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4章 摆脸色给她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无奈地朝夏侯渊看了看,好在夏侯渊早已经避讳地转过身,此刻正因为她的话而僵直着背影,看不到赫连玄玉对她这样那样。

    “赫连,别闹啊……”凤玲珑像哄孩子一样哄着他,一双眼睛却是犀利地注视着夏侯渊。

    她话已经说得这么明显了,如果夏侯渊再拐不过弯来,她真打算和她家男人一起灰飞烟灭了。

    赫连玄玉的喘气声在房间里太过明显,室内空气都湿润了许多。

    夏侯渊终于出声了:“我所用之药,只要让玄玉释放出来便可,并不是一定需要女人。”

    说完,夏侯渊大步流星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凤玲珑窘了。

    夏侯渊可真是害人不浅啊!

    凤玲珑窘窘地看着身上如狼似虎的男人,轻咳了一声,很艰难地起身,一步步朝榻上挪去。

    谁让床塌了呢?

    “玲珑……”赫连玄玉拗不过凤玲珑的力气,此刻他虚弱得很,也只有那心底的渴望在一直燃烧。

    凤玲珑好笑地看着一直黏在她身上的男人,嘴里咕哝了一句:“好在你还认得我。”

    若把她当成其他人,她非拍死他不可。

    “赫连,别怕,会没事的,我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好不好?”凤玲珑翻身作主,居高临下如女王般看着他。

    不过,那声音却是温柔到极致,奇迹般抚平了赫连玄玉心底的急切。

    “好。”赫连玄玉乖乖地点了点头,尽管体内热潮让他发疯,却是不想违背身上姑娘的指令。

    凤玲珑妩媚一笑,低头吻住他的唇,感受到他急切的回吻时,她眸子里滑过一抹淡淡羞涩。

    夏侯渊刚出了房门,就被仙殿尊者众人给围住了。

    “夏侯渊,虎毒还不食子呢!你真要看着他们受神罚而死?”赫舍里宸那个心疼啊!

    当然他心疼的是凤玲珑,所以即便很想杀了夏侯渊,也不得不先解决事情再说。

    仙殿尊者眼里也滑过一抹冷芒:“玲珑和玄玉怎么样了?”

    “他们不会有事。”夏侯渊神色复杂莫测,心里一直想着凤玲珑刚刚所说的话。

    到底,是神尊骗了他?还是那神魔在欺骗所有人?

    多疑的夏侯渊,心里对两个人都不相信,但却又无法冒险认定哪一个所说是真的。

    夏侯渊一句话,让仙殿尊者心中大石落地。

    仙殿尊者早猜出凤玲珑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否则他也不会让凤玲珑胡来。

    现在一看,果然还是夏侯渊先败下阵来了。

    仙殿尊者唇角淡淡一勾,语气森冷:“即便你救活了瑶儿,你以为你伤了玲珑,瑶儿会原谅你?”

    夏侯渊身躯一僵,眸色复杂地看了仙殿尊者半晌,冷哼一声:“万年前,我就已经是个不可能被原谅的人了!”

    说着,夏侯渊眸底浮现一抹深沉的伤痛,转身拂袖而去。

    仙殿尊者大概是也想到了万年前的事情,脸色一瞬间很是阴鸷,浑身散发寒气。

    “仙殿,夏侯渊说玲珑没事可是真的?”轩辕元祖被仙殿尊者禁了一身实力,虽不甘心但太过担心凤玲珑,只能压住不甘询问仙殿尊者。

    “救玄玉之法,只有那夏侯渊有。”仙殿尊者敛去一身戾气,淡淡瞥了轩辕元祖一眼。

    轩辕元祖怔了怔,很快明白过来。

    凤玲珑之前那么做,不过是孤注一掷,和夏侯渊在利弊上赛跑。

    为的,便是逼夏侯渊阻止这一切,毕竟夏侯渊是不希望两人出事的。

    一方面还有那么一些父子之情,一方面两人若出了事,瑶池女神也不可能复活了。

    所以最终,夏侯渊败给了凤玲珑。

    也就是说,很快赫连玄玉体内药性就要被解了,两人也不必遭受什么神罚。

    轩辕元祖懂了,其他众人也都想明白了,不约而同吁了口气。

    房内人不出来,众人自然也不敢去随意敲门,还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形呢!

