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7章 向她辞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的积极性,很快被赫舍里宸一句话给打击了下去。

    “开启第一道诸神门的钥匙,在神尊手里。”赫舍里宸一向冷厉的面容中,饱含一抹妒意。

    不光是赫舍里宸,其他几个在座长辈都有这想法,有种女儿被野男人勾走,一门心思只在野男人身上的不爽感觉。

    “玲珑,过来为师这边。”仙殿尊者朝凤玲珑勾勾手指,浅笑吟吟,谪仙风范美不胜收。

    凤玲珑迟疑了一下,看了看漫不经心的赫连玄玉,起身朝她师父走去。

    才刚走出一步,一只大手就伸出,猛然将她一拉,她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谁准许你过去了?嗯?”赫连玄玉一双鹰眸紧紧盯着她诧异的眼睛,唇瓣笑意淡淡,浑身带着一股子邪魅意味。

    凤玲珑微窘,这都是在争些什么啊?

    “你先放开,我们在谈正事呢。”凤玲珑悄然瞥了瞥已经变脸的几个长辈,推了推那坚硬的胸膛,好言好语地哄着。

    “说话就说话,过去做什么?给我坐好!”赫连玄玉不容反驳地将凤玲珑在一旁座位上按好,大手紧紧握住那只白皙小手,威严扫过仙殿尊者脸上。

    赫连玄玉的霸道,让仙殿尊者几人脸色都有那么一些不好看,像是要发作出来。

    所谓长辈,就是卖老的一种生物。

    当你不给他一张老面子的时候,他也只能吹胡子瞪眼拿你没辙了。

    赫连玄玉深以为现在的仙殿尊者、赫舍里宸,跟当初的赫连家主没什么分别。

    凤玲珑眼珠子一转,连忙转移话题:“师父师父,您说这十日我们该做什么?”

    既不能直接对抗神尊,又不能去诸神山一试,那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等。”仙殿尊者眼里滑过一抹冷光。

    等?众人都是一愣。

    凤玲珑哭笑不得,还真被她乌鸦嘴说中了?真是坐以待毙?

    “不是吧?仙殿,我们就这么干坐着,等神尊找上门来?”司空湛一脸苦瓜相,想个法子行不行?

    仙殿尊者语气淡淡,清冷有声:“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诸神山?去不了,第一道诸神门的钥匙在神尊手上。

    地狱城?去了白搭,阴邙和那些阴魂们都不是吃素的。

    而很显然,阴邙是向着神尊一边的。

    仙殿尊者都这么说了,其他人更只能沉默。

    一晃十日便过,至尊皇境的氛围沉甸甸的,如乌云蔽日。

    夏侯渊已经命四大长老贴出了告示,所有至尊皇境的斗皇们都知道,十日之后神界神尊即将复苏。

    至尊皇境人心惶惶,大部分人没见过神尊,但却是从告示上得知了这位神尊的强大。

    而神界为人界所灭,始作俑者又是斗皇圣尊,这笔帐恐怕要算在他们头上。

    亭亭玉立的梨树下。

    凉风吹散一树梨花,花瓣片片飘落,停歇在树下人儿肩头,流连忘返。

    “玲珑,你怕吗?”赫连玄玉伸出纤纤玉指,弹走那一片碍眼的花瓣,语气温润如天籁。

    凤玲珑懒洋洋地睁了睁眼,看了看他俊美如斯面容后,复而闭上了。

    “哦,不就是一个糟老头吗?有什么好怕的。”凤玲珑漫不经心地回答,心里却是十分好笑。

    她见过神尊的画像,据说是她爹的强大男人。

    嗯,仅仅是一幅画像,便美得让人震撼。

    用‘糟老头’来形容神尊,真的是有些冤枉他了。

    “前路坎坷啊!”赫连玄玉看着凤玲珑的笑靥如花,一颗心充盈了浓浓爱意,伸手一弹她俏鼻尖,语气故作沉重,却泄露了那一丝睥睨天下的霸气。

    凤玲珑不吭声了,她赖在赫连玄玉怀里不起来。

    别看凤玲珑表面上漫不经心,淡淡然的,其实心里沉甸甸的。

    她倒不是怕别的,她就怕赫连玄玉受到伤害。

    至于她么……也许神尊能看在她这副与她娘九成相似的臭皮囊上,待她稍微宽容一点。

    但赫连玄玉,就不好说了。

    远远地,站着三个仙气飘飘的俊美男人。

    “仙殿,神尊对玲珑的身世……”赫舍里宸蹙着眉头,明知不该提及此事,但还是忍不住心底焦虑,提了出来。

    看着那对璧人,仿佛生离死别似的,却又故作云淡风轻,着实让人心疼。

    仙殿尊者脸色冷了,转头淡淡冷漠盯着赫舍里宸,朱唇微启:“你这是对瑶儿的侮辱。”

    赫舍里宸脸色微微一白,正要说什么,仙殿尊者却头也不回地转身走掉了。

    轩辕元祖一向言语恶毒,但此刻却是一脸的若有所思。

    “你在想什么?”仙殿尊者走了一会儿后,赫舍里宸脸色渐渐恢复正常,一转头却见轩辕元祖似乎在思考什么。

    轩辕元祖妖邪冷眸微微一闪,半晌后凝视着那个娇小的身影,慢条斯理地吐出一句:“有没有可能……玲珑真是那败类的女儿?”

