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3章 她愿意牺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不肯松开凤玲珑的手,凤玲珑也知道他不容易信人,特别是这种事,只好无奈地转头吩咐司空湛:“司空湛,去把我师父叫回来。”

    她想,这种时候,她师父不会恋战太久的。

    司空湛连忙点头:“好,我这就去。”

    说罢就转了身。

    不过司空湛刚走到门口,一股力量就冲开了他。

    “怎么样了?”仙殿尊者唇角似乎有一抹嫣红,但他丝毫不以为意,大步流星踏了进来。

    身后,是气息不稳的赫舍里宸与轩辕元祖。

    “师父,赫连中了药,清尘已经替赫连看过,那药是夏侯渊所制,不知如何能解。”凤玲珑顾不得问夏侯渊的下场,可怜兮兮地扯住了仙殿尊者的袖子。

    仙殿尊者温润如玉的眼神落在凤玲珑担忧心疼的小脸上,淡淡一弯唇角,如三月梨花开遍人心中:“别担心,我来看看。”

    “嗯!”凤玲珑连忙点头,让开位置给仙殿尊者坐下。

    不过,由于赫连玄玉紧紧拽住她的手,她也离开不得,只能坐在靠床尾的地方。

    仙殿尊者见赫连玄玉神志不清,却还能紧紧抓住凤玲珑的手不放,脸上更是透出一股隐忍,不免在眼中滑过一抹赞赏。

    这男人,配得上他宝贝徒儿。

    仙殿尊者上前搭了赫连玄玉的脉象,随后神情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药……烈是烈,但却是不知由何物制成。

    “仙殿,你不用枉费心机了。”突然,房间里传来一声森沉沉的冷笑声:“这药乃我心头血所制,世上绝无人可解!”

    凤玲珑攸地握紧了赫连玄玉的手,怒得一双美眸都赤红鲜艳:“夏侯渊!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呵呵呵,无论你怎么骂,玄玉都要与梦茴圆房。”夏侯渊的声音透出一股无所谓。

    轩辕元祖一下子跳了起来:“卑鄙小人!缩头乌龟!有本事别躲在你那内天地里!出来跟我大战三天三夜!”

    “哈哈哈!轩辕老怪,我若想做什么正人君子,早就跟你们一样在万年前被神尊灭了。”夏侯渊的笑声中,充斥着对面前三人的鄙夷。

    三人竟都是一怔,一瞬间无从反驳。

    凤玲珑冷着脸,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面如寒霜地开口:“夏侯渊,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给解药是不给?”

    “我说过了,没有解药。”夏侯渊语气从容,“想要救玄玉,你只有忍痛割爱,让梦茴来替他解了体内药性。”

    夏侯渊从容不迫的语气,仿佛认定了凤玲珑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受他要挟一样。

    “好!”凤玲珑淡然一笑,随后起身,面色冷然:“师父,既然夏侯渊不给解药,那么我今日就跟赫连做夫妻。”

    嘶!

    所有人倒抽一口冷气。

    “嫂子!这万万不行啊,那神罚……”司空湛忧心如焚,看看床上的赫连玄玉,又看看一脸坚决的凤玲珑,突然说不下去了。

    要嫂子看着赫连跟其他女人圆房,那比杀了嫂子还令嫂子难受吧?

    “不就是神罚么?”凤玲珑轻蔑地一笑,优雅一拢头发,语气淡淡:“当年我爹娘,不也一起遭受神罚了?我和赫连能做半月夫妻,也不枉此生相识一场了。”

    如今才初一,神罚每月十五降临,半月夫妻,足矣。

    “嫂子你……”司空湛蠕动了一下嘴唇,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劝呢?

    没有好的解决办法,劝是没有用的。

    此刻,仙殿尊者淡淡瞥了凤玲珑一眼,美丽唇角微微一勾:“都出去。”

    说着,仙殿尊者带头出门。

    赫舍里宸和轩辕元祖同时出手,拦住了仙殿尊者,两人怒瞪仙殿尊者:“仙殿!你……”

    话还没说完,仙殿尊者出其不意地出手,制约了两人,随后将两人带离了房间。

    赫舍里宸和轩辕元祖都快吐血了!

    怎么这仙殿也跟着凤玲珑一起发疯?神罚可不是好玩的!

    当年神尊与瑶儿能保留元灵与神身,那是因为神尊的无所不能,但凤玲珑和赫连玄玉有什么?

    一旦神罚降临,就真的没有办法救了啊!

    但仙殿尊者可不管那么多,直接将两人拎走了。

    这三个大人物一走,其他人哪儿还敢留在房间里?

    尽管月清尘和朦雨都是忧心如焚,但此刻赫连玄玉这样,两人也不敢多嘴,与众人一同离开了房间。

    来到外面,朦雨心急地拉住月清尘的袖子:“你说,你说神罚真的会降临吗?”

    月清尘淡淡瞥了朦雨一眼,语气清冷:“当日在地狱城,你没有看见神球中的那一幕吗?”

    朦雨打了个冷颤,她懂了。

    连神尊与瑶池女神都接受了万箭穿心的神罚,何况玄王殿下与凤姐姐呢?

