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8章 出尔反尔的贱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见过轩辕南之后,直接去找了轩辕元祖。

    轩辕元祖一听说是要去除夏侯梦茴脸上那个字,一口就回绝了:“我不答应!”

    那个女人可恨的很,他可不会便宜那个女人。

    就让那个贱字跟着她一辈子吧!

    凤玲珑也知道,不说明缘由,轩辕元祖肯定没那么容易了答应的,于是她只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清楚。

    轩辕元祖一听事情和轩辕南有关,冷眸妖邪地一眯,似笑非笑问道:“我说凤玲珑,你该不会对轩辕南还余情未了吧?”

    凤玲珑晕倒,什么跟什么啊?她怎么可能到了现在还对轩辕南有什么眷恋?

    “我一颗心都在赫连身上。”凤玲珑没好气地说道。

    “最好是这样!”轩辕元祖可不希望,瑶池女神复活的事情又发生什么变故。

    凤玲珑感觉事情有所转机,忙催促道:“那是不是现在可以去给夏侯梦茴去字了?”

    轩辕元祖沉吟了一下,冷漠神色略有不乐意,不过一想到轩辕南得到天魔元灵之后就会离开,又压下了这股不乐意。

    轩辕南走了,凤玲珑和赫连玄玉之间的变数也少了很多,轩辕元祖想着。

    “可以。”轩辕元祖淡淡点了点头。

    凤玲珑高兴了,拉了轩辕元祖就去找夏侯梦茴。

    轩辕元祖瞅了瞅被凤玲珑拉住的那片衣袖,嘴角不自觉地勾了勾。

    仙殿的待遇,他轩辕元祖终于也有了。

    此刻,夏侯梦茴正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之前和轩辕南的对话,让夏侯梦茴的心思又活泛了起来。

    她想,轩辕南如果真的想拿到天魔元灵,那就一定会去找凤玲珑。

    而凤玲珑么,现在和轩辕南的仇恨似乎化解了,想必会帮这个忙。

    所以,轩辕元祖没准儿真会答应帮她把脸上的字给去掉。

    一想到这个可能,夏侯梦茴心里是喜悦极了的。

    不过另一方面,夏侯梦茴却是想到,一旦她脸上的字真被去掉了,那么她就得依照约定把天魔元灵还给轩辕南。

    哼!还给轩辕南?

    怎么可能?

    夏侯梦茴绝美眼眸中闪过一抹浓浓的不屑,她会那么傻,把一日比一日强大的天魔元灵还给轩辕南吗?

    现在她还不是凤玲珑等人的对手,是因为天魔元灵尚未完全苏醒,实力也还很弱。

    假以时日,她一定会比凤玲珑那个贱人厉害百倍!

    “叩叩叩”!

    房外传来敲门声,夏侯梦茴眼眸微微一眯。

    “谁?”夏侯梦茴冷着声音问道。

    “开门。”轩辕元祖冷若冰霜的声音在门外喝道。

    要不是怕夏侯梦茴衣衫不整,轩辕元祖早就一脚踢开房门了。

    他可不想看见什么脏东西!

    是轩辕元祖!夏侯梦茴眼里闪过一抹惊喜,随后又蹙起了眉头。

    想不到,轩辕南的动作如此之快,而她还没想好该怎么处理天魔元灵呢!

    不过,夏侯梦茴更怕的是轩辕元祖改变主意,所以她很快上前,打开了房门。

    “是轩辕前辈。”夏侯梦茴挤出一抹温顺笑容,内心则将轩辕元祖骂上了千百遍。

    要不是轩辕元祖这个神经病,莫名其妙给她脸上刻下字迹,她怎么会受天下人耻笑这么久?

    轩辕元祖厌恶地看了夏侯梦茴一眼,直接越过夏侯梦茴,走进了屋内。

    房间里很香,但轩辕元祖却依旧蹙着眉头,他闻到了惺惺作态的气息。

    “你也来了?”夏侯梦茴没有想到,凤玲珑也会来,脸色立刻就有些不好看。

    凤玲珑当然知道夏侯梦茴不欢迎她,但她只是淡淡一笑,神色自若:“对着敌人微笑,也是一种强大。”

    说着,泰然自若走进屋内。

    夏侯梦茴握拳,咬牙,这贱人的意思是她不够强大吗?

    此刻轩辕元祖不耐烦地开了口:“你到底要不要去掉脸上的字?”