    赫舍里宸浑身一震,一向严肃的表情出现一丝裂缝。

    这……可能吗?

    “当年,玲珑那个印记可是……”赫舍里宸声音小了下去,双拳攥紧。

    “哼,瑶儿岂是那种朝三暮四的姑娘!”轩辕元祖突然生气起来,不知是生赫舍里宸的气,还是生他自己的气。

    一句低沉话语吼出来,轩辕元祖拂袖走人。

    赫舍里宸站在原地,看着远处的赫连玄玉与凤玲珑,脸上闪过千万种变幻莫测的情绪。

    夜晚,仙殿尊者将赫连玄玉叫去了,还不许凤玲珑一起跟去。

    凤玲珑心里忐忑,目送赫连玄玉和仙殿尊者进入房间后,才百无聊赖地到花园里去走走。

    师父叫了赫连谈话,恐怕是跟神尊复苏一事有关,凤玲珑想着她师父答应她的事情,心里渐渐安定起来。

    师父既然答应过她,不会再拆散她和赫连,那就一定会站在她这边的。

    凤玲珑漫不经心地走了一路,突然耳尖地听见前面有声响,不由得呆了一呆。

    想了想,她一道神力弹出,划了个结界将自己隐藏起来。

    因为她听见那其中一个女声,是夏侯梦茴的。

    自从上回夏侯渊把夏侯梦茴救走之后,夏侯梦茴倒是颇显安分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

    但不知,夏侯梦茴这一次又在搞什么花样。

    “你想要我交出天魔元灵?”花园深处,夏侯梦茴淡淡的声音透着几分讥讽。

    “那是我父亲的元灵,我不能任由你利用。”竟是轩辕南。

    凤玲珑美眸微微一凝,轩辕南很久没来找过她了,甚至都没和她说过几句话。

    却不想,轩辕南找上了夏侯梦茴。

    凤玲珑眸底闪过一丝冷意,她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原谅了轩辕南,但愿他不会再和夏侯梦茴有什么交易,让她和他反目。

    “要我交出来也行。”夏侯梦茴突然妖娆一笑,走近了轩辕南几步:“看清楚我脸上这个字没有?”

    轩辕南淡淡一瞥,不置可否。

    现在的夏侯梦茴几乎是破罐子破摔了,连面纱也不戴了。

    因为即便戴着面纱,夏侯梦茴仍旧能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

    “你若有办法除掉我脸上这个字,天魔元灵我就还给你!”夏侯梦茴冷冷出声,“否则的话,免谈!”

    轩辕南拳头微微一握,对于夏侯梦茴的要求显然无法答应。

    那字是轩辕元祖刻上去的,谁也去不掉。

    而轩辕元祖是所有人当中,最难说话的,也是最喜怒无常以及最心狠手辣的。

    想要轩辕元祖答应替夏侯梦茴除掉脸上不光彩的字,难,比登天还难!

    轩辕元祖讨厌着夏侯梦茴呢!

    看着夏侯梦茴远去的背影,轩辕南挫败地垮下了双肩。

    夏侯梦茴走后不久,凤玲珑收了结界,走向了面色黯然的轩辕南。

    “这件事,我可以帮你。”凤玲珑在结界里考虑了许久,终于决定走出来帮轩辕南一把。

    轩辕南霍地抬头,熠熠发亮的眸子紧锁住凤玲珑一双美眸。

    “当初你也救了我,我帮你是应该的。”凤玲珑可不想面前男人误会什么,说完便转身。

    轩辕南一把拉住了凤玲珑的手腕,急急解释:“玲珑,我……”

    “放手!”凤玲珑恼了,这男人蹬鼻子上脸是不是?

    轩辕南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松开了她。

    “玲珑,我想跟你辞行。”轩辕南虽然放开了凤玲珑,但却掠至她面前,拦住了她去路。

    本来想等他父亲元灵到手后再告诉她的,想不到今晚会碰见她,再一想到神尊即将复苏,轩辕南索性今晚就辞行了。

    辞行?凤玲珑微微一怔,这下子抬了眸:“你打算去哪儿?”

    “集结魔界之力,让我父亲肉身重铸。”轩辕南淡淡而笑,轻轻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凤玲珑一瞬间明白了,定然是那九面魔告诉他的。

    身为人子,这件事倒也是非做不可。

    想了想,凤玲珑露出一抹浅浅笑容:“那祝你成功。”

    轩辕南眷恋地看着她绝美脸庞,忍住心底的纷涌情潮,点了点头:“谢谢你,玲珑。”

    “那我先走了。”凤玲珑打算现在就去找轩辕元祖,帮助轩辕南从夏侯梦茴那儿拿回他爹的元灵。

    “好……”轩辕南一直注视着她离开,视线久久不撤。

    在凤玲珑听不见的地方,九面魔一直在催促:“小主人,快找她借血啊!没有她的血,天魔复活几率很小的!小主人……”

    然而,轩辕南像是没听见一样,安静地站在原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