰眸死死盯着凤玲珑。

    那饱含浓浓欲望的凤眸中,仿佛写着一句冷酷警示:若你敢这么做,我便杀光这天下人!

    你负了我,我不能负你,我便负尽这天下人!

    凤玲珑的眼泪一滴一滴落在赫连玄玉脸上,汇成小河。

    她知道,他是认真的。

    “我,答应你。”凤玲珑重重点头。

    如果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她就牺牲了吧!

    神罚,呵呵……她和他一起受,如她爹娘一般,不就好了么?

    灰飞烟灭,一起灰飞烟灭吧!

    赫连玄玉颓然倒了下去,仿佛心中千斤重石落下了。

    不过,生性多疑的玄王殿下,却是自始至终都没有松开过凤玲珑的那只手。

    只有紧紧抓住她,让她呆在他身边,她才不会负他,才不会有机会将他推入别的女人怀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