    夏侯梦茴如梦初醒,对,现在不是和凤玲珑计较的时候,先把脸上的字去掉最为重要。

    女子,生就倚仗一张脸,姿色就是本钱。

    夏侯梦茴一想到此,连忙满脸堆笑地走到轩辕元祖面前,小心翼翼地却是隔了十来步远,语气恭敬:“轩辕前辈,请帮我把脸上的字消掉吧!梦茴感激不尽。”

    “闭嘴!谁要你感激不尽?”轩辕元祖不客气地反驳了一句,冷着一张俊脸,很快使出神力,在夏侯梦茴脸上那个字上来来回回地摩擦。

    夏侯梦茴感到脸上又刺又痒,还伴随着忍不住的灼热痛感,不禁呻吟出声。

    “这点痛都忍不了,还想当什么美人?”轩辕元祖故意刁难夏侯梦茴,他敢肯定夏侯梦茴恢复容貌后,还会兴风作浪。

    从这个女人的眼睛里,他就能看见一种名为“不安于室”的东西。

    夏侯梦茴一听,顿时紧咬牙关不敢再呻吟出声,因为她怕惹恼了轩辕元祖,轩辕元祖一怒之下不给她治了,那她可就一辈子都逃离不了脸上这个字锁带来的侮辱了。

    在夏侯梦茴近两柱香时间的忍耐下,轩辕元祖终于收回了神力,他嫌恶地拂着衣袖,仿佛上面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明明,他连碰都没有碰到夏侯梦茴。

    “好了?”凤玲珑见状问道,视线落在夏侯梦茴脸上,却是诧异地发现那字并没有消除,只是颜色浅了一点。

    轩辕元祖淡淡一哼:“哪儿有那么快?”

    他瞥了夏侯梦茴一眼,语气凉薄无情:“要想字完全消去,需要等明日一早。”

    明日一早?夏侯梦茴也摸到脸上字没消,正想发火,却在听见轩辕元祖这句话后压下了心中怒火。

    “是真的吗?轩辕前辈。”夏侯梦茴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看起来美好温顺极了。

    轩辕元祖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站起来走人了。

    他要做的事情完成了,其他就跟他无关了。

    轩辕元祖一走,夏侯梦茴看向凤玲珑的表情就怨毒阴寒了:“凤玲珑我告诉你,你不是笑到最后的人!”

    凤玲珑奇怪地看了夏侯梦茴一眼,看白痴似的:“你有病吧?”

    如果这里也有心理诊疗所,她一定会建议夏侯梦茴去看一看心理医生的。

    “凤玲珑,你不要得意!”夏侯梦茴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凤玲珑真是无奈了,这姑娘真的有公主病,算了,不理她。

    凤玲珑转身就走,直接把夏侯梦茴当成了空气。

    夏侯梦茴死死盯住凤玲珑离开的方向,脸上神情阴寒冰冷。

    凤玲珑现在什么都有,但早晚有一天,她会让凤玲珑什么都没有,一无所有,成为这世上最卑微的蝼蚁!

    翌日,凤玲珑在睡梦中被惊醒,外面嘈杂声一片。

    凤玲珑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神色阴晴不定。今天刚好是十日之后的第一天,难道神尊这么快就来至尊皇境找人晦气了?

    凤玲珑飞快地穿戴完毕,飞奔出门。

    “玲珑。”凤玲珑才刚出房门,眼前就一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一抬眸见是赫连玄玉,连忙扯住他衣袍急急询问:“是不是神尊来了?”

    赫连玄玉伸手抚摸她忧心忡忡的小脸,粉色薄唇微微一勾:“不是。”

    不是?凤玲珑疑惑,那怎么会弄出这么大动静?

    赫连玄玉漂亮凤眸淡淡一眯,视线飘落在前方不远处,神情似笑非笑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凌厉。

    凤玲珑似有所觉,顺着他的视线往前一看,心里便犹如明镜了。

    只见轩辕南站在夏侯梦茴面前,神色愠怒,夏侯梦茴脸上光滑如玉,肌肤胜雪,但却受了点伤,嘴角逸出鲜血。

    两人周围,站着满满的斗皇,以夏侯渊为首。

    另一边么,又站了仙殿尊者和赫舍里辰等人。

    凤玲珑淡淡噙了一丝笑容,锐利视线射往夏侯梦茴。

    看起来,夏侯梦茴容貌恢复了,但却又对之前的约定反悔了?

    而轩辕南自然不肯,毕竟天魔复活对魔界有着巨大的意义。

    所以,便发生了冲突。

    “夏侯梦茴,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可以让你之前脸上那个字又回来?”凤玲珑浅笑吟吟,上前两步看着夏侯梦茴,眸光冷冽犀利。

    夏侯梦茴脸色一变,对凤玲珑怒目而视。

    “你敢!”夏侯梦茴下意识地往夏侯渊方向退了一步,方才也是夏侯渊出面,才保住了她的。

    凤玲珑淡淡看了看夏侯渊,浅笑一声:“夏侯梦茴,你爹最关心的是瑶池女神能否复活,而不是你脸上有没有字。”

    夏侯渊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很轻易地听出了凤玲珑这简单几句话里的威胁意味。

    夏侯梦茴脸色惨白地发现,夏侯渊的神色真的和之前不一样了,他还往旁边走了两步。

    在夏侯渊这不着痕迹的退让下,其他斗皇也都退后了。

    很显然,夏侯渊不打算插手这件事了。

    “将我爹的元灵交出来!”轩辕南冷冽地拔剑指向夏侯梦茴,这件事事关重大,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夏侯梦茴藏私。

    甚至,关系到他家玲珑的未来。

    “想要天魔元灵吗?”夏侯梦茴淡淡一笑,神色攸地冷若冰霜:“你休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