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6章 一切兜回原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悲催的神魔大人,终于被凤玲珑放出来了。

    不消凤玲珑说什么,神魔灵识一下子就感应到了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

    立刻地,神魔灵识哇哇‘跳脚’,“好你个没良心的丫头!我对你掏心挖肺的,你居然……你居然相信夏侯渊那个王八蛋!我……”

    后面,省略无数气急败坏的指责。

    凤玲珑懒洋洋地把玩手中玉杯,神色漫不经心,嘴角噙着淡淡浅笑。

    这模样让司空湛等人看了,都是一阵摇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她是愈发有赫连玄玉一些行为习惯了。

    等到神魔灵识骂累了,又或者说是一个人唱独角戏不见凤玲珑开口觉得无聊了,便哼了一声:“丫头不要以为装死就完事了。”

    凤玲珑放下玉杯,好整以暇地一挑凤眉:“不然呢?你想怎么样?”

    “我……”神魔灵识郁闷了,他想怎么样?好像怎么样都不足以解心头之恨。

    见神魔灵识语塞,凤玲珑淡淡一笑:“明人不说暗话,起初你存着什么心思,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神魔灵识一呆,随后就“咬牙切齿了”,一定是仙殿那个混蛋把他给卖了!

    闷不吭声,他选择闷不吭声。

    这事儿,实在没法解释。

    谁让他一开始的确想利用这丫头报复夏侯渊呢?

    所以关于赫连玄玉的身世,神魔灵识起初很想骗丫头,夏侯明煦才是赫连玄玉的亲爹。

    只有这样,赫连玄玉和凤丫头才有可能把至尊皇境给灭了,把夏侯渊给杀了。

    但后来仙殿点醒了他,报仇不如这丫头来得重要。

    他只有这么一抹灵识了,也只有丫头这么一个亲近的人了。

    舍不得啊!

    凤玲珑也不是得寸进尺的人,美眸一弯,浅笑吟吟:“以前的事我们就一笔勾销,谁也不提了,怎么样?”

    怎么样?他能怎么样?神魔灵识暗暗哼了一声。

    不过,口上他还是应了:“一笔勾销就一笔勾销。”

    “好,那你现在可以说说,神尊为什么要骗夏侯渊了吧?”凤玲珑不着痕迹地瞥了门外某个地方。

    刚刚她师父时不时瞥向门外那一处,她已经猜到,肯定是夏侯渊躲在那儿听她和她师父等人说话。

    想必,夏侯渊心里对神尊当年所说的话,已经起了深深的疑窦了。

    虽然她着实不喜欢夏侯渊这家伙,但大敌当前,她不得不听她师父的,把夏侯渊也拉拢过来。

    神魔灵识不屑地一哼:“这还用说吗?神尊当年与瑶池女神立下赌约,瑶池女神有所安排,神尊自然也有所安排。”

    凤玲珑眉梢一动,这么说,夏侯渊是神尊作下的安排?

    凤玲珑简单将神魔的话转述给她师父,见她师父淡淡点头后,又问道:“神尊当年与我娘立下的赌约,到底是什么?”

    众人一听,屏息等待。

    也许,能不能彻底击垮神尊,就在这个至关重要的赌约上了。

    但要想赢,至少得先知道这个赌约是什么吧?

    “我不都说了,现在不能告诉你吗?”神魔灵识的语气十分郁闷。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凤玲珑也郁闷了,这神魔就是爱吊人胃口。

    神魔灵识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要是能说我不说吗?”

    不能说?凤玲珑蹙了一下眉头。

    “简单来说,这就是神尊与瑶池女神当年定下的规矩。在赌局最终分出胜负之前,赌约不能泄露。一旦泄露,赌局就作废。”神魔灵识解释道。

    凤玲珑心里‘咯噔’一声,随后又觉得神魔这话的可信度为一百。

    要不然的话,除了能够感应的神魔之外,怎么没有一个人知道神尊与她娘之间的赌约?

    连她美人师父,还有师伯,轩辕元祖夏侯渊等人通通都不知道。

    “丫头,这个赌约,对你娘、对你而言,可都是至关重要的,你可一定要赢啊!”神魔灵识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凤玲珑抿了抿唇,她从神魔灵识这一句话里,听出了一些亲切的期许。

    她想,神魔灵识到底也是和她有感情了。

    很快,凤玲珑将神魔灵识的话对在座众人转述了一遍。

    在座众人还没有开口,一道颀长身影就缓缓出现在门口,是夏侯渊。

    夏侯渊冷冷地看着凤玲珑,无视赫连玄玉投过来的凌厉视线,淡淡开口:“我就想知道,瑶儿如何才能复活。”

    守了万年,不过为的是这么一桩事。

    别说是他儿子,即便是他自己,他也可以牺牲。

    凤玲珑微微动容,虽然都说眼前这老怪物是个不择手段的卑鄙小人,但她却从他眼中看出了对她娘的那一份真挚深恋。

    神魔灵识懒洋洋地开口了:“丫头告诉他,神尊不会让瑶池女神沉睡下去的。在赌约分出胜负之时,瑶池女神就会醒来。”

    凤玲珑眉梢一动,淡淡将神魔灵识的话转达给了夏侯渊。

    夏侯渊神情蓦地复杂起来,其他几个男人也都神色变幻莫测。

    良久,轩辕元祖一拍大腿:“那败类对瑶儿的掌控欲极强,他一醒,瑶儿怎么也不会有事,我们真是都糊涂了!”

