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9章 他只是她的过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轩辕南脸上浮现浓浓的阴鸷,他抬手将寒剑举起。

    夏侯梦茴只是不屑地冷笑了一声,毫无畏惧地抬头迎视轩辕南。

    她敢打赌,轩辕南绝对不会杀了她。

    谁让天魔元灵,如今寄宿在她身体内呢?

    夏侯梦茴能猜到的事,凤玲珑早就心中了然。她淡淡一笑,拉着轩辕元祖走上前去,对着夏侯梦茴开始品头论足。

    “模样挺不错的,就是少了点什么。哦对,难怪觉得看不顺眼,之前脸上不是有字的么?”凤玲珑的语气闲适地如同在漫步小街。

    “没字,看不习惯了?”轩辕元祖冷眸眯了眯,透着一股连他自己都不易察觉的宠溺。

    什么时候,杀人狂魔也开始有宠溺人的心思了?

    除了瑶池女神之外,凤玲珑大概是头一个享受此殊荣的人吧。

    凤玲珑煞有介事地点头:“是有些不习惯。”

    “那再添上去?”轩辕元祖作势上前,神力在指尖萦绕,笑得一脸妖邪冷冽。

    夏侯梦茴脸色白了白,下意识看向赫连玄玉的方向。

    玄玉哥哥面前,凤玲珑敢这么恶毒?一定会被玄玉哥哥讨厌的!

    夏侯梦茴觉得凤玲珑没那么傻。

    事实证明,从头到尾傻的也只有夏侯梦茴一个。

    “好啊!”凤玲珑笑眯眯地,连回头都不曾,完全不在意赫连玄玉会怎么看她。

    “玄玉哥哥!”夏侯梦茴失声叫了出来,脸上有些惊惧地后退,她不想再被刻上那样的字了。

    凤玲珑眉眼一挑,唇角勾了一下后回眸,似笑非笑:“赫连,你妹在叫你。”

    夏侯梦茴本来是个工于心计的主儿,可惜在她家男人身上就是学不乖,也看不明白,屡屡犯傻。

    可怜哟!

    赫连玄玉粉色薄唇淡淡一扬,带着几丝慵懒随性的邪魅,不疾不徐的语调让人心旷神怡:“这次,记得对称。”

    对称?众人一时间没明白过来,都是一愣。

    凤玲珑却是秒懂,顿时不厚道地笑出声来。

    “哼,浪费的还不是我的神力。”轩辕元祖随后也懂了,脸上闪过一抹满意,但也更多的是不屑一顾。

    什么时候看到这混蛋小子亲手杀了夏侯梦茴,那才是他轩辕元祖最想看的好戏。

    夏侯梦茴再傻,此刻也就懂了,一张本来就有几分苍白的脸颊,变得犹为惨白。

    玄玉哥哥他竟然……

    “上次赐了你一个字,这回可要赐你两个字了,不用太感谢我。”轩辕元祖危险地步步逼近,单手抬起,指尖的神力那般清晰,仿佛下一刻就要去往夏侯梦茴脸上。

    夏侯梦茴吓得花容失色,尖叫出声,连连后退:“不!不要!”

    她不要脸上被刻两个‘贱’字,她再也不要回到之前那种被人嘲笑的日子了!

    轩辕南自然知道凤玲珑是在帮他,心底涌过一阵暖流的同时,也没忘了盛气凌人地上前,厉声喝斥:“夏侯梦茴,还不把我爹的元灵还我?”

    夏侯梦茴被这一声惊得‘扑通’一声跌坐在地,轩辕元祖和轩辕南同时逼近,她心里那根弦绷到了极致。

    像是万不得已的,夏侯梦茴情急之下喊出了声:“别在我脸上刻字!我交出天魔元灵!”

    众人猛翻白眼,早这么听话不就行了?非要犯贱逼人使出些手段来!

    轩辕元祖冷哼一声,收回了手。

    凤玲珑却是眉头一蹙,总觉得夏侯梦茴不是那么轻易服软的人。

    以夏侯梦茴的智商,还是可以看出这么个小圈套的。

    除非字真的刻上去了,夏侯梦茴才知道怕,而她原本也是真打算让轩辕元祖再刻两个字到夏侯梦茴脸上的。

    但现在,夏侯梦茴妥协得太快,让她觉得不真实。

    “不是我不交出天魔元灵,是他不从我身体里出来。”夏侯梦茴开口了,语气期期艾艾地:“要不……我跟你们回魔界去?”

    凤玲珑若有所思地瞧了夏侯梦茴一眼,这是夏侯渊靠不住了,又打起魔界的主意来了?

    说夏侯梦茴是墙头草,可真的一点都不过分。

    轩辕南俊脸一冷,眸底浮现几丝明显的杀意。

    上一次夏侯梦茴在魔界掀起的风浪,他还没跟夏侯梦茴好好算账呢!

    这一次又打起魔界的主意来了?

