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5章 傲娇的男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吻罢了,凤玲珑躺在赫连玄玉怀里喘气。

    眼神迷离,双颊嫣红。

    就那张饱满被吻得有些红肿的唇,微微嘟着,显然还在为之前赫连玄玉的态度生气。

    赫连玄玉漆黑如墨的眸子凝视着凤玲珑娇媚脸庞,声音暗哑却是好听极了:“我的……没了。”

    呃?凤玲珑一呆,顾不得生气,睁开氤氲眸子看着面前莫名其妙的男人。

    “你的,还在。”赫连玄玉粉色唇瓣一撇,小模样有几分委屈。

    凤玲珑一下子坐了起来,十分惊讶地看着赫连玄玉。

    这个……那个……

    他就为这个在纠结,生闷气,不理她?

    赫连玄玉见她也不说话,就看怪物一样看着他,不禁脸色黑了黑。

    难道他不该介意这个吗?

    本来他想着,两人都该是在洞房花烛夜那一晚才……

    哼!

    赫连玄玉傲娇地转过背去,下定决心就算这姑娘哭晕在他怀里,他也不理她了。

    凤玲珑傻傻地看着赫连玄玉转身,留给她一个傲娇的背影,脸色慢慢地开始由白皙变为粉红。

    呃……他虽然中了药,但却什么都记得……

    想到不得已为之的那一幕,凤玲珑恨不得马上逃离这个男人远远的,以免她尴尬羞愤死。

    “你敢走试试?”温润的声音,在凤玲珑身后懒洋洋响起,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凤玲珑僵住了,一条腿在塌下,走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

    奇怪了,她干嘛怕他啊?

    凤玲珑不甘心地想着,但脑子里却不断回想着之前赫连玄玉宁死也不肯做对不起她之事的苍白模样,心就怎么也硬不起来了。

    一双有力的臂膀从她腰身处伸出,将她紧紧抱住。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边,暧昧亲昵:“玲珑,你夺走我的清白,是不是以后都要对我负责?”

    “……”他一大男人,哪儿来什么清白?

    凤玲珑磨牙,但禁不住耳垂被含住的麻痒难耐,忙不迭点头:“是,是,我会对你负责一辈子的。”

    赫连玄玉笑了起来:“这还差不多。”

    说着他重新将凤玲珑抱上软塌,两人双双倒在榻上,他在凤玲珑之上。

    “虽然我很不高兴,不过……”赫连玄玉方才还温柔的眸子,突然阴寒阵阵,“这也怪不得玲珑。”

    不怪凤玲珑,那肯定就要怪始作俑者夏侯渊了。

    当然,还有夏侯梦茴。

    凤玲珑眨了眨眼,她这一刻在赫连玄玉身上看到了复仇的气息。

    呃……他会怎么做呢?

    她要阻止吗?

    废话!当然不!受害者可是他,她才不会阻止呢!

    “可是,玲珑欠我的,我要讨回来。”赫连玄玉露出一口白牙,明明是温柔宠溺的笑容,却让凤玲珑感觉到一阵阴风吹过。

    ‘嘶啦’!

    “喂,你干什么?”凤玲珑窘死,他竟然直接震碎了她的衣裳。

    手忙脚乱想扯过旁边的毯子遮住身躯,却是被他大手定住,动弹不得。

    然而,此刻赫连玄玉眼里却没有讨补偿的腹黑得意了,他脸色很黑:“这些是什么?”

    凤玲珑顺着他的视线一看,顿时脸红如潮。

    他指的,是她身上密密麻麻的吻痕。

    “那不都是你之前弄的!”她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下一刻凤玲珑怒了:“你什么意思?”他不会是有问罪的意思吧?他还不知道这些痕迹是谁弄的?

    赫连玄玉脸色黑沉沉的,他当然知道除了他自己之外,没谁敢、也没谁能在凤玲珑身上弄出这些痕迹。

    不理会凤玲珑的怒火,他修长如玉的手指缓缓滑过那些看起来触目惊心的痕迹,语气低沉:“疼吗?”

    凤玲珑怔了一下,起伏的胸脯内那股怒火一下子被浇熄了。

    “对不起。”赫连玄玉一脸自责,心疼地将她抱进怀里,之前那惩罚讨利息的心思全无影无踪了。

    她是他捧在手心的宝贝,怎么就把她弄成这样子了?他真该死。

    凤玲珑不自觉地伸手抱住了他健硕腰身,埋首在他胸前,闻着他独有的怡然清香。

    原来他是这个意思……

    虽然当时的确有些疼,他中了药太不懂得控制力道,可她不怪他。

    “我自愿的。”所以,他用不着内疚。

    “玲珑。”他放开她,凝视她羞涩美眸。

    “嗯?”

    “我有没有说过,我很爱你?”赫连玄玉笑的那叫一个妖娆,因为他看见他怀里姑娘的脸色更红了。

    凤玲珑扭动了一下,哼了哼,装作若无其事:“现在不是说了吗?”

    她不懂太多风花雪月,她只知道她想和他在一起,这就够了。

    “陪我睡一会儿。”赫连玄玉拉下她,让她枕在他手臂上。

    凤玲珑感觉那只炙热的大手停留在她腰上,肌肤相亲,很是让人脸红心跳。

    “我的衣服……”她轻咳了一声,提醒他。

    凭什么他穿着衣服睡觉,她就得光着身子啊?