    众人的视线,齐齐停留在那房间紧闭的木门上。

    事情,真的要一发不可收拾了吗?

    众人忧虑。

    此刻,房间内。

    “赫连,松松手,我帮你宽衣。”凤玲珑丝毫不顾忌夏侯渊就躲在房间里,只不过,她仍然放下了帐幔。

    赫连玄玉在她一声声轻柔呼唤下,睁开了欲火满眼的凤眸。

    “赫连,我们成亲好不好?”凤玲珑语气温柔,含笑看着眼前俊美无双的男人。

    赫连玄玉怔了一下,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费力地扯了扯唇角,轻轻摇头:“若我死了……你至少给我守寡十年……才许嫁人。”

    嫁谁?赫连玄玉心里清楚,也许只有嫁那个人了。

    凤玲珑愣住了。

    半晌,她才懂了赫连玄玉的意思,顿时泪如雨下。

    这个口口声声说生生死死都要带着她的男人,霸道蛮横总是不许她多看其他男人一眼的男人……

    真正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却是不舍得她受丁点儿伤害。

    他知道若她与他真的圆房,他也难逃神罚。

    届时,她身边依然没有他。

    所以,他宁可自己受苦,也不肯夺了她清白。

    他想让她,清清白白的嫁人……

    可是,他心里又是嫉妒的,所以他勒令她守寡十年,才许嫁人……

    “赫连玄玉,你再敢说这样的话,我立刻死在你面前你信不信?”凤玲珑又哭又笑,明明是威胁的话,却说的让赫连玄玉满心心疼。

    “玲珑,你听我说……”

    “我不听你说!”凤玲珑下手挺狠,又准,‘嘶啦’一声就撕碎了赫连玄玉的外袍,“你生,我生;你死,我也绝不独活!”

    “玲珑……”赫连玄玉没有力气,根本无法反抗。

    他只知道,那双小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带给他极大的欢愉。

    喉咙里,忍不住滚出几声悦耳暧昧的低吟。

    但这个让他护了好些年的姑娘,他却是不忍她受一丁点委屈。

    “玲珑……”他唇才开启,凤玲珑就一口上去堵住了。

    唇舌交缠,赫连玄玉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满脑子都只有眼前这个姑娘,加上药性的侵蚀,哪里还能再想到其他?

    凤玲珑大胆地坐在赫连玄玉身上,大力地扯着他的衣袍,直到那完美无缺的身体袒露出来。

    两人深情的身影,透过微微摇曳的帐幔,凸显出来。

    “凤玲珑!你给我停下!”夏侯渊听到外面声音,在内天地气得走来走去。

    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她是想害死他儿子吗?

    不但如此,她也要害死瑶儿,她自己的母亲!

    凤玲珑恍若未闻,继续进行她的拯救大计。

    这是夏侯渊第二次这么愤怒,愤怒得恨不得把天下人杀光!

    破口大骂并没有让床上两人清醒多少,夏侯渊终于沉不住气了,一下子从内天地里窜了出来!

    “凤玲珑!”夏侯渊火大地走到床幔前,想掀了床幔却又不敢,最终一道斗气过去,直接把床给拆了!

    ‘轰’一声,凤玲珑和赫连玄玉所在的床塌了。

    凤玲珑怕赫连玄玉受伤,急忙抱着赫连玄玉飞身离开。

    赫连玄玉虽然衣衫半解,但凤玲珑身上衣物却是好端端的穿在身上。

    只不过,此刻赫连玄玉被药性所迷,根本就是搂着凤玲珑又亲又啃毫无松手的迹象。

    一双大手,更是在凤玲珑凹凸有致的身躯上游移,不想放过任何一处属于他的领域。

    夏侯渊饶是老怪物,也不禁脸有些红,更有一股愠怒在心中。

    谁让凤玲珑长得那么像她娘呢?

    但凡对她娘有点想法的男人,都接受不了这一幕的。

    夏侯渊气恼地转过身去,语气冷冽得如同冬日寒冰:“你可以害死玄玉,但却不能害死你娘!”

    凤玲珑一边忍着赫连玄玉对她的各种啃咬,一边哑着声音冷然出声:“那你可有想过,神尊根本就是骗你的?救我娘的法子,根本就不是他告诉你的那样?”

    什么?夏侯渊浑身一震!

    这话,本来是凤玲珑挑拨离间的,但话一出口,她突然觉得有几分可能。

    当年神尊的元灵来找夏侯渊,未必不是想借夏侯渊的力量拆散她和赫连玄玉?

    或许,当年神尊就猜到了今日之事?

    她立刻再接再厉:“你想想,神尊那么爱我娘,宁可与我娘一起接受神罚,他怎么可能让你去救我娘?”

    夏侯渊如遭雷击,背影一下子僵直。

    “玲珑……”赫连玄玉好似突然有了力气,直接把凤玲珑给扑倒了,压在身下各种闹腾。

    凤玲珑忙不迭地制止他放肆动作,好生安慰:“赫连,别闹……我跟夏侯渊谈判呢!”

    不过,此刻赫连玄玉可是食髓知味了,哪里肯放过她这盘大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