    夏侯渊忽然上前一步,神色冷峻,语气威严地开口:“如此甚好,轩辕南,你要照顾好梦茴。”

    这不是请求,也不是托付,而是命令。

    看来,夏侯渊对夏侯梦茴似乎有某种程度上的偏爱,凤玲珑暗暗忖着。

    轩辕南脸色僵了僵,正待反驳,却听九面魔开口了。

    “小主人答应吧,我感觉夏侯梦茴身上存着些古怪,先带回魔界再说。”九面魔其实一直都很纳闷,伟大的天魔怎么会答应和夏侯梦茴合作,可惜他感应不出来。

    不过这一点现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赶紧让天魔魔身重铸,让魔界强大起来。

    轩辕南听了,就只好改变主意:“我会的。”

    目前魔界还得罪不起夏侯渊,但等天魔魔身重铸之后,那便底气十足了。

    轩辕南一松口,只见夏侯梦茴立刻就躲到了轩辕南身后,目光依旧警戒地盯着轩辕元祖的方向。

    看来,轩辕元祖在她心上刻下的伤痕不浅呐!

    之后,轩辕南便带着夏侯梦茴离开至尊皇境。

    凤玲珑小心翼翼等到半夜,才赶紧神身一晃,追着轩辕南去了。

    一路上夏侯梦茴都装娇弱,就是不肯走快些,似是故意折腾轩辕南。

    轩辕南一向性子沉稳,只是抿紧了冷唇,眸底寒芒闪闪。

    于是,凤玲珑就不费吹灰之力追上了两人。

    “玲珑?”轩辕南刚开始还以为是至尊皇境的人,但当他看清楚飞奔而来的身影时,一双寒眸顿时惊喜闪耀。

    凤玲珑看了轩辕南一眼,轻咳一声,从袖中拿出一个小瓶子来,递给轩辕南。

    “这是……”轩辕南不解地看着她,但还是伸手接过了。

    “你自己小心。”凤玲珑也没解释什么,她相信九面魔会给轩辕南答案,说完后就转身离开。

    “是她的血。”九面魔语气十分欣喜:“看来神魔灵识有意相助,告诉了她我们的需要。”

    轩辕南闻言心头狠狠一震,说不清一股什么复杂的滋味儿就上来了。

    “你在这里等着!不许跟来!”轩辕南冷冷地命令夏侯梦茴,接着足尖一点追着凤玲珑而去。

    夏侯梦茴冷冷一笑,一对狗男女!不让她跟她就不跟吗?

    美眸一眯,夏侯梦茴也小心地跟了上去。

    此刻,轩辕南追上了尚未走远的凤玲珑。

    凤玲珑见轩辕南追来,眉头淡淡一蹙:“还有事?”

    那冷淡的表情,一下子让轩辕南噎着说不出话来了,心底既酸又涩。

    凤玲珑等了片刻不见轩辕南开口,淡淡道:“没事的话我走了。”

    赫连玄玉还不知道她来了,她得赶紧回去才行,否则那小气男人又是一顿吃醋的。

    若非神魔灵识说清里面的弯弯绕绕,她也不会牺牲自己的血来送给轩辕南。

    “等等!”轩辕南一时情急,伸手拉住了凤玲珑的手腕。

    凤玲珑这次彻底冷脸了,冷冽回眸:“放手!”

    轩辕南却是没放,苦涩地绽放一抹温润笑容:“我只是想谢谢你。”

    谢她需要抓着她的手?凤玲珑瞪着轩辕南,用力一甩就将轩辕南的手甩开了。

    甩开后她就仔细察看了一番,见没留下淤青红痕才松了口气。

    看着凤玲珑那副急慌慌的模样,轩辕南一颗心沉到了谷底:“你怕他误会?”

    只不过拉了个手而已,她就那么怕赫连玄玉误会,生气?

    她到底有多在乎赫连玄玉……

    “他很小气。”凤玲珑淡淡一勾唇,丝毫没有贬义之意,有的只是满满心疼。

    赫连玄玉的小气,并非大男人主义作祟,而是单纯地以她为全世界,任何人不许觊觎染指她一分。

    否则的话,她也不会如此注意。

    轩辕南看着她明媚笑容,一颗心泛疼,疼得几乎麻木。

    “玲珑,我一直在等你。”轩辕南沙哑开口,朝凤玲珑走近了两步。

    一直等她……回心转意。

    凤玲珑闻言耸了耸肩:“你不够了解我。”

    “什么?”轩辕南不解。

    “我不是朝三暮四的女人。”凤玲珑婉约浅笑,指了指自己的心:“我的心,从来只装得下一个人。”

    从赫连玄玉慢慢走进她心里那一刻起,她就努力地将轩辕南从心里赶了出去。

    她不允许,自己的感情有第三人的存在。

    这是她对赫连玄玉的要求,同样的,她自己也要做到。

    所以,她心里如今一丁点儿位置都不能留给轩辕南了。

    轩辕南明白了凤玲珑的意思,心口的疼痛几乎泛滥到全身,疼得他脸色泛白。

    凤玲珑见了,淡淡别过脸去,不忍是人之常情,但她必须快刀斩乱麻。

    “我也不是朝三暮四的男人。”轩辕南眼眶发涩,伸手扳回凤玲珑的肩,在她欲挣脱之时坚定宣誓:“玲珑,不论沧海桑田,我都会等你。”

    是他把她弄丢了,是他先伤了她的心,之后又寒了她的心。

    如今的一切,都是他轩辕南的报应。

    他活该。

    所以,他再疼也得忍着!

    凤玲珑摇了摇头,眸光清冷:“我们之间的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了。而过去,是永远不可能再重来的。”

    赫连玄玉,那个满心满眼都只有她的男人,才是她的现在,她的将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