    “这样挺好。”赫连玄玉邪邪一勾唇角,在她脸上落下好几个吻,手也不怎么规矩。

    “赫连玄玉!”凤玲珑恼了,不待他这样戏弄人的。

    “玲珑,我不是清白之身了……”赫连玄玉的语气突然可怜兮兮起来,一双凤眸带着浓浓哀怨。

    凤玲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噎死,他说什么呢他?

    “你不会嫌弃我吧?”赫连玄玉继续可怜兮兮,不知不觉又覆上了凤玲珑的身。

    “我嫌弃,嫌弃死你了!”凤玲珑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不许嫌弃我。”赫连玄玉瞬间变得霸道起来,一把拉下她抗拒的手,狠狠朝她红唇吻了下去。

    这个……幼稚且别扭的男人!

    凤玲珑无力地想着。

    第二日,众人齐聚圣尊宫殿。

    赫连玄玉身体一好,堂而皇之就率众人离开了客栈,鸠占鹊巢把夏侯渊的圣尊宫殿给占了。

    夏侯渊也不知跑去了哪里,四大长老唉声叹气,不敢阻拦。

    ‘砰’的一声,一个东西被狠狠砸了出来。

    那东西闷哼了一声,身上血肉模糊,让人有些触目惊心。

    众人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月清尘就带着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进来了。

    众人一头雾水地看着,不明就以。

    凤玲珑懒洋洋靠在椅背,一只玉手被赫连玄玉霸道紧紧攥着,神色似笑非笑。

    她家男人,不狠则已,一狠可就是动真格的了。

    这次,夏侯梦茴真是斩断了赫连玄玉心里最后那一点情分了。

    虽然主意是司空湛出的,赫连玄玉什么也没说。

    但月清尘一看赫连玄玉的样子,立刻就着手去办了。

    “咳!”司空湛见万事具备了,笑嘻嘻地就站了起来:“这次的事情,大家想必都很清楚了。”

    他瞥了地上血肉模糊的东西一眼,嘻嘻一笑:“事情起因就是咱们梦茴公主缺男人了。既然这样的话,我给梦茴公主找几个男人,她大概以后就不会再兴风作浪了。”

    众人呆若木鸡,地上那团血糊糊的东西,是夏侯梦茴?

    谁弄的?

    仙殿尊者眉头微微蹙了蹙,美丽薄唇动了动,但终究是没有出面。

    司空湛见没人质疑什么,就冲月清尘笑眯眯地拱手:“去吧,这事儿大家看见了也不好,把他们带去旁边屋子。”

    月清尘悄然瞥了高坐堂上的那对逼人一眼,等了片刻才淡淡应了一声‘嗯’,随后就向那几个男人下令了。

    那几个男人是从轩辕皇城找来的,头一次入至尊皇境,脸上有些冒冷汗,生怕这事儿不做也不行,做了更不行。

    横竖都是个死啊!

    正在几个男人将夏侯梦茴抬至门口时,一道身影飘然而至。

    强大斗气直接掀翻了几个男人,夏侯梦茴却是也重重跌在了地上。

    “这件事是我一手策划的,不要迁怒到梦茴身上。”夏侯渊冷冷看了凤玲珑一眼,似乎把这事儿怪在了凤玲珑身上。

    他伸出手,将夏侯梦茴提起,转身走掉。

    凤玲珑无辜地眨眨眼,这又关她什么事啊?她可是前一秒才知道的好不好?

    赫连玄玉看着夏侯渊的背影,鹰眸攸地一沉,空闲右掌狠狠一扬。

    ‘砰’!

    夏侯渊的后背被砸中了,身形晃荡了一下。

    众人惊呆,这可真是儿子打老子啊!

    “我说过,你伤她一分,我伤你十分。”赫连玄玉淡淡而坐,神色波澜不惊,语气却含着浓浓的阴鸷。

    夏侯渊微微侧头,看了看一脸冷傲的赫连玄玉,唇角缓缓逸出一丝鲜血。

    不过,他却笑的得意,妖娆,邪魅。

    “颇有乃父之风。”

    夏侯渊丢下这句话,彻底走出了众人的视线。

    凤玲珑微微坐起,担忧地看了一眼赫连玄玉。

    夏侯渊对这次的事情,其实心里还是有所愧疚的,要不然赫连玄玉方才那一掌,夏侯渊也不会不躲不闪地承受了。

    以夏侯渊的本事,赫连玄玉现在哪里伤得了他……

    赫连玄玉面色无波,重新坐了下去。

    凤玲珑用力握了握赫连玄玉的手,聪明地望向她师父,挑起了新的话题:“师父,夏侯渊和神魔两人,师父更相信谁一些?”

    现在,最棘手的问题大概就是这个了。

    神魔灵识她一直没有放出来,就等着事情有个眉目后再放出来。

    “神魔。”仙殿尊者美丽的唇瓣开启,缓缓吐出两个清晰的字眼。

    凤玲珑顿时绽露笑容,她也是相信神魔比较多的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