    于是,众人只能按捺住性子在外等候。

    这一等,倒就是一夜。

    从黄昏时分到第二日清晨,天边露出鱼肚白,谁也没有离开一步。

    此刻,赫连玄玉终于悠悠转醒。

    一双漂亮的凤眸在片刻地瞪着头顶横梁之后,赫连玄玉猛然坐了起来!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凤玲珑担忧地看着俊美的男人,一双美眸里虽写满疲惫,却更多的是深情。

    赫连玄玉听见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一下子转过头来。

    果然看见是他心心念念的姑娘,他心里一块大石落了下来。

    还好,不是夏侯梦茴,也不是其他女人。

    “玲珑。”赫连玄玉眸子里浮现深沉爱恋,一把就紧紧将凤玲珑给抱住了。

    “我在呢。”凤玲珑被他勒得喘不过气来,却是纵容了他的粗暴。

    他之前应该很绝望吧,他是那么干净的男人。

    两人紧紧相拥,气氛温馨而美好,似是失而复得的狂喜。

    赫连玄玉很快松开了凤玲珑,一低头就覆上了她的红唇,狂热而激烈,禁锢着她细腰的力道几乎将她给揉碎。

    可是,这股霸道占有的力道,却让她觉得温柔,很想落泪。

    渐渐地,两人神智迷离。

    凤玲珑完全沉溺在他火辣的深吻里,浑身酥软无力。

    但就在这一刻,赫连玄玉突然一把推开了她!

    猝不及防地,凤玲珑差点被推下软塌!

    好在,赫连玄玉伸手又拉住了她,在她稳住身形后,冷着脸松了手。

    “你……怎么了?”凤玲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眼底的氤氲与水润还未消失,模样看起来要多诱人有多诱人。

    赫连玄玉瞪了她一会儿,突然转过身去躺下了,留给她一个似乎赌气的背影。

    这是怎么了?凤玲珑一头雾水,刚刚不还好好的吗?

    难道,嫌她吻技太差了?

    凤玲珑翻了个白眼,她想到哪里去了……

    “赫连……”凤玲珑试图去哄榻上的男人,但无论她叫多少遍,赫连玄玉就是不肯理她。

    半天得不到理睬,凤玲珑郁闷了。

    “真不理我?”凤玲珑的语气充满了威胁,还带着浓浓的委屈。

    赫连玄玉眸子动了动,但一想到自己方才回忆起来的事情,从鼻子里轻哼了一声,态度强硬的不肯转头。

    凤玲珑恼了,伸手狠狠拧了他一把,掉头就走!

    牺牲的人可是她耶!这厮不安慰安慰她也就罢了,还跟她闹脾气,还不理她……

    凤玲珑颇有些委屈地站在门外,却又是不敢离开。

    之前的教训让她深刻明白,她以后绝对不想再经历一次这样的痛了。

    若不是师父他们,她哪里能救得赫连玄玉?

    往后,不论与他发生什么争执,她都不会轻易丢下他一个人了,凤玲珑暗暗在心里发誓。

    站得远远的众人一见凤玲珑出来,立刻围了上去。

    “嫂子,赫连他怎么样了?”司空湛第一个冲上去,但很快就眼尖地发现了凤玲珑脖子上的痕迹。

    呃……那是……

    司空湛轻咳了一声,赶紧转过了视线。

    “他没事了。”凤玲珑的语气,带着淡淡的委屈。

    赫连是没事了,她有事!

    仙殿尊者走上前来,打量凤玲珑片刻,忽然一道神力推开房门,随后将凤玲珑塞了进去。

    “师父?”凤玲珑站在门内,不明就以。

    仙殿尊者淡淡瞥了她一眼:“饭菜我会吩咐其他人送进房里,等你好些了,再出门便是。”

    说完,手一拂,房门关上了。

    众人绝倒。

    又想:玄王殿下可真是生猛啊,凤姑娘只怕浑身都是印子吧?真到了洞房花烛夜时,还不知道是怎么个厉害法儿呢!

    凤玲珑站在门内,有片刻疑惑,但她很快想到了什么,连忙就跑去镜子面前照了。

    这一照,凤玲珑就窘了。

    转头看看那个依旧用背影对着她的男人,凤玲珑心头火苗那个噌噌蹿啊!

    “赫连玄玉!”凤玲珑扑了过去,对准他的唇啊脸啊,又啃又咬。

    赫连玄玉这下没法沉默了,连忙抓住她双肩,凤眸闪过一丝诧异:“你做什么?”

    “还问我做什么?”凤玲珑满是怒意,“你看看我脸上,身上,都是你做的好事!全被人看见了!”

    提到这个,赫连玄玉脸色似乎沉了沉,半晌不作声,就那么抓着凤玲珑不让她动。

    两人对望了许久……

    凤玲珑攸地一下眼泪下来了。

    这下赫连玄玉有些慌了,忙起身坐了,把凤玲珑放在腿上,语气担忧:“玲珑,怎么了?别哭,别哭。”

    “我那么担心你……跑去圣境救你……你给我摆脸色看?”凤玲珑的语气凶巴巴的,抛开她脸上不断下落的泪珠子的话,还是有几分气势的。

    赫连玄玉脸色一瞬间有些尴尬,耳根子也微微红着,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想说又不愿说。

    半晌,他索性再次吻住了身前姑娘,恨恨地,狠狠地。

    “放开!唔唔……”凤玲珑千般挣扎,终究是被赫连玄玉吻了个遍,瘫软下来。

    禽兽!他还没说为什么给她摆脸色看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