    仙殿尊者冷冷一瞥,神色如冰天雪地,寒冻逼人。

    赫舍里宸脸色也冷得很,语气冷冽:“我宁可牺牲自己去救师妹,也不要神尊出手。”

    轩辕元祖一怔,这倒也是。

    “不打败神尊,瑶儿永远受制于人。”仙殿尊者冷冷勾唇,谪仙般的美丽脸庞,带了一股嗜血的味道。

    还有他的宝贝徒儿玲珑。仙殿尊者又慈爱地看了一眼凤玲珑。

    “哈哈,还是仙殿洞察世事!”神魔灵识哈哈大笑,“如果瑶池女神输掉了赌约,可也就输掉了一切呢!”

    凤玲珑心神一凛,忙把这话告诉众人。

    众人的目光顿时全落在了凤玲珑和赫连玄玉身上。

    神魔灵识的话,众人已经明白得差不多了。

    简单来说瑶池女神要赢赌约,就必须让凤玲珑和赫连玄玉成亲,洞房,花好月圆。

    但……偌大神罚摆在面前,这个对普通人来说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却是凤玲珑和赫连玄玉之间最难办成的事!

    “所以,兜了一圈,事情又兜回了原点?”凤玲珑神色无奈,“我们还是要想办法摧毁诸神山,破除神罚才行。”

    夏侯渊坐了下来,与众人之间的剑拔弩张稍稍缓和了些。

    他冷然瞥过众人,冷笑一声:“还有十日时间。”

    什么十日?众人都看向夏侯渊,目光有仇视的,也有不解的。

    “他说的是神尊苏醒之日,还有十日。”神魔灵识嘿嘿笑道。

    凤玲珑心中顿时一紧,忧心的目光看向了赫连玄玉。

    神尊一苏醒,第一个要对付的一定是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淡淡一笑,随意慵懒的笑容带着几分漫不经心,他抬手抚过凤玲珑的脸庞,眸底写满认真,谨慎:“放心,我不会有事。”

    神尊虽然强大,他们阵容也不小,未必就一定会输。

    “再过十日,神尊就会元灵苏醒,神身重铸。”夏侯渊清冷地扫向众人,语气沉重:“这十日之内,我们即便联手,也破不了诸神山!”

    众人心里,一下子都有些沉甸甸的。

    只有十日了吗?

    赫舍里宸眼神幽深,他看着与瑶池女神九分相似的凤玲珑,神色有些飘忽。

    万年前,那个独断专行的三界至尊,将会再一次出现。

    而他,不会给任何人辩驳的机会。

    一切,将再次由他主宰。

    万年前的悲剧,难道要再一次上演吗?

    “诸神山到底要怎么破?”凤玲珑心脏微微抽痛,她不想赫连玄玉为她再受一点伤了。

    她欠他的,真的太多太多了。

    “诸神山乃是神界发源地,上古圣地。”仙殿尊者淡淡瞥了一眼凤玲珑,语气清冷:“要破诸神山,就要过十道诸神门。”

    十道诸神门?

    “这十道诸神门,即便是你爹神尊,也未必能过。”仙殿尊者语气淡淡,神色间却是有一抹隐忧。

    “有成功过的吗?”凤玲珑不想放弃,再难达成的目标,也终究要试一试。

    她总不能看着神尊复苏,然后大摇大摆来对付赫连玄玉。

    “神界真正灭亡过吗?”夏侯渊冷笑一声,“即便是万年前,神魔两界也不过是偃旗息鼓罢了,并未真正灭亡。”

    只要神尊一复苏,神魔两界元灵都可复活,这就是神尊之所以为三界至尊的原因。

    神尊强大到,连天地日月都为之黯然失色。

    若非那件事……恐怕无人可将神尊击倒。

    即便是当年纵横三界的神魔,真正与神尊较量起来,也是略逊一筹的结果。

    凤玲珑明白了,神界既然没有真正灭亡过,诸神山也就没有被摧毁过。

    所以,至今为止,还没有成功过了十道诸神门的人。

    “不管怎样,我们现在有这么多人,还是要一试。”凤玲珑执拗地说道。

    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她也要为赫连玄玉一试!

    赫连玄玉莹润菱唇轻轻一勾,伸手握住了那只白皙圆嫩的小手,放在手中轻轻摩挲着。

    他并不介意她为他做什么,相反他还很高兴呢!

    只不过,有危险时,他必然会挡在她前面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